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郡瑶听此,自然是非常受用,拉起男人,便吻了上去。

那红衣男子被公主熟练的吻技撩拨着,不过一会儿双眸便染了一片迷醉的情欲之色,然后双手拖着女子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逐渐占据主导权。

男人,在这些方面,向来比女子要有优势,也向来强势一些,是以,很快便占据了主导权。

直接抱起墨郡瑶,压在了榻上:“公主,让奴才来伺候您!”

说着,便伸手,宽衣解带……

对面,尹穆清见连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萧存便像个猴般逃了去,自然是十分无语。

伸手戳了戳萧璟斓的腰身,带着几分责怪:“你这人怎么这样?这么凶,是没朋友的!”

萧璟斓握了尹穆清的手,将其拉入怀中,嗤道:“和本王做朋友,他可配?”

璟王殿下,素来骄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尹穆清自然是鄙视之:“萧璟斓,你知道么?傲娇是种病,得治!”

这人将自己端在高处,俯视一切,不觉得很孤单悲哀么?

萧璟斓眉眼含笑,坐在榻上,将尹穆清禁锢在自己怀中,把玩着她柔顺的长发,轻笑道:“其实,阿清才是最该傲娇之人,毕竟,本王连同本王的一切,都是你的,不是么?”

尹穆清眼角一抽,带着几分无语,抬眸,看着萧璟斓满是玩味的笑意,突然伸手,捧着萧璟斓的脸,认真道:“萧璟斓,你可是认真的?”

相处这么久,对方也确实对她异常照顾体贴,这让尹穆清的心有几分松动。

以前答应他嫁给他,不过只是因为孩子,她想给九月一个家,一个依靠,也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而且,也是因为躲不过,便迎面而上。

只是,现如今,她越发觉得,仅仅如此不够,她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强势,强势到让她觉得心安,这个男人也很宠她,宠到让她觉得很踏实!

不得不说,在这种情况下,不能不动心。

萧璟斓听此,自然是皱眉头,知道这女人的性子,他带着几分无奈。

她看似坚强,内心却比谁都脆弱,她一直将自己保护在自己淡漠的外表之下,让人觉得她没心没肺,实则,她只是不轻易去爱,不敢去爱罢了。

相信了,便容易上当受骗。

爱了,便容易失望受伤。

因此,她迈不出那一步!

这么久,她竟然还问这样的话,萧璟斓自然是有几分挫败的,伸手,抬起面前女子的下巴,让她的眼睛正视自己,萧璟斓无比认真道:“女人,听着,本王从不做无意义,也从不做没有结果之事,留你在身边,并非为了玩笑,也并非因为孩子。一个孩子,不足以让本王对一个女人多看一眼,也不足以牵动本王的心,若是本王不喜,将你们母子迁至别院养着便是,何以会放在自己的眼前碍眼?难道,与本王相处这么些时日,你便看不出来,本王……心悦于你?”

尹穆清听此,自然是愣住了,她还不曾答话,便听萧璟斓继续道:“女人,试着去爱本王,因为你没得选择。即便不爱,你注定是不能逃离本王,既然不能逃,那便爱,这是你一向的为人准则,不是么?”

尹穆清没有想到向来高高在上的萧璟斓会对她说这些话,心里如何不动容?

其实,人与人最和谐的相处,莫过于沟通,今日,萧璟斓既然说了,她也不绕弯子了,认真道:“你说得对,逃不掉,便去接受,这是我一向的为人准则。不爱,是因为我赌不起,也输不起。但是,若是是你,我会试着去接受,甚至是爱你,因为,如你所愿,我已经喜欢上了你。但是,你知道的,既然爱了,我便希望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离不弃,一生携手。若是有半点欺骗,甚至将我推至万劫不复,我也不会让你独活于世,即便是下地狱,我也会拉你一起!如此,你……敢么?”

萧璟斓听此,自然是笑了,大手握住女子的手,十指相扣:“本王没有什么不敢的!”

说罢,直接扣住怀中女子的后脑勺,往自己怀中一按,便擢住了女子柔软的唇瓣,满满吮吸!

什么话都不用再说,一个情深而至的吻便能代表一切!

对于萧璟斓来说,没有敢不敢,只有他愿不愿意。

“唔……”骤然被吻,尹穆清有些发晕,可是却没有觉得厌烦,反而很享受,随即,伸手,抱住男人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女子的回应让萧璟斓挑了挑眉,随即,翻身,以一种绝对强势的姿势将女子扑到在榻上:“阿清……”

这么吻着,便是身上就有了反应,完全不没有任何顾忌的,大手便伸向女子纤腰间的腰带。

只不过,某人正想趁机更进一步,却不想门上传来啪啪啪的敲门声,丝毫不温柔。

萧璟斓几乎是骤然一怒,这种被打断的感觉,着实有种憋出内伤的感觉。

“该死!”某人低咒一声。

尹穆清到是完全是醒了过来,见自己衣服凌乱,立马有些慌乱和尴尬,连忙推开身上的男人,起身整理衣服。

转身看去门口,却见一青衣男子推开了门,看了一眼屋中的场景,立即脸上浮起几分红晕,随即带着几分了然的语气,道:“打扰了!”

二人抬眸看去,却见是一个长相斯文,瘦弱俊美的男子。

萧璟斓和尹穆清对视一眼,眸中都带着询问之意。

似乎都在说,找你的?

萧璟斓面色是有几分阴沉的,这男人长的一副狐媚子样儿,也不知这女人在哪里招惹的。

而尹穆清带着几分不解和疑惑,见萧璟斓不像认识的模样,自然:“这位公子,我们认识?”

那男子听此,笑了一下,然后扫了一眼尹穆清身边的萧璟斓,带着几分审视的模样,随即对尹穆清道:“看小姐这通身的气派,在下一看,便知小姐是个贵人。”

“额……”尹穆清眨了眨眼睛,带着几分诧异,这是要做什么?搞推销的?尹穆清有些无语:“然后呢?公子要做什么?”

那男人开口道:“姑娘这么直爽,那么在下便不在绕弯子了!”

说着,便是抬手一拍,道:“进来!”

这话一出,便从门口进来一群十几个人。

全是清一色的美男子,妖娆的,灵动的,清俊的,冷峻的……各色美男子应有尽有!

这是做什么?

尹穆清几乎是嘴角一抽,这是要选美?

而萧璟斓突然伸手握了尹穆清的手,眸光带着几分警惕,看向尹穆清。

似乎,只要尹穆清多看这些男人一眼,他便……毁了这群人的脸!

不管是男人女人,在一群美人堆里面,多少有些危机感!

那为首的青衣男子道:“是这样,我家主子看上了小姐身边的这位男宠,想让小姐割爱!当然,小姐也并非那种强人所难之人,这么多的公子,都是我家主子弥补小姐的,还请小姐不要嫌弃。另外,小姐放心,只要你愿意割爱,不管是什么条件,我家主子都会尽量满足于小姐。”

“男宠?”这两个字几乎让尹穆清大脑一片空白,随即便是忍俊不禁,哈哈的笑了起来:“哈哈哈……男宠……”

萧璟斓也因为这两个字赫然一怒,是个男人都不会允许这般侮辱吧?萧璟斓大怒,厉声呵斥:“放肆!”

竟敢说他是男宠,他是男宠就罢了,还给他的女人送男人?一送还是十个,真是岂有此理!

即便他现在是便装,没有侍卫跟随,没有王爷的仪仗,可是也不至于将他当做是男宠吧?

简直是找死!

萧璟斓脸色异常难看,这种憋屈并非是一掌杀了这些人便能解决的,而是,这是男人面子和自尊被伤的屈辱。

萧璟斓这厉声一吼,让在场的男人都吓了一跳,看向萧璟斓的眸色都多了几分惧意。

见萧璟斓这么生气,尹穆清自然是不想让他将人清出去,这么好玩儿的事情,她怎么会不追根揭底?

上前,挡在萧璟斓面前,带着几分犹豫,开口道:“公子开玩笑吧?即便你的人各具特色,也容貌出众,但是,和我的人,没法比吧?”

说着,视线往萧璟斓脸上瞄去!

这话一出,萧璟斓哼哼了两声,算是对这话的满意,然而还是有几分不悦,嗤声道:“什么东西也拿来比,不知好歹!”

这话是在说尹穆清。

尹穆清听此,心中带着几分恶趣味,对对方道:“公子对不起了,你的人不过是胜在数量,本小姐的人却贵在质量,你家主子看得上本小姐的人,自然是有眼光的人,可惜了,君子不夺人所好,公子……请回吧!”

尹穆清说完,拍了拍萧璟斓的手,笑眯眯的道:“走吧,回家!”

说着,便牵着萧璟斓的人,离开了房间。

那青衣男子见尹穆清离开,只是带着几分恐慌和愤怒,上前想要阻止,却被萧璟斓一掌便拍开,直接打的鲜血呕吐。

“滚开!”萧璟斓能忍着此刻才出手,他已经算是很有耐性了!

“青奴大人!”众人见那青衣男子被打,都急了,他们这么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那男子捂着胸口,看着萧璟斓和尹穆清离开的背影,自然是带着几分愤恨:“走,如实向公主禀报!”

这边,正上演着一场香艳的场景。

红衣男子衣服半敞,伏在女子身上。

女子红唇紧咬,不时娇喘,享受着这种灵魂与肉体碰撞的快感。一青衣男子突然进入雅间,对屋中的情况视若不见,跪地道:“公主,奴才无能!”

那青衣男子的出现,让那红衣男子一惊,力道重了一分。墨郡瑶吃痛,随即脸色大变,一脚便踹开身上的男人:“不中用!”

不知道这话是说给谁听的,倒是让屋中的两个男人都惊住,连忙齐齐俯身请罪:“奴才无能,公主息怒!”

墨郡瑶起身,身上不着寸缕,一头乌发铺在脊背胸前上,身段纤细修长,玲珑有致,美到极致。由于刚刚的激烈,女子凤眸之中带着三分妖娆,七分妩媚,张扬当极致的美让屋中的男人根本不敢看女子一眼。

“那女子不愿意?”墨郡瑶问道。

那青衣男子连忙往前跪行了几步,然后恭敬道:“公主不知,那女子也是个厉害的,不仅看不上公主的人,不将公主放在眼里,还纵容那男宠打伤了奴才!”

说着,那青衣男子应景儿似的咳嗽了几声:“咳咳咳……”

墨郡瑶听此,眉头皱了皱,看了一眼青衣男子,用脚踢了踢,呵斥道:“没出息,还不快滚下去!”

“是……奴才告退!”青衣男子转身之际,看了一眼跪在身边的红衣男子,带着几分鄙夷,瞪了一眼那男子,才退至门口,转身出去。

那红衣男子见此,便知道墨郡瑶并未气他,是以,起身,拿起榻上的一件长袍,披在女子肩头,柔声道:“公主,您担心自己的身子!那男子不知好歹,奴才自有办法将那男子给公主送上榻!”

墨郡瑶拢了拢自己的衣服,眸色一亮,问道:“你有办法?”

“那男子长相出众,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这般的绝色,只要打听一下,便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到时候……奴才的手段,公主难道不知?就算他是清心寡欲的和尚,奴才也能让他变成干柴烈火,烧了去!”

墨郡瑶听此,眸子一眯,随即笑了笑:“你看着办,记住,可别伤了他的脸!”

“奴才明白,奴才办事,难道公主还不放心么?”红衣男子说着,便又往墨郡瑶身上蹭,只不过,墨郡瑶心中惦记着萧璟斓,自然是对他提不起兴趣,推开红衣男子道:“本公主累了,你下去吧!”

红衣男子听此,眸色黯了黯,带着几分恹恹之态,行了礼,道:“是!”

“皇兄可有消息?”突然,墨郡瑶问道:“不是说前段时间出现在暨墨的么?”

红衣男子听此,连忙转身,上前答道:“陛下现在在使馆,听探子报,陛下是受了伤,现在在养伤!”

墨郡瑶听此,带着几分瘟怒,开口道:“哼!他不是很嚣张么?怎么被人算计消失四年?若不是本公主帮他压制着,晋源哪里还有他的位置?这四年,半点消息也不透露,连本公主也瞒着。有本事,他一辈子就躲在这暨墨,不回去?”

说着,墨郡瑶展开双臂,开口道:“更衣!”

“是!”

……

“哈哈……”尹穆清离开凤凰酒楼,想想都觉得好笑,一路上,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哈哈……男宠?”

简直不要太搞笑好么?

特么,高高在上的萧璟斓,璟王殿下,脱下一身华服,不过是能和男宠等同,以色侍人的人,看他还拽的起来么?

“萧璟斓呀萧璟斓,你也有今日!哈哈……笑死本小姐啦!”尹穆清牢牢的拽着萧璟斓的袖子,才没有摔倒在地。

萧璟斓本就心塞道无法呼吸,这女人还在一路嘲笑,简直不能在忍,伸手打横抱起某个不识时务的女人,便朝璟王府飞身而去。

不给她一点教训,她便不知道自己的男人有多厉害!

身子一轻,尹穆清只感觉天旋地转间,自己就被人抱在怀中,脚不沾地,耳边只有呼呼吹拂的风。

“萧璟斓,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不仅没有放,挣扎的尹穆清反而被萧璟斓封住了穴道,直接被抱进了璟王府,直奔自己的寝殿。

由于今日太阳很好,是以,小九月并未在屋中养病,而是搬了软榻在外面,小家伙正翘着二郎腿躺在外面榻上,一边听倾恒给他读游记手札,一边吃着鸢歌给他剥的西瓜子,别提多享受了。

榻前,君天睿小朋友也搬了一个小凳子,端坐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小倾恒,偶尔还能举手问几个问题,一副渴望知识的模样。

不远处的花厅之中,被禁锢在王府里看孩子的宴子苏和风夜雪正在喝着小酒,吃着点心,谈论着身为一个美男子被人当做老妈子使的那种悲剧。

再加上一个自从九月落水,便赖在璟王府没有走,红衣妖艳,魅意天成的楼雪胤,三个美男集聚一堂,若是有未嫁少女在,恐怕眼睛都要看直了去!

宴子苏将手放在楼雪胤的腕间,眉头微拧,过了一会儿,才收回了手,宴子苏还是那带着几分无春风般温暖和煦的笑意,淡淡道:“神医门和天下第一山庄多年来都无交集,恕在下不能违背神医门门规,为了不相干之人,擅自动用神医门禁忌之术替你解毒。”

楼雪胤听宴子苏这么说,嗤了一句:“看你运用游魂金针替那孩子医治,便猜到,子苏公子,便是神医门门主。”

宴子苏听此,眸子并无波涛,淡淡的开口:“看来,楼庄主为了自己身体里面的毒,做了不少的功课!”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子苏公子身为医者,难道不知生命失之不能再得的道理?”楼雪胤把玩着手上精美的玉瓷杯,看着里面鲜艳的美酒,红唇微勾:“只是,在这天下,最卑微,最轻贱的,似乎也是生命!”

宴子苏看了一眼花厅外,躺在榻上,也不消停,伸着小胳膊去抢哥哥手里话本的孩子,随即轻声道:“楼庄主说的有道理,特别是那种幼小的生命,最是脆弱。”

听此,楼雪胤扫了一眼宴子苏,眸光一深,随即带着几分轻蔑,嗤声道:“子苏公子可真是用心良苦!你何以觉得本楼会相信,本楼放弃了血玉,你便能违背神医门的门规,替本楼解毒?你又何以觉得,本公子不会为了阿清,自愿放弃自己的性命,不和那孩子挣?”

血玉只有一枚,天下却有无数个人想用血玉救命之人,那么,萧璟斓又有几分自信,觉得只要天下第一山庄不参与其中,以璟王府之力,便能护的血玉,等凑齐药引,为那孩子解毒?

楼雪胤这话一出,赫然起身,带着几分不愉和怒意:“即便萧璟斓运气好,先一步得到了她,那又如何?难道就是因为那两个突然出现的孩子,便能让其他人知难而退?天真!”

说罢,楼雪胤几乎是拂袖,带着几分戾气,离开花厅。

宴子苏听此,唇角抽了一抽。

看来,楼雪胤留在府中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以为是为了自己的毒,为了血玉而来,没想到是为了那个女人!

唉!阿斓的敌人各个都很强大呀!

翘着二郎腿,叼着一根草在嘴里的风夜雪听见楼雪胤突然发怒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屑,掀开眼皮,看了一眼那抹离去的红,然后轻笑道:“啧啧啧……阿斓觉得好的女人,天下第一庄庄主楼雪胤也说好,就连晋源帝王墨臻似乎也想着要将那女人带回去给她一个后位。这些男人,各个站在巅峰,不可一世,这些人认为好的,肯定都是好的!子苏,你说,本公子要不要也去横插一脚,凑个热闹?凑齐四个,正好可以打打马吊,赢了的,便得到那女人,输了的走人,多和平和谐的处理方式?瞧他们一个二个,挣的头破血流,本公子看着都觉得累!”

“呵呵……”宴子苏看了一眼不知死活,想要找死的风夜雪,带着几分同情道:“阿雪是身子不舒服么?伸手过来,我给你瞧瞧,免得你每天脑子不灵光,尽想那些如何死得快的事做!”

风夜雪一听,自然是怒了,伸手那些叼在嘴里的一根稻草,往宴子苏那里弹了过去:“本公子迟早要撕了你这张嘴!”

风夜雪并没有用内力,是以,那根稻草根本没有射出多远,便像折了翅膀的蝶,歪歪扭扭的栽了下去。

宴子苏起身,白了一眼风夜雪,便也离开了花厅。

而也在这个时候,萧璟斓带着尹穆清风一般的掠进寝殿,劲风啪的一声便带上了门。

只留尹穆清带着几分羞赧的声音在外:“喂……萧璟斓,你在发什么疯?放我下来……唔……”

一句话根本还没有说完,便被某人堵住,然后便是女子支支吾吾的声音。

外面,窝在榻上晒太阳的小九月看到此情此景,自然是一惊,手脚并用的从榻上起身,仰着脑袋向远望去,却只看到了两扇紧闭的大门,小九月带着几分急切,拉着倾恒的袖子,急道:“哥哥哥哥,爹爹娘亲在做什么?娘亲在哭耶……”

君天睿也适时起身,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带着几分急切:“那老爷爷在欺负姐姐么?怎么办?殿下,我们快去帮姐姐!”

小孩子混起来很快,这么短的时间,自然稳重懂事的倾恒已经撑起了九月和君天睿的天,两个孩子都以倾恒马首是瞻!

走到不远处的楼雪胤自然也是看到了萧璟斓那猴急样儿,眉头自然是锁了起来,拳头也骤然紧握。

而,也在这个时候,小九月的声音立即吸引了他,他转身,朝小九月漫步而去。

“九月!”楼雪胤轻声唤了一声,三个孩子齐齐转身看去,却见一高大俊美的红色身影朝这里走来。

这个叔叔,这两天他们见得次数不多,却也知道,这个叔叔是九月的救命恩人,若是没有这个叔叔在,恐怕九月命在旦夕!

“叔叔!”九月唤了一声。

楼雪胤在九月榻前驻足,弯腰俯身,摸了摸九月苍白的小脸,低声道:“九月是男子汉,可是要保护娘亲,娘亲被人欺负,应当为娘亲讨回公道才是!你说,叔叔说的有没有道理?”

九月听此,自然说握紧了小拳头,然后狠狠道:“谁欺负九爷的娘亲,就是欺负九爷!九爷不会放过他!”

“嗯,那么,你爹爹欺负娘亲,九月该怎么做?”

“打!”九月扬声开口,说罢,九月立即拉了楼雪胤的袖子,指着房顶,道:“叔叔,九月要去那里,九月要去那里!”

“乖了!”目的达到,楼雪胤眉眼含笑,大手一揽,便将九月揽入怀中,足尖一点,便飞身上了房顶。

小九月直接扒开一片瓦,便将手里的果子往下扔!

君天睿见此,急的大叫:“阿睿也要去,阿睿也要去!”

随后而来的风夜雪见此,只是带了几分玩味,立即伸手提着君天睿的领子,将他带到了房顶,随后,带着几分迫切和猥琐之态,凑到九月身边,眯着眼睛往下看:“来来来……本公子也来看看,阿斓几年没见女人,是不是还能一展雄威!”

倾恒见那几个找死之人,嘴角一抽,但是也免不了几分幸灾乐祸,随即,拿了自己的书,小手背在背后,优哉游哉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果然,不大一会儿,身后便传来萧璟斓带着几分压抑的愤怒之声:“都给本王滚!”

------题外话------

咳咳,阿斓说,本王特么的怎么这么悲催?和自己女人亲热一下,怎么就这么多人来搞破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