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又被坑,想哭的两个男人/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璟王府?”听此,墨郡瑶面色阴沉了下去,带着几分遗憾道:“是听说璟王萧璟斓找回失散五年的妻儿,那么,便是这个孩子?”

绯色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惊异道:“若是这样,那今日那个男人很有可能不是男宠,而是……璟王?”

绯色一想到他们就这么无知的将璟王当做了男宠,还贸然上前去想那女人讨要,便肝胆生寒。

“公主,若是如此,青奴招惹璟王,岂不是给我们招惹麻烦?若是被璟王知道是公主您将他当做男宠,岂不是……”

墨郡瑶皱了眉头,带着几分不屑:“怕什么?你何苦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璟王又如何?也不过是受制于人的王爷,在暨墨,他再大?还能做了暨墨皇的主?又有皇兄做主,他能耐我何?”

绯色见墨郡瑶根本没惧怕萧璟斓,自然是很急,带着几分惊怕的语气,给墨郡瑶普及暨墨妇孺皆知的常识:“公主有所不知,暨墨的璟王殿下还真能做得了暨墨皇的主,据说,比起自己的儿子,暨墨皇更偏爱这个皇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暨墨皇初年登基之时,几乎是手染兄弟姐妹的血,踏着手足同胞的尸体上位的。偏偏的,对先皇的遗腹子疼爱有加,不仅留了他的性命,还亲自照顾培养,到了现在,他几次三番的想要禅位于璟王,只是璟王推脱罢了!所以,即便是得罪了暨墨皇,也不能得罪璟王!”

墨郡瑶听此,蹙眉,随即带着几分张狂,勾唇轻笑了一声:“本公主看上的男人,即便他是魔鬼又如何?照样让他臣服于本公主的膝下!”

璟王狂又如何?拽又如何?只要说她墨郡瑶看上的男人,便没有一个逃得出她的手掌心的。

墨郡瑶天生媚骨,尝过她滋味的男人,就没有一个想着逃离的,墨郡瑶也知道如何驾驭男人,如何让男人陷下去。

“那公主……”绯色跟着墨郡瑶几年,确实没有见过她失败过。只要是看上的男人,都成了她的裙下臣,有些忠烈不忍屈辱的,也是没了性命。再说,这种事情,对男人没多大坏处,不过也是宠幸了一个女人一般,宠幸丫鬟小妾和伺候一个公主,实质上是没有多大的差异的,若是得了公主的眼,顺了她的心,荣华富贵,锦绣前程,自然是一生无忧。

“不了!”墨郡瑶自然是知道绯色是什么意思,之前计划着将那男宠绑过来,但是现在想来,根本不可能,能绑架璟王的,恐怕还没出生,是以,便不做那无用功了!只不过,墨郡瑶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君天睿,涂满红色蔻丹的手指指了指,道:“他,本公主要了!”

绯色听此,应声答道:“是!”

马车停下,车帘一掀,绯色便走了出去。

君天睿很伤心,脸上却没有泪水,只是眸中尽显阴郁和绝望之色。

痛了会哭,他的心痛,却一点都哭不出来,他不知道为什么。

“小公子!”绯色拦住了君天睿,面上全是友好的笑意:“小公子这是去哪里?”

君天睿被人拦住去路,自然是有几分不悦,他抬眸看了一眼绯色,见是一个很好看的哥哥,人家脸上堆满了笑意,他也不能生别人的气,是以,君天睿哼了一声,带着几分孩子气,开口道:“阿姐打阿睿,阿睿不想见到阿姐!”

君天睿说话的语气和方式让绯色皱起了眉头,这少年是脑子有问题么?只不过,脑子有问题不代表没法伺候公主,反而,绯色有几分庆幸,这般更好!

直接拉了君天睿的手,哄道:“阿姐打了阿睿么?她怎么能这样?瞧瞧这脸,本公子看了都心疼,怪不得阿睿生阿姐的气,就该如此,免得她不知阿睿的痛!”

绯色说着,便将君天睿往马车之中带:“阿睿乖,阿姐对你不好,那么我们便不要她,跟本公子走,本公子保证,以后没人敢欺负你!”

“真的么?”君天睿眨了眨琉璃般清澈干净的眼睛,带着几分期待。被人理解,自然是比安慰的话语更容易搏来对方的好感。

“自然!”跟了公主,又有谁敢对他不敬?

只不过,没走几步,绯色便听到一声稚嫩的呵斥之声:“站住!”

绯色一看,便见是那个很有可能是璟王小公子的孩子,绯色看了一眼君天睿,心中猜测,难道,这少年还和璟王府有关系?

没听说暨墨有这么大的小王爷或者小世子呀?还是个痴儿!

倾恒一直跟在君天睿后面十几步之远,是以,他们说了什么,他都听的清楚,很明显,这是在拐骗孩子么?

倾恒自然是怒了,若是他不来,阿睿这个笨蛋岂不是被拐跑了?

“你打算带他去哪里?”倾恒上前,直接站在了君天睿和绯色的中间,带着几分瘟怒,道:“怎么?天子脚下,也敢做那坑蒙拐骗之事?”

绯色见倾恒来者不善,又是一个小娃娃,自然是带了几分不屑,也不管他们认不认识,便拉过君天睿,朝倾恒道:“大人的事,一个小娃娃知道什么?还不和你家侍卫到别处玩。”

说着,尖锐的指尖便接触到君天睿的白皙的手腕,似乎在逐渐用力。

君天睿刚开始还没有觉得什么,但是这会儿,却感觉自己头脑有些发昏,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眼前的人也开始晃。

君天睿的动不对劲,倾恒一下便察觉出来了,而且因为身子小,自然一抬眸,便看见了绯色那涂满红色蔻丹的指甲缝里面有白色粉末。

很明显,君天睿是中了迷药。

倾恒大怒,劈手便朝绯色挥了过去,强劲的内力竟然逼退绯色,绯色大惊,这么小点的孩子,竟然有如此身手,难道,这就是璟王府的小公子么?

绯色一松开君天睿,君天睿便朝后倒了去,倾恒见此,下意识的让开,跟随倾恒而来的侍卫正想上前搀扶,却不想一白衣女子闪身而来,直接扶住了君天睿倒下的身子,只听君语嫣急道:“阿睿,阿睿醒醒?”

绯色见公主想要的人被人抢走,这种情况是没有发生过的,是以,也没有意识到这里不是晋源,抬手便朝君语嫣袭去:“大胆!”

“放肆!”倾恒蹙眉,这些人是在找死!小身影一闪,素娄短剑出,剑气逼人,三两招,便逼的绯色连连后退。

而也在这个时候,一根长鞭便从马车之中飞了出来,鞭声呼啸,带着几分凌厉之气,朝倾恒攻了过去:“敢打本宫的人,找死!”

杀气迎面而来,倾恒根本来不及躲闪,瞳孔骤然一缩,

然而,长鞭还没有接触到倾恒,一碧影闪现,女子长腿横扫之间,秀足赫然踢向马车车厢,那马车轰然侧翻,连同里面的人也翻了过去,长鞭在空中划过长弧,劲气涣散开来。

轰隆一声,马车被罡风撕裂,一红衣倩影飞身而出,与此同时,长鞭再次横扫而去,袭向来人。

尹穆清本就大怒,她一来,便见有人出手重伤倾恒,那么重的鞭子,若是打在孩子的身上,小孩子焉有命在?如今又见长鞭朝她袭来,她自然是不会放过的,长袖一挥,卷起一边的红衣男子,便挡在自己的面前。

“啊……”伴随这一声惨叫,血雾纷飞,那长鞭准确无误的落在男人身上,男人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尹穆清见这男人叫的这么刺耳,自然是轻视了几分,这男人,就是一个娘娘腔么?抬脚,一脚踹在男人的臀部,那男人的身子就像破布一般,朝墨郡瑶飞了过去。

“死娘炮!滚一边去!”

墨郡瑶自然是大怒,一把接住绯色,看了一眼绯色的伤口,见伤在脖子和胸口之处,狰狞的伤口皮肉外放,很是吓人,可是她松了一口气,没有伤到脸。

自己的人,她自然要维护,推开绯色,视线朝尹穆清扫了过去,带着几分杀气腾腾之意:“大胆,本宫的人也敢伤,不知死活!”

只不过,这会儿,她才发现尹穆清便是那璟王身边的女人,刚刚还愤怒的神色,自是小消了下去。

反而,开始近距离的打量尹穆清,尹穆清气质绝佳,可是太过干净淡然,给人一种很是从容不惊的感觉,这样的女人对男人确实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可是这样的女子,恐怕也不懂什么风情,特别是在床上放不开的女人,是栓不住男人的心的!

墨郡瑶突然抱臂,指了指君天睿,道:“这个男人,本宫不要了!看见你,本宫对璟王,更加有兴趣了,只希望你有资格做本宫的对手!不说赢,你别输的太难看就好!”

尹穆清扫了一眼墨郡瑶,见是一个无比妖艳妩媚的女人,这女人一看便不是善人,而且说话也毫无头里,璟王?呵呵,又是一个得了臆想症,肖想萧璟斓的么?

不自量力!

对于这种情敌,而且还是毫无竞争之力的情敌,尹穆清自然是不屑一顾,她们要作死也好,是要蹦跶也罢,别犯在她的手上就是了!

尹穆清自是没什么好心情与她多纠缠,呵斥道:“天子脚下,姑娘出手伤人,还是一个五岁不到的幼子,目无王法,本小姐不想和你在这里胡扯!去了刑部大牢,自然有人查明是非!”

这话一落,果真,京兆府尹便带了一群人朝这里走了过来,并且疏通堵在外围看好戏的百姓,一边呵斥:“光天化日,谁敢造次!”

天子脚下,自然有维护治安的巡察,这里这般混乱,大打出手,又怎么可能不吸引当官的?

京兆府尹一见是尹穆清和倾恒,大惊失色,连忙弯身过来,巴结道:“微臣不知长孙殿下尹三小姐再此,让这等刁民惊扰了殿下与小姐的驾,是下官的失察!”

尹穆清懒得和这些人客套,只道:“该怎么办大人做主!”

说罢,便直接抱起了倾恒,温声道:“刚刚,可有吓到?”

倾恒摇了摇头,是几分后怕,却并没有受惊,恭敬道:“多谢母亲,倾恒无事!”

“那就好,刚刚,可是吓坏了母亲,以后可别逞能,记住,自己只是一个孩子,躲在大人身后都并无过错,保护好自己才是首要的,可明白?”

尹穆清的话让倾恒很是感动,小脸带着不易察觉的红晕,点头应道:“倾恒明白!”

那京兆府尹见尹穆清并无给他奉承的余地,有些失望,却只能去处理人,挥了挥大手,呵斥道:“将这两个惹是生非之人抓起来,听候发落!”

“是!”

一群官兵围上去,墨郡瑶自然是怒不可遏,呵斥道:“大胆,可知本宫是谁?”

“管你是谁,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尹穆清不屑道:“还不说,企图伤害皇嗣,罪加一等。想喊冤,滚远一点!”

“放肆!”墨郡瑶大怒。

“公主!”绯色见情况不妙,自然是心惊,连忙忍痛在墨郡瑶耳边低语,墨郡瑶眉头微拧,却没有反抗,任由人将她扣押了起来。

只不过,看向尹穆清的眸光却无半点惊慌之意,只道:“尹三小姐么?你……不错!”

说罢,转身,跟着官兵离去。

尹穆清轻嗤了一声,她不错还是有错,轮不到她一个外人来评点。

这会儿,君语嫣抬眸,看向尹穆清,道:“刚刚,谢了,阿睿昏迷不醒,本宫怕他有恙,先走一步了!”

说着,便招来了侍卫,扶了君天睿上马车。

尹穆清虽然刚刚确实责怪君语嫣,可是却又同情她,想来她与阿睿的感情也不是表面上做给别人看的,皇家的一些事情,确实也不是一个公主能改变什么的,可是,不管如何,阿睿是很无辜也很可怜的,尹穆清低叹道:“你们不知道吧?阿睿不仅聪慧,而且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以前不接触则罢,现在他知道了学习的乐趣,你们是阻止不了的,除非,杀了他!”

阻止一个渴望求知的孩子,恐怕,比杀了他还残忍!

君语嫣只是抬了抬眸子,突然展颜一笑:“尹三小姐,后日,不见不散!”

……

墨翎公主与尹家三小姐的赌约如约举行,暨墨很重视这场比赛,不仅应邀百官观战,还设了彩头。

知情之人知道这两个女人的比试其实是为了一个男人,但是不知情的人,却只知道,这是暨墨与墨翎的文艺切磋。

萧璟渊虽然很希望自己的臣子给暨墨张脸,比试什么的,是最直接果断的方法,可是,他又怎么会让萧璟斓成为赌注?而且,不管是输是赢,人家都是不要的,这传出去,岂不是打脸?是以,虽然在宫中摆了擂台,却下了血本,拿了多年前,暨墨先皇从北燕躲来的战利品金丝玉为彩头,目的是赌众人的嘴。

萧璟渊拿出金丝玉的时候,知情的人都惊了,毕竟,多年前,便是因为这一块玉,才掀起两国战乱。

先帝沉迷酒色,宠幸一位妖姬,就因为那名妖姬喜欢北燕的国宝金丝玉,先帝才下令攻打北燕,两国战事起,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幸好那妖姬最后不得好死!

风夜雪得知萧璟渊拿出了金丝玉,直接捏碎了手中的杯子,眸光几乎是一片杀意。

可惜,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因为君语嫣并没有透露她要比什么,是以,擂台之上准备了很多。

从骑射武功,到琴棋书画,总之,只要正常人能想得到的,擂台上都是有的。

坐在看台上的尹凌翊不经皱起了眉头,那公主的内伤不可能这么快便好了,那么,她拿什么跟三妹比?

萧璟斓虽然很不屑这两个女人之前的较量,但是对于自己的女人要出来和人或打架或斗舞,他这做男人的,还是要来给自己女人撑撑腰。

连同还在病着的九月也穿的厚厚的,坐在萧璟斓身边,倾恒自然也是少不了的,小身板挺的笔直,坐在小九月的身边。

小九月很是兴奋,他娘亲会的东西可多了,一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

尹穆清今日是代表的尹家,自然是坐在尹家的席位。

萧璟渊坐在高位,俯视众人,才看了一眼坐在首席的君语嫣,扬声道:“我暨墨与墨翎素来交好,墨翎皇此次派公主出使我国,我暨墨作为东道主,不敢怠慢。为了促进两国友谊,今日,应墨翎公主之约,与尹将军府嫡出小姐切磋切磋才艺,尹三小姐应邀而战,勇气可嘉!”

虽然只是客套话,却还是引来群臣三呼万岁。

这会儿,萧璟渊看向首席的君语嫣,带着几分和蔼之意,问道:“不知道公主今日,想怎么比呢?”

君语嫣款款而起,朝萧璟渊福了福身,才开口道:“以前暨墨与墨翎使者往来次数不少,男子,大多切磋武艺骑射,女子少不得琴棋书画,虽然这般最能展示两国文化与国风,年年如此,也难免落了俗套!”

众人听此,不由的都有了几分性子,萧璟渊亦是朗声笑了一声,随即问道:“哦?看来,公主是有了好想法?”

君语嫣一笑,扫了一眼萧璟斓,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之意,开口道:“本宫想与尹三小姐比比厨艺!”

“厨艺?”萧璟渊有些怀疑,这娇生惯养的公主,竟然还会厨艺么?

厨艺?尹穆清看了一眼君语嫣,只觉得并非这么简单,君语嫣刚刚眸中的那抹得意与狡黠,可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果然,听到君语嫣道:“只不过,也并非这么简单!”

“还请公主言明!”萧璟渊带着几分好玩味与兴致。

君语嫣继续道:“谁做的佳肴美味不美味,并非是评点的成败点。而是,指定一个人将对方做的东西全部吃下腹,才算胜者。也就是,只有尹三小姐指定一个人将本宫做的东西全部吃下腹,尹三小姐才算赢。当然,只有本宫指定一个人吃下尹三小姐做的东西,也才算赢。如此,可明白?”

君语嫣这话一出,萧璟斓眉头微拧,有种不好的预感。

尹凌翊挑了挑眉,这比赛有意思。只不过,等会儿,他哭的心都有了。

尹穆清刚刚喝的一口水尽数喷了出去!

这哪是比赛厨艺?明明说在比谁做的难吃呀!

尹穆清嘴角一抽,这公主哪里是要和她比赛?是要整人,这分明是要整萧璟斓!

君语嫣做的东西,而且说异常难吃的东西,她能保证谁吃的下去?只能委屈一下萧璟斓,威逼利诱一下,或许他还能勉强吃的下去,其他人定是没有这个牺牲的!

尹穆清只觉得君语嫣也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萧璟斓当众与她退婚,驳了她当公主的面子,与其和她打的头破血流还可能输掉,还不如趁机好好整治一下负了自己的男人!

不得不说,尹穆清欣赏君语嫣!

也不知道,她还看不惯哪一个,竟然想这么害他!

这是什么比赛?完全是来扯淡的好么?可是,这扯淡扯的所有的人都兴致大起,好想看!  “咳咳……”萧璟渊咳嗽了一声,只能开口:“既然语嫣公主这么说了,朕也不好推辞,不知尹三小姐意下如何?”

被提名的尹穆清从席位上站起,然后走向擂台,跪地道:“臣女奉陪!”

“纪全,去准备!”萧璟渊吩咐!

不一会儿,内监们便准备好了一切可用食材,柴米油盐也准备好了,且量是一定的,便是为了防止过分的加料,让吃东西的人受罪,也经过了验毒一切工作,确保不会因此吃出人命。

君语嫣慢条斯理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切菜,炒菜,都有模有样,她做的是一盘酱肘子,大家很容易便能看的出来,只是前期一切正常,到了放作料的时候,便开始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有味道的操作。

辣椒,胡椒,盐巴……几乎是没有上限的往里面倒,看的人几乎都是想哭。

尹穆清做了一份红烧鱼块,从处理鱼开始,便开始胡整。

鱼不去鳞,不去腥,不放盐,放了几几大勺子的糖……

甜过分了,本来就腻,还不说腥臭的鱼?

这个闻闻都觉得想反胃,还不说吃……

萧璟斓咽了咽口水,紧张的手心在冒汗,阿清应该是心疼他,不会让他吃君语嫣做的那鬼东西吧?

只不过,这完全是异想天开,除了他,还会有谁能包容她?

“语嫣公主,酱肘子,成!”

“尹三小姐,红烧鱼块,成!”

太监报备,君语嫣看了一眼尹穆清,问道:“不知道,尹三小姐想让谁,享受本宫的美食?”

“咳咳……”尹穆清额上滑下三条黑线,道:“这份荣幸,非璟王殿下莫属!”

啪萧璟斓不答应,尹穆清祈求的眸光过去,楚楚可怜:“王爷……不会不答应吧?”

啪的一声,萧璟斓手中的酒杯都被捏碎。

倾恒垂下眼帘,故作从容,但是抖动的小肩膀却出卖了他。

在场的人听此,都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璟王?这种东西,怎么能放在璟王的案前。

只不过,众人正不安时,只听璟王道:“语嫣来者是客,自当先请。”

意思就是说,语嫣公主你先指定人咯,先吃完阿清做的,再言其他。

尹穆清听此,自然也知道萧璟斓是害怕的,任谁看见这黑暗料理,都会怕吧?

于是,也问道:“不知公主让谁吃下臣女做的东西?”

只听君语嫣道:“尹三小姐秀外慧中,聪明贤惠,厨艺精湛,本公主甚是钦佩,妹妹的厨艺,自当哥哥的享用,不知,尹二公子可否赏脸?”

尹凌翊,小人,君语嫣看见尹凌翊唇边的那么笑意便觉得碍眼,看他等会儿怎么笑的出来。

把尹穆清好好赞美了一番,损失出不下,传出去,可是对尹穆清名声有碍。

毕竟,人家比的是厨艺,内情是什么样儿的,百姓可不知道,若是尹凌翊吃不下去,可不是打自家妹妹的脸么?

尹凌翊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深觉自己耳背了,听错了。

他果真想哭,吃三妹做的那恶心吧啦的东西?他什么时候得罪君大公主了?

------题外话------

今天是灵殿阳历生日,正常情况是过农历10月22哈,所以做个小活动,中午十二点开始,评论抢楼,第10楼,第22楼,分别奖励666潇湘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