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月是没有认出来尹曦月,只觉得这个人肯定是一个特别低俗,审美还有问题的人,不然,怎么会将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真是……辣眼睛!

虽然捂着眼睛,却还是忍不住眯着眼睛,从指缝里面打量尹曦月。

九月没有认出来,却不代表倾恒没有认出来,他很是震惊,几乎是不做任何思考,伸手将自己的弟弟护在自己的身后。

尹曦月被人从法场救走,以为她会收敛,躲起来,避过风头,却不想,竟然才这么两天,便找上门来,她是不怕死,还是有所依仗?

倾恒打量了一下尹曦月,见她穿着甚是华贵的朝服,为了掩盖自己的憔悴和伤口,脸上浓妆艳抹,像是戴了一副面具一般,似乎没走一步,脸上的脂粉便要簌簌的往下掉,倾恒觉得不忍直视的同时,却又觉得很悲凉。

眼前的这个女人,便是曾经养育他五年的养母?揭开她表面虚假的面纱,便是这样一幅丑陋的样子么?

两个小主子在这里玩,自然有人护着,见尹曦月气势汹汹的来,保护小主子们的侍卫自然是上前挡在了两个孩子面前。

慕恩站在两个小家伙身边,手已经握上了腰间的佩剑。

若是有人对小主子无礼,自是不必活。

尹曦月见所有的人看着自己,甚至,没人敢上前对她做什么,一种莫名的快感油然而生。

不是说她是死刑犯,通缉犯,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么?

怎么?公主身份一出,便畏缩不前,不敢动她了?

哈哈……

尹曦月抬了抬下巴,看向倾恒,带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展开双臂,似乎,是要将自己华贵的公主朝服展示给倾恒看,然后,带着几分轻蔑的语气,问道:“如何?不久前,你可是要哭着闹着,要去找你那亲娘么?现在,看到本公主的身份,可是后悔?”

尹曦月哪里知道,别人不对她做什么,是因为完全没有认出她是谁,脸上化成这鬼样子,恐怕她的亲妈都不认识了。

“可是这世间可没有什么后悔药给你吃,萧倾恒,是你背叛本公主在先,现在可别怪本公主不念那五年的母子之情。”

九月听了尹曦月的话,睁着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的,可爱极了,突然,伸出小手,开始拍巴掌。

小家伙展颜一笑,眉眼弯成月牙,漂亮的不行,转身对倾恒道:“哥哥,府里有什么喜事么?”

尹曦月的话,是让倾恒皱起了眉头的。

本公主?

尹曦月,何时成了公主的?

只是,这会儿,听见自己的弟弟这么问,他有几分不解:“不知,为何这么问?”

“不然,请这唱大戏的来做什么?”去年年会的时候,娘亲带他出去玩儿过,就有唱大戏的戏班子在街上表演,咿咿呀呀唱的他听不懂的歌,脸上就是画成这模样。

倾恒嘴角一抽,对自己弟弟的想法很是佩服,他看了一眼尹曦月,突然觉得弟弟说的还真是有几分道理,可不是唱大戏的么?他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府中发生了很多事情,可能是想着驱驱邪吧!”

九月和倾恒的话一出,尹府的侍卫自然是忍俊不禁,这个人很显然是来找茬的,可是不清身份罢了。

两个小家伙的对话顿时让尹曦月大怒,她扑上前便想去撕了九月的嘴,怒骂道:“小贱种,敢对本公主不敬,本公主撕了你这张臭嘴!”

“大胆!”慕恩可不是吃素的,直接上前便拔剑拦住尹曦月:“将军府岂容你放肆,哪里来的刁民,还不快滚出去!”

刀剑一亮,尹曦月吓的脖子一缩,便后退了几步,自是怒不可言,指着挡在倾恒和九月前面的慕恩,怒道:“好呀,姓慕的,可知道本公主是谁?”

此刻,尹曦月拉了一个跟随而来的女婢,呵斥道:“贱人,没看见本公主被人欺负了么?还不快告诉他们,本公主的身份。”

那女婢也没有料到尹曦月会来将军府撒泼,大将军府邸,就算是大公主在场,也是不敢不敬的,这个女子真的是公主么?怎么如此没眼见?如此不懂事?

看了一眼尹曦月,女婢内心也有几分轻视,不仅如此,还是一个眼皮子浅的人,公主首饰自然数不胜数,可是也用不着全部戴在头上吧?这并不显尊贵,而是庸俗好吧?

她真的很不愿意承认这女人是她的主子。

可是,这个女人确实是她的主子,所以,她不得不护着她,不然大公主怪罪起来,她们焉有命在?

是以,女子硬着头皮上前,拿出一块金牌,呵斥道:“大胆,墨翎公主在此,胆敢无礼!”

慕恩见确实是墨翎皇家的金牌,眉头皱了皱,有所迟疑。

墨翎什么时候有个这么个公主了?

而也在这个时候,尹曦月见慕恩顿了一下,自然是什么都不怕了,双手放在腰间,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态,指着倾恒,耀武扬威道:“现在,可信了?三天前,便是你和你那下贱的娘,在皇宫对本公主落井下石的,不是么?现在呢?看到本公主不仅没死成,还成了高高在上的公主,可是觉得悔不当初?呵呵,人便是这样,瞬息万变,又有谁会想到下一刻,对手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只可惜了,本公主是那个睚眦必报的人,所以,即便,现在你跪在本公主面前,求本公主继续当你的母妃,那也要看本公主是否高兴!哈哈……”

尹曦月突然狂笑起来,然后又突然止住笑声,指着两个孩子,朝身边的人吩咐道;“来人,将这两个小贱种给本公主绑起来,本公主要让尹穆清哭着求本公主,匍匐在本公主的脚下,也让她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无不怒了。

就连墨翎的女婢也不由的脸色一白,恨不得将尹曦月敲晕带回去,真是墨翎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倾恒和九月更是面色一沉,两个小家伙无不握紧了拳头。

野种无疑是他们的底线,娘亲,更是他们的逆鳞。

而,也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鼓掌之声,散漫而又慵懒,随即,便是女子空灵的声线:“大姐姐这是在哪里看的话本子?剧情似乎很精彩呢!”

众人转身看去,却见尹穆清一身碧裳,稳步而来,眉眼含笑,那笑,却丝毫不达眼底,反而带着几分无法言表的寒意。

尹穆清出现,慕恩等人自然是后退了一步,尹穆清扫了一眼慕恩,带着几分鄙夷之味,道:“人家说自己是墨翎公主,你便怕了?”

慕恩心惊,下意识的跪地请罪:“属下疏忽!”

慕恩心中委屈,异国使者,自然是留几分情面,虽然王爷不在乎,可是他们身为属下,却不能白白的给主子找麻烦。

两个孩子见尹穆清出现,自然是有了主心骨,虽然不怕尹曦月,但是孩子,都希望被人护着,才有安全感。两个孩子的唇边都带了笑意,也不知,娘亲会如何做。

尹曦月见尹穆清出来,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上前一步,带着几分讥诮之味:“尹穆清,本公主的身份还能有假?你别自欺欺人,现在给本公主跪下,行礼道歉,本公主还能念在这么多年的姐妹之情,向父皇求情,饶你不死!”

尹穆清走近尹曦月,上下扫了一眼,随即勾唇:“公主?”

尹曦月抬了抬下巴,带着几分轻蔑,不说话,那意思很明显。

尹穆清伸手,拔下尹曦月头上的一枚九头凤尾簪,在手上掂了掂:“分量挺足!”

本来尹曦月还因为尹穆清突如其来的动作而愤怒,但是看见尹穆清看着自己金簪的动作,自然又有了几分优越感,轻哼了一声:“怎么?羡慕?做功如此精细的金簪,世上都少有,你没有见过也是不足为奇!想要?若是,此刻你跪下求本公主,本公主不必介意……啊……”

尹曦月话都还没有说完,却不想眼前金光一闪,自己的脸上便是一阵剧痛,她尖叫了一声,却见尹穆清拿着带血的金簪,欣赏:“不错不错,不仅分量足,还挺锋利,脸厚到这种程度,还能划开见血,也是世间难得的珍品!”

“噗……”在场的人被尹穆清这话逗笑,无不抖着肩膀忍笑。

墨翎的女婢都被这一幕吓坏了,一个女子连忙趁乱,溜走了。

不行,必须给大公主禀报,这个公主被人欺负了。

即便是这个公主有错在先,可是公主背后是泱泱墨翎大国,怎么可能容忍别人欺负了去?

这会儿,尹曦月手抹了一把脸,见一手的血,自然是又惊又怕,毁容了么?怎么办?怎么办?

“尹穆清,贱人,本公主要杀了你!”说着,便扑腾了过来。

尹穆清眸色一凛,反手便又挥了簪子,金光一闪,尹曦月脸上便被划了一个叉!

并且,抬脚,便踹了过去:“贱人这两个字,本小姐还给你!”

尹穆清是怒的,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尹曦月还想着来恶心她?

两个孩子可是招惹她了?张嘴一个野种,闭口一个贱种,怎么也不积口德?

不,现在的她,根本不用积德了!

“啊……”尹曦月被踹翻在地,惨叫一声,厚重繁重的朝服散了一地,半天都没有爬起来,狼狈至极。

和尹曦月来的侍卫不多,可是全被尹府的侍卫扣押住了,根本反抗不得,站在尹曦月身边的侍女都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常年在宫中生活,从来稳重端庄,尹曦月这人几乎是打破了她们对公主二字的认知。

可是,再怎么不对,欺负她们的公主,她们脸上也无光,侍女连忙护在尹曦月面前,对尹穆清道:“住手,伤害墨翎公主,你们尹家有几条人命陪葬?”

“啊啊……”尹曦月在地上哀嚎,听了侍女这么说,顿时又怒又愤:“尹穆清,本公主是墨翎公主,你敢……你怎么敢?本宫要让你死,来人,来人……将她砍了……”

尹穆清轻哼一声,上前,便是一脚踹开那侍女,抽出腰间软剑,架在尹曦月的脖子之上:“尹曦月,你看看你是什么东西?本小姐一而再在三的放过你,不与你计较,却不想,你给脸不要脸,腆着脸上来找打,好好求死不好么?偏偏还要来本小姐面前来走一遭,招人烦。本小姐管你什么墨翎公主还是皇妃,辱骂本小姐的孩子,你便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即便是墨翎的皇帝老儿站在本小姐的面前,那又如何?你该如何死,还将是怎么死,可有半点挽回的余地?”

说完,尹穆清挥剑,便朝尹曦月的脖子划去。

这种人,死了,干净!

只不过,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内息袭来,一块小石子直接打在尹穆清的剑柄之上,力道大到几乎让尹穆清的手臂都发痛发麻,手上的剑,毫无意外的,直接落在了地上。

“放肆,谁敢如此大放厥词,不将朕放在眼里?朕的公主,岂是尔等能欺辱的么?”

君凤宜跟着君语嫣去了别院,却没有见到自己的公主,他自然是慌了。

可是正想派人找,就接到消息,说他的女儿去了尹府,还被尹府的人欺辱了,他如何能忍?

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还没进府,便听到一个女子张狂至极,甚至还说,即便墨翎的皇帝老儿站在她的面前,她也不在意,而也正好看见人群之中,一个女子踩着另一个女子,正在拔剑。

君凤宜自然是急了,以为被欺负的是自己的女儿,根本不做任何思考,便救了下来。

一群侍卫拥着一白衣男子阔步而入,直接将尹府大厅外的院子占满。

尹穆清捂着自己的胳膊,转身一看,便见一白衣广袖的中年男子阔步而入,随着男子的步伐,衣袂如白浪般翻卷,墨发飞扬,仿若踏云而来的谪仙。

九月和倾恒见自己的娘亲被人袭击,自然是一惊,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便拥了上去:“娘亲,你没事吧?”

尹穆清没答话,也是对这点小伤没看在眼里,只是看着君凤宜,皱紧了眉头。

这……便会墨翎的帝王?

尹穆清转身的那一瞬间,君凤宜脚步骤然一顿,怎么会是她?

然后有些慌不择路的看了一眼尹穆清捂着的手臂,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他……刚刚做了什么?

他是打了自己的女儿么?

顿时,君凤宜的内疚自责之心,溢满胸腔,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

特别是看着尹穆清那双如秋潋般清幽静怡的眸光,带着几分倔强和不屈,更让君凤宜心疼和恐慌!

她……在怪他!

想要上前关心,想要将自己的女儿拥入自己的怀中,好好呵护着,却是动都不敢动。

而这会儿,尹曦月看见君凤宜的那一刻,心脏骤然一缩,瞳孔放大。

这般风华绝代的男人,是……是她的亲身父亲?

这般高贵的身份,这般绝色的风姿,这……这样优秀的男人,会是她的父亲么?

刚刚君凤宜的话,还回荡在她的脑海。

朕的公主,岂容尔等欺辱?

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也从来没有人,给过她这么大的荣耀!

有这样的爹,不说荣华富贵,她想要什么,便是有什么的,就算要天上的星星,难道,还有人敢给她月亮?

想到自己的光辉,又令人羡慕的未来,几乎是不可抑制的,泪水哗的一声流了下来,带着几分楚楚可怜之势,往君凤宜脚下爬了去:“父皇,父皇要替女儿做主呀,呜呜……您看女儿的脸,尹穆清这贱人毁了女儿的脸呀……父皇……”

只是,这繁重的华服拖累着,她根本挪不动。

尹穆清看着地上卑微肤浅的尹曦月,又看了一眼高高在上,仿佛凌驾于九天之上的男人,问道:“她是你的女儿?”

尹曦月何时,成了墨翎公主了?李氏会是能攀上这个男人的人么?

君凤宜见尹穆清这么心平气和的和自己说话,自然是受宠若惊,几乎是下意识的点头:“是!”

哦,突然意识到尹穆清说的她是谁,君凤宜连忙摇头:“不……不是!”

带着几分慌乱,和手足无措,更甚的是,紧张到,玉手拉着自己的衣角,噌呀噌!

挽清的女儿,他自然是一眼便能看出来,君凤宜是个聪明之人,从地上这个女子的反应,便知道,君语嫣是弄错了。那么,谁是挽清的女儿,这么清楚的事情,语嫣都能弄错,君凤宜自然是有几分失望。

可是,一想到语嫣的性子,便又知道,是有人在背后捣鬼,那么,这个人是谁,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尹承衍。

什么鬼?尹穆清听了君凤宜颠三倒四的话,自然是皱了眉头,随即,扬眉道:“墨翎皇帝陛下,本小姐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将军之女,是不能和你墨翎皇嗣相提并论,可是陛下纵容自己的人过来惹是生非,辱骂本小姐不算,还羞辱五岁不到的孩子,本……”

话还没说完,就被君凤宜接了去。

“不敢,朕真的不敢……”君凤宜听尹穆清这么说,自然是慌了,连忙解释。

可是刚得知女儿的存在,便又在自己疏忽不察之下,伤害了自己的女儿,君凤宜显然是不知所措的。

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很显然,身为帝王的英明神武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就连解释,都觉得词穷,只有几个无力又苍白的字眼:“即便是伤害天下之人,朕也只会保护你,怎么会伤害你?”

这话,倒是让尹穆清心中咯噔一声,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什么玩意儿?

这……帝王不会真的把她认错人,当作那个什么挽儿了吧?

正想着,还好,萧璟斓不在,否则,他又会乱吃飞醋了。

只不过,正这么想着,突然听见一浑厚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墨翎皇帝陛下伤尽天下人也要保护自己的女儿,那么,你以为,本将便会容忍别人,在本将门口,欺辱本将的女儿?”

尹承衍这话,无疑是在误导尹穆清,君凤宜刚刚的话是说给尹曦月听的。

尹穆清转身一看,便见尹承衍和萧璟斓并肩而来,尹承衍一身杀气,直径走到尹穆清身边,伸手,便拉过尹穆清的手,带着几分关切,问道:“痛?”

这话自然是在询问刚刚君凤宜错手伤了尹穆清之事。

说着,便要去撸尹穆清的袖子:“让爹爹看看!”

尹穆清暖暖的,将手缩了回去,开口道:“没事的,一点也不痛。”

一声爹爹,自然是让尹承衍眉眼都舒展开来。

尹承衍下巴抬了抬,带着几分挑衅,看向君凤宜,似乎在说,君凤宜,你的女儿口中所喊的爹爹,是本将,你能奈我何?

这时,萧璟斓一把揽过尹穆清的肩,按在自己的怀中,瞪了一眼尹承衍,带着几分警示的味道。

即便是父亲又如何,他的女人,别的男人可不能碰的!

萧璟斓可不管这两个老男人在较什么劲,一个暨墨的将军,一个墨翎的帝王,说有渊源又联系不大,说毫无联系,却如此痛恨对方。

伸手,揉了揉尹穆清的胳膊,伸手撸了撸尹穆清的袖子,见白皙的皓腕上一篇青紫,只是眸子半眯,面色一沉,眸中尽显杀意,扫了一眼君凤宜,带着几分轻蔑之气:“墨翎的皇帝陛下么?若是本王没有猜错,刚刚,是你动手,伤了本王的女人?还是,为了地上的这个东西?”

萧璟斓的杀意和威压是容不得别人忽略的,即便是君凤宜,也是不能的。

扫视而去,君凤宜也是一眼便能看出,这个年轻人,便是暨墨的半个主人,萧璟斓。

那么这个萧璟斓,不要他的语嫣,不要他的长公主,驳了语嫣的颜面,还敢肖想挽清所出,他的亲身女儿,墨翎嫡出公主么?

这个年轻人,即便有几分本事,又有什么资格,在负了语嫣后,还能得到他的女儿?

君凤宜满心的不满却不知从何说起,原来,他与自己的女儿,错过的,不仅仅是二十年这个单纯的数字,还有她的出生,她的成长,甚至,她的婚嫁。

小姑娘不懂事,便被这年轻男人的皮相给欺骗了吧。

当父亲的,若是真的爱女儿,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自己捧在手中的女儿,被另一个男人拐走。

君凤宜更甚,刚知道女儿的存在,便发现自己的女儿,不仅喊着别人爹,被人骗,还被一个长的焉坏焉坏,一看就不是能托付终生的男人拥在怀里。

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君凤宜此刻的愤怒。

而当然,当君凤宜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仅欺骗了自己的女儿,早在五年前,便辱了女儿的清白,甚至,让自己的女儿在别院孤苦无依下生下孩子,其中一个,还被人偷走,他几乎怒不可遏,唯一的想法便是,他要阉了萧璟斓。

只是,这个想法直到自己的孙儿孙女一个一个的出来,他都没成功罢了。

君凤宜想什么,萧璟斓自然是不会去理会,只是扫了一眼慕恩,道:“动了本王的女人,自然是要付出代价,地上的这东西既然是墨翎的公主,那么,便杀了吧!”

既然是墨翎的公主,那么,便杀了吧!

这句话,无疑是在打墨翎的脸,完全没有将墨翎看在眼里,也没有将君凤宜看在眼里。

即便不是墨翎公主,君凤宜听了萧璟斓的话,都是怒的。

可是,这女子冒充公主,还欺负出言侮辱他的女儿,确实应该不得好死。可是,君凤宜却不想顺了萧璟斓的意:“来人,将这个冒认公主的罪妇,扔进红帐篷。”

萧璟斓见君凤宜与自己作对,嘴角扯了扯,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然后呵斥慕恩:“本王的话,没听到么?拖下去!”

或许,扔进红帐篷,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但是面对和自己公然作对之人,即便是一个长辈,萧璟斓也是没有半分尊敬之心的,所以,不采纳罢了!

而君凤宜也是如此,见自己的人没动,萧璟斓坚持与自己作对,自然是怒的,斥责自己的人:“没听见朕的话么?”

两边的人都觉得异常无语,站着没动,不知道该不该动,毕竟,只有一个人,难不成,还能劈成两半?一半处死,一半扔进红帐篷?

这两边较劲,尹曦月最是折磨!

尹曦月本来就因为君凤宜的态度而忐忑不安,没想到萧璟斓便又要杀了她为尹穆清出气,可是他怎么敢?连忙要向君凤宜救助,可是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竟然听到什么?

冒认公主?扔进红帐篷?

几乎是晴天霹雳,尹曦月疯了,挣扎着伸手去抓君凤宜的袖子:“父皇,我是您的女儿,真的是您的女儿呀,你没听君语嫣说吗?她亲自告诉的女儿,您是我的亲生父亲呀!”

尹曦月急不可耐,四处寻找君语嫣:“语嫣公主,君语嫣,你出来,快告诉父皇,本公主是金枝玉叶,是公主呀……”

她是公主,父皇怎么能不认她?

刚刚还兴奋到极致的心,似乎瞬间被浇了一盆冰水,寒心从脚下升起,蔓延至指尖发梢。

------题外话------

咳咳,阿斓,岳父想阉了你,你怎么办?

月底了,灵殿可以悄悄问个问题吗?可以给票票了吗?

萌宝粉们可以悄悄回答,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