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尹凌翊,你无耻!/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黑衣人应声而落,想要去查探这是什么人,却被尹凌翊抬手制止。

“公子!”黑衣人见此,自是不赞同的,这可是刺客,可不能大意。

君语嫣倒在门口的那一瞬间,尹凌翊便便认出了她,是以,心头很是诧异。

一国公主,打扮成这个样子,私闯将军府,有点意思。

起身,走到君语嫣身边,人已经晕了过去,尹凌翊伸手探了探脉,眉头轻锁。

这是被父亲的内力所伤!

被父亲伤成这个样子,怎么也不见有动静?

“去看看前院有什么动静!”尹凌翊吩咐。

“是!”黑衣人领命下去,尹凌翊便抱起君语嫣,放在了书房之中的榻上。

“呃……”因为尹凌翊突然抱起君语嫣,牵动了肺腑的伤,君语嫣疼的嘤咛了一声,随即玉手紧紧的抓住尹凌翊的袍子,额上满是汗水。

尹凌翊有些懊恼,这姑娘抓着自己,想放下也不能,更甚的,是自己多少有些洁癖,白色的袍子染着血污,着实不能忍以至于,尹凌翊此时有几分不悦,抓着君语嫣的手,开口道:“松手!”

只不过,这话一出,不仅没有见某个公主松手,反而抓的更紧了。

尹凌翊自然是眉心跳了跳,带着几分无奈,只能细声道:“乖,松开!”

这话一出,君语嫣长而卷曲长的羽睫动了动,果真松了手指。尹凌翊见此,倒是唇角一勾,看来,这姑娘是个吃软不吃硬,内柔外刚的性子。

也是,公主之尊,自然有几分傲气,别人吼她,即便是昏迷之中,潜意识下,也容不得有人对她不敬,是以,在他呵斥她的时候,她本能的想要反抗。但是他声线一旦温柔下来,她便无比乖巧听话了。

这一意识一出,尹凌翊的唇角,不自觉的勾起。

扫了一眼君语嫣身上的衣服,尹凌翊自是有几分嫌弃,是以,毫不犹豫的,伸手,撕下。当只剩下白色里衣后,他才停止,扶着女子坐稳,他也盘膝坐在榻上,玉手抵在女子背后,将源源不断的内力注入女子体内。

尹凌翊也暗自生疑,父亲知不知道这黑衣人是墨翎公主?若是知道,为什么还出手重伤?若是不知道,以父亲的手段,又怎么会留君语嫣性命?

他也不说故意和自己的父亲作对,父亲伤了的人,他还动手去救,只是,语嫣公主确实是特殊的罢。

屋中静谧无人,唯独二人真气袅绕的声音,君语嫣额上全是汗水,秀眉紧锁,就连尹凌翊额上也有一层薄汗,唇色浮白。

动用真元运功疗伤,无疑是非常损耗真气的。

过了至少一个时辰,尹凌翊才收了内力。

“噗……”在这内力突然消失的那一瞬间,君语嫣噗的一声呕出了一口鲜血,随即身子往后一倒,便一头栽进尹凌翊的怀中。

尹凌翊连忙伸手拦住,然后将女子放在床上,拉了凉被盖住。

尹凌翊下床,脚步一阵虚浮,他转身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静美的君语嫣,突然勾唇,带着几分无奈。

——在这种节骨眼上,他竟然做了这么蠢的事情,不惜损耗真气给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治内伤,即便她是晋源公主,请个大夫,岂不是很好?

“公子,您没事吧?”暗卫去查探刺客情况已经来了许久了,可是见尹凌翊给君语嫣疗伤,却不敢中途打断,以免走火入魔。

尹凌翊抬了抬手,道:“无妨,去备水!”

“是!”

吩咐下去,不一会儿,侍卫便准备好了浴水。

书房这边没有温泉,想要沐浴只能临时准备热水,尹凌翊在屏风后沐浴,暗卫才答道:“公子,前院不久前确实有刺客进入,但是并未有大动静,将军也并未派人追查。”

“嗯!”尹凌翊身子靠在浴桶之上,双臂慵懒的搭在桶沿之上,带着几分疲惫之意。

这会儿,又听暗卫禀报道:“公子,宁定公主不日也将微服到达暨墨都城。”

尹凌翊听此,眼皮抬了抬,带着几分不可察觉的厌弃,缓缓出声:“他们兄妹二人搅的晋源乌烟瘴气,也不知,宁定二字从何谈起!”

一个皇帝,嗜血无常,杀人如麻,视生命于无物。

一个公主,强抢美少年,男宠无数,百姓闻者怒,听者恨。晋源和暨墨民风并无不同,可是宁定自持公主身份,毫无女儿家的矜持,圈禁男宠就算了,多次在大街上强抢美少年,几乎名声一片狼藉,可是有墨臻撑腰,无人敢动她罢了!

“公子可要……”

“不必理她!”一个宁定,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她来了暨墨,若是还如晋源那般放肆,自有人收拾她。

“是!”

“退下吧!”

“是!”

暗卫闪身离开,静谧的书房便只剩下屏风后的水声。

君语嫣没有昏迷多久,便悠悠的转醒,睁开了疲惫的眸子,入目,是陌生地方,四周都摆放着整齐的书架,墨香四溢,很是雅致。

只是,毕竟是陌生之地,君语嫣不过是一瞬间后,便立即惊住,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毫无意外的,发现自己只着了一身里衣,外面的衣服不翼而飞。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君语嫣大惊,猛的坐起,却因为这个动作,牵动肺腑尚未痊愈的伤口疼痛钻心,又因为在房顶上被尹承衍摔过,君语嫣只觉得全身像散了架一般,疼痛难忍,以至于,她几乎是不知道哪里痛,哪里不痛了!

而,看到自己的夜行衣被撕碎胡乱扔在地上,几乎是晴天霹雳,愤怒恐慌立即涌上心间!

泪水一下便涌了上来!

怎么会?

究竟是谁?

泪水一下便涌了上来,紧紧的拉着被子,将自己的身子盖住。竟有人趁乱非礼于她,毁她清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这会儿,尹凌翊听到外面有响动,便知道君语嫣醒了,于是,立即起身,穿好了衣服,转过屏风。

见那姑娘抱着被子默默流泪,似乎伤心到绝望甚至颓然的地步,他愣了一下,难道这姑娘被父亲打傻了,还是遭遇到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自然是皱了眉头,带着几分担忧,却没有直接问:“你醒了?比预想的早了半刻!”

这姑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即便是经过他的内力调理,却还是虚弱,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想来这姑娘体质还是不错的。

君语嫣看到尹凌翊的那一瞬间,几乎是一愣,随即滔天怒意袭上心头。

看着尹凌翊还带着水汽的眉眼,依然滴着水的长发,她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带着几分恨意和愤怒,甚至还有几分失望,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线保持平静:“是你做的?”

“嗯!”很显然,两人说的并非是同一件事,尹凌翊以为,君语嫣再问救她之人。

只不过,他这话一出,君语嫣美目一瞪,愤怒骂道:“尹凌翊,你……你卑鄙!”

没想到他衣冠楚楚,竟是个趁人之危的衣冠禽兽!

她当初,怎么就信了他是好人了呢?想来第一次见面,他便是别有企图!

尹凌翊一愣,眸中带着几分诧异,他怎么就卑鄙了?

自是不解:“公主这是在责怪本官?”难道救他还救错了?

君语嫣听此,更是懊恼羞愤,他对她做出那等无耻之事,难道,她还不能怪他?还是说,在他眼里,她便是那样不洁身自爱,随便放荡的女子?脸上募的一红,眼眶也红了个遍,愤恨道:“你无耻,下流!”

说罢,君语嫣一掀被子,往尹凌翊身上一扔,便要起身往外走。只不过,她刚下床,因为无力,腿一软,便摊在地上。

尹凌翊见此,自然是闪身一去,伸手一揽,将某个将要摔在地上的女子揽在怀中:“小心!”

啪……

君语嫣挥手便是一巴掌,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力气大到连她自己的掌心都觉得疼痛难忍!

“你放开本公主!”几乎是带着哭腔!是个女子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淡定吧?君语嫣更是如此,她怒视尹凌翊,狠狠道:“你们尹家都没有一个好东西,冠冕堂皇,却都是一个个心肠歹毒之人!”

尹承衍是,尹凌翊也是!

在不知公主之女的身份时,尹承衍疼爱有加,为了女儿有母亲照顾,竟然与李氏的亲生女儿掉包,这么多年顺风顺水,嫁给太子,却不想,身份暴露,而,就因为不是尹家骨血,尹承衍竟然就对她不管不顾了么?就连死于极刑,他也视若不见。

即便不是亲生,那也有二十年的感情,这么多年,难道他都是虚情假意么?

而,尹凌翊竟是一个如此贪婪好色之人,竟然对她做出这等出格之事,他……怎么能这样?

想到这里,君语嫣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可是,这个时候,她也清楚,她并非是他的对手,若是,她现在激怒于他,她势必不是他的对手,想到这里,君语嫣几乎是不着任何思考,带着伤,飞身离开。

尹凌翊几乎是懵逼的,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竟然将这姑娘气成这样?

完全没有料到这姑娘回出手打他,脸颊被打的红肿一片,他大脑一片空白,愤怒又觉得……无奈。

捂着脸,尹凌翊憋了半天,才憋了一句话:“狗咬吕洞宾!”

……

第二日,尹曦月因欺君之罪被判游街示众三日,一大早,囚车于大理寺出发,游走京都大街小巷,铜锣一响,便有人数落尹曦月的罪状。

从坑害嫡妹,买凶奸污嫡妹,破坏嫡姐名声开始,一条一条的罪责数到不久前尹曦月出手责打伤害皇嗣。

连路,百姓集聚,囚车走过之处,烂菜叶臭鸡蛋漫天飞舞。

打的尹曦月呜呼哀哉的叫。

“这等毒妇,就该千刀万剐!”

“以前觉得尹家大小姐是个端庄稳重,善良娴淑之人,没想到是个心肠歹毒的蛇蝎美人!”

“是呀,如今想起以前尹家大小姐的传闻,觉得恶心!”

“什么尹家大小姐?那小毒妇是李氏在外面和野男人生的,尹大将军怎么可能会有这样恬不知耻的女儿?”

“有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狠毒之人,就该打死!”

“打死!”

百姓你一言我一言,几乎激起了民愤,不一会儿,臭鸡蛋烂菜叶全部放尹曦月飞去!

“呀……别打,别打我……唔……”恶臭的鸡蛋腥臭味儿,几乎让尹曦月呕了出来,她大呼:“爹爹救我……救我……”

尹曦月内心,还有一丝希望的,尹家是将门,她爹手握重权,要救她,并非难事!

爹爹会救她的吧?

凤凰酒楼的雅间,尹穆清临窗而望,看着街上的情景,眸中平静无波。

后日,便是她和语嫣公主约定比赛之日,也不知,那姑娘,会和她比什么。

而,也就是后日,是尹曦月的死期。

看百姓的反应,也不知道尹曦月能不能活到后日。

萧璟斓揽着尹穆清的腰,同样临窗而望,却没有看楼下的情景,手上倒是一点不老实,在尹穆清腰间揩油。

笑话,这两天为了孩子的事情都没有好好与她相处,好不容易这个时候躲开了几个孩子,在这里图个清闲,他又怎么可能不找回点福利?

这女人,是他的才对!这是他的福利,是他的主战场,是以,他必须占据主导权。

尹穆清因为思考,便没有在意,玉手像是挥苍蝇一般,挥开某人的手,问道:“如此下去,尹曦月能活到三日后么?”

萧璟斓对尹穆清的嫌弃不以为意,几乎乱动,浑厚的嗓音传来:“死了,是她的福气!”

是的,在这个时候能死,确实是她的福气!

鱼鳞刮,想着都觉得残忍恐怖!

这会儿,又听萧璟斓补充道:“她不会有那个福气的!”

而也在这个时候,隔壁窗户里,扔出一个榴莲,目标正是尹曦月的头。

尹穆清几乎是眉心一跳,玉手沾水,手腕一翻,水滴被劲气萦绕,瞬间变成锋利无比,劲气十足的暗器,唰的一声朝那朝尹曦月头上飞去的流榴莲飞去。

咔的一声,榴莲四分五散!

而,隔壁的人见自己的榴莲被人截住,自是无比恼怒,气势汹汹的朝尹穆清这边杀了过来。

砰的一声,门被踹开,萧存大骂:“是谁?是谁敢和本王作对?”

尹穆清和萧璟斓齐齐看去,却见是萧存拿着扇子,一副纨绔公子的模样杀了过来。

可是,当他看见雅间中的两个人时,刚刚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瞬间偃旗息鼓,如一个孙子般,低头哈腰的道:“皇……皇叔……原来是您呀?清……皇婶……您也在……”

虽然自己肖想了两年的男人突然变成一个女人,已经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可是,当这个女人又摇身一变变成自己的皇婶的时候,萧存直觉和用两个字可以表达自己累心的那种悲伤。

那就是……心塞!

他感觉,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他接受不了的事情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以前,是他自己太简单!

萧璟斓本来因为萧存这么不识时务而异常愤怒,竟敢来惊扰他,不知道他是难得才将这女人拐出来的么?

只不过一听到萧存竟然喊尹穆清皇婶……

这个称呼,似乎听着挺顺耳,是以,萧璟斓的怒火立即便消了下去。

却还是沉着脸,呵斥道:“整天疯疯癫癫,像什么样子?还不快滚回去!”

“哦哦哦……侄儿这就走,这就走……”萧存吓的肝胆一颤,几乎是像龟孙子一般,逃跑了去。

此刻,对面,一红衣艳妆女子,看着这边的萧璟斓,几乎是直了眼睛。

再见后面出现在雅间之中的萧存,亦是带着几分情欲。

随即红唇一勾,看向尹穆清,带着几分轻蔑:“那女人的眼光还不错。”

说罢,对身边的一同样红衣妖艳的美男子道:“你去选几个绝色清倌给对面那女子送过去,向她讨要那个黑衣男子。”

身边那红衣美男听此,自是不悦,哼了一声:“公主着又看上了新人,以后,奴才便再也入不得公主的眼了。”

墨郡瑶扫了一眼身边低眉顺眼,却美得不可方物的男人,心情自然是好的,勾了勾手指,那红衣美男便轻笑了一声,跪在墨郡瑶腿边。

墨郡瑶勾了那男人的后脑勺,便在唇边印下一吻,吻技巧异常娴熟:“等新人到手了,绯色再吃醋不迟!”

男人嗔了一句,那娇媚的模样比起女人也丝毫不逊色:“公主身份尊贵,不仅美貌乃我晋源第一,还武功高强,那些男人被公主看上,是他们的福气,又岂有不愿一说?”

墨郡瑶听此,妖艳的唇角勾了勾:“这天下的男人,都比不上你通透。”

“但求公主不弃。”

“你若是一心一意对本公主好,本公主自然宠你,许你一世荣华。”

绯色一听,自然是双眼放光:“多谢公主,奴才定会一生一世,心中只有公主一人。”

------题外话------

咳咳,十个清倌换阿斓,啊清换,还是不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