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璟王变爷爷/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她的面前,就敢这么侮辱她的倾恒,背后,还不知道她是如何对待倾恒的呢!

简直是岂有此理!

这天下,怎么会这么狠毒无情的女人?面对一个幼小的孩子,竟无半点怜爱之心,简直是该死!

尹穆清将倾恒护在身后,咬牙切齿道:“尹曦月,本想留你一命苟延残喘,却不想你完全不知好歹,自找死路,鱼鳞刮,是轻的,如果是我,就该让你尝尝油煎烹炸的滋味。”

尹曦月听此,自然是万般愤怒。

她最看不起的,便是尹穆清,可是,如今,她最看不起的人却成了暨墨最尊贵的女人,如今将她踩在脚下。

凭什么?

不过是落魄公主生的孩子,懦弱胆小,毫无才德,凭什么占着嫡女的位置?

她尹曦月又有什么地方比不上她?容貌,才华,远远高过尹穆清这贱人。

就因为出生卑贱,就算她机关算尽,嫁入东宫,也只能是妾!

她不甘心,她不服气!

姨娘一生为妾,就算生了女儿,也不能听女儿喊一声母亲,反而还要喊着姨娘就算了,她也要重蹈姨娘的覆辙么?

不,她不相信。

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她还是输给了尹穆清。

似乎,她根本不用做什么,就能轻轻松松的得到一切。

即便是未婚先孕,丢了尹家的脸,父亲,还是毫无理由的包容疼爱她。

即便是臭名昭彰,五年后归来,太子竟然还想着她。

她凭什么就能这么好运?好运到得了璟王的宠幸,一朝有孕,不仅如此,竟然一胎双生,生下两个皇子。

好恨!

“贱……人……你不得好死!”尹曦月几乎是拼了命的,才将这几个字说出来,下巴的剧痛,让她倍感羞辱。

说不出来,只能用眼神恶狠狠的看着尹穆清,宣誓这自己内心的恨!

尹穆清见尹曦月垂死挣扎的模样,自然是不屑,一字一顿道:“这个你放心,本小姐会活的很好,不仅本小姐会活的好,倾恒,九月,我们母子三人,都会活的很好,一辈子都会幸福安康!而,不得好死的,会是你自己!三日后,本小姐会来看着,看着刽子手将你身上的血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看着你因痛苦而挣扎扭曲的模样。”

看着尹曦月面如死灰的脸色,尹穆清突然冷笑一声,开口道:“不,你不会痛,因为你没有心,亦不像常人那般有着血肉之躯,如此,又如何会痛?”

“对了,不要肖想别人会来救你!”尹穆清满是讽刺道:“你的亲娘,已经为你的野心买单,命丧黄泉。你娘的那个姘头,贺有义,也将在秋后问斩,你就安心的等死吧!”

尹穆清起身,直接抱起倾恒,头也不回的走了。

对待这样的人,完全不需要有任何怜悯之心。

因为她们根本不知人心是什么!

被突然抱起的倾恒惊了一跳,小脸募的红了,就连那小巧莹白的耳垂,也红了个透:“母亲您……”

他这么大了,怎么还用抱?

别人看见成何体统?

啊啊啊……

可是,被娘亲抱着的感觉好温暖,他舍不得怎么办?

娘亲的怀抱又香又软,怪不得小九月总是喜欢往娘亲怀中扑,在娘亲怀中撒娇。

他也……他也好喜欢!

这么想着,倾恒的唇角不自觉地额勾起,小手也紧紧的搂住了尹穆清的脖子,小脑袋也埋在尹穆清光洁的脖子之处。

就让他任性这么一次吧。

看着逐渐被押走的尹曦月,倾恒的视线还是有一些模糊。

他的命运,他的人生,或许,从现在开始,又是另一个开端。

他的娘亲很好,很好……

尹穆清抱着倾恒的小身子,四五岁的小孩子,不重,却也不轻,走着走着,尹穆清就有些双手开始酸软。

而且她觉得这孩子比九月重很多,这样的孩子抱在手上才实在,也才放心嘛。

九月太瘦了,抱在手上轻飘飘的,像个女孩子样,也怪不得萧璟斓不会怀疑九月的身份。

快到朝和殿时,尹穆清在一处走廊上看见一个熟悉的影子。

那人靠着主子,慵懒的坐在栏杆之上,烟青色的袍子随风飘飘,画面异常唯美。

尹穆清下意识的,站住,屏住了呼吸。

她上一次见萧湛,还是那晚出逃被人追杀的时候,是他救了她。

萧湛看见了尹穆清,自然是展颜一笑,起身,走了过来。

看了一眼尹穆清怀中的孩子,道:“恭喜!”

倾恒让萧湛看见自己被尹穆清抱在怀里,自然是有几分尴尬的,皇家规矩多,他习惯了中规中矩的生活。

挣扎了一下,尹穆清没有放下他的意思,倾恒只能尴尬的喊道:“倾恒见过皇叔。”

萧湛听此,眉毛一挑,道:“不敢当,倾恒恐怕要改口了。不能叫皇叔,而是叫堂兄了。”

小倾恒听此,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看着尹穆清衣襟上的穿花蝴蝶。

尹穆清倒是没有觉得什么,事实本就如此,倾恒是他们皇叔的孩子,自然是要改口的:“孩子小,也不能一时改过来。”

愣了一下,尹穆清继续道:“不知湛王在这里坐着做什么?”

萧湛一向低调,为了避嫌,连官职都没有讨要,完全是一个闲散王爷,是以,朝和殿,他是不用去的。

“在这里等你!”

萧湛的话,瞬间让气氛有些尴尬。

“额!”尹穆清不是个多疑之人,可是这男人的语气着实有些暧昧,是以,尹穆清感觉有些无语。

小倾恒听此,也适时皱起了眉头。

只不过,他突然看见从朝和殿出来,朝这里走来的萧璟斓后,他的眸中,立即闪过一丝狡黠。

立即对萧湛道:“皇叔在这里等母亲,可是有什么事要给母亲说?倾恒先回避一下吧!”

说着,非常懂事的朝尹穆清道:“母亲,皇叔这件衣服很好看,你觉得呢?你觉得皇叔好不好看?”

额……

果真是小孩子,这个问题问的可真尴尬。

萧湛也有些意外,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衣服,不是很素且经常穿的么?怎么就好看了?

“母亲?”倾恒在追问。

尹穆清有些无奈,却还是不忍心回避倾恒的问题,毕竟倾恒刚回到自己的身边,她是很心疼的。

是以,点头,无比认真的回答:“嗯,这件衣服很适合湛王,湛王穿在身上很好看,像天上的仙子一般!”

“尹穆清!”突然一声满含怒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倾恒听到这声怒意横生的声音,小颜上自然是多了几分得逞之意。

看见十七爷爷暴跳如雷,却又有怒不敢发的样子,他就觉得解气。

而尹穆清心中咯噔一声,转身一看却见朝这里阔步而来,气势汹汹,杀意凛然的萧璟斓。

由于距离原因,倾恒前面的话,萧璟斓是没有听见倾恒的话的,只听到了尹穆清后面那几句话。

萧璟斓几乎是怒极,醋意翻天。

这女人,这死女人!

在干嘛?

勾引男人?

萧璟斓走近,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萧湛,随即眉头一皱,心中骤然一沉。

不得不说,萧湛确实长了一副好皮囊。

可是,男人就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娘里娘气,是要去楼里当倌倌么?需要好看?

还天上的仙子!

死女人,什么眼光?

萧湛见萧璟斓满是怒意的杀了过来,自然是知道刚刚他们的对话刺激了男人的自尊心,可是,他没有想要解释,这样很好不是么?

阿清觉得他长的好看,不是么?俯身行礼:“参见皇叔。”

见萧湛如此,萧璟斓不屑之,没有让他起身,只是伸手,直接接过尹穆清怀中的孩子,带着几分不悦道:“大热天的,抱着他不热么?这么大的孩子,还需要抱?丢人!”

说着,看了一眼尹穆清的胸口,只觉得心火旺盛。

夏天衣服穿的少,这不是什么便宜都让这小子占了去?

萧璟斓整个人都不好了。

都是怎么回事?九月不懂事就算了,倾恒还不懂事?

简直岂有此理!

小倾恒突然被萧璟斓抱过去,男人宽厚的胸膛和臂膀自然是和女子的不甚相同,刚硬硬朗,虽然很稳,却一点都不如娘亲怀中舒服,倾恒一时不适应,立即挣扎了一下。

只不过,以前从未抱过他的十七爷爷竟然在此时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温声道:“乖,不调皮!”

倾恒头皮一麻,只觉得十七爷爷是吃错了药。

若不是因为身份原因,他甚至都想就摸一摸,看看十七爷爷是不是发烧了。

随即,非常强势的揽过尹穆清,带着几分炫耀,柔声开口:“虽然只是分开一会儿,但是本王总觉得度日如年,正想着处理了手中的事,便回府看你和孩子,没想到,王妃就带着孩子来接本王了。本王……甚悦!”

甚悦个鸡巴!

差点脱了绣鞋,拍在某人脸上。

什么鬼?

尹穆清听着萧璟斓的话,老脸红了一个透彻,就连,小倾恒和萧湛也不由自主的嘴角抽了抽。

萧璟斓想要表达什么,他们如何不知道?

不过是因为刚刚尹穆清称赞了萧湛的容貌而吃醋了么?然后还极力在萧湛面前显摆,显摆他们已经有了儿子,是一家人,尹穆清心中想的爱的都是他萧璟斓。

萧湛不过是长的还算看得过去,有什么用?

只不过,尹穆清也不想萧湛有所误会,虽然对萧璟斓的话有些无语,但是没有反驳,而是顺了他的话,做了一副小女儿家无比娇羞的模样,道:“王爷开心就好!”

然后,萧璟斓抱着倾恒,揽着尹穆清,得意的就像得胜的斗鸡一般,离开。

萧湛本来并没有因为萧璟斓的话有所影响,听到尹穆清的话后,他却骤然脸色一变。

……

出了皇宫,萧璟斓扶着尹穆清上了马车。

他正想好好教训一下尹穆清,振一下夫纲,让她明白,她自己是有男人有孩子的人,不能随便看其他男人,这是不对的!

只不过,他还没有开口,尹穆清倒是啪的一声拍开萧璟斓的手,脸色有几分阴沉的开口:“不敢劳烦王爷!”

说着,直接抱过倾恒,上了一旁侍卫坐下的马,疾驰而去。

萧璟斓这男人,简直该死!

倾恒的身世,这么大的事情,竟敢瞒着她,这京都所有的人知道了,她这做娘的才后知后觉,所有的人都将她当傻子么?

这种被人蒙在鼓里的样子感觉,非常的不爽!

马匹疾驰而去,萧璟斓骤然一怒。

只不过想到她在为什么事生气后,他的怒火又消了下去。

连带着,还有几分无奈和委屈。

没办法,飞身而起,广袖长袍随风扬起,霸凛至极。

足尖几点,身影快如闪电。不过须臾,便追上了尹穆清的马,落在她的后面,大手一揽,便将二人护在怀中,任由尹穆清拉着缰绳驱马。

“下去!”

尹穆清扬起鞭子,直接往后抽,

看着往自己脸上疾驰而来的鞭子,萧璟斓自然是面色一沉,带着几分瘟怒,道:“王妃不是喜欢美男子么?毁了为夫的脸,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本小姐就是喜欢美男子,男子那么多,一抓一大把,缺你一个不少,多你一个不多,本小姐吃亏什么?”尹穆清带着几分瘟怒,萧璟斓这人还是要调教调教,才适合当夫君,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惯了,不管看见谁,都是一副上司看下属的模样,这可要不得。

萧璟斓听此,立即皱起了眉,可是想起这女人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又想到她刚知倾恒身世之事,自然心里不好受,是以,声音柔和了下来。

“别气了,孩子面前,也不嫌害臊!”

坐在前面的倾恒听此,立马体贴的开口:“十七爷爷是什么意思?”

这潜台词便是,母亲,你就发怒好好治治十七爷爷吧,省得他妻儿双全,得意洋洋的样子很欠抽。

萧璟斓眉头一皱,因为这十七爷爷的称呼,如一根刺在他心间。

是想,那个男人愿意接受自己的孩子不将自己喊爹爹?

而且,萧璟斓也觉得,小倾恒这孩子,比起九月难哄。

九月还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而倾恒不同,他向来对那孩子的教育就是独立,强大,只有自己有了资本,才不会觉得不甘!

然而,现在,这孩子有了自己的思想,有了自己的想法,或许对于这些年的事情,自然是会有一些想法的,对于突然出现的爹娘,他接受起来,便没有九月那么容易。

想到这里,萧璟斓便有些头疼!

尹穆清倒是乐了,她一直知道倾恒是个懂事的孩子,没想到,他会聪慧如此,腹黑起来,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萧璟斓,孩子小不懂事,你不要以为本小姐也不懂事!”尹穆清一想到她这做娘亲的,竟然与这孩子错失了五年时光,甚至,到了现在,她这做娘亲的还是最后一个知道孩子存在的,她的心就疼的发紧。

她想象不到,这孩子知道了自己是她的孩子,却不敢相认的无助。

这几天倾恒一直情绪不对,在她面前很是不安,她竟然不知道为什么!

她真是傻,她便是全天下最傻的人。

萧璟斓,怎么可以这么霸道?什么事情都不和她商量,九月上玉蝶之事,他我行我素就罢了,倾恒的身世,他竟敢瞒着她,他怎么能这么做?

可是,有些事情,尹穆清是不会当着孩子的面说的。

便也没有再说。

马儿停在璟王府门口,不等萧璟斓松手,尹穆清就抱着孩子跳了下去。

萧璟斓见这女子生气的小模样,自是心虚,不敢说什么,将缰绳甩给身边的侍卫,

跟了上去。

三人向后进入王府,自然都是先去看小九月。

他们走的时候没有给小九月打招呼,也不知道小九月有没有生气,有没有按时喝药。

只不过,三人一进九月的寝殿,却不想本来以为会生气的某个小家伙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

榻上,九月裹着厚厚的披风,正和君天睿下棋。

二人都极为认真,紧绷着申请,都看着自己面前的棋盘。

哎呦,这可是奇了。

萧璟斓很是意外,他那个连字都不会写的九月,还会下棋么?

倾恒也满是好奇,君天睿和九月会是下棋的人么?可是这两人这般认真的小模样骗不了人呀。

倒是尹穆清不以为奇,九月围棋不会下,五子棋到还可以,就是这阿睿……

三人无不好奇,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走了进去。

而一边伺候的鸢歌见三人进来,想要行礼,可是看见尹穆清的手势后,又笑了笑,没有出声。

三人走到二人身边,二人并没有发现。

棋路是倾恒和萧璟斓看不懂的,是以,父子二人,一样的模样,一样的神情,带着几分好奇,和不解。

这是在下棋?

摆着玩儿吧?

只不过尹穆清倒是看懂了,她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君天睿绝对是九月刚教他的,可是这小家伙竟然已经能看懂棋局,能摆很多陷阱,这说明,这孩子很聪明,即便是刚接触五子棋,也能在很快的时间领悟要旨。

这孩子当真是一个好苗子。

相对九月来说,毕竟年纪小,心思单纯了,身体弱,没耐心,这是最大的劣势。

突然,小九月将棋子一扔,呜呼哀哉道:“不下了不下了,阿睿骗人,你绝对不是第一次下棋!”

九月内心懵逼,明明他是师傅,怎么这么大一会儿,就被徒弟超越,真是气死九爷了。

满盘棋子被打乱,君天睿有些急了,忙道:“阿睿马上就赢了,九月不许耍赖,继续继续!”

说着,手上动作不停,将刚刚被九月打乱的棋子摆回了远处,满盘棋子,竟是一子不错。

这一幕,就连萧璟斓都暗自赞叹,君天睿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好苗子。

只是,墨翎皇宁愿疼一个收养的义女,也不愿好好培养自己的孩子,这让萧璟斓有些遗憾。

皇家事情错综复杂,或许,是这个小太子的存在,让墨翎皇忌讳,又或许阻碍了别人也说不定,他们暨墨确实也不好插手人家墨翎的家事不是?

只不过,不久的将来,培养娘舅,成了自己责任之后,萧璟斓看着一大帮子大小孩子,觉得自己似乎不是王,不是君,还是一个和孩子打交道的老妈子,那种感觉,比吞了苍蝇还难受。

这会儿,九月自然是看见了尹穆清的身影,自然是将刚刚的郁闷抛到了脑后,展颜一笑:“娘亲!”

然后,看向萧璟斓,扬声喊道:“爷爷好!”

而君天睿看见尹穆清后,自然也是高兴万分,跟着小九月,郎朗道:“姐姐!”

然后,看向萧璟斓,愣了一下,随即,开口:“爷爷好!”

------题外话------

阿斓说,哪里来的一群小兔崽子,本王很老么?

灵殿说,阿斓你这不是老,是成熟。

萌宝粉说,这是活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