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君爹爹现身/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语嫣懒得理她,只道:“你好好养着吧!本公主这段时间不会过来,你缺什么,需要什么,吩咐这里的侍婢就好,她们自然会照顾你!”

说罢,君语嫣转身离开。

却不想背后传来一阵阵的怒骂之声:“不许走,你回来!”

“本宫是公主,金枝玉叶,凭什么要躲在这里?你是不是故意的?就因为你自己不是父皇的亲身女儿,害怕父皇认了本公主这个真公主后,便不再看你一眼,所以,你才不想父皇知道本公主的存在,是不是?”

君语嫣眉心一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若尹曦月真的是父皇的女儿,以后,墨翎皇宫再无安生日子了!

不仅是她,就连阿睿都没有好下场。

招来暗卫,君语嫣问道:“可查到父皇的行踪?”君语嫣有些心急,父皇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便不在皇宫,总会消失两三个月才出现,这般下去,或许,她根本就护不住尹曦月。

“回公主,已经和陛下身边的人取得了联系,若是陛下知道,应该很快便会来与公主汇合!”

“罢了,你先下去吧!”若是她自己作死,当真护不住,那么,也只能怪她自己找死,就当她不知道素心姑姑的话好了,父皇也永远不会知道他曾经,有一个女儿。

……

璟王府,萧璟斓牵着尹穆清的手,在花园溜达,作为饭后消食。

尹穆清听了萧璟斓的话,带着几分诧异,问道:“这么说,很有可能,尹曦月……是爹爹故意放走的?”

“不是很有可能,是一定!”萧璟斓唇边含了一抹邪魅的笑意,没再说话。

尹穆清轻叹了一声,随即开口:“其实,爹爹是一个善良之人。”

纵然尹曦月的生母背叛他,他对尹曦月还留有一点怜悯之心,毕竟,有这么多年的父女情分在。

若是真的,尹承衍便任由尹曦月被凌迟,不管不顾,就连为她开罪求情也不曾,站在尹曦月和尹承衍的角度,尹穆清还是觉得不该,毕竟,尹曦月是尹家的女儿,尹承衍是她的爹。

尹曦月如何死,尹穆清并不关心,毕竟她并非一定要将尹曦月削成一片一片才觉得解气,那不会觉得解恨,只会觉得恶心。

再者,除非尹曦月一辈子躲着,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苟且余生,否则,她只要一出现,便是死!

因此,她并不担心尹曦月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

“咱们的爹,可不像阿清想的那么妇人之仁,心慈手软!”杀伐果断的尹承衍,手里沾过多少人的血?不说就一个侍妾生的女儿他不看在眼里,就说这个侍妾背叛他一事,他没有亲自将尹曦月处置,都是看了萧家的情面。

再者,若是尹承衍真的想要救尹曦月,有一百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毕竟,军机营是尹家的,刑部还是尹家的,换出一个死囚犯,真的都不叫什么事!

偏偏的,是劫法场,还是借了墨翎语嫣公主的手。

那么,萧璟斓便好奇了,墨翎公主,救一个尹曦月,要做什么?

尹穆清白了一眼萧璟斓,无语道:“什么叫做咱们的爹?叫早了吧?”

萧璟斓笑了笑,握紧尹穆清柔软的小手,在手中摩挲:“不早,先练着!”

尹穆清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那依你的意思,不是爹爹有意为之?那又是谁的人?”

“如果本王说,现在,尹曦月在君公主的别院养伤,阿清可信?”

尹穆清眉心一跳,嘴角一抽,带着几分无语:“语嫣公主救她做什么?恶心我们么?”

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罢!君语嫣来暨墨的时日也没有超过一个月,尹曦月那段时间也一直在东宫养伤,又怎么会和君公主有联系?

“恐怕,觉得恶心的,并非你我!”萧璟斓隐约猜到什么,却又不敢确认,毕竟,那件事情知道的并不多,那个时候,他也才四岁左右。说罢,指了指尹穆清胸前的那枚金丝玉,问道:“阿清可知道这金丝玉的故事?”

“嗯?”尹穆清还真的不知道:“说来听听!”

萧璟斓见这小女子兴致大起的模样,自然是觉得心情大好,指了指自己的唇角,道:“亲亲,本王就说!”

尹穆清白眼一翻,转身,走了:“爱说不说!”

萧璟斓见此,嘴角一抽,这女人,真不解风情!

然后,抬步,屁颠屁颠的跟上。

……

青云岭,坐落在暨墨京都城郊,山峰高耸入云,翠松常青,环境很是优美。

若是坐在青云岭的山巅,俯瞰下去,京都一览无余。

此刻,一个身穿白色广袖长袍,身型挺拔,飘逸如仙的绝世男子傲立于青云之巅,山风撩起广袖衣袂,好似苍鹰展翅,睥睨万物,冠玉般的俊脸无半分情绪,看不出男子的年龄,只觉的男子清逸淡然,飘雅如仙。

琉璃般空旷浩淼的眸子扫向暨墨京都,定格在一处,随即,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唇边也勾起一抹笑意,如雪莲绽放沁香,旷人心脾。

良久,男子缓缓蹲下,伸手,抓了一把脚下的土地,洒向山崖。

“挽儿,青岚来看你了。”

“青岚知道你恨我,不敢打扰于你,却还是忍不住,每年过来,来看看你……”

“看看你就好!”看看曾经你生活过的这片土地!

此刻,一只小狐狸从男子袖口钻了出来,毛茸茸的一小团,甚是乖萌。

那白色的小狐狸一钻出来,便被眼前的景色吓住,白色的毛发都竖了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缩了回去。

好高,吓死狐狸了!

这胆小的小狐狸成功的吸引了男子的注意力,伸手,从袖子抓了出来,然后扔在地上,开口道:“挽儿,这是小白莲的孙儿,似乎,这狐狸祖祖辈辈都胆小!”

小狐狸被扔在地上,白洁的毛发沾染了一片泥土,气的小狐狸连连在地上挣扎,四只爪子在身上抓,试图将自己身上的毛发处理干净。

君凤宜见这小白狐抓狂的样子,突然神色黯淡了下去,喃喃道:“小白莲都有孙儿了,挽儿,你说,青岚是不是老了?”

二十年了,他又怎么还会年轻?

这会儿,一玄衣男子漫步而来,行礼道:“陛下,公主有信!”

君凤宜起身,那小白狐从地上一弹而起,想要顺着君凤宜的衣摆往上爬,却被君凤宜一脚踹开,君凤宜嫌弃道:“脏!”

说罢,转身看向山下,闭眸,开口:“念!”

玄衣男子打开信封,扫了一眼,随即皱眉,开口道:“一滴血,并无内容!”

君凤宜的眸子骤然睁开,带着几分凌厉肃杀之意:“萧璟渊敢欺负朕的女儿么?还是说,是尹承衍?他是觉得当年,朕放过了他,他便觉得,朕的逆鳞,可以任他触碰?”

若不说被欺负,语嫣不会用这种方式向他求助。

“那么陛下,可是要微臣去查?”

“多年不曾见过老朋友,朕自然要去看看……他们那几个老家伙可还走的动路!”

玄衣男子听此,嘴角一抽,这么多年,陛下似乎一直都没有变过,在那几个人面前,总会用年龄去刺激对方!

谁让陛下比他们年轻呢?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

挽清公主身死之时,陛下尚且双十年华,而尹承衍,却已经二十有五,儿子都考上童生了,又如何和陛下比?也不知道挽清公主是真么想的,放弃陛下,偏偏的去选择了一个妻妾成群的老男人!

咳咳……陛下是这么说的吧!

……

君语嫣真是觉得很是无语,竟然觉得尹曦月虽然不聪明,至少不是蠢人,她应该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可是没想到,尹曦月竟然,吵着闹着,要从别院出去,甚至,以死相逼。

京都到此都是对她的格杀通缉令,她究竟有几分自信,觉得,自己顶着墨翎公主的身份,便能逃过一劫?

只不过,还好,父皇来了!

因为君凤宜是微服,君语嫣也不敢将他带入使馆,便在凤凰酒楼包了一个雅间,摆了酒席,等君凤宜的驾临。

君凤宜距离上一次来暨墨京都,已经时过十几年。

京都街道繁华,往来百姓络绎不绝,君凤宜一身白衣,走在人群之中,俨然鹤立鸡群,超然俊逸,路过之人无不驻足赏析。

白色的小狐狸被勒令禁止近主人的身,自然是万分悲痛,小小的身子跟在主人身边,在人群之中穿梭,它总有自己下一秒就会被人踩死的错觉。

主人突然在一酒楼面前驻足,小狐狸不察,砰的一声撞到主人脚跟,翻了一个跟头,突然被一阵阵油香味吸引,转身一看,狐狸眼睛都直了。

只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小斗篷的孩子拿着一块葱油饼,啃的津津有味。

小狐狸眼前一亮,立即窜了出去,然后在孩子一米远处,坐下,摇着蓬松的大尾巴,像只小狗一般,星星眼加上口水逆流成河,一看便知道是个贪吃鬼!

九月一眼便被那软乎乎的小东西吸引了,立即撒腿跑到小白狐面前,蹲下,然后掰了一块葱油饼扔在小白狐面前的地上,却见小白狐看了一眼,没动,只是继续流口水,继续摇尾巴。

九月不解,转身朝不远处走来的倾恒,喊道:“哥哥,这里有只小狗!”

某个小白狐听到小狗两字,耳朵一竖,脖子上的毛也跟着竖了起来,一副炸毛的动作。

啥?小狗?它怎么会是小狗?这熊孩子好没眼力,气死狐狸了,气死本狐狸了!

倾恒听此,走了过去,却见是一只雪山灵狐,最是通人性,喜欢洁净,最是高贵的灵宠。

倾恒蹲在九月身边,掰了九月手中的葱油饼,放在手心,对小狐狸道:“过来吃!”

那小狐狸看了一眼倾恒,果真走了过来,因为小,只能抬起前蹄,抱着倾恒的小手,然后扯着脖子去舔倾恒手中的葱油饼。

舔了舔,见味道不错,果断叼走!

只不过正打算逃的时候,被倾恒伸手,捻起脖子上的那戳毛,提了起来,然后递给九月道:“摸摸它吗?这小狗不咬人!”

小狐狸被这么乱糟蹋,自然是气愤又恼怒,急的四肢乱蹬乱动,唧唧的乱嚎!

九月见此,自然是兴奋,伸出小手摸了摸,然后展颜一笑,抬眸看向倾恒:“哥哥,它好软!”

倾恒正想说,灵狐的毛发最是纤细柔软,细腻光滑,手感自然很好,却不想九月道:“给娘亲做个围脖,娘亲肯定喜欢!”

“额……”倾恒嘴角一抽,怎么没看出来,小家伙还这么有孝心,处处想着娘亲。

只不过,拿灵狐的毛做围脖,你真的不要太暴殄天物!

君凤宜转身看了一眼去讨要吃食的小白狐,自是觉得眉头锁了锁,转身一看,却看见了蹲在地上的小九月。

白色的披风衬得小家伙肌肤莹白水嫩,精致可爱的恨不得让人上前去捏一捏。

而,君凤宜看到小九月的时候,整个人一愣,大脑一片空白,这孩子……好眼熟,那双琉璃般透彻的眼睛,似乎像宝石一般闪烁着晶莹之光。

君凤宜的心跳似乎停滞。

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悸动迫使着他上前,想要问问,这孩子的身家。却不想不远处走来一个碧裳女子,女子明眸皓齿,红唇如樱,绝美似仙,唇边带着几分温柔的笑意,走到男孩身边蹲下,摸了摸小男孩的脸,笑着对孩子说了几句话。

若是看着刚刚小男孩的脸,他觉得心悸,那么,看到这女子之时,只觉心遭雷击,心脏骤然一揪,疼痛难忍。

“挽儿……”

君凤宜以为自己看错了,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却见女子牵着两个孩子走了。

“挽儿?”根本不做任何考虑,君凤宜追了出去,几乎是失了神一般,在人群之中横冲直撞,根本没有一个帝王的应有的冷静和仪态。

几步赶上,伸手便抓了尹穆清的手,用力一拽:“阿挽,阿挽是你么?”

只不过,君凤宜还没有等来回应,便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迎面袭来,逼迫他松了手,并且,不得不扬起内力抵挡。

劲风瞬间扬起,差点将周围的摊位都掀翻了去。

萧璟斓一把拉过尹穆清,护在自己怀中,扫了一眼君凤宜,魅瞳半眯,随即带着几分斥责的语气,低头责问自己怀中的女人:“说,这老男人是谁?”

他还在呢,就有这么多的男人以这种老套的搭讪方式勾引他的女人,年轻男人就算了,现在几十岁的老男人也想着和他抗衡么?不自量力!

萧璟斓若是知道自己此刻对真正的岳父出手,恐怕,肠子都悔青了。

一副被捉奸在床的架势,逼问而来,尹穆清只觉得自己额上滑下几条黑线,直接忽视了君凤宜,有点看傻逼一般看向萧璟斓,开口道:“你没有听见人家喊的挽儿么?一看就知道认错了,你乱吃什么飞醋?”

萧璟斓哼唧了一声,还算满意,然后看了一眼君凤宜,轻哼了一声,带着几分不屑,牵着自己的女人,走了,顺便朝两个小家伙喊了一声:“跟着爹爹和娘亲,别走丢了!”

随时随地,不忘像别人提醒,这是他的女人孩子,这女人是有夫之妇,肖想之人,最好是打消这个念头!

九月扬声应了一句:“爹爹当爷三岁小孩儿么?”屁大点地方,还能丢么?

倾恒嘴角一抽,视线在君凤宜身上扫过,心头觉得这个人有几分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罢了!

转身牵了弟弟的手,无意见看见弟弟的眼睛,突然一愣,似乎,弟弟的眼睛,好像那人!

只不过,即便两人的眼睛很像,却不能代表什么,毕竟只是一个陌生人!

君凤宜整个人呆在那里,看着四人离去的背影,连自己的灵宠都忘记要回来了。

良久,他才轻笑了一声,怎么可能是挽清!

挽清已经死了!

就死在他的面前,他应该知道的,不是吗?

那个年轻女子,也只是眼睛有几分像挽清罢了!

终归不是挽清!

“父……亲?”君语嫣等了一歇,下面的人明明禀报父皇已经来了,怎么等了好久,父亲都没出现?是以,她才出来寻找。

见君凤宜看着一处失神,君语嫣带着几分好奇,顺着君凤宜视线看去,却只看见来往不断的人群,并未看见什么不对竟的地方,唯独看见萧璟斓和尹穆清消失在拐角之处。

“父亲是在看尹三小姐么?”君语嫣站在君凤宜身边,问道。

“尹家的?”君凤宜吃惊问道:“她是尹家的小姐?”

------题外话------

君爹爹还很年轻哈,男人四十岁,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