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叫声娘亲好不好?/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孙殿下是她的孩子?怎么可能?

尹穆清完全不相信,也不敢相信:“李蓉,你可知自己在说些什么?长孙殿下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他……不是尹曦月的孩子么?”

尹穆清的声音在抖,手,也不自觉的紧紧的握拳,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持镇静:“你可知道,说谎的后果,你是承受不起的!”

李氏早已被这残酷到令人发指的刑具吓的头皮发麻,通体生寒,她额上全是细细汗水。

这种意识几乎让李氏吓掉了半条命,全身都在哆嗦,她哀求道:“我真的没有撒谎,你一定要相信我。五年前,曦月根本没有怀孕,可是她被太子占了身子,太子不能不负责呀?然而曦月向来自傲,我也舍不得她屈身低位,便想着只要曦月生了皇长孙,自然母凭子贵,只是没想到我们先报了喜,曦月却一直没有怀上,没办法只能抱别人的孩子。”

尹穆清听此,竟是滔天怒意。

抱别人的孩子……

抱别人的孩子……

她们,怎么能抱别人的孩子?

李氏并不知尹穆清的愤怒,只是一个劲儿的为自己开解:“我从来没有想过抱你的孩子,只是,只是曦月身边不中用的老妈子办事不得力,养的几个有孕妇女都出了意外,她没办法,才和安嬷嬷串通一气,偷了你的孩子,你应该怀的是个双生子,只是没人给你说罢。”

“三姑娘,你行行好,饶了姨娘,姨娘也是一时糊涂才铸成大错,真的不管姨娘的事,你就看在姨娘帮你杀了安嬷嬷那老妖婆,帮你报仇的份上,你就饶了姨娘吧?呜呜……姨娘真的怕,真的好怕……可怜一下姨娘吧?姨娘什么都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李氏不住求饶,尹穆清却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尹穆清心头早已天翻地覆的变化,眼眶猩红,泪水含在眼眶打转,心中仿若被雷击中,一片空白。

双生子,她生的竟是双生子?

毫无意外的,那个小小的,稳重懂事,坚强可人的孩子在眼前浮现。

第一次见面,便是那个孩子,小小的身影跪在马车外,倔强而顽强,却孤单的令人心疼。

第二次见面,也是那个孩子,偷偷闯入尹府,她错手伤害,那个小小的孩子,却忍着痛,对她说着没关系。

第三次见面,他重病在床,明明难受到冷汗淋漓,他却能扯着唇角对她笑……

不知道这是不是母子连心,血脉相连的原因,她只知道,即便只是见过这孩子寥寥数面,她却异常心疼这个孩子。

甚至,想着,若是,他是她的孩子那该多好?

以至于,在皇宫,无疑间看见,那小小的孩子躲在偏僻荒凉之处,一个人清洗身上的伤口,她几乎痛到不能呼吸。

她完全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对这么一个懂事可人的孩子下这么重的手,孩子白嫩细致的肌肤全是纵横交错的鞭痕,高高肿起,甚至血肉模糊。

而凶手竟是他的亲生母亲!

尹穆清怒,却也犹豫了!

她在看见那孩子身上的伤口之时,便无数次幻想,她该如何对待凶手,是挫骨扬灰,还是鞭笞凌迟!

可是,当她看见是尹曦月时,她今天怒意却只能压在胸口,任由那滔天怒意将自己的胸腔撕碎碾压。

那是孩子的母亲,她又如何忍心在孩子的面前,对他母亲出手?那么小的孩子,定会在心理上留下不可抹去的阴影,那何其残忍?

只是,没想到,那孩子竟是她自己的孩子?

是九月的孪生哥哥么?

怪不得,怪不得他会长的像萧璟斓,儿子长的像爹爹才对,怎么能像叔祖父?

而,尹曦月伤及虐待的孩子,是她尹穆清的孩子?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被人那般虐待,尹穆清心脏便骤然一缩,仿佛有人紧紧的扼住她的心脏,突如其来的痛意几乎让她头脑一阵眩晕,差点晕过去。

“王妃,您没事吧?”一边的黑衣人见尹穆清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样子,心头一惊,想要去搀扶,却不敢伸手,以免冒犯。

尹穆清深吸一口气,想笑,又想哭。

倾恒是她的孩子,倾恒竟是她的孩子吗?

惊喜,天大的惊喜!

这真的不是梦吗?

不,肯定不是梦!她能感觉的到,那孩子肯定是她的孩子。

不然,她怎么可能对那孩子有那般怜爱之心?

只是,尹穆清突然眸色一凛,看向李氏,那绝美的容颜带着几分嗜血的戾气,上前,便是一拳打在李氏的肚腹,怒道:“可怜你,谁可怜倾恒?我行行好,你们可有行行好?偷了我儿子在先,虐待我儿子在后,如今,竟然还在本小姐的面前,装可怜,扮无辜?恶心!”

尹穆清后退一步,因为惊怒而带着几分沙哑可哭腔,厉声道:“行刑!”

“是!”两黑衣人领命,直接便按下了机关。

“不……不……不要……”李氏万分惊恐,身子剧烈挣扎起来:“啊……”

尹穆清没有再看李氏因疼痛而扭曲的脸,也没有听李氏因愤怒而说的污言秽语。

转身,离开了这暗无天日,血腥恶臭的地牢。

只是,在出去的那一瞬间,尹穆清拔下头上的玉簪,手腕一翻,玉簪唰的一声射了出去,直接钉在了李氏的眉心。

前一秒还痛苦到扭曲的脸突然定格在那里,随即,头毫无生气的耷拉了下去。

给李氏一个痛快,是她最后的仁慈!

尹穆清站在外面,看着外面大好的阳光,她即便又怒又恨,却还是感恩的。

失而复得的孩子,是上天给她的恩赐!

泪水从眼眶中滑落,尹穆清想了想,便足尖轻点,翻过了院墙,去了外面。

三姨母突然变娘亲,尹穆清心里有些小紧张,她该如何面对那个孩子呢?

尹穆清面色凝重的走在大街之上,大街小巷,不少人高谈阔论,讨论的异常激烈。

而,话题无非是那几个。

长孙殿下是璟王的孩子。

太子胆大包天,偷了璟王的孩子。

尹三小姐一胎双生,为皇家产下两个皇孙,一下子便从人人喊打的荡妇变成世人羡慕嫉妒的璟王妃。

今日早朝,璟王带着五百王骑卫队杀进朝和殿,将朝和殿血洗一片……

尹穆清听了这些,心头却异常平静。

平静到安安静静的进了陌上香坊,选了几匹柔软轻便的布料,几件漂亮精致的男童成衣,又选了几根男童发带护额,才面无表情的回了璟王府。

璟王府侍卫看见尹穆清拿着一大包袱,面无表情的进入璟王府,内心都有些慌乱,王爷怎么还不回来?

王妃这是什么表情?知道自己多了一个孩子,是高兴呢,激动呢?还是什么?

这一副面瘫样儿是什么意思?

尹穆清去了暗室审问了李氏之事,很快便在璟王府传开,倾恒自然也知道了。

他紧张的手心冒汗,坐立不安,小眼神时不时的往门口瞄。

母亲会不会接受他?

会不会……会不会责怪他隐瞒之事呢?

这些问题都让倾恒忐忑不安。

而,当倾恒知道尹穆清从暗牢出来,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他,他自然有些失落。

母亲……不喜欢他么?

经历了尹曦月这个母亲,很显然,倾恒已经怕了!

“小公子,你醒了?”一边,小九月懒洋洋的挣了挣眼睛,一边伺候的鸢歌立马便注意到了:“小公子可是想喝水了?”

鸢歌替九月掖了掖被子,摸了摸九月的额头,还是有些低烧。

倾恒听见鸢歌的声音,眸色立马又恢复了神采,转身来到九月床前,握了弟弟的手,问道:“小九,可还是头晕?”

九月懒懒的看了一圈,不见自己的娘亲,嘴巴一瘪,便有几分委屈,或许是因为身子虚弱,难受,这么一委屈,眼泪就簌簌的往下掉。

“呜呜……”

这一哭,倒是让倾恒有几分慌乱,自然以为弟弟的身子又怎么了?连忙朝外吩咐道:“速去请子苏公子!”

外面自然有人领命去。

九月见倾恒还去找子苏公子,更委屈了,噘嘴道:“九月要娘亲……呜呜……”

初醒,小家伙根本一点没有精神,连带着这哭,都带着几分无力。

倾恒没有见过九月这般虚弱的样子,自然是无比糟心的,带着几分急切,看向鸢歌。

鸢歌是照顾九月惯了的,完全知道自家小公子是什么样儿的脾性,连忙倒了一杯水过来,扶起小家伙的身子,喂了进去,一边哄道:“我们以后要当大将军的九爷,怎么这会儿像个小姑娘一般哭鼻子了?再哭,殿下可是要笑话了!”

这话一出,刚刚还捧着小碗喝水,带着几分呜咽之声的小娃立即偏头看了一眼床前的倾恒,他自然带着几分尴尬,小手在脸上一阵乱抹,然后故作气势道:“九爷才没哭呢?”

说完,看向鸢歌,糯声道:“鸢歌姐姐,九爷要吃糖糕!”

“好,九爷许久不曾进食,是该饿了,鸢歌姐姐这就去给咱们九爷拿吃的!”说着,便放下小家伙的小身子,掖好被子,保证小娃不受凉,才走了出去。

一时之间,大殿之中,只有兄弟二人,九月看着倾恒,扬声道:“九爷刚刚没哭!”一本正经,那小眼神却东张西望,根本不敢直视倾恒的眼睛。

倾恒见自家弟弟如此可爱又鬼机灵的小模样,刚刚紧张的心情不知不觉,已经放松了下去,拉着小家伙微烫的小手,勾唇道:“哥哥知道,即便是哭了,哥哥也不会笑话小九的!”

这称呼,让九月早就皱起了眉头,有几分急切道:“什么哥哥?什么小九?你……你得叫爷叔叔!”

倾恒听此,小颜立马就沉了下去。

这小家伙,真是对当叔叔上瘾了是不是?

倾恒这吞了苍蝇的表情,九月很是受用,因为全身无力,唯一有力气做的小动作,便是小指头抠了抠倾恒的掌心,骄傲道:“乖孩子,叫声叔叔听听!”

倾恒还不曾答话,门口倒是传来一声轻嗤之声。

“小混蛋,毛都还没长齐,就开始做梦当叔叔了么?”

尹穆清一回来,便听见自家儿子叽叽喳喳,即便是声音带着几分无力,但是,醒了过来不是吗?

而,一进屋,便看见两个小家伙和谐的在一处。

一个安静,一个活泼。

一个懂事,一个天真。

一个沉稳,一个跳脱

两个孩子,就像一对性格互补的小天使,让尹穆清的心都能软的化了去。

她是强忍住,才没有冲过去,将两个小家伙搂在怀里。

尹穆清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案上,上前坐在九月的床前,摸了摸小家伙的额头,早就不像前两天那么滚烫,尹穆清才算真的松气。

九月听自家娘亲这么说,自然有几分委屈,憋着嘴要哭,只不过刚有这个举动,就听尹穆清嗔道:“哭什么?怎么不学学哥哥?哥哥可有这么大还哭鼻子?羞不羞?”

这话一出,两个小家伙都一愣。

因为哥哥二字,让倾恒的心紧张激动的似乎快要从胸腔跳了出来,随即便是喉头一紧,眼眶一红,这么多年的委屈,这些天的紧张不安,似乎都想在这一刻发泄出来。

他好想,好想,学小九月一般,在娘亲怀中毫无顾忌的大哭一场!

只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他不是九月,他是哥哥,他应该给弟弟做好表率,不能轻易哭鼻子。

而,他这想法一出,便听九月吱吱歪歪的哭声。

九月没想到自己的亲娘竟然帮着外人说话,他瞬间感觉似乎变了天,甚至,有种天塌了的错觉。

娘亲不疼他了!

娘亲被坏殿下抢走了!

身子一歪,便转身,将自己的脸埋在枕头上,呜呼哀哉:“呜呜……九爷没人疼了……呜呜……”

对于有事没事便乱吃飞醋的孩子,尹穆清向来的做法,就是置之不理!

起身,带着几分兴致,尹穆清将桌案上的包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根系着羊脂暖玉的额饰,走到倾恒面前。

伸手,取下倾恒头上的玉冠,柔声道:“小孩子不要戴玉冠,重!”

倾恒的穿着,从来都一丝不苟,皇家之人,还是长孙殿下,穿戴自然都是最好的,可是,却将孩子该有的童稚和天真束缚在这一身玉冠华服之内,有的不是荣华富贵,只是无尽的压抑与负担罢了。

她的孩子活的这么累,尹穆清自然是不喜的。

她的孩子,不需要有什么高高在上的身份,只需要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长大!

玉冠一取,一头乌黑柔软的头发立即散了下来,倾恒有几分无措,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身子便被尹穆清拉入她的怀中,圈禁在她柔软温香的双臂之内。

温暖无骨的玉指在他发间穿梭,从未有过的悸动与温暖袭上心间,倾恒鼻头一酸,差点落泪。

母亲,亲自给他束发么?

“小孩子正是长身子的时候,戴这么重的冠,会找不高的!”尹穆清煞有其事的开口:“娘亲就从不给九月戴冠!”

末了,尹穆清补充道:“九月长的像女孩子,梳个小发髻可漂亮了。”

不可抑制的,倾恒嘴角一抽,他有些怀疑,九月男扮女装,是不是因为母亲这劣根性!

不会,母亲有什么特殊爱好吧?

这会儿,果然听见尹穆清道:“阿恒长的也漂亮,梳个小妹妹的发髻,肯定丝毫不输小九月!”

倾恒听此,几乎大惊失色,连忙后退:“不……不用了!”

脑门上一滑下三根黑线,倾恒有些无语!

尹穆清见倾恒如此慌乱的样子,自是觉得好笑,拉过倾恒的小身子,熟练的将孩子一半柔软的头发束在脑后,然后将额饰戴在额间,于脑后发间固定。

伸手理了理孩子耳边的墨发,看着眼前漂亮精致的孩子,尹穆清没有忍住,俯身,在倾恒额间落下一吻。

如蜻蜓点水般,倾恒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吻便又不再,倾恒仿若自己做了一个梦,小手摸上自己的额间,带着几分呆愣:“姨……姨母您……”

尹穆清眼泪突然低落,带着几分颤抖,将孩子的揽入自己的怀中:“傻孩子,怎么还叫姨母呀?”

早就在心间喊过无数次的母亲,竟然在此时,哽咽的一个字都喊不出口!

倾恒看着尹穆清通红的双眼,喉间哽咽。

“倾恒,喊声娘亲,好不好?”

“叫一声娘亲!”

眼泪,不可抑制的从眼中滑落,再也无法淡定,倾恒猛的扑入尹穆清怀中。

声音带着几分迫切和哽咽,一声一声的喊道:“娘亲,娘亲,娘亲……”

“嗯,是娘亲不好,是娘亲弄丢了你,才让我的倾恒受这么多的苦。倾恒乖乖,不要记恨娘亲,以后,娘亲会保护你,不会让你被任何人欺负,绝对不会。”

倾恒仅仅的抱住尹穆清,一个劲儿的点头,然后又摇头:“不怪娘亲,倾恒一点都不怪娘亲!”

这会儿,母子二人初次相认,无比深情,正沉醉于这母子相认的喜悦之中,却不想一声嚎啕大哭响起。

“呜呜……娘亲糊涂了,自己的儿子都分不清,九爷才是你的儿子,九爷才是,呜呜……”

------题外话------

相认啦,灵殿可以要票票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