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阿睿遭罪(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恼愤,却带着一股孩子气,看着格外的招人喜欢。墨郡瑶觉得,这个少年不仅漂亮,还别有一番风情,看着他,便自然而然的想要这个少年因为她而迷醉冲动,沉迷沦陷。

而,另外一方面,看着少年那双琉璃般清透的眸子,比宝石还要闪亮明媚,墨郡瑶只觉得这个少年干净到让她觉得难堪,让自己觉得无地自容。

意识到这一点,墨郡瑶自然是愤怒的。

她恼恨少年的存在,因为少年的存在,将她衬得肮脏不堪,是以,她要他陪着她一起堕落,一起在这肮脏到令人恶心的世间共存。

男人,本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不管是谁,只要是男人,内心深处,便藏着最原始的兽欲,与禽兽无两样,兽欲一出,便连最起码的人性都荡然无存。

既然,内心如此,为何偏偏要有这么一副如天使一般姣好的皮囊?

在她面前,无须掩藏,墨郡瑶看着那些表面正义贞烈一本正经的男人摒弃自己的正义,伏在她身上无限索爱,她便畅快,也觉得讽刺,这便是男人!

墨郡瑶唇边荡出一抹笑意,比犹如盛开在云山之巅的曼陀罗花,美艳妖娆,张扬动人。

俯身,舌尖扫过少年完美的唇瓣,柔软无骨的玉臂便缠上了君天睿的脖子,伏耳低语:“小公子别怕,现在不认识,待会儿便认识了!”

“你滚开,口水,脏!”湿漉漉的舌尖在自己唇边一扫而过,君天睿只觉得是一只鱼尾巴扫了他一般,湿漉漉的,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胭脂味,君天睿只觉得恶心到不行,厌弃的将头偏在一边,双眸紧闭,根本不想看墨郡瑶,

墨郡瑶见君天睿如此模样,将那双琉璃般干净的眸子掩盖在那羽睫之下,不知道为何,她很是恼怒,她见不得这些男人欲擒故纵的样子。

她,无疑是美丽的。

外貌,身段,身份……

随便一样,想要依附她的男人便如过江之鲫,偏偏的,他们明明想要,却还是一副清高,不愿顺从的模样。到了最后呢?还不是一样?

马车在一别院停下,外面的人打开车帘,躬身道:“主子,到了!”

墨郡瑶是以商贾的身份私自来的暨墨,是以没有惊动暨墨之人,为了方便,便在这皇城脚下购买了一座五进的院子。

绯色连忙将一件大氅披在墨郡瑶身上,扶着墨郡瑶下了马车。

墨郡瑶手里拿着鞭子,鞭子一段缠在君天睿的腰间,直接便将君天睿拽进了屋,摔在了榻上。

绯色是一个很识时务,也是个有眼见的男人,见墨郡瑶将君天睿带进了房间,很体贴的将房门关上,然后立即吩咐人去备水。

“唔,疼……”君天睿脑袋磕在榻边的扶手上,光洁的额头瞬间肿起了一个大包,君天睿被撞的头昏脑涨,心里又满是对墨郡瑶的恐惧,看着墨郡瑶仿佛一只凶恶的狼一般朝自己步步走来,君天睿下意识的想要逃。

然而,他刚从榻上下来,手腕便被墨郡瑶抓住:“你要去哪里?如今就你我二人,还装什么?”

男女欢爱,要与不要,对男人没有任何损失,不是么?

既然如此,何不选择放纵自己?

十六岁的少年,虽然已经不小,却还未长成,是以,和墨郡瑶站在一起,即便个子比墨郡瑶高一些,可是,君天睿清瘦的小身板,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孩子模样。

墨郡瑶的武功高强,君天睿那三分力气,当真是不能撼动半分,小家伙急得眼眶通红,却还是挣脱不了:“姐姐,松开好不好,阿睿要回家!阿睿明天再来找姐姐玩,好不好……”

墨郡瑶听君天睿这么说,眸光闪了闪,却还是不做任何思考,将君天睿推至榻上,肩膀一动,肩上的大氅便滑了下去,大红肚兜暴露在空气之中,与洁白的肌肤交相辉映,肌肤能晃瞎君天睿的眼睛。

“姐姐?”墨郡瑶回味着这个称呼,带着几分兴致,压在君天睿的身上,玉指在他胸前打圈挑逗:“这个称呼不错,你若喜欢这么玩,有何不可?”

酥胸贴在少年胸膛之上,因为女子的动作而微微晃动,若是其他男人,恐怕早就把持不住,化身狼虎扑上去,还需要女子来主动?

可是,君天睿是什么都不懂,没有欲的概念,又怎么知道这女子在做什么?

只觉得这女子离自己这么近,他便觉得羞愤,屈膝便踹了出去。

墨郡瑶不妨,便被君天睿踹在了小腹之上,疼的她倒吸一口冷气,而便是在这一空挡,君天睿一把推开墨郡瑶,起身要逃离。

墨郡瑶自然是怒了,忍着痛,伸手便抓住君天睿的墨发,将他拉了回来,然后翻身骑在君天睿的身上,不由分说的点住君天睿的穴道,然后低头咬在君天睿肩上,力气之大,不过片刻,便见了血。

君天睿痛的倒吸一口冷气,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死死的咬住下唇,才没有喊出来。

墨郡瑶尝到血腥,感觉到似乎将这少年的筋骨咬断才住了口。

她的性子从来如此,别人让她痛一分,她便要百倍的还回来。

紧紧的抓住少年的墨发,强迫他看着自己,墨郡瑶一手捧着君天睿的脸,欣赏着他的精致干净,低声道:“痛了?便乖了?本宫看上你,是你的福分,本宫要给你宠,你便受着,反抗的代价,你承担不起,知道么?”

说罢,墨君曜便吻上了君天睿的唇,然后缓缓向下,一处不落,吻的异常仔细。

似乎,她想尝遍少年的味道。

墨郡瑶的吻,很是熟练,也很有技巧,几乎能让人随着她的吻,上天入地,翱翔天际!

手指一动,内力便划破了少年的衣襟,光洁的胸膛露在墨郡瑶的面前,她慢慢的吮吸着,舔吻……

羞耻之心是人生来便存在的东西,君天睿虽然不懂身上的女人在做什么,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却不难感觉到羞辱,甚至羞愤恶心到不想要自己这具身子的冲动,

尊严也是人生来具有的,对于男子来说,尊严重于生命,君天睿即便是保持着孩子般的纯真和天真,可是本能的东西是不容践踏的。

是以,如今这场面,几乎可以将他这么多年的纯然烂漫之心摧残摧毁,甚至,心间,一股名为绝望的东西开始滋生,然后迅速蔓延!

以前不知道便罢,现在知道一点模模糊糊的东西,这种绝望更如雨后春笋般在心中生长。

感觉到女子的手朝下腹而去,君天睿身子一缩,抖了一下,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

泪水,不由自主的往下落。

父皇,阿姐……

阿睿好怕……

君天睿默默的叨念,祈求着,祈求自己的父皇能救他,盼望着自己的阿姐能救他。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父皇那张冷酷无情的脸,君天睿的身子便又是一哆嗦,更加的绝望了,父皇怎么会救他呢?

突然,啪的一声,脸上火辣辣的一痛。

君天睿睁开眸子一看,便看见墨郡瑶一脸恼怒的看着他:“你是死人么?”

即便是她使出浑身解数,这少年都无动于衷,全身的肌肉紧绷着,连半分都未动情,墨郡瑶便觉得很是挫败。甚至,看着少年毫无情欲,甚至面如死灰的面孔,她身子便不由的抖了起来,一股浓浓的悲悯和愤怒从心间蔓延。

墨郡瑶很烦躁,为何,他就能对她视若不见?

她不甘,她不服!

男人,都是禽兽不如的东西,难道还有谁比谁善良?

无比激动的,将少年踹至榻下,只见墨郡瑶起身,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事,脸色煞白,拿起枕边放着的鞭子便抽了过去,墨郡瑶面色阴沉,带着几分讥讽和嘲弄,狠狠道:“没反应,便能证明你与他们不一样?笑话,在本公主面前,即便是再厚的伪装,本公主也能一层一层的给你剥干净,让你看看自己究竟有多脏,多恶心!”

说罢,墨郡瑶便朝外喊道:“绯色,滚进来!”

外面的男人听到里面的动静,便是有几分心惊,推门进来,便见这少年半露着胸膛,躺在地上,肩上的伤口很是狰狞,身上到处都是青紫色的吻痕,白色的衣服几乎快被鲜血染红,毫无生气。

再看墨郡瑶,身上也沾染着些许血迹,绯色自然是有几分心急,直接忽略地上的君天睿,绯色几步来到女子身边,着急道:“公主,可是伤到了?”

说着,扫了一眼君天睿,眸中带着几分阴沉,一脚便踹了过去:“什么不知死活的东西,公主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竟敢出手伤公主么?”

“呃……”被点了穴道,君天睿不能动,即便是痛的全身哆嗦,也根本不能动弹一下,额上冷汗混着血水在脸颊上集聚,蜿蜒而下,狼狈不已。

墨郡瑶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然后扫了一眼地上的君天睿,开口道:“好好调教一下,一个月后,本宫要见到成效!”

绯色自然是明白的,连忙点了头:“奴才定不负公主所托!”

随即,墨郡瑶有几分烦躁的看了一眼君天睿,然后阔步离去。

绯色看到墨郡瑶离开的背影,眸光有几分黯然,随即,拍了拍手,两个黑衣人应声而落。

“将他带下去,不知死活,别在这里脏了公主的地。”

“是!”

由于君天睿被点穴道,是以,有些昏昏欲睡,当一盆冷水当头淋下的时候,他才打了一个哆嗦,见是一个宽阔的暗房,自然是有几分害怕的。

一枚花生子射了过来,点在了他的肩上,刚刚还僵硬的身子,立马软了下来。

他,能动了!

君天睿下意识的便要挣扎着起身,他不喜欢这里。

可是,他还未爬起来,腿弯便是一阵剧痛,双腿一软,便又重重的跪在了坚硬的地板之上。

绯色走进君天睿,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抢行抬起他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只听绯色道:“怎么?被公主看上,你觉得很神气是不是?所以,装模作样,在公主面前矫情?嗯?”

无疑,绯色是真心爱着墨郡瑶,即便是她做什么,他都支持,她要的,他从来不是拼尽一切都要捧到她的面前。

他虽然只是她的奴,是她可有可无的奴,可是,他就是要在她还需要自己的时候,尽量让她高兴,让他满意。

看着墨郡瑶与其他男人欢爱,他是怒的,也是妒的,可是他不恨她,只恨这些被她看上的男人。

是以,君天睿落到绯色的手中,无疑是羊入虎口!

君天睿疼的冷汗淋漓,可是君家之人,只有一个傲人的骨气,不会对敌人示弱求情。

抬眸,一双琉璃般清透的眸子早已沾染了一片怒意和倔强,只听君天睿咬牙道:“你们都是坏人,蛇鼠一窝!”

蛇鼠一窝,是君天睿不久前才在倾恒那里学来的新成语,他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但是能表达自己对坏人的仇恨便可以。

绯色嗤了一声,坐在椅子上,带着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君天睿,然后动了动手指,便开口道:“嘴巴不学乖,定说了不该说的话,公主如何会开心?让他学学乖,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是!”

君天睿不知道绯色是什么意思,但是,当他看见一个黑衣人拿着沾了盐水的鞭子朝他走来的时候,君天睿自然是害怕了。

“不……不要打阿睿……”一双眸子全然都是恐惧,步步往后挪去,可是,他的求情根本没有任何用,转身,手足并用的往后爬,鞭子咻的一声响后,直接落在他的背上。

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啊……”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剧痛之下,君天睿痛呼了出来。

可是,当接二连三的鞭子落在自己的身上,背上的时候,君天睿连喊都是来不及的,挣扎着,躲闪着,低泣着……

开始,还能隐忍,到了后面,却是连忍的力气都没有,呜咽哭诉:“不要打阿睿,不要打……”

“痛……阿睿好痛……唔……”

沾着盐水的鞭子,抽在身上,那种感觉,似乎剥皮抽筋一般,像是火在表面燃烧,身上火辣辣的痛意袭来,几乎让君天睿痛的恨不能立马死去。

血水,汗水,交织一处,在地上蔓延……

这样的鞭子落在一个毫无内力的少年身上,几乎能要了他的命。

哭喊了一会儿,君天睿也发现哭没用,只能咬住一缕墨发,逼着自己,忍一下,再忍一下,或许,父皇便能来救他。

绯色听君天睿已经在求饶,便抬了抬手,那男子收了鞭子,直接抓住君天睿的身子将他提了起来,强迫他看着对面的绯色。

君天睿身子抖的厉害,胸口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视线很模糊,可是那琉璃般的眸子却因泪水的浸染而更加干净,而且还带着一股子傲气,支撑着自己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呵!”绯色理了理自己的墨发,肩上的伤还隐隐作痛,可是挨墨郡瑶的鞭子,他不觉得气罢。看着君天睿那双因倔强而熠熠生辉的眸子,便觉得妒恨:“不就是这双眼生得好么?也不知什么地方吸引公主,让她对你念念不忘!只可惜,被公主看上,你便要有那个觉悟,并非公主取悦于你,而是你,要懂得如何伺候公主!”

说着,绯色便上下瞄了瞄君天睿,对于一个半大的少年,如今更是全身是伤,弱的似乎马上就能没了,绯色自然是瞧不上的,带着几分不屑,嗤道:“瞧你这模样,是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吧?只可惜,伺候公主,其他女人,你便是看也不能看一眼,不然,本公子定然让你去学学如何取悦一个女人,和她一起巫山云雨,欲仙欲死!”

“咳咳……”君天睿连声咳嗽着,发丝凌乱,被血水污染,结成团,无比狼狈。

他根本没有听眼前的男人在说什么,因为痛,因为恨,他想说话,却没有力气开口,只是微微的动了动手指,见自己头上的玉簪落在地上,君天睿慢慢的挪动着手指,然后快速的将那玉簪握在了手中。

趁着黑衣人不注意,猛的将那玉簪插入了黑衣人的大腿之上。

“啊……”那男人不妨,被君天睿得逞,疼的杀猪一般的惨叫。

君天睿听见这男人惨叫,心里只觉得解气,有些微弱的扯了扯唇角,因为刚刚那一个动作,扯的他伤口剧痛,几乎让他笑都笑不出来。

但是,痛到极致的时候,便能慢慢习惯,神经也会麻木,是以,君天睿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只不过,他刚觉得解气,高兴好不到半刻,那男人便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咔的一声,胸骨碎裂的声音异常明显。

“呕……”一口鲜血,涌至喉间,君天睿眼前一黑,差点便晕了过去。

那黑衣人还想踹一脚,只不过还没有踹下去,门,便啪的一声从外间踹开,四分五裂,那黑衣人也被来人的掌风袭倒,犹如一碎布一般摔了出去。

------题外话------

今天下午两点,咱们的萌宝上精品推荐,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推荐,希望宝宝们踊跃发言,花花,钻钻,可以意思意思,有票票的,请不要吝啬,就当救阿睿了,哈哈……还是老规矩,留言者灵殿奖励潇湘币币,灵殿跪求支持!

下午两点有二更,记得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