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姐弟争执,阿睿发怒/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寝殿之中,萧璟斓面色阴沉,伸手,准确无误抓住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从房顶上扔下来的果子,随即,果断的射了回去。

不带任何内力,却强势到让房顶上,将脸埋在瓦孔上瞅下面情况的人都面色一沉,风夜雪几乎是面色大变,头一仰,才堪堪避过那致命一击。

笑话,这打在脸上,他还天下第一公子的名号岂不是要毁了?

风夜雪躲过一击,却不想这只是一个开始,强大的劲风直接扫来,直接掀翻了房顶。

楼雪胤躲的很快,护着九月早就闪的没影了,唯独君天睿和风夜雪还傻傻的还在那里看。

“该死!”瓦片飞来,直袭风夜雪的门面,他大怒,拖着君天睿的领子就往下逃,作为一个成熟而又稳重的男人,风夜雪很有风度的将君天睿当了盾牌,拖着君天睿的身子挡在自己的身后,脚下生风。

后背,君天睿还是被飞来的瓦砾打的连连惨叫。

风夜雪一边逃一边不怕死的大呼小叫:“萧璟斓,你混蛋,敢对本公子动粗,本公子咒你万年不举!”

寝殿之中,萧璟斓面色异常难看,阴沉的面色带着几分欲求不满的憋屈,他深刻的怀疑,若是再这么几次,他真的会憋出内伤!

任由哪个男人被这么打断,也不可能好受吧?

尹穆清很是无语,虽然对做这些事情,她并非是那种太封建的思想,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有点生理需求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再者,双方表明心意,更进一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她没什么好拒绝的。

毕竟今非昔比。

若是萧璟斓没有对她说那些话,她自然不会敞开心扉,毕竟两个人在一起,只有心意相通,彼此喜欢,才能做到最亲密的接触,赤诚相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只不过看样子,做这种事情,还要天时地利人和呀!

熊孩子多的地方,损友多的地方,还是算了!

想想都尴尬!

“咳咳……”一想到刚刚差点擦枪走火,即便是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她还是有些尴尬,整理好衣服,咳嗽了一声,忙道:“我去看看九月。”

说罢,几乎是逃一般,跑了出去。

萧璟斓本来还有些气愤,可是一想到这女人如此羞涩的小模样,他怒火全然熄灭,转而死一种莫名的愧疚。

五年前就已经对不起她,不仅没有给她一个难忘美好的除夜,反而给了她一场噩梦,如今,难道他还能这么草率的便要了她么?算算日子,距离大婚还有差不多一个月,他一定要给她一个美好难忘的洞房花烛。

想到这里,萧璟斓便不自觉的勾起了唇角,然后吩咐道:“来人!”

外间,早已额上顶了一滴冷汗的慕恩连忙进屋:“王爷!”

“备水!”末了,又听萧璟斓补充道:“备冷水!”

既然不能草率的要了她,就是自己泄欲了!

“是!”

……

尹穆清一出寝殿,九月便丢了楼雪胤的手,立即扑了上来,仰着脸,一副担忧打探的模样:“娘亲,娘亲你没事吧?那个老东西是不是欺负你了?他打你了?”

九月这个时候自然不会知道,现在爹爹对娘亲这种程度的欺负,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不久的将来,自己的娘亲就身处一个家暴环境之中,每天被爹爹关在屋子里面折腾的哭爹喊娘,偶尔几天都下不了床,不敢出门。九月对娘亲的遭遇心疼又难过,好几次抄着鸡毛掸子找爹爹报仇都无功而返,他央求着哥哥帮他给娘亲报仇,哥哥竟然只是抬了抬眼皮,摸了摸他的头,说了一句小笨蛋便没然后了,这让小九月无比绝望。

而,到了若干年后,自己找到了那个她,才知道,其实爹爹什么的,太弱了。

不对,应该是……

女人,真是太不经折腾了!

尹穆清见自家儿子如此关切的小模样,闪亮的大眼睛带着几分湿濡,软萌可爱,尹穆清的心都被萌化了,虽然这儿子是被自己养大的,但是,这么多年,她对自家儿子这卖萌的杀手锏死毫无招架之力。

蹲下,摸了摸小九月的头,温声道:“九月怎么不喊爹爹了?”

尹穆清虽然寵自己的儿子,但是有时候该有的礼貌不能少。身为人子,对自己的父亲不敬,就该教育。

九月撅了嘴,扬声道:“哥哥教我的!”

倾恒教的?这无论如何,尹穆清都不会相信的,摇了摇头,开口道:“九月,你可知,撒谎的小孩鼻子会变长,说一句谎话,便长一点,谎话说多了,鼻子就能长到地上!”

一旁的楼雪胤听尹穆清这么说,嘴角一抽,心道,这女人,便是这么教育孩子的?哪里有当母亲这么欺骗孩子的?说谎鼻子会变长?哪里来的理论?

九月听此,自然是有几分惊恐,两只小手立即捂了唇,急道:“九月以前撒谎,怎么还有鼻子?”

“长了,长了很多,九月自己没发现罢了!”尹穆清面无表情的开口,然后继续道:“说罢,爹爹怎么得罪你了?怎么突然连爹爹都不叫了?”

九月听此,突然嘴巴一瘪,扑入尹穆清的怀中,告状道:“娘亲,爹爹不好,爹爹嫌弃九月写的字不好,说九月写的没他好,没哥哥好!”

额……

还有这事呀!尹穆清倒是知道了,九月的性子是个小骄傲,自尊心异常的强,又怎么容忍别人说他一个不好?

萧璟斓也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能批评呢?鼓励一下不行么?

而且,他是在想嫌弃她没有教好孩子?想到这里,尹穆清便有些怒了,该死的萧璟斓!

拍了拍孩子的小身子,尹穆清自然是有几分心疼的,哄道:“人比人,气死人,九月做好自己就行。爹爹他那么老了,还和九月比,是他不懂事!哥哥会写字怎么了?九月也会呀,只是没有哥哥写的好而已。而且九月还会玩魔方,什么时候拿给他们看看,是不是他们也能像小九月一样厉害!”

自己的孩子,都是好的,尹穆清不会因为孩子学业上面有什么不足,就打击孩子的信心,小孩子都是要鼓励的,不然很容易伤了自尊心。而且因为九月的病,她确实没有心情教他读书认字。

九月听此,自然是眼光亮了几分,然后睁着大眸子,看向尹穆清,道:“真的吗?”

“娘亲会骗九月吗?”尹穆清轻声道。

“哼,九月这就去找哥哥!”说罢,九月一副杀气腾腾的转身,朝倾恒暂住的院子跑去。

尹穆清见此,立即吩咐鸢歌道:“去看着吧,别让他玩的太累。”

鸢歌点了点头,道:“奴婢明白!”

楼雪胤上前,邪魅的玉颜上带着几分魅惑的笑意:“没想到,你养孩子还有些手段!”

尹穆清起身,看了一眼楼雪胤,随即二人漫步于花园,开口道:“楼庄主这话不是说的太严重了么?和孩子相处,可不能用手段和心机,小孩子虽然单纯易骗,却极为的敏感脆弱,一经出错,很有可能毁了孩子的终身!”

楼雪胤听此,眉头一锁,没答话,看着自己脚下的一寸三分地,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尹穆清也没有想让他回答,自己一个人自说自话:“那晚的事情,我知道,虽然不知道你来璟王府有什么目的,但是,你救了九月,这是事实。我谢谢你!”

“本楼不要你的谢谢,谢谢二字无半点用途,你若真心感谢,可以欠本楼一个人情!”

尹穆清脚下一顿,转身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红衣墨发,美到极致的男人,这男人果真是半点不吃亏的人。只不过这样也好,谢谢二字确实没有任何作用:“只要不杀人放火,有违良心之事,我能做的,一定会帮忙!”

楼雪胤唇角一勾,刹那间的芳华,几乎能幻化尹穆清的眼睛:“你的话,本楼记住了!”

“王妃!”这会儿,一个侍卫匆匆而来,走到尹穆清面前,跪地道:“王妃,墨翎公主在外请见王妃!”

尹穆清听此,立马便猜到了君语嫣的来意,忙道:“去将君小公子带到客厅!”

“是!”

转身看向楼雪胤,楼雪胤也知道她现在不得空,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尹穆清嘴角一抽,这大公子怎么就赖在璟王府不走了呢?

天下第一山庄不比璟王府小吧?

只不过,人家是九月的救命恩人,留这里难道还能赶人走?

尹穆清来到府门口,便见君语嫣站在大门口,一席白色的长裙,高贵端庄,很是美丽,只是也不知道是除出了什么事,脸色很是苍白。

君语嫣看见尹穆清出来,有几分着急的往前走了几步:“阿睿可是在这里?”

果真,尹穆清心道,这公主也算不容易,贵为公主,对弟弟这么关心的很少。尹穆清见君语嫣朝后看了看,便知道她是在看君天睿。

可是私藏别人的小太子,尹穆清可不愿给萧璟斓惹麻烦,所以,尹穆清装傻,道:“昨天是有一个叫做阿睿的小少年走错了路,来到璟王府,也不知道是不是公主口中的阿睿。公主可以自己亲自去看看!”

君语嫣知道尹穆清在忌讳什么,没有戳穿,带着几分虚弱,却故作无事道:“叨扰了!”

两个女子相伴而行,都是绝色,璟王府都是侍卫,又没有女眷,很少看见女子的他们,自然是看直了眼睛,即便是训练有素,都很难保持目不斜视!

“后日便是十日之约,不知公主打算如何比?”看起来这姑娘是受了伤么?脸色这么白?

君语嫣淡淡的笑了笑,开口道:“尹三小姐是在担心么?左右结果都一样,本宫以为,尹三小姐并不将这次比赛当一回事!”

不管是谁输谁赢,她都是璟王妃,她难道还担心什么么?

“呵呵,话虽如此,可是公主才华横溢,文武双全,本小姐虽然答应比赛,却还是没有多少拿的出手的东西,害怕,自然是有的!”在她们约定的那一刻,便不仅是她们二人的比赛了,这是代表了暨墨和墨翎两国的国威和颜面,站在她的立场上,输赢都一样,但是作为暨墨之人,她只能赢,不能输!

“尹三小姐太妄自菲薄了,尹三小姐究竟如何,只有你自己知道,不是吗?”君语嫣带着几分玩味,打趣道:“璟王殿下弃了本公主,却选了你这个名声狼藉之人,若不是他脑子有问题,便是你藏拙!那么,尹三小姐这是要告诉本宫,璟王,是个脑子有问题之人?”

尹穆清听此,嘴角一抽,觉得这个姑娘也是一个有趣之人,思考问题不走常路。

若是别人恐怕是要想她尹穆清如何如何有手段,凭借自己的外貌爬了璟王的床,迷惑的璟王看不到一国公主的优点,竟然拒绝了公主了。

这样的人,才是一个公主该有的教养不是?

尹穆清听此,笑了笑,没说话。

二人来到倾恒的书房,三个孩子都在,九月拿着坐在榻上,小手指在拨弄一个魔方,很是灵巧迅速,不过一会儿,刚刚还颜色散乱的魔方全部拼凑整齐。

君天睿见此,以一副很是崇拜的眼神看着九月,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语气,开口:“太厉害了!”

倾恒手里也拿着一个魔方,小家伙很是认真的探索着这其中的奥妙,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见九月拼好,亦是带着几分惊奇的味道:“这小小的一个玩具便有六十多个可动可见面,结构如此巧妙精益,恐怕只有墨家的机关术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九月听倾恒这么说,自然是很是无语,非常激动道:“哥哥,你不是应该夸爷么?唧唧歪歪说个什么鬼?”

“额……”倾恒见小家伙这么激动的样子,感觉自己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般,但是很快便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勾了勾唇角,道:“九爷真厉害,为兄自愧不如!”

虽然不如君天睿来的夸张,文绉绉,看着不怎么爽,但是呢,九月还会很受用,以一副爷就是很厉害的样子,招了招手,道:“知道爷厉害就好,来,爷教你们!”

门口的二人看着三个小家伙非常和谐的相处,自然也不由勾了唇角。

君语嫣看着小九月,突然感觉这小九月有些像个人,但是仔细一看,又觉得不像了!

“阿睿!”君语嫣唤了一声,君天睿转身一看,见是自家阿姐,因为处于兴奋状态,他自然是忘记了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立即起身,跑到君语嫣身边,拉着君语嫣的手,兴奋道:“阿姐阿姐,你快来,阿睿写了阿姐的名字!”

说着,便将君语嫣带到书桌前,书桌上面放着一张宣纸,上面有多个名字,都是君语嫣,因为字很复杂,是以,是以写的很大,从歪歪扭扭到整齐工整,很是不易。

君语嫣看了却无半点感动,反而,带着无尽的恐慌和愤怒。

“阿姐,你看,阿睿写的好不好?”君天睿自然是不知道君语嫣的想法的,拿着自己写的东西邀功一般给君语嫣看。

君语嫣突然抓住君天睿的手,带着几分隐忍的味道:“阿睿不要这个,跟阿姐回去!”

“不要!”君天睿自是不悦,孩子心性的他,面对自己的阿姐不喜自己的劳动成果,他自然是不开心的,拿过纸张,便又要拿过毛笔继续写:“殿下教阿睿写的字,阿睿还没学会呢,阿睿不走!”

君语嫣见君天睿拒绝自己,自然大怒,伸手躲过君天睿的手,带着几分怒意,呵斥道:“谁让你写这些没用的东西?早知道你不听阿姐的话,阿姐便不要带你出来玩!父皇是怎么和你说的?阿姐又是怎么教你的?”

君语嫣没有这么呵斥过君天睿,君天睿一下便懵了,因为教育原因,他保持着孩子的天真,但是,却不傻,他早已经感受到父皇和阿姐待自己的不同,他讨厌这种处处被防备着,处处被瞒着的那种感觉。

君天睿也怒了,带着几分哭腔和童稚的语气,君天睿道:“阿姐教过阿睿什么?阿睿怎么不知道!阿睿只知道,阿姐不喜欢阿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殿下能做的事情,小九月能做的事情,为什么阿睿就不行?阿睿讨厌父皇,讨厌阿姐!”

啪……

书房之中,因为这一声响亮的巴掌声而变的异常安静。

倾恒和九月两个孩子也被吓的呆呆的站在一边,不敢动。

这一巴掌,让尹穆清也有些措手不及,而她,则早已皱起了眉头,果真,君家真的是有意将君天睿养废的,这对一个孩子太残忍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君语嫣也不能动手打君天睿,君天睿不过是一个孩子心性,能懂什么?

只能让两姐弟的关系更僵而已。

果真,只见君天睿捂着自己被打的脸,带着几分惊恐,和不解,随即,他后退了一步,不敢相信道:“阿姐,你……打我?”

君语嫣也有些慌了,看着君天睿这般,自是心疼又内疚,可是她想上前安慰道歉,却又强行忍住,只是呵斥道:“错了,便要受罚,阿睿也从来不曾这么不乖过!”

君天睿并没有觉得自己错了,听君语嫣这么说,放下捂着自己的伤处的手,朝君语嫣吼道:“阿姐,阿睿讨厌你!”

说罢,直接跑了出去!

君语嫣见此,自然是一惊,下意识的,手腕一翻,一根云烟罗飞出,便向君天睿的腰间袭去。

尹穆清见此,立即闪身上前,玉手一翻,便截住君语嫣的云烟罗,尹穆清朝倾恒道:“去追!”

倾恒点了点头,道:“是!”

随即,追了出去。

君语嫣见尹穆清插手,本来就有些气恼,更加的怒了,怒斥道:“放手!”

“阿睿只是一个孩子,你身为姐姐,怎么能对他动手?”

“我君家的事情,需要尹三小姐一个外人插手?”

“外人不外人,阿睿也叫本小姐一个姐姐,你关在家里怎么训诫他,本小姐都不管,但是本小姐看见了,便不得不管!”尹穆清的态度很明确,她便是不忍看见君语嫣打他!

“你们君家的事情,本小姐不想管,也管不着,可是你们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么?一个好好的孩子,便被你们害成这个样子,目不识丁,就连最基本的道理也不懂,这样的他,要么,你们一辈子将他关在你们的牢笼之中,若是他一经飞离,意识到你们这么多年对他做的事情,他会恨!”

尹穆清说到此处,继续道:“不用等到将来,现在,他已经在记恨你们!”

不久后,尹穆清知道阿睿这个狠心的父亲,才是她的生身父亲,尹穆清表示,这样不负责任又心狠手辣之人,她不想理!

君语嫣何尝不懂这个道理?可是父皇的命令谁敢违抗?他们只能服从!父皇一直视阿睿为耻辱,虽然他从未苛待过阿睿,从做法上,还是能知道,他不喜欢阿睿,他不会让一个算计了自己的女人所出的孩子,坐拥下自己的江山。所以,防止阿睿有野心,他根本不让阿睿接触一切能长他见识的东西。

“尹三小姐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吧,两日之后,别让本宫失望!”说着,手腕一飞,劲气释放,二人手中的云烟罗竟被撕成碎片。

君语嫣阔步离去,却不想在门口时,身子骤然一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尹穆清连忙伸手扶了一把,带着几分讥诮:“这句话不本小姐说给公主听么?就凭公主这身子,两日后,能拿的起笔还是舞的了剑?”

君语嫣稳住身形,随即推开尹穆清,不屑道:“谁说比赛一定要比琴棋书画?尹三小姐也是这么庸俗之人么?”

说着,伸手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脚步虚浮的匆匆离开。

尹穆清听了君语嫣的话,自然是嘴角一抽,比琴棋书画,便是庸俗之人?难道还有比琴棋书画还高雅的东西?

九月身体弱,自然有些脆弱,看着君天睿被打,很是受了几分惊吓,呆呆的看着尹穆清,糯糯的唤了一声:“娘亲!”

软糯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小九月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姨姨会打阿睿。

尹穆清有些心疼,走过去,抱过九月的小身子,拍了拍脊背,哄道:“九月别怕,语嫣姨姨只是给阿睿哥哥开了一个玩笑!”

为什么姨姨的弟弟,九月要喊哥哥,这是什么关系,尹穆清也不知道!

君天睿很伤心,直接从璟王府跑了出来。

横冲直撞的往外跑,完全没有方向。

倾恒足尖轻点,几分飞身便追了过来,他并非是会安慰人的孩子,是以,只能跟着君天睿,身后自然是离不开几个侍卫,随身保护的!

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驶过街道,墨郡瑶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在街道寻觅美男子,掀开窗帘,一双凤眸撩人,四处探索。

眸光,突然看见不远处跑来的小公子,白衣冠玉,墨发如瀑,明眸锆齿,很是精美漂亮。

墨郡瑶一下便看呆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干净漂亮的少年?

“绯色!”墨郡瑶急忙喊了一声,跪在她腿边的男子见此,便知道墨郡瑶看上了某个小公子,立即道:“奴才明白!”

绯色也掀开帘子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人群之中,无比显眼的少年,他也惊叹了一下,随即有几分遗憾。

这么干净的少年,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也脏了。

只不过,他突然看见君天睿身后的小倾恒,随即一惊,立即道:“公主,您看那个孩子,还有他身后的侍卫!”

墨郡瑶看了一眼,随即皱眉:“那个男人的种?”那么美的男人,原来已经有孩子了?

“公主,那些侍卫的身上的衣服,是璟王府的标志!”

------题外话------

为啥这么多人养文呢?哎!灵殿表示很心塞,吼吼吼……明天评论有奖励哈,第25楼,奖励666币币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