第030章 戳本王的心窝子么?/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是因为打击太大,是以,萧璟斓看着九月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随即,一手摸着后脑勺,一手叉着腰,以一种极度烦躁的姿态在小九月面前来回走了两趟,然后,站定,朝一旁的太监道:“还不去传太医!”

“是……”纪全都被萧璟斓这狂躁的模样吓坏了,连忙去传了御医来。

他萧璟斓的孩子,身子并非是随便一个人能看的,是以,是男是女,唤来太医一把脉就知道了。

然,当一个太医被叫来,哆哆嗦嗦的把了脉后,萧璟斓的声音带着几分怯意和急迫:“男孩女孩?”

这急切的模样,给人一种这是在产房外等待心爱之人生产的男人,迫切想要知道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而且是初为人父的那种焦急之态的错觉。

太医跪地忐忑道:“恭喜王爷,是……是小世子!”

九月听此,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爹极度崩溃的情绪,双手环胸,给了萧璟斓一个骄傲冷漠的侧颜:“九爷就说爷是男人吧?你还不给爷取一个帅气又威武的名字,否则,爷可不高兴!”

“呵呵……”萧璟斓得知是小世子,整人身上便散发出一股戾气和威压,这是身为王者被玩弄后的怒意。

九月这副挑衅又欠揍的模样更让萧璟斓大怒:“尹、穆、清!”几乎将牙磨碎,这三个字才从牙缝中蹦了出来。

他没看错吧?

前不久还会扑在他怀里,软声细语的喊他爹爹,用那亮晶晶的眸子呆呆的看着他,甚至,还会在他怀里撒娇卖萌的漂亮女娃娃,怎么突然变成会站在他面前对他冷眼示威,还以这般不敬的语气嫌弃他取的名字不好的臭小子?

他可爱软萌,乖巧香软的女儿呢?

他漂亮懂事,软糯动人的小郡主呢?

怎么变成……变成……

萧璟斓几乎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现在站在自己面前,故作高冷的小家伙。

抿唇,半天,才从牙缝里蹦出几个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字:“这算什么?”

猴崽子?

这调皮捣蛋,鬼灵精怪的模样,不是猴崽子是什么?

小郡主竟然突然变成猴崽子了么?

玉手啪的一声拍在自己的额头上,深吸一口气,萧璟斓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这落差,太难接受了。

众人看着萧璟斓的反应,脖子一缩,表示真的不敢惹,想要站出来声讨几句萧璟斓不是的人也果断的禁了声,不敢说话。

就连萧璟渊因为尹穆清隐瞒小家伙的身份而龙颜微怒,想要处置尹穆清,却看见萧璟斓的反应比他这皇帝还夸张,瞬间,火焰便消了下去。

总归来说,是阿斓的女人孩子,该怎么处置,都该让这孩子入了玉蝶后才是,而且,是皇孙,更不能含糊。

于是,看着已经崩溃在一旁的萧璟斓,萧璟渊适时提示道:“璟王,吉时不能耽误!”

萧璟斓看了一眼小家伙,轻嗤一声:“想要帅气的名字?”

“没错!”

萧璟斓银牙一咬,帅气的名字?想得美!

转身拿起放在香案上,烫金色厚重的记录皇家族谱的玉蝶档案,提笔,想写,却大脑一片空白。

随即,大笔一挥,在香案上的空白宣纸上写下三个龙飞凤舞的字,萧小九。

笔一扔,还拜什么天,酬什么神?祭什么祖?别把祖宗给气死才怪!

转身,提着九月的领子,也不给众人一个解释,便匆匆离开。

死女人,竟然玩弄他至此吗?

不还给他一个女儿,他……他……

看他怎么收拾她!

九月自然是看见宣纸上那硕大的三个字,顿时备受打击,朝萧璟斓呜呼哀哉道:“欺负人,爹爹欺负人,你快点将名字改过来,爷叫萧九爷,不要叫萧小九,你这是侮辱爷的尊严,爷不依……”

小家伙被萧璟斓提着领子,蜷着两条小短腿,小手朝萧璟斓一阵乱舞。

当然,是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的。

然而,小家伙现在完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恢复爷们身份后的悲催生活已经拉开帷幕。只知道萧璟斓就这么提小狗一般将自己提着走的动作严重的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以至于,也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这个爹完全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他如此叫嚣,只能是火上浇油而已。

当然,这只是萧璟斓一个人气而已,宗族之人对于这个郡主变世子的乌龙虽然倍感愤怒,但是更多的是惊喜。

萧家皇孙辈的孩子不多,男孩更是少的可怜,是以,平白多出一个世子比起郡主更让人欢喜。

萧璟渊得知小九月其实是一个男娃后,自然是替萧璟斓惊喜的,至少,萧璟斓有后了,不是么?

也不理解为什么萧璟斓对于九月是男孩子的事情这么生气,但是这璟王随心所欲,不懂规矩的性子是他从小惯出来的。

是以,萧璟斓不管众人,带着孩子离去,他当皇帝还是要善后的。

萧小九么?

这是啥名?有这么当爹的么?

提笔,想改一个,按照九月的辈分,应该是倾字辈,可是……

萧璟渊果断放弃。

然而考虑到九月这名字,萧璟渊非常善良的划掉中间的那个小字,萧九,就这样吧!客客气气的请了有威望的宗族族老,让其将九月的大名写入了族谱,这才算入了玉蝶,是皇室的一员。

虽然主角不在,但是,都到了这个地步,不可能一个流程不走完,是以,萧璟渊带着众人,硬着头皮,装模作样的祭拜了先祖才算完事。

仪式一结束,倾恒就出了宫。

九爷么?

呵呵……

骗的他好辛苦呀!

亏得他将她当妹妹疼着宠着,捧在手心也怕磕着,到头来,这臭小子,竟然敢将他当猴耍么?

在太医那里听到是小公子之时,倾恒是怒的,若不是场合不对,他早就上前将这不知好歹的小子好好教训一顿。

真是岂有此理。

这个时候,倾恒哪里记得,九月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自己是女孩,甚至,无数次提醒他,自己是纯爷们,然而,只是他自己不相信罢了。

刚走出宗祠不远处,倾恒就听不远处的宫门外传来了宫人呵斥下人的声音。

“什么东西,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么?竟然敢偷跑出来,在这里疯疯癫癫的胡闹。”

“你们放开我……我是太子良娣,太子传了我侍寝,不一会儿便有人诏我,你们放开……”

“呸!什么疯婆子,太子能看上你?也不撒泡尿看看!”

倾恒听到太子二字,顿时脚步一顿。上了走廊,拐过角门去一探究竟。

却见两个婆子扯着一个全身污秽不堪,狼狈不已的女人,不住的教训:“辛亏老婆子我发现的早,不然被你这小贱蹄子溜了出去,若是惊了主子,那还得了?”

“啊……不要,不要……”

扯着头发,被拖了好长一段距离,自然疼痛,那女子尖叫不已。

即便肮脏不堪,倾恒还是认出了这个人是谁,竟然是柳良娣么?

她怎么会变成这幅德行?

“住手!”倾恒呵斥了一声,那两个婆子见到小倾恒,立即一惊,连忙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将头埋在地上,不敢看倾恒。

她们不认识倾恒,但是能知道这是主子。

像他们这种宫人,是没有资格直视主子的天颜的,是以,她们连抬头都不敢。

“还不快滚!”倾恒一声呵斥,那两个婆子立即脖子一缩,跪着后退几步,随即连滚带爬的离开。

倾恒看了一眼柳良娣坐在地上,散乱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后脑勺一个劲儿的撞击着后面的强,一副呆傻的模样,嘴里念念有词,无非是要侍寝,太子最喜欢她云云。

倾恒皱眉,疯了么?

然,无意之中,看见柳雪污秽的脸上,那双黑亮带着几分狡黠的眸子时,倾恒瞬间蹙眉。

随即,走近柳雪,问道:“本殿记得,你去了辛者库?”

柳雪不答,还是一个劲儿的撞着后脑勺,嘴里念念有词。

“你装疯卖傻,在宗祠外面晃悠,是想见父君,还是想见皇爷爷?”

对于东宫的一些手段,倾恒了解的很,从小耳濡目染,尹曦月骂人从来不避讳他,是以,他不想知道都难。

柳雪费劲千辛万苦从辛者库逃出来,若是只是因为不甘,而想见太子,重回太子宫,她应该好好打扮自己,以自己最好的颜色姿态出现在太子的面前。

而现在,她却将自己弄的这么狼狈,甚至装疯卖傻,这个模样,就算是一个乞丐,都很难有好感,还不说太子。

再者,要去等太子,直接去东宫岂不是更好?何须大费周章,等在宗祠外面?

想来,她是得知今日九月妹……九月那臭小子上玉蝶,皇爷爷会出现在宗祠,便要在这里守株待兔,等候皇爷爷。

等皇爷爷,做什么?唯一的可能,便是告御状。

敢冒死告御状,她是知道了什么?

倾恒抿唇,蹲下,直视柳雪的眼睛,开口道:“本殿知道你在装疯,那么,你想回到太子身边?”

回到太子身边?柳雪到了这个地步,怎么会再想那些事情?心已经寒了,连命都不在乎了,还在乎那些东西?

现在,唯一想做的,便是将尹曦月拉下马,让她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她自从那次被打之后,大病一场,病好后,便开始装疯卖傻,大家都以为她疯了,可是,她自己知道,她比什么时候都清醒,知道想要的是什么,知道自己想做的是什么。

只是,这次运气不好,竟然没有等到陛下,就被两个婆子抓了回去。

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柳雪知道,这并非尹曦月的儿子,他却浑然不知吧?认贼作母,和尹曦月蛇鼠一窝。

别过脸去,不理会倾恒,继续嘴里念念有词。

倾恒笑了一声,只道:“你是知道了什么,打算去向皇爷爷告状?”

柳雪一惊,连忙面露惊恐之色。

她怎么忘记了,眼前的孩子现在倚靠尹曦月而活,看见她,甚至怀疑她,哪里会给她活路?

“看来,你真的是知道什么了。只是,就凭你,能见到皇爷爷么?就算见到,仅凭你一人之言,就能撼动什么?母妃背后的尹家,父君背后的章家,哪一个,不是皇爷爷能动的?别仇没有报,反而将自己搭进去,还连累了你的母家。”

柳雪急了,也不装了,哭道:“殿下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殿下想要威胁我么?殿下不要以为,我死了,尹曦月做的那些诛灭九族的大罪便能瞒天过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殿下想要包庇尹曦月,也不怕自己将来遭世人唾弃,成为千古罪人么?”

倾恒心头一颤,果然柳雪是知道的。

手心一片湿濡,倾恒是后怕的。

若是真的被她告到皇爷爷那里,那恐怕就乱了套了。

不说天下大乱,朝廷定会掀起一片风雨。

倾恒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柳娘娘想多了,倾恒为何要杀你?你大可放心,你知道的,倾恒都知道,甚至,你不知道的,倾恒还知道。自知尹曦月是倾恒的仇人,又为何要包庇她?仇人的仇人,便是朋友,柳娘娘并非不知道这个道理吧?”

柳雪大惊,看着眼前的孩子,满是不可置信。

皇家的孩子大都早熟,只是没想到长孙殿下的城府这般深。

“但是,既然要报仇,又为何要冒险?要做,便要做到一举歼灭,否则,一旦失败,牵连血亲无辜,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这难道是你希望看到的?”

“殿……殿下的意思……”柳雪糊涂了,明明,这个孩子,应该果断站在尹曦月的身边的,为何,偏偏……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除了她,还有一个柳家,她能豁出去,但是自己的父兄母亲,她怎么能连累。

她装疯卖傻,就算是见到圣上,圣上不相信她的话,将她乱棍打死是小。以惊扰圣驾,污蔑太子侧妃,中伤长孙殿下事大,恐怕柳家都会被她牵连。

看着眼前的孩子,柳雪无比讽刺。

呵呵……,尹曦月算计一辈子,没想到栽到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偷来的孩子身上吧?

只要,这孩子的心不在她的身上,尹曦月便是输的,现在做什么,都是无用功!

“父君被十七爷爷所伤,在东宫养病自然多有无趣,他现在最喜看戏听曲儿,看美人唱歌跳舞。本殿记得,两年前,柳娘娘一曲霓裳舞曲深受父君喜爱,不是么?”

柳雪身子在抖,可是这孩子说的,却让她心头豁然一亮,一股不切实际的期待从心间蔓延开来。

“殿……殿下的意思……”

“本殿的意思,你懂,不是吗?”倾恒起身,低头看着柳雪:“你的今日出自尹曦月之手,你不想讨回来么?接近太子,重新获宠并非难事。柳雪一辈子不能出辛者库,白雪,张雪……却可以!”

柳雪的眸子闪过难以言表的神采,倾恒说的,很明显,她心动了。

“只是,柳娘娘,本殿给你生路,同样也可以给你死路,你做什么,自己掂量着!”

“我明白!”柳雪有此等机会,她如何不抓紧?连忙伸手拉住倾恒的小袍子,激动道:“只要殿下给奴婢这个机会,那个秘密奴婢必定会烂死在肚子里,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只要能让尹曦月死,是什么理由,让她获什么罪,又有什么关系?

倾恒会心一笑。

身为长孙殿下,往教坊司安排几个舞姬不是什么难事。当天晚上,经过精心梳妆打扮的柳雪便和一干舞姬去了东宫,太子虽然重伤,但是养了一些时日,并非卧床不起,左拥右抱,听曲儿观舞还是没问题的。

柳雪本就长的美艳妩媚,经过精心装扮,穿着一件胭脂色的露腰纱衣,轻薄的纱裙松松垮垮的系在胯间,似乎随着她的动作,随时都能落下去一般,舞动起来,更加勾人。

而她身上有伤的地方,也被她画上了妖魅的玫瑰,整个看上去妖艳妩媚,直接让萧宇看呆了去。

以前当良娣的时候,是正经小姐,哪里做那以色侍人的事,即便耍些心机,也不敢在东宫做那魅惑君主的杀头之事,是以,穿着都很保守。

但是,现在她哪里管这么多?怎么勾人怎么来,怎么妩媚怎么穿。

明显,她成功了。

柳雪什么的,早就被萧宇忘记是什么人了,眼中只有眼前这个尤物,一曲舞蹈没有跳完,就被拉上了床。

然后很快,东宫便传出,太子新得了一位美人,甚是宠爱,隆宠不断。

尹曦月知道后,已经是第二天了,气的砸坏了自己最心爱的一副翡翠镯子。

当然,太子要宠谁,别人是管不了的。

这父君纸醉金迷的吃喝玩乐,母妃躺在床上怨天骂地,倾恒就像没事人一样往宫外窜。

东宫越乱,他越开心。

话说,九月入宫认祖归宗,尹穆清是打算去的,可是因为自己心里虚,所以便在家里当了鸵鸟。

然而,九月男娃身份一爆出,萧璟斓的怒意没有等到,倒是将尹家的人吓了个半死。

尹承衍脸都气白了,指着尹穆清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

最后,似乎气急,罚尹穆清去跪祠堂了。

所以,这会儿,尹穆清端端正正的跪在祠堂,反省自己的错误。

错误么?她并不以为自己错了。

她向来防备心重,能防着的,绝不姑息。

虽然跪着,她却在想,萧璟斓得知九月是男孩的时候,应该会开心吧。

毕竟上位者,都是喜欢儿子的。

只是,怒气应该是少不了的,当爹的糊里糊涂的,连自己的孩子性别都不知道,谁会开心?

所以,喜怒掺半,抵消了,应该不会生气吧?

这么想着,尹穆清便放心了,直接倒在蒲团上面,翘着二郎腿打盹。

然而,尹穆清完全估摸错了。

喜怒掺半没有,全是怒气。

软萌听话的女儿突然变成张牙舞爪的猴崽子,萧璟斓只要看着九月就觉得心肝肺都是疼的。

提着小娃娃就杀进尹府,兴师问罪。

得知尹穆清跪在祠堂思过,他一愣,怒意平复了几分。

知道反省,便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不算无药可救。

然而,一进祠堂,便看见某个在蒲团上打盹,睡的异常香稳的女人。

萧璟斓的火又升了上来。

将手中的小娃娃往地上一扔,便怒叱:“尹穆清!”

仿佛狂狮怒吼,震的尹穆清耳膜一痛,揉了揉眼睛,还没有睁开眼睛,怀里便扑进一个柔软的小身子。

只听九月期期艾艾的哭道:“娘亲,娘亲……呜呜……九月不要这个爹了,九月要换一个爹,好不好,好不好嘛?”

几个软糯的好不好一出,小脑袋一个劲儿的拱着尹穆清胸前的柔软,听的尹穆清心肝疼。

这是小家伙撒娇时惯有的动作,尹穆清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伸手心疼的将小家伙的脑袋按进自己的怀里,柔声道:“怎么了?哭的这么惨?被欺负了?”

萧璟斓没有听到两母子在说什么话,看着小家伙拿着脑袋去蹭尹穆清的胸,眼神儿都直了。

混小子,在做什么?喂,在做什么?

几步上前,提着小家伙的领子,就从尹穆清怀里扒拉了出来,然后,质问:“你们在做什么?”

“啊……娘亲救命呀!”小家伙小腿儿在空中一阵乱晃,呜呼哀哉。

尹穆清怒了,上前,伸手抢过九月,就按在怀里一阵安抚,然后看向萧璟斓,怒道:“这句话应该本小姐问你,你要做什么?”

“本王要做什么?”萧璟斓被气笑了,指着尹穆清怀中的娃,问道:“他是怎么回事?本王的小郡主呢?”

尹穆清眉心一跳,将孩子塞进萧璟斓怀中,笑呵呵道:“没了郡主,不是多了一个公子么?真不是一样么?”

一样,怎么会一样?萧璟斓看着怀中抽抽搭搭的小娃,只觉得刺眼,往地上一放,就怒叱道:“身为男子汉,抽抽搭搭,成何体统?不许哭!”

九月抬眸看着萧璟斓那拉长的脸,一秒,两秒……

嘴巴一瘪,嚎啕大哭:“哇呜呜……九月要爹做什么?娘亲,你说九爷要爹做什么?”

金豆子簌簌往下掉,萧璟斓却没有一点心疼,只觉得自己被气的脑仁儿疼,看了一眼门口,尹家人主子奴才都看好戏一般堵在门口,大眼对小眼,萧璟斓吼道:“慕恩,带小公子回府!”

这小子,不能放在她身边,这哪是小孩子,这分明是一只小色狼。

她的胸,他都还没好好摸一摸,蹭一蹭,这臭小子倒是先摸了去!

也不知道这些年,这小兔崽子占了多少便宜。

真是岂有此理。

“是……是……”慕恩只觉得心脏一跳,以为王爷的怒气要转移到他的身上,还好……还好只是带小主子回去。

“将宴子苏给本王绑了!”好一个宴子苏,瞒着不说,让他闹了这么大一个笑话!

“是!”关子苏公子什么事呀?

这话,慕恩自然是不敢问的,连忙低着头,上前一把抱起哭天抢地的小娃娃,逃也般的走了。

尹穆清这下倒是有几分生气,看着萧璟斓染了怒色的眸子,握紧了拳头。

萧璟斓这算什么?不喜欢九月么?

轻笑一声,缓慢跪地:“王爷恕罪。臣女承认,隐瞒了九月的身份,触怒王爷怒火,欺君罔上,臣女自知罪无可恕,死不足惜,可是还请王爷怜惜孩子。臣女本该早就说明孩子的身份,但是臣女害怕,害怕王爷会不喜欢九月。九月身子不好,在皇家,会成为王爷的负担,甚至,一个体弱多病的皇孙也会损了王爷的颜面,所以一直不敢言表。直到今日,臣女才下定决心,将九月的身份说出来。只是……只是臣女没有料到,王爷会这么生气,若是……若是王爷不喜欢九月,那么,就请放我们母子离开,以后,九月是死是活,都不劳王爷费心……”

尹穆清说的楚楚可怜,泪水肆流,那煽情的话语直教人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听此,萧璟斓顿时心脏一揪,疼的厉害,也顾不得身份,蹲下,一把将女子揽入自己的怀中,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一字一顿的开口:“尹穆清,别说了,不许再说了。你……这是在拿刀戳本王的心窝子?什么离开,什么死不死的?本王不想再听第二遍。你,九月,都是本王的,只能留在本王的身边,听清楚了?”

“王爷不喜九月,不是吗?”尹穆清垂着手,不挣扎也不回应,可是,明明,那湿漉漉的潋滟眸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没有不喜,本王没有不喜!”紧紧的搂着怀中的女子,此刻,萧璟斓哪里还有怒意,只有浓浓的心疼。

无疑,尹穆清刚刚的话,是说的重了,直戳的萧璟斓心脏血淋淋的疼,什么欺骗戏弄,都去见鬼吧,只要他女人开心就好。

比起九月,尹穆清就要厉害的多,早就知道,眼前这男人是个吃软不吃硬的。

对付着中男人很简单,就得卖乖!

“王爷别骗臣女了,郡主多好呀,即便九月身子不好,养着便是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谁知道小郡主是个药罐子?若是小公子,体弱多病,岂不是……”

“好了!”萧璟斓伸手捂住尹穆清的唇,坚定的道:“听着,不管九月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要是你所出,便是本王的孩子,有本王在,他不会有事,不许你说这么自暴自弃的话。听到没?”

“王爷!”尹穆清这才回抱了萧璟斓,然后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

这时,却听萧璟斓略带几分遗憾,却自我安慰的语气:“是儿子没什么不好,再生一个女儿便是,这样,女儿一出生,便有哥哥护着,当长姐不好。”

尹穆清嘴角一抽,心道,难道,萧璟斓是个女儿控?

外面,见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尹承衍连忙挥手,让人散了去。

看了一眼屋中的人,轻叹一声,也没有在说什么。

或许,嫁给璟王,并非什么坏事。

连欺瞒这般严重的事情,都这么大事化下,小事化了了,他还担心什么?

只要璟王能护着她们母子,什么事都不重要了。

沈柠扶着兰香的手,眉眼也含了笑意:“璟王对三妹妹真是用心,这么大的事情被蒙在鼓里,璟王也不恼。”

兰香扶着沈柠,小心翼翼的走着,听沈柠这么说,没有答话,但是一旁的芸儿不以为意的道:“三姑娘胆子也太大了,没想到小小姐竟然是一个小公子,竟然连尹家也被瞒着,亏的璟王现在对三小姐还有几分兴趣,所以才没有追究她隐瞒之事,若是等着璟王热情新鲜劲儿一过,恐怕……没这么简单了。女人么,还是别恃宠而骄,你说呢?少夫人?”

芸儿的话让沈柠的脸色立马沉了几分,脸色一白,神色有几分僵硬。

芸儿这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兰香瞪了一眼芸儿,怒道:“你这贱婢知道什么?什么叫做热情一过?三姑娘是要嫁过去当正妃的,正房嫡妻,身份尊贵,一生都会荣宠不断,你乱说什么呢?”

芸儿自从被送过来,便没有打算走,有老太君撑腰,便自持姨娘的身份在沈柠面前晃。

而,穿着打扮,也和姨娘无异,这无疑也是老太君安排的,算是给沈柠上一剂眼药,芸儿现在也算尹凌灏房中的人。

这些事,不是男人管的,芸儿自从那晚过后,便不敢在尹凌灏面前出现,是以,尹凌灏看不见,沈柠又不说,自然就纵容了芸儿这嚣张的火焰。

她听兰香这么说,不恼,反而掐着嗓门娇滴滴的道:“兰香姑娘此话差异,就算是正房嫡妻又如何?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三姑娘现在是还没嫁过去,就算是有什么错儿,王爷自然是要揣着兜着,可是嫁过去,时日一常,男人哪里能有耐心在一个女人身上耗着?以往的那种新鲜劲儿一过,三姑娘再好,恐怕也抵不过更加美貌的年轻小姑娘。少夫人,您说呢?”

沈柠扶着兰香的手都不由的紧了几分。

这芸儿哪里是在说三妹妹呀?这无疑是说给她听的,说她恃宠而骄么?

她真的有那么矫情么?

她能感觉的到,那晚,他是有怒气的,所以才发泄到自己身上。

出经人事,哪里禁得住那么折腾?沈柠直接便晕了过去,再者她还病着,更是严重,好几天都下不了床。

也许是因为尴尬,就连他,也好长时间没有再来她的屋子。

即便是来了,她也没再见他。

不管是他怎么想,她是真的羞于见他。

虽然他那晚有怒,可是,她……却是很欢喜的,甚至到了最后,还主动迎合。

他会不会觉得她很放荡?

想到这些,沈柠恨不得一头撞死!

如今,听芸儿这么说,沈柠便有些慌了。他会以为她很矫情么?

看了一眼身边的芸儿,十六七岁的女孩真是颜色鲜艳的时候,肌肤嫩的能掐出水来,一双勾人的桃花眼自带几分风情,含羞带噌,美丽动人。

这么美的女人,放在他身边,迟早会动情的吧?

沈柠并非那种会挣会抢的人,是自己的,她便受着,不是自己,她也无心去争夺,可是就是这样的性子。便让人觉得好欺负,待在枫雪院一段日子,连芸儿都知道沈柠是个软柿子,根本不用在她的面前阿谀奉承,讨好卖乖。

沈柠不说,不代表兰香能忍,上前一巴掌便挥向芸儿的脸,啪的一声便将芸儿的脸打在一边:“贱蹄子,不要脸,这些话是你能对夫人说的么?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什么心,就凭你这副贱人模样,也配在夫人面前显摆?有什么好值得得意的?就你这副身子,给姑爷提鞋都不配,还和夫人比?就是姑爷眼瞎,都不会正眼看你一眼,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兰香气的不行,这小贱人长的还没小姐十分之一,就这副小家子模样,还能和小姐比么?

“你……你怎么敢?”芸儿被打的嘴角流血,瞪着兰香,恨不得将兰香撕碎了。

沈柠也没有想到兰香会对芸儿动手,她毕竟是老太君送来的人,不是她能动的,是以心里有些害怕。可是她身为少夫人,也不是能和一个奴婢道歉的,呵斥了一声兰香,便扶着兰香的手回了房。

芸儿看着沈柠离开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

倾恒赶到尹府的时候,便看见九月被慕恩抱着上了马车,看样子是要回璟王府,他立即跃上了马车,先一步钻了进去。

九月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看见小倾恒,无疑是看见亲人一般,立马跑到倾恒面前,拿起倾恒的袖子,便将鼻涕口水擦了倾恒一袖子,还抽抽搭搭的道:“殿……殿下……呜呜……”

倾恒一阵嫌弃,连忙抽开自己的袖子,皱眉道:“做什么?脏死了!”

若是一个妹妹,他倒还不会觉得什么,香软的妹妹变成一个脏小子,倾恒表示,他自己难以接受!

“殿下,九爷以后再也不要爹了,爹一点都不好!呜呜……”

“不要就不要,谁稀罕?”虽然有些怒意,很难接受,但是看着小家伙哭的这么伤心,倾恒还是心疼的,拿起帕子,将花猫儿似的脸擦干净,倾恒才道:“爹爹生你气,那也是你活该!说罢,为什么骗我们?骗爹爹就算了,哥哥也瞒着?”

九月虽然聪明,但是不是事事都能猜透的,倾恒称呼不对劲,他也没有上心,抽搭了一下小鼻子,道:“谁瞒着你们了?九爷一直都说爷是纯爷们,也不止一次纠正过你们,可是你们不相信,非觉得爷是女娃,你们蠢,你们笨,能怪爷么?”

倾恒一愣,想了一下,似乎九月说的是实情,他确实不止一次强调过,自己是男人,并非妹妹。

可是,他穿着女装,长的又这么像女娃,撒娇卖萌比起女娃还厉害,任谁也不会相信,这么可爱漂亮的娃娃,是个男娃吧?

倾恒也觉得奇怪,明明是一胎双生,怎么就这么大区别呢?

小公子也能长的这么柔弱。

一想到宴子苏,倾恒的眸色就闪了闪,是因为九月身子不好么?

只是,一想到宴子苏,倾恒的唇角就勾起了一抹笑意。

子苏公子,现下应该很心虚吧!

明明把过脉,知道九月的身份,还瞒着十七爷爷。

若是追究,十七爷爷要罚的,第一个便是子苏公子。

“阿嚏……”向来淡定的子苏公子打了一个喷嚏,看了看天色,心道,阿斓应该知道真相了,他也应该开始逃命了。

“怎么?受凉了?”风夜雪落下一子,见宴子苏打了一个喷嚏,抬了抬眼皮,问道:“这天也不冷呀!”

“不下了,这几天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阿斓心情可能不会好,你将那女子从牢中带出来的事情,别让阿斓知道!”

------题外话------

咳咳……王爷好可怜,被阿清吃的死死的!

昨天听见有些宝宝被灵殿刷月票,灵殿好心痛,完全不用这么做,月票虽然很好,但是我不希望大家破费,因为月票评价票的作用就是拼榜单,月票榜我们新人是上不了的,只有评价票的榜能上,咳咳……我说了啥?哦,对,王爷伤心了,快,快拿票票鼓励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