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青岚叔叔?/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凤宜正陶醉在悠扬的笛音之中,却不想感觉到一股凌厉之气朝自己袭来。

君凤宜是何人?比常人更加的敏感警惕,就在倾恒企图拿石子袭击他的时候,他便发现。

玉笛收起,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在小倾恒面前。

君凤宜蹲在地上,看着面前小小的孩子,有些微愣。

他以为跟着小白狐出来的,会是那个眼角下有滴泪痣的小娃娃,没想到,会是一个陌生孩子。

这个陌生孩子,竟然还长的和萧璟斓那个臭小子如出一辙。

可是,虽然是陌生孩子,君凤宜还是知道,这个娃娃,也是他的孙儿。

他虽然知道自己的闺女生了一双男孩,却只见过九月,见了两面,便是被那个小家伙打了两次。

第一次在尹府,那小家伙便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小巴掌糊在他的脸上。

第二次,在璟王府,也就是那个小家伙,抄着鸡毛掸子就往他脸上招呼。

好在他丰神俊朗,就算被小家伙抽出一道红印子在脸上,那也是不影响他的容姿的。

君凤宜是没有料到,另一个孩子,竟然长的这么像萧璟斓那个该死的臭小子。

瞧这一板一眼的小模样,君凤宜心中便叹息了一声,可惜了他君家的好血统,这孩子竟然跟着萧家生。

很显然,君凤宜是非常嫌弃萧璟斓的。

连个十几岁的陌生小姑娘都能糟蹋的人,能是什么好东西?

只不过,一想到这孩子是他女儿的血脉,身上也有一半君家的血脉,他自然是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

这孩子可真漂亮,一看就是他君凤宜的孙儿。

这么想着,君凤宜便蹲在小倾恒面前,唇边荡出一抹自认为和蔼又不失俊朗的笑意:“倾恒,是么?”

君凤宜是知道的,这个孩子是在东宫长大的长孙殿下,也是与阿清分别五年的孩子。

即便是君凤宜蹲着,那也是比小倾恒高了一个头,小倾恒微微仰头,看着君凤宜那一副……狗腿般的笑容,唇边含着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只见倾恒开口道:“墨翎陛下,是么?”

君凤宜听倾恒这么说,蹙了蹙精致的眉毛,摇了摇头,纠正道:“叫什么墨翎陛下,疏远!”

倾恒淡淡的笑了一声,勾了勾唇角,出声道:“那,君凤宜?”

君凤宜头疼,萧璟渊在他面前都不曾直呼过他的名讳,这个他一只手都能捏死的小不点,可是向天借了胆,竟然敢直呼他君凤宜的名讳么?

可是,小娃娃喊了就喊了,他敢做什么?他是连声都不敢吭的。

小不点喊的开心就好!

君凤宜摸了摸下巴,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包油纸。

打开一看,却见是一包核桃酥,只听君凤宜笑眯眯的道:“瞧瞧这是什么?核桃酥,香甜酥软,最适合你们小娃娃当零嘴。叫声外公,这包核桃酥全是你的,如何?”

倾恒嘴角一抽,心道,这是将他当做小九月了么?

若是小九月,恐怕早就扑上去,吃的满嘴都是酥饼屑,然后乖萌的喊着外公了,毕竟,在九月心中,一个称呼而已,并没有那好吃的零食重要。

毕竟,就在不久前,不就是某个九爷,为了两串糖葫芦,便改口喊了倾恒哥哥么?

倾恒拿了一块核桃酥,看了两眼,就在君凤宜眼中闪着星星光点,带着无限期待之下,伸出小手,将那块核桃酥塞进了君凤宜的嘴里,只听倾恒甚是敬老的道:“核桃酥香软可口,其实,最适合墨翎陛下这般牙口不好的老人家,墨翎陛下自己吃就好。师傅常教导倾恒,食有时,所以,倾恒不吃零嘴,还是留给墨翎陛下用吧!”

说着,给了君凤宜一个高冷的背影,而,就在离开之际,倾恒突然转身,似善意的开口:“对了,墨翎陛下的算盘可能要落空了,小九现在正换牙,母亲已经限制了他的甜食,墨翎陛下,应该不会和母亲作对吧?当然,墨翎陛下执意要用这些哄骗小孩子的把戏去诱骗小九,试图利用小九帮你做点什么,倾恒的嘴,可能不会那么严,一不小心,便会向母亲透露点什么。也不知,母亲知道墨翎陛下是个不安分之人,甚至,心里打着小算盘,耍点小手段,她会不会很生气。”

话落,倾恒瞥了一眼君凤宜,眸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片狡黠和笑意,转身,消失在了君凤宜的眼前。

“嘶……”君凤宜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家伙离去的背影,良久,才动了动嘴唇,将倾恒塞在他嘴里的核桃酥咬碎。

可是,一想到倾恒的话,他几乎是一个激灵跳起来,然后几口便将嘴里的核桃酥吐了出来,抓狂道:“什么叫牙口不好的老人家?”

他看起很老么?他这般丰神俊朗,怎么会是老人家?

哪里来的小娃娃?

这么不可爱!

君凤宜气急,而,倾恒的话,更是让君凤宜无地自容。

这孩子,肯定是萧璟斓教的,怎么这么不可爱!

君凤宜正气恨交加,身后,便传来一声如艳靡醉人的声音:“墨翎陛下!”

君凤宜转身看去,却见一红衣男子,负手而立。绝美的容颜带着几分勾魂摄魄之态,嫣红的长袍如盛开在紫禁之巅的曼陀罗花,妖艳迷醉。

“你,是……”这个年轻人的外貌,很熟悉,君凤宜想了一下,便想起:“你是……阿胤?”

楼雪胤听此,笑了一下,然后缓步而来:“青岚叔叔还记得小侄儿?多年不见,青岚叔叔还是一点都没变!”

君凤宜听此,自然是有几分心悦的,然后正了正身型,有些尴尬,伸手,不着痕迹的擦了擦嘴角,生怕有核桃酥留在脸上。

然后看了一眼面前高大俊美的男人,君凤宜只觉时光匆匆,现在的天下,是后辈们的。君凤宜伸手拍了拍楼雪胤的肩膀,开口道:“上一次见到你,左不过一个三四岁的孩童,转眼间,你,竟然这么大了,而,你竟然还记得朕?”

楼雪胤听此,眸中闪过不已察觉的精光,然后勾了勾唇:“青岚叔叔风姿绝世无双,只要见过您的,自然不会忘!”

说罢,继续道:“若是青岚叔叔不嫌弃,可愿到天下第一山庄歇息,喝口茶水?”

楼雪胤相邀,君凤宜自然是不会推辞,两人相伴而行。

天下第一山庄位于墨翎京郊外的一处山腰上,风景优美,建筑宏伟精致,金砖铺地,玉璧为墙,不输皇宫的富丽堂皇,多了几分典雅宁静。

碧草兰亭之中,楼雪胤净手落座,亲自煮酒烹茶。

君凤宜接过楼雪胤递来浓茶,闭眸轻抿,感受着茶香在鼻息唇舌之间萦绕,自然是很享受这份淡雅清茗,开口道:“怪不得河洛这些年一直在墨翎舍不得离开,有你这个儿子在天下第一山庄,他岂有不放心之理?”

君凤宜有些不解,为什么河洛公子,也就是天下第一山庄上任庄主楼逸宸,在二十年前突然放手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之位,跑去墨翎,一待便是二十年。

甚至,因为挽儿的原因,河洛向来看他不爽,却自领太傅一职,教导阿睿。

楼雪胤听到那两个字,拿着茶壶的手,便紧了一分,然后,唇边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喃喃开口:“是么?青岚叔叔这么认为么?”

“嗯?”君凤宜扬眉,看了一眼楼雪胤,似乎有些不解,但是一想到那人二十年未曾归家,他便知道楼雪胤心中多少有些怨言的,于是,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楼雪胤开口道:“看样子,青岚叔叔最近很苦恼!骨肉在自己的面前,不能相认,这种痛苦,非常人能忍。”

“唉!”君凤宜轻叹了一声,撑着下巴,带着几分忧愁:“你,也知道了么?”

“青岚叔叔与其做那些无用功,怎么不想着,如何能救那个小娃娃的性命?”

楼雪胤这话一出,君凤宜便有些惊异:“什么?”

……

君语嫣忤逆了君凤宜,惹怒了君凤宜,自己也是相当难受的,她虽然跑了出去,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一个人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这么多年,第一次迷茫了。

不知不觉,便站在了一座水桥之上,因为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消极悲伤的状态,路过的人,便都不约而同的朝君语嫣这边看了过来,不少人都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这小姑娘是怎么回事呀?年纪轻轻的,就想要寻短见么?”

“这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难道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不然,怎么会起了轻身之念?”

“这么美丽的女子,死了多可惜!”

路过的行人虽然都窃窃私语,感叹悲怜,但是看见君语嫣身上那华贵的衣料,高贵的气质,便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招惹,生怕招惹了权贵,害了自己,是以,没有一个敢上前去阻拦劝说。

而,便是一会儿,一美丽女子想要跳河轻生的谣言便在这附近传遍了,不乏看好戏的人往这里聚集。

一辆马车路过这里,因为前面行人聚集,马车无法前行。

闭眸养神的尹凌翊睁了睁眼睛,全身都带着几分疲惫之色。

能不疲惫么?就因为将三妹灌醉,三妹说了不该说的话,那个善妒的璟王殿下便拿他们开刀,刑部大小案件忙的他几夜都未合眼了,现在,他站着都能睡着。

“大人,前面好像有人轻生!”

尹凌翊揉了揉眉心,听到轻生二字,便是一愣,然后立即开口:“去救!”

断不能在京都脚下发生命案了,没准又被璟王殿下的人抓住不放,芝麻大点的小事,也能说成一朵花,然后交给他们,叮嘱了再叮嘱,一定要谨慎办案!

呵呵,尹凌翊握了握拳头,这次,他认栽!

现在,他是臣,那位是王,他能说什么?

这时,外面的人突然惊道:“大人,好像是墨翎的语嫣公主!”

尹凌翊听此,下意识的掀开车帘朝外看去,果然看见水桥之上,人群之中,一白衣女子临桥而站,脸上泪迹斑斑,瘦弱纤细的身子摇摇欲坠。

看到这一幕,尹凌翊不知为何,呼吸一窒,几乎是条件反射之下,身型一闪,足尖轻点车辕,朝水桥上的人飞了过去。

众人正注意着水桥之上想要轻生的姑娘,却不想白影一闪,那姑娘便不见了踪影。众人纷纷四处查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见一白衣公子揽着那漂亮姑娘的腰身,缓缓落至河岸。

二人衣袂随风飘扬,青丝相交,画面唯美至极。

“天呀,这是天上的仙子下凡了么?天下间,竟然有这么好看的人?”一女子双手抱拳,放在下巴下,衣服痴迷的动作。

“呸,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你知道那对男女是谁么?”另一女子不屑的嗤了一声。

“谁呀?”

“那男子,便是暨墨大将军府的二公子,年纪轻轻便官拜刑部尚书一职,才华横溢,俊朗清逸,暨墨多少闺阁少女想要嫁于他?没想到,他竟然有心上人了么?也不知那个女子是谁!”

“那个女子美貌无双,气质出众,和尹大人也算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会儿,人群之中,一个容貌张扬的红衣女子听到这些议论之声,早就握紧了拳头。

沈盈气的牙痒痒,狠狠的道:“什么天造地设的一对,什么不要脸的贱人也敢肖想阿翊哥哥。”

可是,看着不远处相拥的二人,沈盈眸光猩红,便是咬牙道:“沈柠那个小贱人果真是不将本小姐放在眼里,阿翊哥哥回来,她捎个口信也不曾,死人都比她有用!”

“小姐,听说七小姐最近身子不爽,一直卧床休息呢!”沈盈身边的丫鬟巧慧小心翼翼的说道:“七小姐,应该不是故意不听小姐的话吧!”

“呸,身子不爽?她怎么不去死了?不过是一个卑贱的丫头,当真以为自己是国公府小姐了么?矫情个什么劲儿?也不怕阿灏哥哥嫌她晦气!”沈盈搅了一下帕子,带着几分恼愤,随即袖子一甩,便朝尹凌翊和君语嫣那里走了过去。

别人怎么看,当事人自然是不知道的,二人安全的站在地上,尹凌翊的手还揽在君语嫣不盈一握的腰间,看着她泪迹斑驳的小脸,便是隐隐有些怒意,可是唇边,还是扬着往日明媚笑意:“公主何时也学这小女子矫情模样,遇到什么事便寻死觅活么?”

君语嫣本想站在高处,吹吹风,好冷静一下。

却不想好端端的,腰间一紧,天旋地转间,自己就被人带下了桥,她自然有些不知所措。

抬眸之际,看见竟是这个笑面狐狸,卑鄙小人,君语嫣自然是一怒。感觉到某人的手,还大胆放肆的放在她的腰间,君语嫣便又想起了那天,难以启齿的事情!

愤怒之下,挥手,便是一巴掌。

尹凌翊又被打蒙了,清眸看着君语嫣恼怒的样子,几乎是磨了磨牙,唇边荡出一抹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

然后,伸手,几乎是不着任何思考,便将君语嫣推入了湖中。

要寻死,就去寻好了。

就当他多管闲事!

尹凌翊也不是那种好心心善之人,他多次救她,处处容忍包容她,她当真以为自己是墨翎公主,便能不可一世?

动不动就动手打人,没有见过这样不讲理的姑娘!

亏他还觉得语嫣公主不同,独一无二!

呵呵,原来,也不过是他眼拙!

“大人,大人您这是做什么?您怎么能将公主推入水中?”尹凌翊身边的侍卫青竹见自家公子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吓的脸色一白,连忙去拦尹凌翊。

尹凌翊可不管,根本不停留半分。

君家的公主,难道身边没有个保护的人么?

是他傻,才会觉得那高高在上的公主需要人救!

“哎呀,那位姑娘落水了,救人呀,快来救人呀……”

“不好了,有人落水了……”

尹凌翊的动作,别人自然没有看见,刚刚还沉浸在俊男靓女之中的众人,一下子被惊醒,连连大喊。

沈盈的心一直在尹凌翊身上,他的动作,如何会逃过她的眼睛?

沈盈的心瞬间便飞了起来,看来,阿翊哥哥一点都没有将那女子放在心上,不然,也不会因为那女子的苦肉计而发怒,竟然将那女子推入了湖中。

那么,这么多年,阿翊哥哥没有娶妻,是在等她么?

五年前,她与尹凌灏定亲后,她便去找过阿翊哥哥,向他表明了心意,只是,被他拒绝了罢了。

可是,沈盈并不气馁,她想,阿翊哥哥肯定只是因为他大哥的事情才会故意疏远她,才会避嫌。然而,今非昔比,阿灏哥哥不是已经娶了沈柠么?难道,阿翊哥哥还会拒绝她?

想到这里,沈盈便沾沾自喜。

看了一眼在湖中挣扎的女子,沈盈不屑的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尹二公子不愧是和犯人打交道的,果真无情,那么美丽的女子也忍心推进湖里去。”不远处的酒楼上,萧存看到这一幕,摇着扇子啧啧惊叹了一声,随即,快速的掠出窗户,几个飞身,便来到湖边,一个跳跃,便跳进了水中。

朝那君语嫣扑腾了过去。

美人在怀,自然而然的,萧存色眯眯的笑了起来。

从水里捞起,女子玲珑的身段尽显无疑,萧存还没有欣赏够,却不想一件白色的披风突然落在怀中女子身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怀中的女子便被人抢走了!

萧存抬眸,见是将美人推入湖中的罪魁祸首尹凌翊,他几乎大怒:“尹凌翊,你放手!伪君子,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的小人?”

将人家小美人推进湖里,便又要假惺惺的去救别人么?

想要英雄救美吸引姑娘的注意,也不带这样的吧?

尹凌翊瞧了一眼萧存,带着几分怒意,因为这怒,唇边的笑意,似乎更灿烂了一分。

“小王爷,不是什么人都是你能动的。难道,你以为,以你自己的身份,担得起暨墨最尊贵的身份?这位,要嫁之人,可是暨墨最尊贵的王爷!”

尹凌翊这话一出,萧存脸色一变,下意识的看向尹凌翊怀中的女子,他虽然说这位是美人,但是,他是一直都没有看清这女子的脸的。听尹凌翊这么说,难道,这姑娘,是墨翎公主?

若是这一位,萧存自然是退缩了,他可不想当出头鸟!

尹凌翊这才露出一抹正常的笑,转身走了!

暗处,君家的暗卫,还有萧璟斓派去的人,正大眼瞪小眼。

公主落水,他们本该第一时间去救,可是,公主的身份尊贵,身子更是金贵,他们都是一群大老爷们,自然不敢妄动,这么犹豫着,存王殿下便不怕死的出来了。

那么,尹家二公子,是向天借了胆,竟敢将公主推入湖中?

不行!要去禀报王爷王妃!

由于尹家人特殊,萧璟斓的人自然不敢不去禀报,该如何处理,还得王爷放话。

君家的暗卫自然也是怒的,他们的公主,竟然被尹家的这个男人欺负了么?该死,必去去禀报陛下!

------题外话------

大家猜猜,阿胤和君爹爹什么关系?阿胤爹爹的出现又暗示着什么?大胆猜测,踊跃发言,因为,猜对了没奖,猜错了无罚。

29号到一号,精品推之间,留言的,灵殿都奖励啦,虽然不多,但是是心意,爱你们!

还有给灵殿送钻,送花,送票票的,灵殿不一一举例,但是,只要送东西的,灵殿都记在心里,万分感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