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阴谋,混淆/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曦月听此自然是脸色一白,人一旦做了亏心事,最怕别人提及那些与她相关之事,听到一点点风声,便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她白着脸朝柳雪吼道:“胡说八道!本宫什么时候欺君枉上,你别信口雌黄!倒是你,雪姬?笑话,骗得过太子殿下,岂能瞒过本宫的眼睛?柳雪,本宫告诉你,本宫不会让你得逞的,本宫……”

“姐姐!”柳雪打断尹曦月的话,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那抹笑,带着几分讽刺和得意,更多的是大快人心的那种畅快,只听她拿着团扇懒散的扇着风,慵懒的问道:“姐姐说的对,妹妹抗旨不尊,从辛者库那鬼地方出来,自当死罪难逃。可是,姐姐不觉得奇怪,妹妹一个被贬良娣,在宫中又无半点人情,怎么就从辛者库出来了呢?还光明正大的站在太子殿下身边,比起以前,更受太子殿下宠爱?”

尹曦月听此,恶狠狠道:“柳雪你嚣张什么?背后有人撑腰又如何?现在你春风得意,等本宫向太子殿下揭穿你的身份,不管是谁,都护不得你,本宫要让你哭着给本宫磕头!”

在这东宫,再大,也大不过太子殿下,可是即便太子殿下再大,在这皇宫也大不过皇上。

欺君,她要看着柳雪死!

不过是沦落成了一个卑贱舞姬,靠狐媚子手段才得来现在的风光,有什么值得骄傲,又有什么值得显摆的?竟然敢让她擦鞋,岂有此理!

尹曦月愤怒至极,挣扎着起身要往外走,迫切的想要去揭发柳雪的阴谋诡计。

柳雪见尹曦月如此猖狂目空一切不将别人放在眼里的样子,恨意袭上脑海,起身,嗤道:“即便是长孙殿下,姐姐也舍得么?”

“什么?”尹曦月听到这几个字,骤然一顿,随即,转身:“你什么意思?”

柳雪起身,缓步朝尹曦月走去,一边走一边缓声开口:“姐姐是真的听不懂妹妹的话,还是假装糊涂?你不懂么?妹妹能重新站在这里,与你对峙,都是长孙殿下的功劳,是长孙殿下在后帮妹妹,这下,你可明白?”

尹曦月听此,脸色惊变,随即大怒:“不可能!你说的话,本宫一个字都不会信,你不会是因为生不出孩子,便要离间我母子的感情吧?本宫告示你,你做梦!”

可是话虽然这么说,尹曦月内心却在慌。

是那个小畜生么?他怎么敢?

孽障!果真是贱人生的小贱种,养不家的白眼狼,这么多年,她给了他多少东西?他竟然就是如此报答她的么?难道是因为那天她动手打了他,他便想了这等方法来报复她么?

真是岂有此理!

她留他一命,不知感恩,竟然还做如此天理不容之事,该死!

尹曦月脑海里面已经想了无数个教训倾寻的方法,她要让他知道,谁是他的娘,他能依仗的是谁!

“啪……”尹曦月正想着,突然一脸上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她的脸也被一巨大的力气扇至一边。她耳中一片嗡鸣,还未反应过来,又是啪啪啪几声,柳雪几巴掌便将尹曦月的脸打的高高肿起。

尹曦月想反抗,一边的太监竟然将她的双手扼住,让她根本无法反抗。

“啊……柳雪,你这贱人,竟然敢打本宫?来人,来人……”尹曦月怒不可遏,扬声传人,可是即便她喊破了喉咙,都没人理她。

柳雪见疯狗一般的尹曦月,满是讽刺,抓住尹曦月的下巴,强迫她抬眸看着自己,带着几分憎恶又愤恨的眸光在尹曦月身上扫过,只听柳雪道:“尹曦月,你是忘了么?生不出孩子的,是你吧?因为生不出孩子,所以去偷别人的孩子,因为生不出孩子,所以你便是要让东宫所有的女子也和你一样?如今,你倒还有脸说孩子之事?你有脸说,我这听着的人,都觉得脸上发红发烫,愧于见人!”

柳雪话一出,尹曦月大脑轰的一声变的空白,甚至,双腿募的变的毫无力气,直接摊在了地上。

“你……你胡说,本宫生了长孙殿下,又如何会生不出孩子?柳雪,你这贱人,休想在这里造谣生事,信口雌黄。污蔑本宫,本宫要杀了你……”

“污蔑?”柳雪突然笑了,扬声道:“本宫污蔑你,难道整个暨墨京都的人都在污蔑你?你生不出孩子之事早就传的家喻户晓,人尽皆知。怎么?要杀人灭口,还是要斩草除根?一个苏英英,乱棍打死也就罢了,可是整个京都,你要灭口,恐怕要费些事,是吧?”

尹曦月听此,瞳孔骤然一缩:“不……不可能,不可能……”

“可不可能,你去和太子殿下或者皇上解释……哦,不会,应该是向璟王殿下解释,人家好好的儿子,被你偷偷摸摸抱去,又是打又是骂的,我看着都心疼,唉,你说,那么可人的孩子,你怎么就舍得动手?本宫养了三年的小狗,也是舍不得动半分的。”

“贱人,本宫要杀了你,本宫要杀了你!”尹曦月挣扎着要去抓柳雪,可是如何撼动两个太监的禁锢?

次次失败。

柳雪看着尹曦月,步步逼近:“现在知道怕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的所作所为,即便是凌迟处死,也难以恕罪。你等着吧,我活着现在,便是要看看你的下场,看看你是如何承受璟王殿下的怒火,如何承受皇上的怒火的!”

报仇,这是柳雪重返东宫的目的,活着,便是为了亲眼看见尹曦月如何跌入万劫不复的。

看着尹曦月逐渐崩溃的脸,柳雪面露一抹阴狠的笑,伏在尹曦月耳边开口:“自然,在这之前,我自然不会忘记,让你尝尝以前,我所遭遇的一切的!”

说着,柳雪扬声吩咐:“来人!”

话落,从门口进来一个太监,手里端着一个小盆,盆上盖着一个盖子!

“参见雪姬娘娘!”太监跪地行礼。

“给她灌下去!”

柳雪一经吩咐,那太监立马点头,盖子一打开,便是一股恶臭熏天的气味,整个大殿都充斥着难以忍受的腥臭。

尹曦月闻着这个,胃部一阵痉挛,差点呕了出来。

而,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太监竟然将那盆泛着恶臭的东西端到了她鼻息之间,一把抓着她的头发,竟往她嘴里灌去。

“唔……不要……呕……”

“不要?雪姬娘娘菩萨心肠,才赏你这百年池低淤泥,换做别人,是没那个福分喝到的,侧妃娘娘就别推辞了,安心喝下去,奴才们也好交差!”

两个太监压住尹曦月,另一个太监端着盆强行掰开尹曦月的嘴,不断往里倒,犹豫尹曦月挣扎,不一会儿,尹曦月身上,脸上,地上,到处都是污泥。

因为尹曦月不断反抗,那太监也根本没有手下留情,对其拳打脚踢。

尹曦月想哭,想喊,想呼救,却因为一张嘴,那无比恶心的东西便顺着喉间往下滑,只能强行锁住牙关,剩下喉间传来无比凄惨的呜咽痛苦之声。

柳雪拿团扇捂着鼻,视线落在那恶臭熏天的尹曦月身上,眸中全然是那大仇得报的快意。

尹曦月,你……也有今日么?

当日,她为了躲避尹曦月的追杀,便是躲进那恶臭难闻的废弃荷花池中,任由自己的身子在那腥臭无比的淤泥之中下陷,下陷……

就算那污水灌入她的口鼻,她也不敢吭一声。

尹曦月,你可知,当时,她有多恨,多怕?

尹曦月,你可知,活到现在,她经受了什么!

这些,都是你咎由自取!

想到这里,柳雪讽刺一笑,将团扇扔在地上,转身离去。

一干人离去,只剩下尹曦月摊在一滩淤泥之中,呜咽痛苦。

“娘娘……”一旁,终于被人松开的李嬷嬷早已面如死灰,爬着,到尹曦月身边:“娘娘……”

尹曦月动了动眼皮,鼻子,嘴巴,早已没有了任何味道,似乎,就算满脸污泥,也恍若不知。

“娘娘……呜呜……”李嬷嬷终于痛哭出来。

尹曦月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李嬷嬷,突然放声哭了出来,慌乱间摸到一根落在地上的发簪,她发了疯一般朝李嬷嬷身上扎:“贱人,贱人,贱人……”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呀……”李嬷嬷疼的脸上一白,自然又哭又求饶:“娘娘饶命呀……”

李嬷嬷很怕死,可是现在也不能独善其身,全身而退,尹曦月若是真的垮了,尹曦月面前伺候的人又怎么可能活的了?

她抱着尹曦月的身子,哭道:“娘娘醒醒吧,可不能上了贱人的当呀,即便那贱人说的千分有理,太子殿下和皇上都没有任何动静,说明,此时,还有转机的呀!”

李嬷嬷的话无疑让尹曦月活了过来,连忙丢了手上的簪子,抓住李嬷嬷的肩,哽咽道:“对对……安嬷嬷死了,对,还有钟太医,快,嬷嬷去杀了他!不,不,本宫先去找姨娘,姨娘会帮本宫,一定会的,别急,不能急,这个时候,本宫应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身正不怕影子斜,本宫不怕!本宫要活着,要让她柳雪加倍还回来……”

“对,娘娘,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咱们不怕!”

……

湛王府,萧湛一手拿着白子,一手拿着黑子,即便是自己和自己对弈,棋盘上也可以上演这一盘你死我活的厮杀。

忽然,一个黑衣人闪身而来,单膝跪地:“主子!”

皓然的眸中平静无波,唇中吐出一个淡的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讲!”

“坊间传言,长孙殿下,是璟王的子嗣!”

萧湛拿着棋子的手指一顿,不做声,这是在等,等暗卫的解释。

暗卫将在巷间的流言一字不落的禀报给萧湛时,抬眼扫了一眼那黑衣人,那清绝的玉颜不可自抑的沉了下去。

随即,手指一抬,那黑衣人闪身离开。

白皙如玉的捻着黑色的棋子,手上的力度,不断的紧缩,紧缩……

怎么,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越来越不按他的计划发展呢?

而,所有的改变,就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

萧湛闭眸,低叹。

或许,阿清,便是他的劫!

只是,一个孩子,两个孩子,对他,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或许,长孙殿下之事,会让那些人打的头破血流也说不定!

并无半点不愉,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萧湛起身,转入屏风之后,再次出现,已然是玉面掩颜,闪身离开府邸。

……

一处别院,燕飞第一百次逃跑无果后,终于认命的摊在地上:“来人,有没有人呀!”

她一个小小的侍女,竟然有人费尽心思,用奇门遁甲之术将她困在这里。

若是小姐在这里,定是不会吹灰之力,便能逃之夭夭,可是她,唉,撞的头破血流,都逃不开。

“放我出去!有人吗?啊……”燕飞正喊着,突然面前出现了一个放大的银色面具,她惊的赫然从地上坐起,随即便是无比愤怒的指责萧湛:“王八蛋,你终于来了?你快放我出去,你信不信,本姑娘杀了你!”

萧湛握住燕飞挥来的手,笑道:“来这里这么长的日子,都没有逃开,这世上怎么又你这么蠢笨的姑娘?是谁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要学好功夫保护自家小姐的?那个要保护自家小主子的人又去了哪里?”

燕飞听此,自然一怒,挥手便朝萧湛攻了过去,二人你来我往,竟然接了萧湛数十招。

萧湛见此,面具下的俊颜自然是免不了的欣慰。

这丫头的武功短时间便能提升至此,也算这丫头聪慧。

反手扣住燕飞,低笑道:“嗯,看来我要收回刚刚的话了!”

“那是当然!”

燕飞沾沾自喜,看着自己的手,有些不可思议,这么短的时间,她在这里创各种阵法,竟然提升了自己的功力么?

“你可知,今日为何,我回来找你?”

“为什么?”燕飞抬眸问道。

“你家小主子出事了!”

燕飞脸色一变。

……

这些皇家的丑闻,百姓最喜欢听,他们自知自己无理参与皇家之事,即便现在是东宫太子弑君谋反,他们也只是会像对待茶余饭后的一个故事一般,作为旁观者听听。

于君语嫣而言,这个消息无疑让她吃了一惊,很快的,她便能意识到,这流言是谁传出去的。

能这么不怕死的传东宫闲话之人,又事关璟王,那么,就只有璟王自己了。

只是不知道这长孙殿下真的是璟王的血脉,还是假的。

然,那长孙殿下长的那么像璟王,就算这传言有假,太子就算有一百张嘴,也是撇不清的。

看来,太子不保。

暨墨可真是热闹啊!她来短短数日,便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璟王府将又要得一小公子,她自然是会去恭喜的。

一辆豪华的马车行过街道,君语嫣闭目假寐。对面,君天睿兴奋的掀开车帘到处看,马上要见到姐姐,他自然是兴奋的。

然而,君语嫣正撑着脑袋睡,突然,一枚飞镖从外面飞射而来,君语嫣眸色一凛,骤然抬手,仅仅是两根手指,便接住了那飞镖。

“阿姐!”君天睿惊了一跳,盯着君语嫣手中的那枚飞刀,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脯,似乎被吓坏了一般,委屈道:“这把刀差点把阿睿的脑袋射开了花!”

君语嫣白了一眼君天睿,嗔道:“胡言乱语!”

随即,将暗标上的字条取了下来,匆匆扫了一眼,却让君语嫣的面色大变,当即捻了字条。

看了一眼身边的君天睿,君语嫣安抚道:“阿睿先回大使馆,阿姐有事,等会儿来找阿睿,再送阿睿去找你清姐姐玩儿!”

并非商量,而是吩咐。

君天睿来不及解释,便吩咐侍卫送君天睿回大使馆,随即足尖轻点,闪身离开。

容客居,君语嫣来到那天晚上和君天睿吃饭的雅间,里面坐着一个穿着斗篷的黑衣男人,君语嫣看不清男人的脸,不知其身份,背在背后的手便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

“公主别怕,草民不敢伤害你,只是想给你讲个故事!”

君语嫣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却听了她有关这段时间努力查询之事的故事。

也是一国公主为了所爱之人,放弃公主之尊,远嫁异国他乡的悲伤故事。

公主放弃荣华富贵,远嫁异国他乡,并非是这个故事的重点,这个故事的重点是公主之女的命运。

公主所嫁之人是一名将军,只是,在这之前,将军已经有几名姬妾。公主以正妻身份嫁给将军,之后,将军的宠妾和公主先后生下一名女婴,可悲的是,公主由于早产难产,血崩而亡。

将军对于公主的死悲痛万分,很长时间都没有从悲痛之中走出来。

府中姬妾众多,孩子不少,将军唯一爱的,只有公主所出的那一个女儿。

因此,爱女年幼丧母,将军唯恐府中的女子对自己的爱女苛责虐待,竟然,将那宠妾的女儿和公主之女互换,并让那宠妾同时抚养二女。

虽然同时抚养,一个母亲,自然会偏心自己亲身女儿一分。

从那以后,宠妾生的女儿虽然生活在自己的亲娘身边,却过着恍若没有母亲的寄人篱下的生活。

而那公主之女,却在宠妾的庇佑之下,平安成长,甚至嫁入皇家。

而前不久,那宠妾发现了了真相。当她知道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女儿竟不是自己的亲身女儿,而那个被自己忽视的姑娘才是自己的亲身女儿后,宠妾大怒,想要找将军理论,却不想将军为了自己爱女的未来,竟然狠心将那宠妾刺字逐府,变卖为奴……

君语嫣听完这个故事,脸色早就阴冷了下来。

这个故事说的,毫无纰漏,再加上这几天京都谣言,李氏逐府,尹曦月并非尹家血脉……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指向一个事实,那就是尹曦月竟是她要找的人么?

只是,她查不到的事情,眼前的人便将一个完整的故事送上门来,还将那人也推了过来,这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而且,这人是谁?

------题外话------

这人是谁呢?大家猜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