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母亲陪你去(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起身出去,倾恒看了一眼小九月,还是决定留下来陪他。

九月拿着小勺子,见尹穆清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他才蹙了眉头,对倾恒道:“这么说,以后,爷的爹爹你不喊爷爷,也要跟着爷喊爹爹么?”

怎么感觉好奇怪呀?

倒是很新鲜的。

兄弟手足是什么感觉,九月觉得很陌生,从小,他连朋友都没有几个,对于突然出现的倾恒,他是很珍惜的。

倾恒听此,却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十七爷爷么?倾恒是不屑的,也很失望。

事实证明,以前敬仰钦佩的十七爷爷,其实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这种好似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让倾恒很难接受。

这么多年,他在东宫遭受的屈辱,九月和母亲所受的非议,都是因为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他如何会原谅?

九月不懂事,不知道那个男人做了什么不可原谅之事,可是他却不能就这么算了!

九月听此,倒是有些奇怪,难道不是这样?他们有同一个娘,难道不是也有同一个爹?

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倾恒开口道:“哥哥的十七爷爷,自然也是九月的爷爷。不是哥哥跟你喊他爹爹,而是九月跟着哥哥,喊他十七爷爷!”

什么叫做坑爹,倾恒做的很好!

“呃……”九月愣住了,突然想到那个啰嗦的像个八婆一般,嫌弃他写字写的不好的父王,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要爹爹就不要爹爹!

一想到将那个八婆爹爹喊爷爷,就觉得爹爹的形象立马像个老头子一样,他就觉得解气,小拳头一握,满口答应:“好,十七爷爷就十七爷爷,九爷就要喊那个老东西爷爷!”

老东西?

倾恒嘴角一抽,这个称呼好。

“乖!”倾恒伸手摸了摸九月的小脸,一副好哥哥的模样:“等你身子好些了,哥哥就带你出去买糖葫芦!”

九月本因为倾恒摸他的脸而倍感不爽,却不想听到糖葫芦,自然是眼前一亮,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听倾恒补充道:“只能两串,不能吃太多!”

“哼!”九月不乐意了,撅起了小嘴!

这会儿,门口一侍卫禀报:“殿下!”

倾恒一转身一看,竟是他的人,回头摸了摸九月的脸,道:“哥哥出去一下,小九自己喝粥,哥哥让鸢歌进来照顾你!”

小九月不领情,啪的一声拍开倾恒的手,只是因为虚弱,没几分力气罢了!

倾恒倒是不生气,起身出去,示意那侍卫跟上。

花园处,那侍卫跪地道:“殿下,今日早朝,璟王问了太子与侧妃的罪!”

“嗯!”这是预料得到的,他不问罪才是怪事!

只是那侍卫又补充道:“太子鞭笞两百,侧妃游街示众三日后……鱼鳞刮!”

“什么?”倾恒听此,脑子一片空白!

鞭笞两百?

鱼鳞刮?

倾恒的心突然大痛,眼眶也募的红了。

他恨尹曦月对他的狠心残忍,也记恨萧宇对他的无情冷漠,可是,不管怎么说,二人,是他相处五年,喊了五年的爹娘。

即便他的存在,不过是一个棋子,对他们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可是他们也算得上是他的养父养母,即便是有滔天之怒,得知这个后果,倾恒也是心疼内疚的。

他想过他们会死,却不想会死的这么惨烈。

十七爷爷不是善人他一直都知道,可是没想到他会因为他,而这般愤怒,竟要尹曦月死于极刑!

倾恒不知道该是感动,还是该恨。

十七爷爷真的以为,尹曦月惨死,便能让他解恨,让他原谅他以前的错误?

天真!

几乎没有做任何犹豫,倾恒道:“备车,本殿要进宫!”

“是!”

……

这会儿,君天睿就像个怕生的小猴子一般,抱着璟王府大门外的石狮,一边东张西望,躲着找他的人,一边眼神一个劲儿的往门口瞄。

姐姐怎么还没来?

尹穆清从门口出来的时候,便看见某个白衣小少年抱着石狮,撅着屁股,躲在石狮后面往外瞧。

“阿睿!”

尹穆清喊了一声,君天睿立马转身,见是自己的姐姐无疑,连忙跑了过来,一下子扑进尹穆清怀中:“姐姐!”

几乎是紧紧的抱住尹穆清的腰身,差点没有将尹穆清勒了个半死:“姐姐,阿睿好想你呀!”

尹穆清几乎是翻了几个白眼,说好的白衣冠玉美少年呢?

形象!

要形象么?

手指点在某个少年的眉心,推开:“松手松手,姐姐都快被你勒的背过气了!”

“啊?”眉心一痛,君天睿连忙松了手,然后捂着自己的额头,委屈道:“疼!”

尹穆清见此,自是觉得有几分好笑,牵了君天睿的手便转身入府:“阿睿这是背着自己的家人,偷偷跑了出来?”

“阿姐自己偷偷出去玩,将阿睿一个人丢下,阿睿不喜欢阿姐了!”

君天睿很委屈,以前,阿姐从来不会这么做的,自从要找皇姐,她就再也不陪他玩了。

“那阿睿也不应该自己偷偷跑出来,你阿姐找不到你人,该着急了!”尹穆清不知道君天睿的身份,也没有打算知道,是以没有问他的阿姐叫什么名字。

“阿姐找不到阿睿,是她笨。”以前他们经常玩儿捉迷藏,阿姐每次都找不到他,也没见阿姐着急,只是君羽特别坏,每次都能找到他。

尹穆清听此,对君天睿的阿姐有几分同情,有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弟弟,应该很累吧!

君天睿来找尹穆清,自然是来找尹穆清学习的,他想听尹穆清讲故事,也想让尹穆清教他识字读书。

是以,抱着尹穆清的胳膊,撒娇道:“姐姐给阿睿讲故事好不好?阿睿好久没有听姐姐讲故事了!”

尹穆清被晃得头晕,有些无奈:“阿睿的家人,不给阿睿讲故事么?”

君天睿听此,突然脚步一顿,带着几分落寞的摇头:“阿姐从来不给阿睿讲故事,父皇也不给阿睿讲故事,他们都没有姐姐好!”

“父皇?”尹穆清听到这两个字,心头募的一惊!

阿睿,阿姐,父皇?

难道……

尹穆清几乎是立即便猜出了君天睿的身份。

四国之中,这么大的小皇子,有姐姐的,除了墨翎小太子君天睿,还会有谁?

几乎是不可抑制的,尹穆清觉得眼皮一跳,她感觉自己惹了一个麻烦。

墨翎竟然偷偷的带了小太子过来,若是出了什么危险,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见这小太子这么可怜的小模样,尹穆清自是不忍心将小家伙赶出去,送去使馆的。

君天睿眨着琉璃般清澈透明的大眼睛,带着几分呆萌,看着尹穆清:“父皇怎么了?”

“不怎么,没事!”怪不得这小家伙一看就是个福贵公子,原来是一国太子:“姐姐这就去给阿睿讲故事!”

“太好了!”

“母亲!”

尹穆清突然听见一声稚嫩的呼声,转身一看,便见倾恒带着两个人匆匆走了过来。

尹穆清蹲下,朝倾恒招了招手:“要出去?”

“母亲!”倾恒给尹穆清拱手行了礼,才道:“倾恒想去皇宫一趟。”

尹穆清皱眉,她立即意识到,小倾恒要去皇宫做什么,突然一股浓浓的心疼涌至心间,摸了摸倾恒的脸颊,尹穆清道:“嗯,母亲陪你去!”

君天睿蹲在二人一侧,看看两人,随即举手:“阿睿也要去!”

带他做什么?尹穆清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连哄带骗:“小九月病了,阿睿可想去看看他?小九月可惨了,这会儿还在哭鼻子呢,阿睿快去哄哄他?”

君天睿听此,立即兴奋了:“哭鼻子,啊啊啊……阿睿要去给他羞羞脸!”

然后,起身,像脱了缰的野马一般跑了去。

倾恒:“……”说起哭鼻子,这两个是五十步笑百步吧!

尹穆清也没想到君天睿小朋友还是一个幸灾乐祸的家伙,见他跑了去,连忙吩咐人去带路,在一旁照顾着。

君天睿离开,尹穆清才对倾恒道:“倾恒别怕,不管爹爹做出什么样儿决定,都是他们咎由自取。和你没关系,你不必有任何心理负担,知道吗?欺君之罪,是杀头的大罪,不管是尹曦月,还是萧宇,都是没有活路的,只是他们招惹了璟王,就看是怎么个死法而已。你应该明白的,不是吗?”

倾恒眼眶募的红了,喉间一紧,带着几分哽咽,道:“倾恒明白!”

有母亲在,他心里安定了不少,没有像刚刚那么恐慌了。

就在不久前,他心里还在害怕,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萧宇和尹曦月,也不知道是该恨,该同情,还是该觉得解恨!

“好孩子!”尹穆清如何不心疼这个孩子?这么小的年纪,就经历这些:“不管你做什么,娘亲都是会支持的。只是,倾恒要明白,拥有一颗善良的赤子之心固然重要,可是却不能因此而瞻前顾后,心慈手软。对自己有恩之人,我们应该感怀在心。可是,对待自己的仇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都算我们善良,你可明白娘亲的意思?”

倾恒听此,自然是开解了几分,点了点头:“多谢母亲教诲,倾恒明白了!”

“嗯,这就好!”说罢,尹穆清点头,带着几分欣慰,道:“那走吧!”

……

皇宫,某个被儿子嫌弃,以至于年纪轻轻就被列为老东西行列的璟王殿下适时打了一个哆嗦,后背有些生寒。

萧璟斓皱眉,怎么回事?

朝和殿外,太子萧宇被押在行刑台上,鞭子啪啪的落在他的背臀之上,打的萧宇连连惨叫。

“皇叔饶命,父皇救命……”

“本宫要见长孙殿下,皇叔,本宫不信,本宫不信……”

“阿恒,救救父君,啊……”

“萧倾恒,畜生,白眼狼,本宫养你五年,你恩将仇报,本宫咒你不得好死……”

萧宇叫骂声不断从殿外传来,萧璟斓早就皱紧了眉头。

在场的人也因为萧宇的骂声而胆战心惊,纷纷缩了脖子。

长孙殿下虽然喊太子五年父君,可是人家是璟王的血脉,太子怎么敢如此诅咒璟王殿下的小公子?本就是将死之人,怎么还敢出言不讳?不怕不得好死么?

慕恩见此,立马吩咐道:“堵了他的嘴!”

竟敢对小公子出言不讳,此人就该不得好死!

“呜呜……”萧宇的唇被堵,只能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额上青筋暴起,满是狰狞。

朝和殿对面的一处走廊之中,萧湛站在柱子后面,看着被打的全身是血的萧宇,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

不久之前,萧璟斓宣誓的言语也不断在他脑海浮现。

是太子如何?在本王面前也如蝼蚁!

谁若不知死活,动了不该动的人,没事找本王的不快,即便是颠覆这暨墨王朝,那又如何?

没有资格与本王抗衡,那便不要出现在本王面前,丢人显眼!

若是还有人想要挑衅于本王,这些人,便是你们的下场!

萧湛啧啧称奇,却满目是讽刺。

皇叔,不愧是皇叔。

东宫太子都不放在眼里,随意便能打杀。

即便是欺君之罪,连三司会审都免了,直接镇压了这朝和殿,将太子废掉便是。

而,父皇竟是狠心到连面都舍不得露!

呵!

这是萧宇的悲哀,还是他们所有人的悲哀?

同样的身份,却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

尊贵者,是天下的霸者,视万物于无物。卑贱者,便是命贱如蝼蚁,能被人随意打杀!

……

萧宇施以鞭笞之刑,钟广,李嬷嬷等人直接拖出去乱棍打死,尹曦月这罪魁祸首自然是要押下去游街示众的。

一群侍卫拖着早就被吓的双脚瘫软的尹曦月离开朝和殿,朝天牢而去。

像尹曦月这种要处以极刑之人,是不能死的,是以,给她服了提神吊命的参片。

因此,尹曦月现在不仅死不了,还精气神十足,身上被打的没一处好地方,血肉模糊,疼的她恨不得死去,一路上都在哀嚎:“冤枉,冤枉呀……呜呜……本宫不想死……不想死……”

“爹爹救我,姨娘救我……”

“尹穆清,贱人,贱人,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啊……”

尹穆清牵着小倾恒的手,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她只觉得大快人心!

尹曦月,当初,你买通混混试图奸污她的时候,可想到今天这个下场?

曾经,你假孕承寵,偷她刚出生的幼子时,可想过今天的报应?

这么多年,虐待欺辱小倾恒的时候,可又想过后果?

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是你自找的,你怨不得别人。

尹穆清明显的感觉的到,倾恒在紧张,小手手心湿濡一片,不断的冒着冷汗。

“尹穆清,哈哈……尹穆清果真是你……”尹曦月突然看见不远处牵着倾恒的尹穆清,只觉得无比刺眼,直接挣扎着就要扑上去:“是你害的我,都是你……尹穆清,贱人,我要杀了你……”

“找死!”禁锢着她的侍卫直接一脚,踹在尹曦月的腿上,朝尹穆清张牙舞爪的尹曦月当即就摔在地上,扑的一脸是灰:“啊!贱人,贱人……都是你……”

到死都不知错么?尹穆清只觉得无比同情,这样的人活在世上,不很累么?

自以为是,毫无悔意!每日都活在虚伪的地位身份之中,勾心斗角,算计陷害……

赢了,便得逞嚣张,耀武扬威一阵时日。

栽在了别人手中,便又夹着尾巴,忍气吞声一段时间,算计着东山再起!

呵,不累吗?

倾恒听见尹曦月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责怪辱骂别人,只觉得无比痛心,甚至为自己刚刚的不忍感到恶心和不值,是以,连最后怜悯都消失殆尽。

丢了尹穆清的手,倾恒走到尹曦月身边,看着从高处跌落的尹曦月,单膝跪地,开口道:“现如今,母妃何苦再责怪她人?难道,母妃从来都未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么?”

“呸!”尹曦月朝倾恒啐了一口,愤怒道:“本宫错就错在没有将你这小畜生打死!当初将你抱回来的时候,便应该毒死你,也好过现在被狗咬,栽在你这小畜生手里!”

倾恒听此,拳头骤然握起,尹曦月却完全不知好歹,骂骂咧咧的道:“尹穆清那小贱人有什么好?不过是浪荡不贞的荡妇,有这样卑贱的生母,你也高贵不到哪里去,怪不得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好歹。果真是贱人生的小贱骨头……啊……”

尹穆清一脚踹在尹曦月的下巴上,直接将她的下巴踹的错了位。

只听尹穆清狠狠道:“是吃了屎了么?满嘴喷粪!”

------题外话------

倾恒懂事而且很善良,所以对萧宇和尹曦月的情感很复杂,唉,小可怜!快来安慰安慰小家伙。

推荐一篇文文作者风流二少《良田美井之佳偶天成》喜欢的可以去看看,在p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