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父王是乌龟王八蛋/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拖下去!”

无论李氏怎么骂,尹穆清都不为所动。

尹承衍更是视若不见,两个侍卫去拖李氏,李氏这才慌了,伸手去拉尹承衍的袍子:“将军,将军你听妾解释呀,妾只是一时糊涂才口无遮拦污蔑三姑娘,可是妾也是伤心难过才出此下策的。你不念及旧情,也该为曦月考虑呀,曦月是太子侧妃,不能有一个是贱奴的亲娘呀……将军……会毁了曦月的……将军你不能这么做呀……呜呜……曦月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听到尹曦月的名字,尹承衍才皱了眉头,但是一想到李氏的作为,他顿时觉得羞辱恼怒,袖子一挥道:“堵了她的嘴!”

李氏被带了下去,尹承衍才对一旁的下人道:“今日之事,胆敢有人泄露半个字,李氏,便是前车之鉴!”

众人身子一抖,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下跪称是。

李氏被贬出府,尹穆清便派了暗卫去跟踪。不是尹穆清忌惮李氏,而是她总觉得李氏有事瞒着她,她对安婶婶的死如鲠在喉,怎么也放心不下。

想不通为何李氏会对安婶出手,毕竟若是真的要找她不快,鸢歌一个,燕飞一个,都是她亲近的人,为何这两个她们不动,偏偏要动安婶婶?

五年前她怀孕期间,一直都是安婶婶在照顾,她生下孩子后,安婶婶似乎就有些变了,整日疑神疑鬼。

安婶婶一直躲着谁,又不和她回尹府,现下一回尹府就被李氏所杀,不能不让她起疑。

所以,尹穆清在怀疑,安婶婶的死和九月的病有关。

不仅李氏有问题,安婶婶也有问题。

尹穆清不是那种对任何人都无条件相信的那种,毕竟安婶虽然照顾于她,可是毕竟是奉了尹府的命,她究竟听命于谁,她并不清楚。

是以,这种不清不楚的人,杀了并非好事。

李氏被贬,几个妾氏又惊又怕,连着几天都不敢在外蹦跶,但是心里都想着那掌家之权会落到谁的头上,在几人蠢蠢欲动之时,尹承衍竟然将尹府交给了尹穆清,尹穆清顿时一惊,连忙推辞。

她虽然身为嫡女,但是马上就要嫁入璟王府,又怎么能掌尹家的家?

再者,尹家这么多年在李氏手中,李氏那小算盘打的,家里的那账簿恐怕一时半会儿根本就理不清。

是以,尹穆清果断的将沈柠推了出来。

沈柠拿到尹府的库房钥匙,还有几本厚厚的账簿时,吓了一跳。

虽然李氏的事情在府中闹的沸沸扬扬,但是怎么说,掌家之事也轮不到她这个小辈身上。

再者,她现在的身子,岂是操劳的时候?

尹穆清本来想着沈柠会推拒,却不想,沈柠竟然接了下来。

沈柠现在很清楚,想要不被人欺辱,好好的活下去,甚至,为了她孩子的将来,她要么真的退出去,要么迎面而上。

她现在已经是尹凌灏的人,肚子里面,兴许也有了尹家的血脉,尹家如何放她走?是以,既然逃不掉,她便也不逃了。

为了芸儿那样的事情不再发生,她只有变的强大起来,才能真正杜绝这些小人。

沈柠接下掌家之权,尹凌灏没多说什么,只是选了几个信得过的管事还有嬷嬷跟在身边,教导帮衬。府里的大小事情其实根本不用沈柠亲自出面,下面自有人管好,所以尹凌灏并不担心。

璟王府,自有暗卫将尹家的事情禀报给萧璟斓,萧璟斓适时正亲自教九月写字,听到尹家发生的事,只道了一句:“王妃做什么都是对的!”

嗯,惹了她的女人,李氏的下场再怎么凄惨,也是活该。

刺字逐府,对于一个以前养尊处优的女人来说,比直接杀了还残忍。

从今以后,便是最低贱的奴,任由人买卖打杀,甚至活的还不如牲口,一辈子无法翻身,那个时候李氏便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挥退了暗卫,萧璟斓看了一眼九月写的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字,简直不能忍受,当即黑了脸。

“这些年,你娘都不教你写字么?”

九月坐在凳子上,一副呆萌样儿,一头黑发再没有梳小姑娘的发髻,而是被梳的一丝不苟,用玉簪束在头顶,耳边留着两缕黑发,虽然少了小姑娘的软萌可爱,却还是精致漂亮,甚至,还多了一分男娃的帅气。

可是,在某王眼里,九月现在是怎么看怎么丑,就是看不顺眼。

连带着,九月写出来的字,也是不堪入目。

某王似乎已经忘记,第一次看见九月写的字时,是如何赞美这娃娃的才情的。

九月萧璟斓这么说,顿时小嘴一撅,手里的毛笔就豁然指向萧璟斓:“别瞎说,娘亲怎么不教爷写字了?娘亲不教,爷能写出这么好看的字么?”

因为这一甩,两滴墨滴嚣张的朝萧璟斓脸飞了过去,萧璟斓脸色一沉,自然头一偏,没有被这两滴墨水殃及。

可是很明显,某娃根本不识时务,如此言行无状,刺激他爹,让某王动了怒。

“浑说!”萧璟斓脸色一沉,指了指九月面前宣纸上的几个乌龟爬的字,厉声道:“这便是你所谓的好看的字?歪歪扭扭,本王三岁时的字便可拿去做帖,你倒好,连父王的名字都写不出来?”

萧璟斓都不敢相信,九月连他的名字,萧璟斓这三个字,就有两个不会写。

若是姑娘家,萧璟斓肯定立马抱着闺女,耐心的教女儿写字了。甚至还会想,女儿不会写老爹的名字很好呀,老爹亲自教你,多好。

可是,男娃能这么宠溺娇惯么?

肯定不能呀。

多没出息!

其实这根本不怪九月,九月的字龄不到一年,还是四岁的时候才开始正的动手写字的,练字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以前身子太弱,一岁半了,才能走路,尹穆清保这孩子的命都用了不少心思,又如何在意这孩子字写的好不好?倒是书给小家伙读的不少,故事听的多,小家伙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懂。

萧璟斓不知道呀,毕竟是男娃,就算底子差能差到哪里去?而且也没有真的见过九月发病的样子。所以他觉得头疼,快五岁了,都还不会写字,在皇家,仅此一个!偏偏的,这孩子还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写的挺好。

九月自然是不相信的,噘嘴道:“吹牛!”三岁能拿起笔才怪,九月这是以己度人。

“不信?”萧璟斓嗤了一声,道:“不信本王,长孙殿下你可信?他和你一般大,写的字,让去年殿试状元也自叹不如,你可去看看他?”倾恒临帖用的字帖,便是他的,是以,倾恒写的字和他有七分相识。

很明显,萧璟斓不是一个会养孩子的人。

不管是对倾恒,还是对现在的九月,态度都是一样。

就是你不行,就要改。

你太弱,就要变强。

只有变强,才有资格说话。

九月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听到萧璟斓如此说他的不是,自然会有小脾气,咬了一下笔杆,狠狠道:“殿下会写字有什么了不起,九爷还会画画呢!你等着瞧,九爷这就将你名字画出来。”

说罢,小家伙拿过一张纸,就转身,趴在身后的椅子上,躲躲藏藏的开始涂涂画画。

萧璟斓见小家伙这么说,自然是有些好奇,甚至有些期待,也有所怀疑。

字都不会写,会画画么?

小家伙忙了一阵,然后将纸往萧璟斓身边一抛,就往外跑:“爷不喜欢你了,九爷要去找娘亲!”

说着,迈着小短腿,撒欢一般跑了出去。

萧璟斓不用开口,外面自有侍卫跟随,确保小家伙的安危。

璟王府没什么危险,有刺客也不敢在璟王府放肆,就怕小家伙不小心磕着碰着。

九月究竟画的如何,萧璟斓自然好奇,长袖一挥,便将将要落在地上的宣纸兜了起来。

打开一看,某人的脸真是变了又变。

只见纸上画着一个拳头大的乌龟,还有一个似箭头的东西指向一旁歪歪扭扭的三个字,而那三个字不是他萧璟斓是谁?

手一捻,纸张瞬间变成了粉末,萧璟斓咬牙道!“小兔崽子!”

萧璟斓被九月气的半死,却又不能真的对小九月做什么,只是心里将尹穆清又狠狠的心疼了一番,这么调皮捣蛋的儿子,她这些年没少操心吧!

九月出了书房,撅着小嘴,像只脱了缰的野马一般往外跑。

父王太霸道了,他有两天都没有见到娘亲的面了,这还得了?

再不见,娘亲都快忘记他是谁了吧?

侍卫们见九月跑出去,不解发生了什么事,生怕小家伙出事,只能跟随而去。

小家伙在花园处溜了一圈,打算甩开这些跟屁虫,却发现根本甩不掉,气的不行,转身朝跟在自己身后的侍卫大吼:“再说一次,不许跟着爷,谁跟着爷跟谁急!”

“是!”自从萧璟斓知道九月是男娃后,便不再像当初那般紧张,毕竟是男娃,不如姑娘家娇弱,萧璟斓自然是不会限制他的自由,要散养。而且,男孩子,要有主见,不能时时刻刻约束着他。

以至于尽量让下面伺候的人都选择性的听取九月的命令,不过分的,可以随了他。

九月这么说了,下人们自然就不在紧跟,只是远远的跟着。

还跟着?九月见此,还是很恼怒,转身回了自己的寝殿,打算收拾细软,离家出走,还是自家娘亲的怀抱香软柔软,哪里像父王,一点都不好!

啪的一声关上门,就将两侍卫关在门外,然后吼道:“以后,不许再跟着爷!”

九月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去上个茅房,都有两个人看着,简直尴尬的九爷连屎都拉不出来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飞也似的将屋里喜欢的东西打包成一大包袱,自然是各种值钱的珍宝,还有几把宝剑宝刀,都是他这几天在萧璟斓私库里面搜刮出来的。

小家伙打包了一大堆,却发现自己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都提不动,反而累的九爷瘫软在了地上。

“嗤……”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嗤笑,九月便感觉自己身子一轻,飞了起来。

转身一看,却见是自己熟知的封离叔叔,小家伙当真一喜,猛的扑进墨臻的怀里,嬉笑道:“封离叔叔,你好久都没有来看九爷啦。”

墨臻抱着小家伙,唇角勾了勾,问道:“九月有了父王,便不要封离叔叔了。”

九月摇了摇头,抱着墨臻的脖子,道:“父王没有封离叔叔好,封离叔叔带九爷去找娘亲吧!”

“甚好!”

这会儿,九月发现,墨臻的眸子不对劲,小手摸了摸墨臻紫黑色的瞳孔,随即惊道:“哇……封离叔叔你眼睛怎么变成紫色的了?好奇怪!”

墨臻任由小家伙的小手在自己的眼睛上作祟,并不见其怒意,笑道:“怕么?”

九月摇了摇头,道:“为什么要怕?”

“无事!”墨臻小九月放在地上,恢复记忆后,他便不习惯和人这般亲近。蹲下,大手在九月包袱里面找了一圈,拿出了一把短匕首,问道:“叔叔记得,不久前,九月得了一把素娄短剑,为何,还喜欢这样的剑?”

这些剑虽然也算得上灵宝,但是与小九月手上的素娄短剑相比,那是云泥之别。

九月见墨臻在拿他的剑,自然有些激动,蹲在地上在包袱里面翻,将各种玩意儿全部摆了出来,一边兴奋的道:“那把剑九月送给殿下了,所以九爷就在父王的私库里面拿了这些出来,封离叔叔,你说,这把剑漂不漂亮?”

送给殿下了?墨臻以为素娄在九月身上,是以,一直没有动手,却不想九月竟敢将他的东西送了别人?

那么,他便再无什么顾忌了。

素娄是他墨家的东西,没有理由送人。

墨臻不理会九月,问道:“长孙殿下?”

“嗯!”九月扬起一抹笑意,然后三下五去二将东西全部打包起来,然后对墨臻道:“封离叔叔,我们去找娘亲,带九爷去找娘亲好不好?”

“好!”

说罢,果真捞起九月,身型一闪,便从窗口掠了出去。

璟王府骤然守卫深严,但是对于顶尖高手,还是有所漏洞。

只不过,墨臻没有料到,九月根本没有眼见,不知道这会儿他已经不能像以前一般,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在他的面前了。

竟然不识时务的扯着嗓子吼道:“封离叔叔,等等,爷的包袱,爷的包袱没有拿。”

就算墨臻这般冷漠嗜血的性子,都没有忍住嘴角一抽,看着被惊动,以至于从四面包围过来的璟王府侍卫,他恨不得将这不懂事的娃扔进荷花池里面去。

而,他这么考虑了,自然也就这么做了,竟然真的丢手,将九月丢了出去。

封离轻功很好,飞起来九月的眼睛都睁不开,这么一丢,九月骤然失重,连自己的轻功都忘记了,吓的尖叫:“妈呀……封离叔叔救命呀……”

小九月在高处被扔下,吓的璟王府的侍卫都飞身去接,墨臻才趁着这个空档闪身离开。

回头,看着侍卫一窝蜂的去救人,墨臻勾了唇角,若是被她知道,自己的孩子在璟王府里出了事,她怎能不恨璟王?

想到这里,墨臻消失在浓郁的夜色之中。

一群人纷纷朝九月飞奔而去,反而手忙脚乱,不是这个人碰了那个人的头,就是那个人的脚踢了这个人的脸,场面一下就乱了起来。

暗处,楼雪胤看着九月,眸色一深,放在身旁树干上的玉手慢慢收紧。

想去救,却挪不开脚。

------题外话------

今晚六点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