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母亲才是墨翎公主对吗?/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一秒还张狂到让别人下跪求饶,以公主之尊在尹府耀武扬威,现在,便被打回原形,以更加难堪的局面出现在众人面前。

君凤宜有多高贵,尹曦月就有多卑微,多卑贱!

脸皮要厚道何种境界,才会让她有此等自信,觉得,高贵如斯的墨翎皇帝陛下,会生出尹曦月这般肤浅低俗,厚颜无耻,狠辣善妒的女儿?

所以,在尹曦月开口说自己是墨翎公主的时候,众人,便是不信的。

尹穆清看着尹曦月这模样,自是有几分同情,也不想继续听两个男人争论尹曦月究竟该是扔进红帐篷还是处死,上前一步,毫不留情的开口:“尊贵,不仅仅只是看身份,拥有一颗值得令别人尊敬的心才最是难能可贵。即便你真的是公主,那又如何?你觉得,就以你刚刚那找死的做法,墨翎会护着你?如果你是这么想,那么,本小姐只想说,愚不可及。”

“尹曦月,你便是觉得,身为公主,便能占着自己的公主身份,毫无顾忌的耀武扬威,欺负弱小?还是说,你以为,自己是公主,本小姐就会怕了你?九月就会怕了你?甚至,倾恒那孩子,就会觉得失去了你这个公主做母亲,是自己的遗憾,甚至后悔认回自己的生母?”

尹穆清轻笑一声,一双秋潋寒潭般的眸子静谧沉着,竟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只听尹穆清讽刺道:“你不觉得自己可笑么?你有仪仗,难道本小姐就是孤身一人?本小姐作为暨墨护国大将军府的嫡女,璟王府未来的女主人,难道还怕了一个墨翎小小的公主?呵呵,你错了,本小姐不仅不怕,甚至觉得即便是拥有墨翎公主身份的你毫无威望可言,相反,在我们面前,你便是一个跳梁小丑,卑微又无知的让本小姐觉得恶心。你不觉得自己很悲哀么?觉得自己要拥有身份,才会拥有一切,才会值得别人尊重?可是,除开这些身外之物,你还剩下什么?”

“你不满庶女身份,便处处陷害,步步算计,一心想要除掉压自己一头的嫡女,可是,即便是除掉本小姐,你哪里来自信,自己能凭庶升嫡?就算能升为嫡女,就凭你这鬼样子,能走得了多远?说真的,并非本小姐怕了你,而是,看不上你,你根本不配为敌,自己都能将自己作死的人,本小姐还能正眼看你一眼?可笑!”

尹穆清的话,让在场人的心五味陈杂!

尹承衍听到尹穆清如此自豪的表明自己是护国大将军之嫡女,自然有几分欣慰,也有几分愧疚。

其实,这个身份,带给她的,只有沉痛的回忆,不堪回首的过去罢了。

等他想要保护她,想要挽回她的时候,她早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怀抱,飞向属于自己的另一份天地。

甚至,如今,真正值得拥有他的人,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或许,这便是父女之间的血亲关系,即便是他有意阻挠,也骗不了那男人的眼睛。

其实也是,尹曦月和阿清站在一起,只要见过挽清之人,便觉得,谁是真正的金枝玉叶。

可是,尹承衍自是不甘心,他是想努力争取……或许,结局不会改变,至少,不能让她在得知真相后,会记恨于他,若是那般,他会痛不欲生!

君凤宜则视线不离尹穆清,觉得,自己的女儿自是她生母的风范,冷静,沉稳,聪慧……

这便是他的骨肉么?

可是,话语之中,听到尹曦月多次想至她于死地,君凤宜眸中自然是升了极大的怒。

这等刁民,罪该万死。

眸光扫向尹承衍,竟是无尽的愤怒,该死,这老男人,便是试图迷惑语嫣,将这女子塞给他,试图恶心他,或是破坏他与女儿的感情么?

若是这孩子知道他的父亲曾经认错害她之人为女,岂不是会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那么,尹承衍便以为,他君凤宜便和他一般老糊涂,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了么?

简直可笑。

而,自然,尹穆清将自己是尹府嫡女的身份引以为傲的说法,自然是让君凤宜皱紧了眉头。

哼哼,将军府而已,尹承衍有什么值得显摆夸耀的,如此欺骗他的女儿。

萧璟斓听了尹穆清的话,自然是上前一步,将自己的女人揽在怀里。

以后,自然是没人再能欺负他的女人。

此刻,最是绝望的,便是尹曦月了。

如果,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也便不会如此痛苦。

宛如从云巅跌入尘埃,尹曦月觉得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一种绝望和无助。尹穆清的话,更是让尹曦月觉得羞愤。似乎,被人强行扒开了遮羞布一般,将自己全然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之下,羞辱和难堪排山倒海般的袭上心间,几乎压迫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摇着头,满是不相信:“不可能,君语嫣明明说我是公主,本公主是金枝玉叶……”

尹府,一般大小的,便只有她和尹穆清,穆挽清的女儿,便只有一个,不是她,那么,难道是尹穆清?

想到这里,尹曦月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尹穆清,直觉无尽的恨意蔓延至心上。

是她?难道又是尹穆清这个小贱人?

对,一定是她知道了什么风声,便去和父皇说了什么不要脸的话。

毕竟,尹府的人,只知道,她是尹府的嫡女,是那个叫做穆挽清落魄公主的女儿,而不知道尹承衍将两个孩子互换之事,所以,只要父皇一打听,便很容易相信尹穆清的话,相信,尹穆清才是穆挽清的女儿。

意识到这一点,几乎是发疯一般的,尹曦月从地上挣扎着起身,便朝尹穆清扑了过去,只不过,繁重的华服又让她重重的摔了回去,尹曦月也丝毫不在意,怒骂道:“尹穆清,你这贱人,说的好听,自己私底下做过多少不要脸的事情?你总要与我挣,这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贱妇?一出生,便与我挣嫡女之位,现在,连我的亲生父亲也要争去么?”

尹曦月的话让尹穆清瞬间皱了眉头,什么争亲生父亲?

“你什么意思?本小姐不懂你说什么!”

尹曦月听尹穆清这么说,直接啐了一口血水,愤愤道:“我呸,做都做了,你还装什么装?贱人,你不会得逞的,父皇英明,慧眼识珠,岂会被你欺骗?等着,他一定会识破你的诡计,到时候,被扔进红帐篷,受万人骑该死的是你这小贱人……啊……”

尹曦月怒骂,自然是让在场的人无不愤怒,众人还没有出手,倒是小九月窜了出去,一脚踹在尹曦月的脸上,一只小小的鞋印便印在了尹曦月的脸上。

尹曦月惨叫一声,挥着爪子便朝小九月抓了过去,众人一惊,连忙出手。

君凤宜离的很近,自然是一只手,便将小家伙提了起来,抱在怀里,顺便,一脚踹翻尹曦月。也在这同时,萧璟斓和尹承衍的掌风袭来,直接击中尹曦月,强劲的内力压迫而去,只听骨头碎裂,地板深陷的声音。

再看,只见尹曦月头发凌乱,口吐鲜血,双眼突出,四肢摊在地上,很是骇人。

几乎是很嫌弃的,君凤宜伸手捂了怀中孩子的眼睛,嫌弃道:“满口污言秽语,难以入耳。就该缴了她的舌头,看她如何折辱旁人!”

这般难看样子,却是污秽不堪,尹承衍沉声呵斥道:“拖出去。”

若尹曦月真的是尹家的人,或许,尹承衍还会给她一点颜面,让她死的干净一点。

偏偏的,她那生母不安分,既然不是尹家的血脉,尹承衍又如何会给她什么颜面?

用来恶心一下君凤宜,似乎,她也不够格!

给了她一个可以平步青云的机会,她却将这机会当成了下地狱的理由。

“是!”

便是拖一块破布一般,将尹曦月拖了出去。

九月最讨厌别人捂他的眼睛,岂有此理,九爷的眼睛是别人能捂的么?

小手扒开君凤宜的手,便是一巴掌,拍在君凤宜的脸上:“大坏蛋,欺负九爷的娘亲不算,还敢捂九爷的眼睛,九爷打死你!”

说着,便又是一巴掌!

左右两个脸上一面挨了小家伙一巴掌,君凤宜直接被打蒙了。

小娃娃的小胖手,自然是没有任何杀伤力可言,可是配上这小娃娃的动作,还有这宣誓一般的言语,君凤宜脑子自是一片空白。

不仅没有帝王被冒犯的怒意,也没有身为长辈,被一个小娃娃打的恼恨。

真是这辈子都没有被人打过巴掌,是以,君凤宜自然是连该如何反应都不知道的。

一时之间,盯着怀中的小家伙,一大一小,大眼对小眼,琉璃般清明透彻的眸子几乎如出一辙,长睫忽闪,自带一种呆萌。

九月伸手便打了君凤宜,在场的人都不由的屏住了呼吸,就连萧璟斓都没有料到,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会是这般……不按常理出牌之人,这巴掌,拍的可真响。

眉毛一挑,带着几分不予言表的幸灾乐祸。

九月打了墨翎皇帝,说真的,他只能受着。

因为,若是他较了真,要追究责任,那么,他便输了,毕竟,谁会与一个五岁不到的稚子较劲?墨翎丢不起这个脸。

尹承衍也愣了一下,随即,只觉得大快人心,小九月不愧是他的好孙儿,打的好!

一想到第一次看到九月的时候,九月便是穿着粉嫩的小裙褥,像个花蝴蝶一般撞入他的怀中,然后,仰着小脑袋,喊着他伯伯,那软糯声音,直接能将他的心给化了去。

偏偏,第一次见君凤宜,便是两巴掌么?

谁是亲外公,这小家伙心中很清楚呀!

尹承衍心中慢慢都是被认可的满足感!

倒是尹穆清眉心一跳,君凤宜这人一看便不是善人,她生怕君凤宜因为生气,直接将九月扔地上,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尹穆清上前一步,不由分说的将九月抢了过来,然后,几乎是逃一般,躲在了萧璟斓身后,然后,还不忘,以一种防备警惕的眸光,打量君凤宜。

君凤宜见自己的女儿如此防着自己,自然心脏一缩,一揪一揪的痛着。

上前一步,自是有几分无措:“你……朕……”

突然发现,君凤宜还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名字。

虽然尹穆清在暨墨京都比较出名,可是出了京都,她也只是万千官家贵女之中的一个,是以,出了暨墨京都,若是不专门打听,还真的不知道尹家三小姐闺名是什么。

君凤宜突然觉得无比尴尬,他这父亲当的太失败了,连自己的女儿叫什么,都不知道吗?是以,吱吱呜呜了半会儿,都没有说出什么所以然,最后,君凤宜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可是,偏偏的,这小心翼翼的动作,加上这句话,尹穆清顿生一种狼外婆的错觉。

九月还小的时候,尹穆清便给他讲过很多童话故事,是以,对于狼外婆的故事,九月很是清楚。

几乎和自家娘亲默契的想到一处,小家伙伸着白嫩的手指,指着君凤宜,嚷道:“爹爹,快,快打大尾巴狼……”

只是,看着君凤宜,再看看自己怀中,忽闪着大眼睛,像个机灵鬼一般的小儿子,尹穆清瞳孔自然是一缩,随即,几分难以言表的情绪,袭上心间。

不用九月说,萧璟斓便是怒的,将自己的女人护在怀中,对君凤宜怒道:“墨翎陛下,注意自己的身份。”他女人的名字,可是随便一个人能问的?

也不看看自己多大的年纪,都能给阿清当爹了,好吗?

老不正经!

别以为自己长了一张狐媚勾人的脸,就能出来招摇撞骗。

即便有什么苦衷或者可能,那也不能招惹他的女人。

说罢根本不予理会君凤宜,接过尹穆清怀中的九月,单手抱住,一手牵着自己的女人的手,便走了出去。

“站住!”萧璟斓的动作,无疑是在激怒君凤宜,他呵斥了一声,想追出去,却不想尹承衍上前一步,挡在君凤宜面前:“墨翎皇注意自己的身份,本将女儿的闺名,岂是随便一个人便能知晓的?”

眼睁睁的看着萧璟斓带着自己的女儿浩浩荡荡的离开,君凤宜怒不可遏,眸中全是杀意和愤怒:“尹承衍,你……你明知……”

“明知什么?”尹承衍讽刺一声,走近君凤宜,带着几分讥诮的意味:“明知你逼死了挽清,本将还能还将她的女儿,拱手让人?还是让给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尹承衍的话,几乎让君凤宜脑子一片空白,仿若一盆水当头淋下,全身都开始生寒,不可抑制的,拢在袖中的手颤抖着。

“连自己女儿的名字都不知道,君凤宜,你拿什么与本将争?这二十年,你可有关心她一点?她能不能吃得饱,能不能穿的暖,有没有被人欺负?这二十年,她又经历了什么,点点滴滴,事无巨细,你知道哪一点?”

一字一句,直接击破君凤宜的骄傲和自信,固若金汤般的防线轰然坍塌,溃不成军。

脸色一寸一寸的变白,便是连唇角也变的一片浮白。

可是,看着尹承衍唇边讥讽的笑容,君凤宜亦是笑了:“没错,这些,朕现在确实都不知道,可是不代表以后不知道,朕的女儿,金枝玉叶,本该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公主。迟早,她会回到朕的身边,喊着朕父皇,与朕共享天伦。而不是在这小小的将军府,做一个可以任由别人欺负的官家小姐!”

放出这话,君凤宜仿若松了一口气,自己给自己打气,给自己加油,他相信,父女情分,高过一切。

说罢,君凤宜转身,阔步离去。

墨翎的侍卫一经撤离,院子瞬间变的宽敞起来,尹承衍正松了一口气,却突然听到一声稚嫩的声音:“外公,母亲……才是墨翎的公主,是吗?”

尹承衍直接后心一凉,转身一看,便见小倾恒端端的站在他的身后,因为刚刚这里人很多,小家伙躲在人群之中,又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孩子,不如九月闹腾,自然在刚刚那个场景,很容易便忘了这个孩子的存在。

现在人群一散,这小家伙也没有离去。

尹承衍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侍卫,见侍卫们目不斜视,完全没有听主子讲话,尹承衍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当侍卫,当下人,要做到选择性失聪,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然后,走向倾恒,朝小家伙伸了手。

倾恒伸出小手,牵了上去。尹承衍直接将小家伙带到房顶上坐着,这个位置宽敞,自然不用怕隔墙有耳。

他不怕尹穆清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他不想她太快知道,若是真的尹穆清都走了,他曾经嘲笑君凤宜成了孤家寡人,却不想自己才是那个输的最惨的人。

尹府的院子建的很高,坐在房顶上能看到街道上的情景,墨翎侍卫浩浩荡荡的队伍离去,尹承衍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孩子,问道:“阿恒是怎么知道的?”

倾恒抬眸看了一眼尹承衍,随即,将视线避开,落在街道之上,认真的开口:“墨翎帝王有一双和弟弟一样的眼睛,还有,尹曦月的话,不得不让人怀疑,世间,哪里有这么巧的事?尹曦月能在法场被救走,又能借着公主的身份来尹府胡闹一场,这其中,外公功不可没,不是吗?”

尹承衍扯了扯唇角,阿恒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不可能阿清和璟王看不出来。

“阿恒是想娘亲认祖归宗?”尹承衍一直都觉得,和这个孩子相处,根本不用将他当个孩子,更甚的是,很多大人,都比不上这孩子的聪慧和懂事。

倾恒看着远方,也不知在想什么事情,没有说话。尹承衍看着小家伙紧绷的双唇,竟然有几分紧张,这会儿,该是尹承衍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问道:“阿恒,不喜欢外公,不喜欢尹家么?”

听此,倾恒的唇角,不可抑制的扯了扯,然后偏头,看着尹承衍,带着不可言状的讥诮:“外公没有保护好母亲,尹家,也没有将母亲当自己人,不是吗?”

倾恒的话一出,尹承衍自然是面色一僵,随即,心也慢慢沉了下去,刚刚对君凤宜的话,无疑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脸,这么一个小小的孩子都能看得出来,阿清……又怎么会不明白?

只觉得当头棒喝,将尹承衍击的昏头转向。

他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像此刻后悔过,懊恼过。

若是,他对阿清能上心一点点,他便能在君凤宜面前挺得住腰杆了,可是,他不仅没有,还放任欺负她的人,逍遥法外!

拳头骤然紧握,尹承衍几乎是悔不当初。

“外公何必懊恼?阿恒并没有怪您的意思,毕竟母亲现在过的很好,不是吗?”

倾恒顿了顿,继续道:“只是,如同阿恒自己一般,在知道自己并非是尹曦月的亲生孩子之后,也会想要找到真相。同样,母亲,她也不该被蒙在鼓里,有知道真相的权力。可是,与阿恒的情况不同,看外公如此不安,阿恒便知道,母亲身份的背后,牵连的东西太多,不仅仅是父与子,情与爱,可能,还有国与家。当然,阿恒只是一个晚辈,也不该插手长辈们的事情,不管结果如何,阿恒都只希望,母亲能过的幸福,不受伤害,这便是阿恒最大的希望!”

倾恒的话,无疑是让尹承衍愧疚难堪的,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便能知道这么多,而他,还因为要争一口气,犹豫不前。

已经,耽误了那孩子二十年,难道,还要继续害她么?

不说其他,就凭君凤宜的身份,便能护得她一辈子安乐无忧。

而,君凤宜对挽清的感情,也完全不输他。

尹承衍犹豫了,也在反省自己,这么多年,究竟做了什么。

这会儿,却听倾恒继续道:“只是,时隔二十年,墨翎帝王才知道母亲的存在,甚至,还让尹曦月有机可乘,占着公主的身份来尹府打闹一次,差点伤了九月,比起父王,他更加无能。在母亲最需要关爱,最无助的时候,他不出现,如今,母亲拥有了一切,他再来,又有何用?便是什么都不用做,便想要等着母亲上前,巴巴的喊他父亲?当一个便宜父亲么?”

这天下,岂有这么好的事情?

倾恒紧绷着下巴,看着远处消失在街角出的墨翎队伍,小颜上,浮现出几分讥讽的笑意:“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那个本事,讨得母亲原谅!”

母亲并非是小孩子,这二十多年,经历的,比起他,比起九月,要多的多。

那么,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再知道这件事情后,母亲是会痛恨尹外公的隐瞒,还是会责怪墨翎帝王二十多年的不闻不问?

尹承衍听到这孩子这么说,低叹一声道:“比起担心墨翎帝王会得不到阿清的原谅,阿恒觉得,外公是不是该祈祷,阿清的剑不会出现在外公的心窝!”

倾恒看了一眼尹承衍,不语。随即,站起身子,开口道:“事在人为,外公征战多年,骁勇无比,难道还怕母亲一个小小女子么?”

倾恒的话,让尹承衍扯了扯唇角,心,更是沉了下去。

这孩子,虽然懂事,很明显,却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

只不过,这会儿,倾恒继续道:“外公没看见父王的态度么?或许,墨翎君王,并不比你有多少优势,事在人为,外公尚可争取!”

刚刚,父王的态度很明显,似乎,他并不给墨翎帝王一分薄面。

……

大街之上,尹穆清牵着萧璟斓的手,红唇紧抿,手心不断的冒汗,不可抑制的,全身在发抖。

而,萧璟斓早已经让下人带走了小九月,他亲自护着尹穆清,想要劝慰,却没有开口。

尹穆清看着脚下三分地,心里五味陈杂,良久,她才开口:“阿斓!”

“别怕。”萧璟斓捏了捏尹穆清的掌心,柔声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本王都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不管她是什么人,是公主,是官家小姐,还是平民百姓,她,都是他唯一的妻。

尹穆清听此,自然是心中一暖,只听尹穆清低叹一声道:“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对家,我都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只是,这段时间,爹爹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我也并非是无心之人,已经在慢慢的接受,接受拥有一个爹爹,甚至,开始贪恋被人呵护的感觉。孤单久了,坚强久了,便会累,便想找一个依靠,想拥有一个家,找一个处处包容自己的人……”

“不用找了,这个人,便是本王,就在你身边!”

尹穆清嘴角一扯,满腔的悲伤尽数被这自以为是的男人化的一干二净。

伸手,在萧璟斓腰间软肉一捏,无语道:“还能好好聊天么?”

------题外话------

君爹爹无力望天,小恒,乖孙儿,你在做什么。?知不知道谁才是你的亲外公?谢谢亲爱的们票票,钻石,很给力,灵殿好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