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智商捉急的小九月(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吼完,九月也不忘对倾恒吼道:“坏殿下,你走开,放开九爷的娘亲,不许动九爷的娘亲!呜呜……坏殿下!”

九月简直有些疯了,娘亲这是在做什么?娘亲是烧糊涂了么?怎么抱着人家的娃娃叫儿子?

这个娃娃还是应该将他喊叔叔的人!

这么想着,九月整个人都快疯了。

四脚并用的从床上爬起来,便伸着小手试图将两个相拥的人分开。

尹穆清和倾恒听到这小娃娃的嚎声,自然是嘴角一抽,什么情绪都没了。

而见这本就受凉还在大病之中的娃娃现在就直接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尹穆清眉心一跳,自然是有几分怒意,起身,不由分说的将某个娃娃塞进被子里面,呵斥道:“还病着,瞎动什么?吃药的时候可别哭!”

小家伙被盖的严严实实的,却还不安分,从被窝里面挣扎着露出一只小手,比了一个中指,呜呼哀哉道:“娘亲,我鄙视你,呜呜,你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尹穆清见小九月苍白的小嘴巴叽叽喳喳,简直像个小麻雀,又爱又恨。伸手,捏了某娃娃的小鼻子,尹穆清嗔道:“知道娘亲是个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人,就要乖乖听话,免得自己地位一落千丈,知道不?”

倾恒见自己弟弟这吃醋的可爱小模样,眸中全是寵溺,但是,他还是很害怕自己的弟弟不接受自己,上前拉了小九月的手,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问道:“小九不喜欢有哥哥吗?”

九月轻哼一声,瘪嘴道:“谁稀罕哥哥呀?九爷才不要哥哥呢!”

虽然吧,他很喜欢殿下,可是更愿意当殿下的好叔叔,叔叔多好,这辈分可高了!

多神气?

倾恒听此,自然是有些急了,问道:“为什么不喜欢?为什么不要?”

下意识的,倾恒看向尹穆清,带着几分求助:“母亲。”

回答她的,是尹穆清柔软的素手。

尹穆清伸手,摸了摸倾恒柔软的头发,示意他安心。然后,带着几分戏虐,对九月道:“那可完蛋了,这要不要哥哥,可由不得你了,以后,殿下就是娘亲的儿子,你的哥哥了,以后,要听哥哥的话,知道么?”

九月听此,自然是一愣,被泪水染湿的眼眶带着几分呆萌,很明显,他有些不明白!殿下怎么就是娘亲的儿子了?

“殿下……殿下是娘亲的儿子?”九月有些不相信,追问道:“殿下也是从娘亲肚子里面爬出来的?”

九月以前问过自己是哪里来的,尹穆清自然是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不以为意道:自然是娘亲肚子里面爬出来的。

是以,九月很清楚,只有从娘亲肚子里面爬出来的孩子,才能将娘亲喊娘亲。

尹穆清点了点头,笑道:“不错,是这样的!”

九月当即有些激动了,忙道:“可是……可是殿下有爹娘呢,他的父君还将就九月的爹爹喊叔叔的,所以,殿下应该是将九月喊叔叔才对!”

尹穆清和九月的嘴角都不可抑制的抽了抽,怎么这孩子,和当叔叔较上劲儿了?

一个小娃娃而已,尹穆清觉得她没有必要给他说清为什么倾恒就是她的孩子了,他只需要明白,自己有哥哥就行!

是以,比较专制的,毫无商量的余地的,尹穆清开口:“对不起了,以后,殿下不仅不能喊你叔叔,你还得喊他哥哥!”

九月赫然睁大了眼睛,看了一眼倾恒,见倾恒小颜上满是期待的看着自己,他心头虽然有几分惊讶,却没有太难接受。

小孩子接受新事物新人物是很容易的,因为这么小的年龄,正是好奇感最强的时候。

娘亲突然多了一个孩子,他突然多了一个哥哥,他能想到的并非是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有个哥哥不存在好不好,只是,若是殿下不是尹曦月那个坏姨姨的孩子,那,他会很喜欢的。

某小娃对了对手指,因为小家伙自尊心作祟,自然是不可能扬声说自己很喜欢殿下当自己娘亲的孩子的。

是以,某个小娃对了对手指,弱弱道:“为什么是哥哥,殿下可以做弟弟的!”

末了,害怕倾恒不同意,九月扬声补充道:“殿下,九爷以后会照顾你的哦!”

倾恒听此,嘴角一抽,虽然宠爱九月,弟弟的要求他能做到的定能满足小家伙。

可是,事关自己做兄长的地位和尊严,这是不容动摇的,倾恒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带着几分遗憾道:“好,倾恒也正是这么想的。作兄长一点都不好,不仅要照顾弟弟,给弟弟端茶倒水,还要处处忍让包容弟弟,弟弟做了错事,自然是当兄长的承担……”

九月听不下去了,吓的几乎是肝胆一颤,连忙道:“那……那九月不当哥哥了,不当哥哥了!”

妈呀,当哥哥也太可怕了吧?不就是喊了一声哥哥么?怎么还要端茶倒水,处处忍让?忍让包容就算了,就连做错了事,还要当哥的兜着?

傻了吧唧的人才去当哥哥吧?

是以,聪慧如九月,怎么可能去当那累死累活还要背黑锅的哥?

果断拒绝!

倾恒见小家伙这般,自然是展颜一笑,欣然道:“那……倾恒便勉为其难的当哥哥吧!”

九月听此,竟然有几分松气的意味,似乎有种终于躲过一节的幸运感。

尹穆清见此,突然对九月的智商有些无语,以前觉得某个小娃听聪明的,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人坑了呢?扫了一眼倾恒,心道,这小家伙这小狐狸性子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小就这么腹黑真的好么?照这种情况下去,在倾恒这个兄长面前,九月还有出头之日?分分钟被倾恒的智商碾压呀?

不错不错,小九月也算有了克星,以后看他怎么充大爷!

小手指大的小屁孩,整天九爷九爷的,也不嫌害臊!

而九月自然是不知道自己是上了哥哥的当,看了一眼倾恒,如一高高在上的大爷般,开口道:“哥哥,快去给爷倒杯水!”

以一副我是弟弟我很嚣张的姿态,刚刚倾恒不是说了么?当哥的需要照顾弟弟,还要端茶倒水,背黑锅!

所以,他现在就要证实一下,是不是好使!

倾恒看见某个小家伙入了自己的陷阱还沾沾自喜的某样,自然是觉得好笑,不就是给弟弟倒一杯水,举手之劳而已,又何须拒绝?

欣然接受:“好!”

转身,倾恒惊道:“子苏公子?”

宴子苏一直站在门口,见到母子三人和谐相处的一幕,自然是不忍心打搅,是以,便一直在门口待着,没有进去。

长孙殿下是璟王之子之事,他们已经从流言传出的那一刻的惊讶转变成现在的欣然接受了。

天下之事,无奇不有,璟王能有两个孩子,有什么奇怪的?而,尹曦月竟然大胆包天的偷天换日,又有什么奇怪?

只是苦了这孩子这么多年在尹曦月身边受尽委屈和屈辱。

如今,这孩子能回到自己母亲身边,也算苦尽甘来罢!

而且,这孩子出现的,几乎算是很及时的,有这个孩子在,九月那孩子的病,也能稳定下来,其他药引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找得到,在寻找药引这段时间之中,又有谁能保证不发生意外?

是以,能用血玉稳住这孩子的身子,是最佳之举。

宴子苏迈进寝殿,唇边习惯性的扬起一抹淡然温和的笑意:“听闻小九月醒了,不仅知道饿了,还能叽叽喳喳的哭鼻子,在下便来看看!”

这几天,虽然九月途中醒过来几次,却虚弱的连话都没有说,睁开眼睛看了一下人,便又睡了过去。

宴子苏看在眼里,急在心中,谁能保证,这孩子一睡,就一定醒过来?

尹穆清连忙站起,给宴子苏让位:“有劳!”

宴子苏把了脉,然后点了点头道:“药虽然有些苦,但是,还要按时按量服下去。”

以前长时间吃廖仙儿的药,其他的药自然吸收起来很慢,是以,他只能加大药量,尽量开些温补无害的药,小孩子吃起来,可能会不大高兴。

九月怕苦,却不是个不懂事的,连哄带骗,为了纯爷们的面子,再苦的药,也是能喝下去的。

所以,尹穆清并不担心。

宴子苏留了药,便不再打扰母子三人相处,

没过多久,鸢歌提着食盒进来,将食盒放在桌案上,道:“小姐,奴婢给小公子和小殿下做了些米粥,你也用点罢!”

“嗯!”

九月不管是病了还是什么时候,都是不喜欢被人喂的,是以,尹穆清扶小娃做好,披了一件厚厚的披风,便在床上摆了小几案,便将几样小菜和香喷喷的粥摆了上去。

有尹穆清在,鸢歌便没有在跟前伺候,拿着宴子苏留的药下去煎。

九月拿勺子的手因为无力,所有有些颤抖,小家伙倒是没有在意,拿着小勺子将自己碗里的小米粥往嘴里喂,一边吃,一边道:“鸢歌姐姐熬的粥没有安婆婆的好喝。”

尹穆清听此,看了一眼九月,自然是有几分失神。

倾恒更是小手一抖,手中的勺子差点落在地上。

安婶婶其实是有悔意,而且可以将功补过之人,所以,她没必要死,可是……

以为小家伙会追问安婶婶的下落,却不想某小娃,道:“可是,安婶婶做菜没有娘亲好吃!”

然后,便是以一种期待的星星眼,看着尹穆清。

尹穆清嘴角一抽,带着几分寵溺的摸了摸九月的头,道:“安婶婶去陪她的家人了,以后,应该不会再照顾九月了!只不过,安婶婶的厨艺没娘亲好,安婶婶走了,九月吃娘亲做的菜的机会才会更多!”

九月听此,自然是高兴至极:“那你娘亲,你可不能破坏安奶奶一家团圆哦,安奶奶要陪她的家人!”

“嗯!”即便,你想让她回来,也回不来了!

倾恒见九月不在追问,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一侍卫在门口禀报:“启禀王妃,门外有一个少年要找你,据他说,您是他的姐姐!”

王妃有没有弟弟,他们如何不知道?可是那少年那一副天真的孩子模样,他们又舍不得赶走,所以,便来问一问,或许,是王妃认远方表情也说不定!

尹穆清听此,立马反应过来是谁了!

前几天事发突然,自然来不及顾及那个像孩子一般天真的少年,后来想起,问了萧璟斓,才知他已经找到了家人,虽然阿睿突然消失不见,让她失落了一会儿,却还是为那孩子找到自己的家人感到欣慰。

连忙起身:“我去接他!”

------题外话------

嗷嗷,昨晚有事耽误了,先更一更,晚点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