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被二位公主救走了(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群锦衣侍卫首先闯入大厅,占据了大厅各个出口。

绯色见此,心脏骤然一惊,想要撤离,已然晚了。

这是谁的人,怎么会找到这里?

但是,看到进来的两个女子时,绯色大脑一片空白。

璟王府的人?

绯色有几分慌乱,公主,应该离开了吧?

两个锦衣侍卫将绯色制住,强行将他按在了地上,绯色脑海之中没有恐惧,只想到的,只有墨郡瑶。

公主要去找陛下的,现下,应该已经离去。

尹穆清紧跟着侍卫闯进大殿,但是,当她看到眼前的场景之时,只觉得一股滔天怒意涌上脑海,呼吸一窒。

少年全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大厅之中,因为有被泼了一盆水,是以,血水从少年躺着的地方,竟蔓延到门口,惨不忍睹。

“阿睿!”胸腔之中,一股痛意蔓延而来,让尹穆清脑海一片眩晕。

几步上前,来到少年身边,尹穆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少年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衣不遮体,鞭痕遍布全身,皮肉外翻,血水不断的往外冒,便是找不到一处好地方。

更甚的是,少年双眸紧闭,口中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一看便是肺部受了严重的创伤。

他们怎么敢?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尹穆清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不久前,这少年还能在她面前,仰着脑袋喊着她姐姐,怎么现在会变成这般模样?

这那么干净纯真的少年,他们怎么能下的了手?

“阿睿……”君语嫣看着这一幕的时候,便也是脚步一晃,差点摔了下去,几乎是踉跄着步伐,摊在了君天睿的身边,手抚上少年的身上,却又不敢动,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阿睿,你别吓皇姐,别吓皇姐好不好?”

尹穆清见君语嫣要去扶君天睿,连忙阻止:“别动他!”

知道他身上有什么伤,若是肺腑有伤,乱动,势必会造成二次伤害后果不堪设想。

尹穆清蹲下,看着君天睿身上狰狞的伤口,恨不得将凶手千刀万剐,握了君天睿的手,压着嗓音,哽咽道:“阿睿,能听到姐姐说话么?”

感受到有人来,听到自己最熟悉的声音,君天睿动了动眼皮,长长的睫毛闪了一下,伸手,便握住了尹穆清的衣带,声音低不可闻:“姐……姐……”

因为等到了自己想要等的人,君天睿心里松了一口气,似乎找到了安全感,便再也不怕了,唇角扯了扯,给了尹穆清一个苍白的笑意。

尹穆清听此,鼻头一酸,眼泪便止不住的落了下来,看到少年不断收紧的拳头,她扯了扯唇角,安慰道:“阿睿别怕,姐姐在这,坚强点,阿睿坚强点。”

说罢,尹穆清朝外喊道:“仙儿,进来!”

廖仙儿听到尹穆清的声音,应了一声,随即将带她们找到这里的追踪蛊放进了锦盒,然后疾步进屋。

饶是廖仙儿见过大场面,见到这个情形,也愣了一下,随即捂着鼻子,似乎不忍直视。

“好惨!”廖仙儿对地上的人满是同情。

尹穆清见廖仙儿磨磨蹭蹭,几乎是厉声呵斥出来:“磨磨蹭蹭的做什么?人命关天,过来给他把脉!”

“哦哦!”廖仙儿如梦初醒,嘴巴忍不住撅了起来,阿清姐姐凶什么凶,真是!

廖仙儿检查了一下君天睿身上的伤口,然后摸了摸肩上,胸前的筋骨,然后把脉,却见小姑娘眉头锁了起来:“皮外伤算轻的,只是,胸前肋骨断了两根,刺穿了肺腑,很凶险!”

“什么?”尹穆清最不愿意听到的,便是这个,怪不得这孩子口吐鲜血。幸好,没动他,否则,这孩子性命堪忧。

“怎么办?阿睿怕痛,他肯定好痛,他会不会死?尹小姐,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君语嫣看着君天睿长大,小家伙虽然不得君凤宜喜欢,却被保护的很好,是墨翎的太子,锦衣玉食,就连磕磕绊绊都不曾发生过,还不说受这么严重的伤,君语嫣心疼的难以自已,便也是慌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饶是她再怎么尊敬君凤宜,现下也记恨上了,若不是父皇,阿睿怎么可能被坏人劫走?甚至,被伤成这样!

“父皇怎么能如此狠心?阿睿能有今日,便是拜他所赐,若是不喜,何不如一刀杀了他简单,何以要这般折磨这个可怜的孩子?”

君语嫣的话,无疑如一击重锤,敲在尹穆清的心间,拳头骤然紧握起来。

君凤宜,如何对得起这个孩子?

廖仙儿见君语嫣簌簌的掉眼泪,突然觉得自己很厉害,也至关重要,若没有她,阿清姐姐不会医术,这个公主也不会医术,这个少年岂不是会死掉?

带着几分得意,翻找着自己的荷包,拿出一枚药丸,便往少年嘴里塞:“两个姐姐别急呀,这不是有本姑娘的么?本姑娘一出马,大鬼小鬼绕道走,谁都带不走他!”

说罢,便掰开君天睿紧闭的牙关,要将药丸往他嘴里塞!

只不过,药丸还没喂进去,一颗石子弹射而来,直接击中她的手腕,痛的她手一软,那药丸便滚落下去。

“用你的药,小太子现在没被打死,也离死不远了。”

这声音一出,众人自然下意识的朝门口看去,却见萧璟斓从门口进来,身边跟着宴子苏。

宴子苏阔步而来,直接推开了廖仙儿,玉指便搭在了君天睿的手腕之上,不可抑制的,眉头微拧:“必须马上救治!”否则,即便是肺腑的伤,也能要了他的命!

宴子苏这话一出,尹穆清和君语嫣都愣了,随即,君语嫣便要伸手扶起君天睿:“我来背他!”

在这里多待一刻,阿睿便多一分危险,君语嫣如何不心疼?

“你想让他死,便背吧!”宴子苏这话一出,君语嫣脸色一白,有些不解的看着宴子苏,但是看着宴子苏那异常严肃的面色,再看君天睿胸前的伤,便立即明白。

听廖仙儿说阿睿的肺腑被断裂的肋骨刺伤,若是背,一压,伤口定会扩增,后果不堪设想!

这会儿,便听萧璟斓浑厚却异常镇定的声音,清越悦耳:“担架,要快!”

“是!”慕恩立即领命出去。

尹穆清看到萧璟斓的时候,竟是胸口的石头落了地,似乎他的到来,给她撑起了一片天,刚刚还在害怕,现在便已经安心。

萧璟斓国务繁忙,自然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和她在一起,君语嫣并非是坏人,萧璟斓自然没有跟着一起出来,只是派了侍卫保护着,便去了书房。

君语嫣求尹穆清救君天睿,她们也没有料想到君天睿会被贼人劫来,伤成这样,所以两个姑娘便也只是带了几个人,便来了,也没通知别人。

她不通知,不代表别人就不知道,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尹穆清没回来,萧璟斓自然是不习惯的,招人问了话,才发现这女人像是有急事,出去了,再一查,才知道是君天睿出了事。

萧璟斓不放心,便带着人跟了过来。

直接下令包围了整个院子,任她是一只苍蝇都不能飞出去。

萧璟斓看见躺在地上,手还拽着自己女人的君天睿的时候,眉头自然是锁了一下,然后走过去,拉起尹穆清,便有几分恼意:“死不了,急什么?”

悄声不响的便自作主张,这些人能处理掉君凤宜的人,将君天睿带到此处,便是有几分能力的,若是狗急跳墙,伤了她,那该如何?

这女人,可能懂事一点,不让他操心?

很明显,别人要死要活,萧璟斓丝毫不放在心上的,他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人。

只不过,由于阿睿的手握着尹穆清的衣带,尹穆清又被萧璟斓拉起,自然连君天睿也受到了拉扯,小家伙被这一扯,牵扯到伤口,痛的蹙眉,嘤咛出声:“呃……”

尹穆清一急,直接拍开萧璟斓的手,带着几分愤怒:“你做什么?”

随即,便安抚阿睿,然而,看到小家伙这般,尹穆清是不忍的,干脆一手放在小家伙脑后,一手放在腿弯处,打算抱起来。

地上这么凉,这么湿,小家伙身上这么重的伤,只会伤上加伤!

她是等不到担架来了!

背不行,但是抱还是可以的,小心一点,她有把握不会弄伤他。

只不过,萧璟斓见尹穆清这动作,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眸子。

这女人要做什么?

她怎么敢碰其他男人?即便是一个还不算男人的臭小子!

弟弟又如何?那也是出除了他以外的其他男人!

萧璟斓是怒了,上前便拽着尹穆清的拉了起来,然后手一挥,劲风便割断了尹穆清身上的衣带,然后赌气一般的,开口:“本王来!”

其实,随便一个侍卫便可以,可是萧璟斓是有几分不服气,也不甘心的,自己的女人自然是他本人护着,他女人要做的一切事情,都该是他来代而为之,其他的任何人都不能取代他!

“你来?”尹穆清是愣了,高高在上的璟王殿下,会是一个放得下自己的身份,抱一个全身污秽不堪的少年的人么?

不仅是尹穆清,就连在场所有璟王府的侍卫,都有些愣怔,随即看向自家的王,王向来不可一世,多管闲事已经很不错,是王妃的面子,那么,他还能亲自动手,去抱这个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少年?

以前,在王爷不知道长孙殿下身份的时候,长孙殿下受伤,王爷都是连正眼看都没看过,还不说,伸手抱一下。

那么,这个少年,当真只会墨翎太子这么简单的身份?

而,便也是在大家惊异的眼神之下,萧璟斓看了一眼尹穆清,带着几分不悦:“难不成你来?你想得美!”

今生,这女人能碰的男人,便也只能是他萧璟斓一个!

随即,只见高高在上的璟王殿下,伸手扯下自己身上的玄色白貂毛滚大氅,披在少年身上,倾身便抱起了少年。

虽然抱一个少年,璟王殿下并非很情愿,但是,还是没有任性为之,尽量小心,不将小家伙弄伤。

十五六岁的少年还没长成,自然也不重,即便是踮着脚,恐怕也不及萧璟斓眉眼高,是以,抱在手上,虽然不及女子轻飘飘的,在璟王殿下看来,却也是一点重量都没有。

萧璟斓很鄙夷,也很嫌弃。

想他十五六岁,早就率领百万大军,攻克数座城池,开疆扩土,平定边关战乱,十八返回京都,这女人肚子里面就该有两个臭小子了,却不想,这世上还有这么弱的男人。

真是丢了男人的脸面。

见萧璟斓眉峰微蹙,尹穆清很是害怕萧璟斓会将君天睿扔出去,是以,连忙在身边安抚,带着几分讨好和难以置信的:“阿斓,阿斓你小心点……抱不动没关系的,我来也可以……”

萧璟斓眉心跳了跳,带着一分警示的眸光扫了一眼尹穆清:“再说一句你可以试试?”

这女人,便是不知道自己有错么?

尹穆清完全不知道萧璟斓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却还是认真且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其实,萧璟斓比他们谁都还高,若是他抱阿睿,阿睿定能很舒服。

是以,在众人惊讶的眸光之下,璟王殿下便抱着身受重伤的少年出了院子,放在了王驾之上。

宴子苏看了一眼尹穆清,笑了笑,只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不可思议,竟然能影响阿斓至此么?

可是,阿斓这么在乎一个女人,到底说好事还是坏事?

以他的身份,便不该有牵绊才是!

君语嫣手上身上也沾染了些许血迹,小脸哭的就像花猫儿一般,见萧璟斓出去,她连忙起身追了出去。

尹穆清见萧璟出去,转身看了一眼被押在地上的绯色,眉头自然是一锁,看见落在地上,还沾着血迹的皮鞭,尹穆清捡起,朝绯色走了过去。

啪的一声,尹穆清甩开鞭子,抽在地上,发出一阵刺耳的空响。

“前几天,便是你,在大街之上,和你那个主子,欲对阿睿不轨?”

绯色看着面前的尹穆清,眸光闪了闪,没说话。

“本小姐不管你们是如何逃脱的,可是,伤了阿睿,你和你的主子,本小姐一个都不会放过!说罢,阿睿如何招惹你们了,才被你们伤及至此?”

绯色听此,唇角勾了勾:“不过是一个男人,我家主子才不会将心放在他身上,对他出手,只会脏了主子的手而已!”

绯色的话,自然是触怒了尹穆清,挥手,扬鞭便抽了过去,劲气十足,比起那黑衣人更是不留一点情面,一条伤口瞬间在绯色胸口裂开,皮肉外翻,惨不忍睹。

“啊!”绯色惨叫了一声,瞬间脸色煞白,额上全是汗珠。

尹穆清是不解气的,挥手便又甩了几鞭子,不过一会儿,绯色身上的衣服便被鲜血染湿,绯色痛的龇牙咧嘴。

这会儿,几个锦衣侍卫围了上来,手上都带了一些黑衣人,将黑衣人扣押在一起,其中一人才向尹穆清禀报:“王妃,小院里面的人,便只有这些了!”

绯色见此,竟哈哈大笑起来,随即眸光一凛,带着几分恼意,朝尹穆清喊道:“即便你打死本公子,那又如何?本公子一人做事一人当,死不足惜,想要因为此事而去招惹主子,你便死了这份心吧!”

尹穆清见此,突然展颜一笑,将皮鞭扔在地上,勾起绯色的下巴,扫了一眼绯色苍白的唇色,一字一顿道:“娘娘腔,没想到你还有几分骨气,不仅长得勾人,能入了你家主子的脸,还这么衷心,也算她的福气。只是,在本小姐手中,你的这份衷心还是收起来,助纣为虐,只会让本姑娘觉得恶心。放心吧,你会乖乖的交代一切的,阿睿的伤,你一个人的死,还不起,也不够资格给他还。”

说罢,尹穆清吩咐道:“将这男人带回去,撬开他的嘴,本小姐要知道一切!”

看了一眼扣押在场的黑衣侍卫,尹穆清眸光一凛,厉声道:“这些人,挑了手脚筋脉,扔进乱葬岗!”

欺负阿睿,便要付出代价!

这会儿,在客栈的君凤宜,也收到了君天睿被劫走的消息,他自然是愣了一下,随即,带着几分愤怒,呵斥道:“无能!”

即便不喜,那也是君家的血脉,再者,也是打了他君凤宜的标签的,君凤宜又如何会容忍别人欺负到他的头上,连忙厉声呵斥:“速去派人营救,太子有半分损伤,你们别也别活了!”

暗卫听此,惊住,随即忐忑道:“属下该死,可是,太子已经被二位公主救走了!”

“二位公主?”

------题外话------

二更来啦,两点开始推荐,一直到三天后,所以,宝宝们,灵殿需要你们,可以开始活跃气氛了,评论区,用赞美之声轰炸吧,哈哈……赞美一个,灵殿奖励20个潇湘币,所以,多多益善哦!还有灵殿打滚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