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无语至极,和他有什么关系?父亲和丈夫,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好么?

萧璟斓腰间一痛,扯了扯唇角,面上情绪变幻莫测,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伸手,握住了尹穆清的小手,然后以一种强势的姿势,将女人按入自己的怀中,揉了揉女子的后脑勺,带着几分笑意:“女人,别对男人动手动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自己喜欢的女人站在自己的身边,闻着她的气味,便已经很让他难耐,如今,某个小女人喜欢在他身上动手动脚,她不知道,他的敏感点便就是在腰间,她也不知道,每次她在他腰间为非作歹的时候,他是如何难忍的,恨不得,立即,便狠狠的要了她。

还有半个多月,他便不需要再忍了。

所以,这期间,他不想有任何变故,什么乱七八糟的过来,都是不允许的。

因此,萧璟斓无比认真道:“阿清,作为本王的女人,你便应该有所觉悟。”

大脑自然是有一时间的短路的,抬眸看向萧璟斓,有几分不解:“什么觉悟?”

“便是,璟王妃完全可以傲视天下之人,不管是傲娇,还是做作,你都是有资本的。因此,并非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贴上来,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你完全可以置之不理。”

萧璟斓的话,让尹穆清一顿,她如何不理解萧璟斓的意思?

以前,不管是尹家,还是其他,其实对她而言,都可有可无,毕竟,尹家并没有给她任何庇佑,所以,不管尹家是不是她的家,她都不用多在意。

至于她是不是真的还有一个亲生父亲的存在,那么更不用理会了,二十年没有他,原主都死了,如今她虽然延续了原主的生命,替原主继续活下去,可是,她更不需要一个可以抛弃自己亲生骨肉二十年的男人!

可是,话虽如此,尹穆清又如何不难过?不失望?

从小到大,在尹府,过的还不如一个下等丫鬟。尹老太君,也就是她的奶奶,从来没有将她当做亲孙女,动辄打骂,克扣生活用度,恨不得,她立马死去。

真正的尹穆清,过的那般小心翼翼,还是难逃一死,她才十五岁,却在最好的年纪,香消玉损。若是尹家知道,可是会有半点怜惜后悔之心?

不过,原主性子软糯无争,也是无能怯弱的表现,无能之人,尹穆清不会同情,只会感到悲哀。

甚至,在原主的记忆全部反馈在她自己的脑海,融为一体时,她更是觉得痛恨,竟然有这么懦弱的自己。若是她不那么懦弱,倾恒不会丢,九月也不会身子羸弱多病。

曾经,她也想过,等时候一到,便脱离尹家,再与尹家无半分关系。可是,回到尹家,她发现,除了尹曦月,尹家出了一群被顽固封建,无知无德的尹老太君养成的一群肤浅刁蛮的女子,其实并无大恶之人,所以,她除了为尹家感到悲哀之外,恨不起来。

再者,尹家的这个爹爹对她的态度,也逐渐有好转,以前,他只是在她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出面拉她一把,然后便又不闻不问,如今,便开始事无巨细的开始关怀。尹穆清虽然淡漠,却是一个很容易触动的人,是以,她确实想着,慢慢接受。

然而,现在慢慢接受的结果便是,事实证明,以前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欺骗。

尹老太君说的不错,她才是真正的野种么?

不是尹家的人,占着尹府嫡女的位置,试问,尹家谁人会喜欢她?

尹承衍明知道她的身世,却隐瞒这么多年?

呵!

尹穆清觉得很可笑,她与君凤宜没有任何感情可言,自然是没有什么感觉,不管是他欺她,骗她,还是对不起她,她都觉得那只是一个可以忽略的陌生人。

可是尹承衍不同,她对他有感情,甚至是一种浓浓的父女亲情,是以,如今知道尹承衍的刻意隐瞒,她自是觉得失望透顶?

他是恨她的吧?不然,又怎么可能任由她在府中受欺负而睁一只闭一只眼?

尹穆清想到这些,眼眶红通通的,看着自是有几分楚楚可怜之意。萧璟斓看着自然是心疼至极,也把尹承衍和墨翎的帝王在心间问候了一个遍。

他的女人,容不得他们欺负。

萧璟斓拍了拍尹穆清的脊背,带着几分恼意,开口道:“你这女人,不是向来挺坚强的么?怎么这会儿便还哭鼻子了?多大点事?不过是两个可有可无的人,你何须在意?若是喜欢,本王现在便派人,将那些惹你伤心之人……”

“如何?”尹穆清觉得,萧璟斓便是一个很会煞风景的人,明明,她酝酿的悲伤很是浓郁,却不想他的一句话,便是能让人觉得好气又好笑,什么情绪都没了。

这人,便是自恋到能让人觉得无语的地步么?

一个是墨翎帝王,权倾天下,多少诸侯国对其俯首称臣。一个是暨墨手握重权的大将,便是有半分异心,暨墨危矣,毕竟,暨墨的士兵,有四成都只听尹家号令,其他兵权又分散在各个武将王爷手中,又有多少能团结一心?

所以,尹穆清还真的想知道,萧璟斓想将惹她生气之人如何!

尹穆清扬着脑袋,睁着一双如秋潋般清灵的眸子,一带着几分玩味的看向萧璟斓。

萧璟斓扯了扯唇角,伸手,扯了一下尹穆清长而卷翘的睫毛,带着几分嗔怒:“这是什么表情?便是觉得,你的夫君,这么没本事么?别人都其上门来了,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哭鼻子?”

尹穆清嘴角一扯,带着几分恼意,伸手便揪了一下萧璟斓的耳朵:“能不说哭鼻子的事情么?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小姐哭鼻子了?本小姐那是被沙迷了眼!”

说罢,瞪了一眼萧璟斓,便没好气的转身大步离去。

真是岂有此理,难道,这便是代沟?

不管了,反正被萧璟斓搅和的什么情绪都没了,现在想想,确实如同萧璟斓所说,根本就是两个可以忽略不计的人,她何须在意?

她自己有钱,夫君有权,两个宝宝又乖巧懂事,她是人生大赢家。现在找上门来的,不管是什么身份,都是倒贴的人,说不出个所以然,对不起,她不认识!

萧璟斓见尹穆清如此,便知道她心中的死结已经打开,他也放了心,摸了摸自己被拧的耳朵,呲了呲牙。

这女人,怎么越来越不温柔了?

……

君凤宜带着满腹心事,回了客栈。

“陛下!”玄衣男子突然单膝跪在地上,面色带了几分激动:“恭喜陛下找回遗失血脉,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君凤宜转身,看了一眼单膝跪在地上,脊背挺的笔直的男人,也有几分激动,然后撩袍坐在榻上,手指不断的敲着桌案,良久,才问道:“是不是很像?”

还不等玄衣男子回答,君凤宜便又问道:“瞧见那孩子那双眼睛吗?是不是和挽儿的眼睛如出一辙?”

玄衣男子连忙点头:“微臣看着,公主的眼睛虽然生的像陛下,但是嘴巴鼻子,看着却更像陛下!”

玄衣男子名叶祁,在很小的时候,便跟在君凤宜身边,从一个小小的侍卫起步,对君凤宜忠心耿耿,生死不弃,陪着君凤宜一步步从一名被墨翎丢弃的皇子走到现在的这个地步,他自己也官拜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君凤宜与穆挽清的事情,他比谁都清楚。

曾经,在北燕质子府的时候,还是他给两个牵的线。

君凤宜听此,激动的站了起来:“是么?”

长的像他么?君凤宜满心都是浓浓的欣慰,挽清生的女儿,不是尹承衍的,而是他君凤宜的骨血么?

君凤宜自然是沾沾自喜,拿起杯子想喝一口,却又没心喝,末了又放下杯子,反反复复,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最后,只听君凤宜洋洋得意道:“朕的女儿,自然是要像朕,难道,还能像别人?”

说罢,施施然的坐下,顺便还理了理自己的袍子,然后吩咐道:“叶卿,速去查明公主这二十年的事迹,她叫什么,生辰什么时候,喜欢做什么,喜欢吃什么,喜欢如何穿戴,事无巨细,两个时辰后,朕要知道1”

“两个时辰?”叶祁的声音根本没有经过自己的大脑,他只知道,两个时辰,要在暨墨查一个人生平二十多年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自然是有几分不赞同。

“怎么?时间太长?”君凤宜扬着下巴看了一眼叶祁,随即点了点头,道:“以叶卿的办事效率,这点小事,一个时辰足以!”

叶祁惊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陛下脸上无半分玩笑之意,他是不是眼花了?陛下,您是在玩微臣么?

君凤宜这会儿哪有心情戏弄别人?他只知道,自己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自己女儿的一切,甚至,已经想好,了解女儿一切喜好,然后,有目的性的,去讨好。

“怎么?还快?”

“不快不快……微臣现下便去查!”叶祁在君凤宜还想克扣他的时间之前,先一步领命,然后几乎是一阵风一般,掠了出去,心情紧张的不能自已,脑海之中,只有几个字,那便是一个时辰,只有一个时辰!

而,君凤宜的心也没有好到哪里,一想到在一个时辰之后,自己便能知道自己的女儿的一切,他如何不期待,不紧张?

一紧张,便有些无措,君凤宜习惯性的,倒满了茶杯,然后,饮下,一杯又一杯……

君语嫣带着君天睿来的时候,便看到这一幕。

君语嫣自然说惊了一下,然后连忙上前,将君凤宜手中的茶杯接了过来,然后跪地道:“儿臣办事不利,惹父皇忧心,父皇责罚儿臣吧,还请父皇保重龙体。”

君语嫣也是不久前才知道尹穆清才是父皇的亲生女儿,现在想想,君语嫣觉得自己真是蠢笨,明明,尹穆清的模样,是有几分长的像父皇的,只是,五官相像,却被女子的柔美掩盖,若不是刻意,很难将两个根本难以有联系的人联系在一起罢了!

君语嫣差点上了别人的当,弄错了皇家血脉,心中无比惭愧,也觉得很愤怒。

那个黑衣人究竟是什么目的?他是尹承衍的人么?否则,在尹府,尹承衍明知道她认错了人,却不反驳纠正,难道,这本就是他有意为之?

尹将军,父皇,还有母后三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君天睿见到君凤宜,自然是一喜,连忙凑了过去,跪在君语嫣的身边,却不是不行礼,伸出洁白如玉的手指拉了拉君凤宜的洁白的袖子,带着几分期待的意味,开口道:“父皇是来看阿睿的么?阿睿病了呢!”

君天睿被墨郡瑶身边的绯色迷晕,因为那迷药有些猛,是以,这两天都有些昏昏沉沉的,君语嫣给他解释的是,自己生病了。孩子心性的他,在生病的情况之下,自然是很脆弱,虽然不至于哭鼻子,却还是期望自己的父亲,能说几句慰问的话。

可是,君凤宜一看到君天睿,便皱了眉头。

一想到尹穆清,便想到穆挽清,若是穆挽清知道他……他与别的女人生下过一个孩子,是不是会恨他?

那个孩子知道他负了她的娘亲,会不会恼他,便再不会与他相认?

想到这里,君凤宜又想起了多年前的那荒唐又耻辱的一夜,自然是愤怒,带着几分厌弃,伸手拂开君天睿,甚至,还挥手划开了白色的长袍,被君天睿抓过的衣摆,便滑落在地上。

“父皇?”君语嫣被突然生气的君凤宜惊住,连忙谢罪:“父皇息怒,阿睿不懂事,冲撞了父皇,还请念在他年幼无知的份上,饶了他冒犯之罪!”君语嫣后悔莫及,便不该在阿睿面前说谎,不能告诉他,他生病,父皇是担忧他的,还不远千里,来看他!

君天睿看着君天睿赫然被愤怒掩盖的眸子,心下生寒,又有几分不解,一股浓浓的委屈之感悠然而生,只听君天睿哽咽道:“父皇不喜欢阿睿,父皇凶阿睿!”

君凤宜听了君天睿的话,看着他如孩子般纯真无辜的眸子,更是觉得有些厌烦,噌的一声站起身来,对君语嫣道:“送太子回国!”

“父皇!”君语嫣声音也有些哽咽,父皇对阿睿,便是嫌弃至此么?

君凤宜不想听君语嫣替君天睿求情,厉声道:“即刻出发!”

“我不走,阿睿不走!”君天睿很无助,也很失望,甚至,即便是孩子心性的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父皇对自己无半点怜爱之心,甚至对他只有浓浓的厌恶之感,他自然是不平的。

噌的一声站起身子,便朝君凤宜嚷道:“不走!”这生气的小模样,像极了九月发怒时的样子。

“阿睿,快跪下,这是父皇,你怎么能对父皇如此无礼?”君语嫣伸手拉着君天睿的袖子,只不过君天睿执拗起来,根本说不通,是以,直接甩开了君语嫣的手,哽咽道:“父皇不喜欢阿睿,阿睿为什么要对他有礼?”

“放肆!”君凤宜自是有几分怒意:“养你这么多年,便是留你与朕作对的么?来人!”

君凤宜唤了一声,两个黑衣人应声而落:“陛下!”

“将太子绑了,送回墨翎,若是反抗……死罪!”说罢吗,君凤宜袖子一拂,阔不离去。

君语嫣和君天睿都愣了。

死罪?

君语嫣眼眶中蓄满泪水,只要一触及阿睿,父皇便是半分不留情面,喜怒无常。

眼睁睁的看见君天睿被带下去,她却无能为力。

“阿睿……”君语嫣喃喃出声。

只不过,突然想起尹穆清,君语嫣的眸子便一亮,她才是父皇的亲生女儿,以父皇的态度,必定是会很在意尹穆清的意思,只要尹穆清替阿睿像父皇求情,难道,父皇还会强行送阿睿走?

君语嫣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已经快日落西山,再过不了多久城门便会落锁,带着阿睿,他们不可能飞檐走壁,所以,只要在城门落锁之前,让父皇收回旨意,还来得及。

想到这里,君语嫣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飞身朝璟王府飞身而去。

……

这会儿,璟王府正是晚膳之时,一家四口正坐在一起用膳,九月喜欢吃甜食,这会儿正抱着一块糖醋排骨啃,他自己啃不要紧,他手边,还有一个一团毛茸茸的小狐狸卧在桌子上,两只前爪抱着一块糖醋排骨,啃得津津有味。

见小狐狸吃完,九月又扔了一块糖醋排骨在小狐狸面前的玉碟之上。

小九月自然是发现了,这小狗很聪明,放在地上的东西不吃,偏要吃人拿在手里,或是放在碟子之中的东西,所以,小九月自然是喜欢上了这个矫情又聪明的狗了!

只是,和一个畜生同桌而食,这个无疑是打破了倾恒这么多年的人生观,皇家的规矩如何严厉?主子吃饭都是一群婢女伺候,一群人看着你,又怎么会给一个畜生蹲在桌子上的机会?

萧璟斓看着九月吃的满嘴是油,脏兮兮的小模样,眉心跳了跳,再看嚣张到在他面前,也敢跳上桌抢食的小畜生,萧璟斓强忍着内心的嫌弃,才没有命人将这小畜生剥了煲汤。

看着自家弟弟和这小狐狸吃的满嘴是油,倾恒嘴角扯了扯,放下筷子,开口道:“母亲慢用,倾恒饱了,先行回房了!”

三双眼睛扫来,倾恒面不改色,不是他吃饱了,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吃这么少?”尹穆清见倾恒小碗里面的饭都还没动几口,自然是有几分着急的:“可是身子不舒服?”

尹穆清是见惯了自家小儿子的吃相,自然是见怪不怪,再者,小娃娃养个小宠物,与小宠物同吃同喝,并没有什么不妥,还能培养小家伙的爱心。

“额……”倾恒噎了一下,随即开口:“不久前陪着弟弟用了凉快蟹黄糕,还不曾饿。”

萧璟斓见倾恒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扔了筷子,自然也连忙将手中的筷子放在桌案之上:“本王也饱了!”

尹穆清没有理会萧璟斓,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挑食不成?再者,璟王府的菜式,每顿九九八十一道,满满一大桌子,再怎么挑食,也有他喜欢的吧?

只是看了一眼萧璟斓,便转身继续对倾恒道:“糕点只能当零嘴吃着玩,乖,喝了这碗乌鸡汤。”

说罢,尹穆清盛了一碗汤给倾恒递了过去,只不过,倾恒还没接,那小狐狸竟然先一步跳了起来,然后窜了过来,直接抬起前蹄,抱着尹穆清的手,便扯着脖子喝汤,窜过来的途中,还踢翻了两盘菜……

九月见小狐狸抢了自己哥哥的汤,自然是急了,站在凳子上,伸手便将尹穆清手中的汤夺了过来:“旺财,你不乖,哥哥的汤不许抢!”

然后,转身,将已经被狐狸尝过鲜的乌鸡汤递给倾恒,一副爷很照顾你的模样,高傲道:“喝吧喝吧,哥哥你太没用了,一个小狗崽子都抢不过!”

倾恒盯着小九月手中的小碗,然后抬眸看了一眼九月,嘴角抽了抽:“真是有劳九月替哥哥着想……”真是谢谢这小家伙,还能好好用膳么?

对于某个有洁癖的小娃,这根本无法忍,起身:“倾恒先告退了!”

说罢,逃也般的走了!

尹穆清见此,自说嘴角抽了抽,也明白过来,为何倾恒不吃了,不说小倾恒有些洁癖,就连她也不能忍好么?

伸手抓着某个因为喝了汤,还舔着嘴巴的小狐狸便提了起来,对九月道:“以后,不许将这小狗崽子弄桌上来,听见没?特别是哥哥在的时候!”

然后起身,扔了出去!

某个小狐狸嗷嗷叫了几声,对于这一家子将它喊狗崽子的事情表示不能忍,迈着小短蹄子便到处窜,小狐狸记忆力惊人,自然是一会儿便窜到了大门口。

九月听娘亲勒令有哥哥在的时候不许将自己的旺财放桌上与他有福同享,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娘亲,你偏心!”

说着,便溜下凳子,追着小白狐出去。

尹穆清本想追过去,却不想被萧璟斓叫住:“过来!”

“嗯?”尹穆清走了过去,萧璟斓伸手便猛的将她拉入怀中,萧璟斓一把握住女子不盈一握的蛮腰,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带着几分哀怨的眸光闪动着幽深的光芒,只听某人学着九月的口吻,道:“女人,你偏心!”

以前比不上九月,现在他和九月两个似乎都比不上倾恒那个臭小子,萧璟斓表示不服气!

两个什么都懂的毛头小子,她对他们那么上心做什么?

他萧璟斓要相貌有相貌,要权利有权利,要钱财有钱财,这女人怎么就没有表现一点点,对他入迷,非他不可的那种痴迷样儿?

倾恒不用膳,她关心,他不用了,她连个眼神都没给,某个女人如此不将他放在心上,萧璟斓表示自己不服!

尹穆清愣了一下:“本小姐偏了哪门子心了?”

“心全部在倾恒那臭小子身上,不是么?本王半点都没分到!”萧璟斓委委屈屈的开口。

尹穆清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挣扎着从萧璟斓怀中出来,无语道:“你还想和倾恒争?没有半点竞争力好么?”

萧璟斓一愣,然后脸色便黑了下去。

在这女人的眼里,孩子第一,他是第二么?

岂有此理!

正直这会儿,一侍卫进来,禀报道:“启禀王爷,语嫣公主请见!”

萧璟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尹穆清,尹穆清愣了一下,眸光闪了闪,然后开口道:“我先回房了!”

现在,她不想见到尹家的任何人,也不想见到君家的任何人。

萧璟斓听此,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女人,抬了抬手:“打发出去便是。”

“可是,小公子……在语嫣公主手中!”

------题外话------

阿清会出面替阿睿求情么?大家猜一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