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萧璟斓的算计(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凤宜听到二位公主这几个字的时候,自然愣了一下,随即,便是大喜,有几分惊异的站起身子,问道:“你的意思……”

暗卫将自家主子的兴奋和激动看在眼里,也知道自家陛下想要问的是什么,立即解释道:“陛下,是尹家小姐和语嫣公主一起,救出的太子殿下!”

君凤宜听此,自然是无比开心,她去救阿睿,那么便是插手君家的事情,她是承认自己的身份,承认他了?

难道,是语嫣对她说的?

一定是语嫣的功劳,语嫣是他一手带大的,自然知道她的能力,劝说那个孩子,并非难事。

一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很快便会主动来与他相认,君凤宜是激动的,甚至,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连忙命人摆了一大桌子的菜,计划着,思考着,等会儿,见到她,他该如何开口,该说什么话。

对了,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的喜好,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如何去哄那孩子开心?

意识到这一点,君凤宜自然是有几分不悦,一想到叶祁去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回来,君凤宜带着几分戾气的开口:“叶丞相办事是越来越不中用了,不过是查一个女孩子的喜好,竟然让朕等这么久!”

这会儿,飞也般赶来的叶祁刚好听到这话,他只觉得血气上涌,差点腿一软,便跪了下来。

叶祁心中哀嚎,陛下,您站着说话不腰疼,您自己来试试?

他累死累活,才打听到一些消息,便是一口茶水都没喝,便赶了过来,前后左右也不过是花了一个多时辰,陛下他老人家便还嫌弃他慢么?

只不过,一想到等会儿陛下听到他查到的消息,看他还怎么嚣张的起来。

有些时候,叶祁自然还是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毕竟,陛下总是喜欢打击人来着!

“陛下,让陛下久候,微臣该死!”叶祁跪地请罪。

君凤宜见叶祁归来,眼前一亮,一改刚刚不屑的态度,连忙伸手搀扶起来,道:“爱卿快快请起。”

“陛下!”叶祁为起,面色沉痛,低声道:“陛下恕罪,微臣罪该万死!”

君凤宜眉头微拧,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爱卿何出此言?不是让你去查公主这些年的喜好和生活么?难道,这点小事,叶爱卿都做不好?”

“陛下让微臣查的,微臣不敢说!”叶祁抬眸,眸中全是沉痛。

君凤宜听此,心里骤然一沉,浩淼的双眸带着阴沉了下去,连拳头都不由的握了起来:“说!”

“是!”叶祁先深吸一口气,才开口:“公主闺名为穆清二字……”

“穆清……”这话一出,君凤宜愣了一下,随即,便是眸中的柔情溢满。

穆清,穆挽清……

嘴里喃喃的念着这两个字,唇边扯了扯,想展开一点笑意,到了唇边,却是无尽的痛意蔓延至心上。

穆清,这才是挽儿的孩子不是么?

一喊孩子的名字,便能想到她的母亲,这个名字很好!

只是,一想到自己女儿的名字呗尹承衍喊了二十年,那么,这些年,他便是这么觊觎挽儿的么?

看着孩子,便在想他的女人?

想到这里,君凤宜的眸子便又染上了一片怒意!

叶祁看了一眼君凤宜,心想,陛下,您等微臣说完好么?

只听叶祁继续道:“陛下,其实,这些年,公主殿下生活的并不好,而且,坊间对公主殿下的传言更是不堪入耳,陛下有所不知,公主殿下身边的那双男孩,便是公主殿下产下的双生子,那个时候公主殿下尚未婚配,甚至,还差几日,才及笄!”

君凤宜听此,脸色一白,心脏骤然被什么揪着,抽痛着,喉间好像骤然被人扼制住,几乎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眸子死死的盯着叶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而叶祁自然是不知道君凤宜的痛,开了一个头,便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述这些年,尹穆清过的日子。

要查一个闺阁少女,其实很简单,特别是尹穆清,十五岁之前,便是懦弱无能,胆小怕事,几乎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藏在闺房不敢现身,十五岁那年,却不想被人陷害,未婚生育,生下一对双生子,更加不幸的是,那对双生子还被奸人偷了一个,母子分别五年,相见不相识,便是到了前几日,才一家团聚。

说完,叶祁还应景的掉了几颗眼泪,然后,煽情的做了一个总结:“陛下,公主殿下在尹府根本不受重视,那个尹老太太对公主殿下更是没好眼色,因为挽清公主嫁入尹府八个月不到,便生下公主,那老太太便是一直视公主殿下为野种,克扣公主的用度,公主殿下能不能吃饱,能不能穿暖都是个问题,如何还能期望穿戴自己喜欢的?”

听到这里,君凤宜仿佛受了很大的打击,手抖的厉害。

叶祁见君凤宜没说话,便偷偷的瞄了一眼君凤宜,却见他身子颤抖,微微扶着桌案方能站稳,紧闭的双唇一片猩红,眸中还闪动着泪光。

叶祁吓了一跳,便是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考虑自家陛下做父亲的心,与自己的骨肉分离二十年,一朝知道女儿的存在,却被告知,孩子因为他的无知,寄人篱下,受尽委屈,甚至,遭人侮辱,失去清白,还未婚先育,陛下如何不痛?

君凤宜确实是痛极,内疚与心疼仿若雨后春笋般在心间滋生,胸口刺痛,气血上涌,喉间便是一片腥甜。

他恨尹家,更恨自己。

他的女儿,金枝玉叶,如何能受这般委屈?

“尹承衍,该死!”压下肺腑的翻涌,君凤宜眸光凛然,杀意肆虐!

“那个男人,是萧璟斓?”竟敢辱他女儿,这样畜生不如的东西,便是该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因为怒极,君凤宜大手一挥,广袖一扬,便是在空中划过一道勋白的弧度,强劲的内力释放,一掌便拍碎了手边的桌案:“朕,现在便去找她!”

他不能想象,那个孩子,当年是怎么过的,如何挺过来的。

没娘的孩子,本就可怜,可怜见的,还没有一个疼自己的父亲,她该有多无助,该有多难过?

甚至,小小年纪,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的她,在被人侮辱后,怀上孩子,她又该多绝望!

可是,这些痛苦的回忆,已经过去,今后,他便要她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好好呵护。

“陛下,陛下等等微臣!”陛下只身一人,定是不妥,叶祁连忙命暗卫跟上。

……

被自家岳父大人扬言该千刀万剐,凌迟处死的璟王殿下适时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有些不悦的皱紧了眉头,垂眸看了一下怀中滚烫的少年,眉心蹙了蹙,然后大步进入王府。

在路上,君天睿便发了热,滚烫的身子像是火炉一般,就连萧璟斓,都知道这少年情况不好。

萧璟斓将君天睿放在榻上,君语嫣便猛的扑了上去:“阿睿,阿睿你醒醒……”

看着自家弟弟这个样子,君语嫣是害怕的,感觉,每一次呼吸都能牵动的心脏揪痛。

尹穆清脸色有些发白,手指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角,连大声呼吸都不敢,生怕吵到这个已然沉睡的少年。

她不知道这或许便是血缘至亲的那种心心相惜,她只知道,看到眼前的少年因痛苦而蹙眉,全身是血的样子便是心痛的难以自已,眼眶通红,泪水便是不由自主的往下落。

宴子苏把了脉,便将所有的人轰了出去。

所有的人焦虑的等在寝殿之外,里面偶尔传来少年隐忍的闷哼之声,尹穆清听到这声音,后背便是一凉,心都缩到了一起。

君语嫣站在门口,便是默默流泪,一双大眼睛肿的像桃核一般,看着可怜的不行。

因为抱了君天睿,萧璟斓身上都沾染了血污,他自然是嫌弃的不行,想去沐浴,可是看到自己的女人这般难过的模样,确实一刻也离不开。

尹穆清看了一眼萧璟斓,便知他坐立不安是因为什么,走了过去,哽咽了一下,才开口:“阿斓,你先下去梳洗吧!”

萧璟斓本想拒绝,可是自己身上黏糊糊的感觉实在是难受,知道那少年伤的重,不可能在短时间将伤口处理干净,是以萧璟斓点了点头,派人茶水过来,伺候着。

而,萧璟斓刚出院子,便是感觉到一股杀意朝自己迎面袭来,伴随着雷霆之势,强大的罡风仿若刀剑一般,杀气腾腾而来。

萧璟斓广袖一扬,墨袍被劲风扬起,仿若鼓起的风帆,玉掌一抬,便接下这凌厉一掌。

“臭小子,胆敢欺辱朕的女儿,便该自裁告罪,如今,还要反抗么?”君凤宜,无疑是狂的,比起萧璟斓,或许,还要自负几分。

对自己不敬,便该以死谢罪,反抗之人,更是罪加一等!

说着,手掌,运气,再次击了过去。

萧璟斓这会儿,倒是看清楚是谁了。

君凤宜?

他这么说话,是还想给阿清讨回公道?

他算哪根葱?也配?

萧璟斓如何不知道君凤宜的身份?可是,在他心中,这位并不是墨翎的皇帝,也不是长辈,更不是自己女人的爹,而是一个抛妻弃子,害他女人伤心难过的老男人!

想到这里,萧璟斓便是不需要有任何顾虑了。

黑影攒动,罡风横扫,自然是动了真格。

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青出于蓝,即便萧璟斓才不过二十多岁,可是,内力深厚,君凤宜竟然有些难以招架。

二人劲气相撞,荡漾开来,院中的假山,走廊也被击碎,不一会儿,便是面目全非。

君凤宜隐隐有些惊叹,这年轻人,比起当年的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若是他是个正经男人,或许,配他女儿不错。

可知,一个陌生小姑娘都能糟蹋的畜生,如何能托付终身?

是以,君凤宜自然是不屑的!

为了自己的女儿,他下了决心,一定要杀了萧璟斓。

白色劲气萦绕掌心,君凤宜蓄势待发,试图给萧璟斓致命一击。

萧璟斓见此,自然是眉心一锁。

眼前的男人,毕竟是阿清的亲爹,无论如何,他不能出手伤他。

而,便也是这个时候,院内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都聚集出来,尹穆清看见院中的场景,自然是一惊:“阿斓!”

萧璟斓听到这个声音,本要回击反抗的他,突然收掌,唇边荡出一抹笑意,然后,君凤宜的一掌,便不凑巧的落在萧璟斓的肩上。

萧璟斓自然也不可能生生受下这一掌,暗自运功,化去了对方五层的内力,却还是被击肺腑翻涌,呕出了一口鲜血,连连后退。

尹穆清一出来,便是看见萧璟斓被人打伤的场景,瞳孔一缩,飞身便接住了萧璟斓。

“阿斓,你没事吧?”

萧璟斓伸出手指擦了擦唇角的血,然后故作虚弱的咳嗽了几声:“咳咳……”

然后带着几分疑惑,看向对面。

尹穆清顺着萧璟斓的眸光看去,昏暗的月光之下,便看见白衣飘摇的君凤宜,她心脏骤然一缩,面色,更是立即,沉了下去。

------题外话------

君爹爹缩在角落,蹲在地上,不断的画着圈圈:“萧璟斓,算计朕,朕咒你万年不举。”

灵殿:“啦啦啦……活该!”

宝宝们昨天表现很好,灵殿打了鸡血办,高兴呀,激动呀,评论区很活跃呀,宝宝们今天继续呀。只是,收藏不涨呀,灵殿哭晕在厕所呀。月底了,兜里还有票票的宝宝们,可以拿出来了,捏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