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君爹爹反击(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渊听说君凤宜驾临的时候,没有太大的惊讶,毕竟,在他的印象之中,墨翎皇帝,也就是二十年前,在四国之内都名噪一时的青岚公子,是个异常护短且傲娇的男人,萧璟斓与语嫣公主的婚约取消,不管怎么说,对语嫣公主的名声都是有不少的损伤的,是以,君凤宜现身,是意料之内的事情。

只是,在萧璟斓的印象之中,墨翎皇帝陛下是一个很在意外在形象之人,当他看见君凤宜披散着墨发,一身狼狈的样子时,自然是非常惊讶的。

“额……”萧璟渊愣了一下,然后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中滋生。

君凤宜这是要找他麻烦了么?

在路上,君凤宜已经用内力蒸干了身上的水渍,已经不在潮湿,但是那股子鱼腥味,还是不能忽略,也不知道某个爱洁有癖的皇帝陛下是怎么忍受的。

果真,君凤宜眸色一片清冷,带着几分戾气,将身上的大氅扔在地上,里面的白色长袍早就脏乱皱褶不堪,根本不忍直视,只听君凤宜开口道:“萧璟渊,这便是你暨墨的待客之道么?悔婚在先,派人刺杀朕与太子之后,你是欺我墨翎无人?”

萧璟渊一听,眉毛一挑,果真是来找事的。

可是,君凤宜这么说,萧璟渊可不会让他得逞,亦是带着几分怒意的出声:“墨翎陛下何出此言?两个孩子的婚约是贵国公主亲自解除的,若说毁约,也是你墨翎不守承诺在先。刺杀更是无稽之谈,我暨墨与墨翎向来友好,如何会派人刺杀?想来陛下是有什么误会,或者,中了奸人的道吧?”

君凤宜冷哼了一声,然后轻蔑道:“墨翎不守承诺在先?呵,笑话!也不知,十几年前,是谁主动提出两国联姻之策?如今,却不顾我墨翎颜面,一群大老爷们欺负朕的公主?萧璟斓与墨翎公主有婚约在身,却不声不响的便另娶他人,将朕的公主置于何地?将我墨翎颜面置于何地?公主年幼不懂事,朕可不是好欺负的。如今,想将一切责任推至墨翎,萧璟渊,你想的美!”

萧璟渊听眼前的男人这么说,自然是皱紧了眉头,这个男人,似乎一直都不曾变过。

二十年前,便是眼前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不顾一切,杀到暨墨,只是,不仅没有将所爱带回,还让自己失去了一切。

这般真性情又果敢之人,萧璟渊是钦佩的,因为,他们很像,因为爱,便会不顾一切,将心爱之人禁锢在自己身边。

即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又如何?

他是帝王,他便是天,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江山都是他的,难道,一个女人,还要不起么?

只是,君凤宜没有他幸运而已。

而且,挽清公主,也不是他的玉檀,玉檀是个胆小之人,连一只蚂蚁都不忍伤害,又怎么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这会儿,只听君凤宜继续道:“至于刺杀一事,不是你做的,也是你暨墨之过,朕的太子在你的地盘上被人重伤,如今生死未卜,难道还有假?你若是不给朕一个满意的交代。萧璟渊,朕的性子,你是知道的,即便是倾举国之兵,踏破暨墨疆土,朕,也会为太子讨回一个公道。”

萧璟渊是了解君凤宜的性子的,他并不怕墨翎,却不会因小失大,拿暨墨的百姓开玩笑。

是以,萧璟渊自然是怒的,当即一拍桌案,便带着几分戾气,命人全城戒严,命人捉拿凶手,并且下令将其碎尸万段,为墨翎太子报仇,并且派了御医,送了各种进补的药材给小太子补身子。

可是,君凤宜还是不满意的:“不管如今受伤的是谁,凶手都必须捉拿归案,再贵的药材,也挽救不了太子所受的伤痛,暨墨陛下觉得,您这个交代,朕会满意?”

“那……墨翎陛下想要如何?”萧璟渊握了握拳,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有几分不讲道理的,如今穿成这个样子便大大咧咧的来见他,让那么多人都看着,君凤宜不就是想要告诉别人,暨墨治安有问题,他墨翎皇刚到,便差点被人削了脑袋么?这么大的事情,以君凤宜的性子,不讹他点东西过去,这男人也就不叫君凤宜了。

这会儿,只见君凤宜拿出了一本精致的烫金色密文,交给了萧璟渊:“签了这个,暨墨的诚意,朕自然分明。”

萧璟渊皱紧了眉头,有些犹豫,难道,这里面是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带着几分疑惑,萧璟渊打开了册子,却见上面写的是一保证书。

内容竟然仅仅是先帝之子与墨翎公主永不联姻的保证。

后果是,一旦联姻,暨墨将以半壁江山为聘。

半壁江山为聘礼,他君凤宜也敢开口?

只不过,这个前提条件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他签了又如何?

反正先帝之子,明面上,也就只有他与阿斓二人,可惜,阿斓又不是。而且,就算阿斓是先帝之子,以阿斓的性子,也不可能再娶语嫣公主。

所以,先帝之子不可能再于墨翎公主联姻,既然如此,这个保证便是没有任何意义。

萧璟斓果断的答应,大笔一挥,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慎重的盖上了玉玺。

萧璟渊哪里知道?尹家三小姐便是唯一一个有君家血脉的墨翎公主?

不久的将来,看着萧璟斓以江山为聘,迎娶墨翎嫡出公主之时,他恨不得杀了君凤宜,这哪里是娶媳妇?这是他萧家搭上了一切,还把儿子送给了墨翎了?

君凤宜沾沾自喜的拿回金册,看了一眼,带着几分得意之色。

萧璟渊,你现在便得意吧,有你哭的时候!

萧璟斓不娶语嫣,可是跳着脚的要去他的阿清,阿清才是墨翎的嫡出的公主,有本事,萧璟斓不娶?

到时候,不得坑的你国库空虚,他便不姓君。

好一个萧璟斓,竟然敢算计他,在他女儿面前使用苦肉计,让阿清误会他,简直岂有此理!

弹了一下上面尚未干涸的墨迹,君凤宜乐滋滋的转身离去。

只是,君凤宜哪里知道,在萧璟斓心中,半壁江山算什么?阿清只要愿意,让萧家的江山改姓君,那也是小事!

前提是,他的阿清愿意姓君!

出了宫门,君凤宜立马蹙起了眉头,抬袖,问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即,面色一沉,心里隐隐作呕,接着,步伐,更快了。

……

使馆,墨臻正盘膝坐在榻上疗伤,因为不妨,倾恒的被素娄短剑所伤,伤口从左肩蔓延到右边肋骨之下,伤口极深,非常严重。

偏偏的,他本来因走火入魔经脉逆流,导致脑中经脉堵塞,从而失去记忆。本就刚恢复不久,身体还没适应,是以,几乎是伤上加伤。

墨郡瑶使出浑身解数都没有让君天睿对她动情,她自然有些挫败,如今,便是恼羞成怒的来了使馆。

她见自家皇兄盘膝在床上运功,双唇白的吓人。

四年都没有见到皇兄,她心中既挂念,又怨恨。

墨郡瑶被墨臻寵的无法无天,根本不是一个会体贴人的主,她从来都是自己不爽了,定会加倍让别人不爽。

如今看见墨臻在这里疗伤,她也无半分顾及,便走了进去。

“皇兄?”

墨郡瑶的喊声一出,便见墨臻眉头微拧。

在运功之时,最忌讳的,便是中途打扰,若是运功被打断,轻者走火入魔,重者真气逆流,经脉具断,不死也残。

暗处护法的墨绝见是墨郡瑶,立即闪身而出,拦在墨郡瑶的前面,蹙眉道:“公主留步,陛下如今正在运功疗伤,惊扰不得。”

墨郡瑶眉目一瞪,便是一掌朝墨绝袭了过去:“什么狗东西,本公主也敢拦着?皇兄都让本公主三分,你不过是皇兄身边的一条狗,凭有什么资格在本公主面前放肆?”

墨郡瑶武功高强,掌力非同小可,可是,墨绝还是生生的受下这一掌,他明知道墨臻宠爱这个妹妹,可是却不能不将陛下的安危放在首要,任凭宁定公主胡来。

单膝跪下,根本不理会唇边蜿蜒而下的血迹,墨绝不放行:“公主殿下知道陛下宠爱于您,那您也应该关心陛下,陛下身受重伤,如今正运功疗伤,公主殿下不相助便罢,怎可惊扰陛下!”

墨郡瑶可不会听劝,带着几分愤怒,一脚踹了过去:“不知死活的臭男人,你如何知道本公主不是要去助皇兄一臂之力?耽误皇兄的病情,你担待的起么?”

说罢,便一掌拍开墨绝,抬步进去,见墨臻额上布满细密的汗珠,一副隐忍痛苦的模样,墨郡瑶惊了一下,自然是要帮助自家皇兄的。

于是,手腕翻飞,真气萦绕于素手之间,随即一鼓作气,从墨臻后背注入进去。

墨绝见此,大惊失色:“公主住手!”

只是,为时已晚,因为外界的力量介入,墨臻直接脸色大变,一口鲜血便呕了出来。

“噗……”

“皇兄?”墨郡瑶大惊失色,连忙去搀扶身子摇摇欲坠的墨臻。

“陛下!”墨绝也惊了,从地上爬起来便走到墨臻身边,查探伤势。

墨臻肺腑翻涌,胸口刺痛难忍,筋脉四处真气乱窜,胸前的伤口更是裂开,血流如注。

素娄被列位古武神器之一,不仅是因为它的锋利和神秘,更是因为经它所伤,伤口愈合会异常缓慢,是以,大多人都欲将其据为己有。

墨臻双眸紧闭,压制了好一会儿,才压制下肺腑的翻涌。

抬了抬眸子,见两个人围在自己身边,泛着紫色幽光的眸子仿若萦绕着一股勾魂摄魄的魔吸,杀意凛然:“滚出去!”

墨郡瑶见墨臻醒了,还让她滚出去,她自然是蹙起了眉头,扶着墨臻的手立即松开,便讥诮道:“皇兄好大的脾气,四年未见,便连亲身妹妹都容不下了么?”

------题外话------

谢谢宝宝们的票票,留言的,一号统一奖励!么么哒!还有两天,大家坚持,嘿嘿!

喜欢萌宝的,可以加群,随意勾搭,群号见评论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