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利用本王,不该给点福利?/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璟王府暗牢,绯色被绑在十字架上,大红色的长袍破烂不堪,身上鞭痕遍布,鲜血淋漓,脚下的潮湿地板,早已被血污染红,阴暗潮湿的房间,血腥刺鼻,异常的难闻。

尹穆清看着这样的绯色,眸光冰冷,似乎早已经习惯这般血腥的场景。

即便是在前世的法治社会,尹穆清身为刑警,和各种犯罪分子打交道,自然避免不了刑罚,想要一个人吐出她想要的话,说她有一百种方法也不为过。

不仅仅是问话,这个人,在阿睿身上挥了多少鞭子,她便要加倍的讨回来。

“泼醒他!”

这个男人也是没用,不过这种程度,便受不住了么?

君天睿上了药,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尹穆清却一点休息的心情都没有,凶手一天没抓住,恐怕,她一天都无法安眠,是以,趁着君天睿熟睡的空挡,她来了解了解情况。

一盆盐水从头淋下,绯色便先是一惊,当即便是闷哼惨叫,龇牙咧嘴,表情异常痛苦:“啊……呃……”

全身没有一块红地方,盐水一浸泡,便是灼痛难忍,如何能忍受?

尹穆清走近绯色,看着他因痛苦而狰狞的脸,当即勾唇,淡淡一笑:“说罢,你家主子是何人,她落脚之地在哪里,说了,或许,你便不会再受多少苦楚。”

绯色艰难的抬眸,侧目扫了一眼尹穆清,然后带着几分疲惫,头靠在身后的柱子之上,眉头紧锁:“杀了我便是,何须多问?”

想要他出卖公主?

痴人说梦。

绯色看着对面墙上小小的窗口,一束阳光射进,才让这暗牢有几分亮光。

他突然扯了扯唇角,释怀安然的闭上眸子。

公主,您且放心,即便是上刀山,下油锅,绯色也不会出卖背叛于你。

或许,在墨郡瑶心中,绯色只不过是她众多男人之中的一个。可是,与绯色而言,她却是他的唯一。

他永远也忘不了,三年前,家道中落,十六岁的他到处躲避仇家,流浪入晋源皇城。

几个月不曾安眠,几个月不曾好好吃饭,他疲惫虚弱至极,全身污秽,狼狈如乞儿。

就在他极度饥饿,对生没有任何盼头的时候,她红衣艳艳,仿佛九天仙子一般闯入他的眼帘。

那时的她,年少张扬,拿着马鞭,指着他,霸气又嚣张:“这个男人,是本公主的,带回去……”

可就是这么一个嚣张张扬的女子,给了他活路,他不仅视她为救命恩人,也视她如信仰。

如同她当初的话那般,他是她的。

他爱她的一切,不管是她的张扬嚣张,还是她的热烈狠辣,只要是她的,他都爱。

绯色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没有被尹穆清忽略,她如何没看出来,眼前这个男人,不仅仅是对主子的衷心,更多的,是一种爱慕。

意识到这一点,尹穆清突然笑了起来,双手环胸,不屑道:“爱上一个没有心的人,恐怕不好受吧?你掏心掏肺,便是性命,都恨不得给她。而她,却仅仅将你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奴才,甚至,对你的生死不屑一顾,你不觉得,自己的付出很廉价么?”

“胡说!”尹穆清的话似乎刺激了绯色一般,只见绯色棱眉一竖,便有几分恼怒:“你知道什么?公主是天下最热烈真性情的女子,你……”

绯色看见尹穆清突然玩味的笑意,他脸色一白,突然哑然,到嘴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公主?”尹穆清的笑意不达眼底,在脑海之中搜索着她对这个大陆的了解。

这个大陆以暨墨,墨翎,晋源,北燕四国为首,其他小国主要依附四国而存,而,这大陆上,敢如此放浪的公主,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晋源公主,墨郡瑶。

想到墨氏皇家,尹穆清便蹙了眉头。

那天,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个明艳妖艳的女子,便是墨氏公主,墨郡瑶么?

墨氏皇帝墨臻在暨墨,墨郡瑶来这里无可厚非。

说起墨氏公主墨郡瑶的名声,尹穆清自然是甘拜下风。毕竟,和她不同,墨郡瑶那名声,完全是她自己实打实的作出来的,强抢美男少年,霸道专横,公主府的男宠,比起墨臻的后宫还要充盈。

而且,传言,墨氏公主之所以这么张扬跋扈,心狠手辣,便是墨臻这个皇兄宠出来的。

以前,尹穆清就听一些从晋源走商回来的商贾说过,两年前,墨郡瑶看上了一个头牌清倌,并且将那男人绑进了公主府,可是,第二天,那男宠便死了,据说墨郡瑶伤心欲绝,几天未曾进食。

而墨氏皇帝为了让妹妹高兴,竟然从掖庭司选出了一百零八个十三十四岁,容貌出挑的童男,为那清倌陪葬。

墨郡瑶当即破涕而笑,似乎当时还娇嗔,说什么可惜了那一百零八个好苗子,若是养着,不出两年,恐怕各个都俊美非凡,何苦杀了去陪葬,留着养眼也是好的!

当时,尹穆清听了便只是听了,并没有有多大的感触,只是感叹了一下这两兄妹怎么如此不将人命当回事,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因果报应,他们迟早不得善终。

没想到,今日,两兄妹都犯到了她的面前,侮辱伤害阿睿?

一想到那个如孩子般单纯美好的阿睿被墨郡瑶那个妖女糟蹋,尹穆清的心,仿佛燃着一把熊熊烈火,恨不得立即将那妖女千刀万剐。

“墨郡瑶么?”尹穆清淡淡的开口,看着眼前这个狼狈的男人,便觉得恶心:“没想到,她身边还有一个如此衷心的狗,在床上被她伺候着,被一个公主伺候着,你觉得自己很自豪是吗?”

绯色脸色煞白,却一点都不想承认,否认道:“墨郡瑶是谁,本公子不认识!本公子只知道,你休想从本公子嘴里套出一切于主子不利之事。”

“呵呵……”尹穆清笑了一声,觉得眼前的人很愚蠢,她讽刺道:“怎么?怕了?怕本小姐知道你家主子的身份,你家主子会很惨?你以为,你不说,本小姐便不知道么?不说本小姐现在已经知道她的身份,随时可以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就算本小姐不知道,以你主子那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子,你觉得,本小姐没有方法引她出来么?”

绯色愣怔的看着尹穆清,不说话,只听尹穆清继续道:“前不久,打算用十几个男人换走璟王殿下的那个人,便是你家主子吧?如此放荡贪恋美色的女子,恐怕千古以来,便只有你家主子一人吧?而且,以你主子的脸皮厚度的趋势,已经可以空前绝后了!你不是护着她么?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她是如何败在本小姐手里的,也顺便看看,你护着的这个女子,可有一点点将你放在心上。”

说罢,尹穆清转身出了暗牢。

本来,尹穆清大可去使馆找墨臻,让他给阿睿一个交代。按理来说,墨郡瑶虽然是晋源的公主,阿睿是墨翎的太子,公主伤了太子,即便是晋源交出墨郡瑶给墨翎处置,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是,墨臻如此宠爱公主,墨翎皇帝却如此不将阿睿放在眼里,不过因为那小家伙一点点不敬,墨翎帝王都能动杀意,那么,墨翎皇帝又如何会冒着得罪晋源的风险,去给阿睿讨回公道。

恐怕,就算这件事情暴露人前,墨翎皇帝都可能会不了了之。

那么,阿睿的苦,就白受了。

尹穆清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阿睿所受之辱,她要让墨郡瑶加倍还回来。

很显然,尹穆清是非常不相信君凤宜的,在尹穆清的心里,君凤宜便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无情之人罢了。

这么想着,尹穆清自然会以自己的方式,为阿睿报仇。尹穆清面色阴沉的出去,却见萧璟斓站在外间,那模样,似乎,在偷听。

“你不是入宫了么?”尹穆清诧异。

昨夜,墨翎帝王似乎入宫了,第二天早上,萧璟斓便被萧璟渊招入宫,商量迎接墨翎君王之事。

“没去!”萧璟斓淡淡的开口,面上,有几分不悦。尹穆清的话,他都听到了,萧璟斓便是一瞬,知道了自家女人心里在想什么。

这是打算拿他去引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现身么?

岂有此理!

而且,她一个女儿家,来这等污秽之地做什么?

那个傻小子,便让她如此上心?

某个小气的男人非常的不爽,可是也没有因此而给尹穆清甩脸子,看了一下尹穆清身上碧色纱裙,碧影纤纤,窈窕婀娜,脚上是一双芙蓉绣面的雪锻绣鞋,干净清丽,怎么看怎么和这暗牢格格不入。

萧璟斓直接揽了尹穆清的腰,大手从她腿弯间绕过,打横抱起,阔步朝外走。

“以后,这种地方,你不要来了!”萧璟斓喜欢尹穆清,便是因为她时而聪慧稳重,时而古怪机灵,有时糊涂可爱,而且爱憎分明。

一方面,萧璟斓支持尹穆清能有自己的思想,有主见。可是,另一方面,他更希望,他的女人,只需要在他的羽翼下,享受荣华富贵就好,不需要担忧受累。有他在,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她出手,他是她的男人,自然会为她处理好一切。

这样肮脏污秽的地方,根本不适合女子,不适合她。

萧璟斓无疑是霸道的,尹穆清心里有些感动,又有些不悦。

从来,她都不是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她相信他有能力处理好一切。可是,她有思想,有自己的想法,她不愿意因为他的存在,而变成一只豢养在金丝笼里面的金丝雀。

尹穆清攀着萧璟斓的脖子,出声道:“萧璟斓,我有我的想法。”

萧璟斓脚步一顿,垂眸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子,带着几分不悦:“你的想法便是,要让本王卖出去,出卖本王的容姿,去勾引那个脏女人?呵……”

萧璟斓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低头,便咬住了尹穆清的鼻子,带着几分惩罚的意味:“尹穆清,你何时变的如此大方了?”

“嘶……”尹穆清鼻子一痛,眼泪差点流了出来,便是捂着鼻子,泪水朦胧的看着萧璟斓,带着几分愤怒:“你……你属狗的么?”

这厮,竟然咬她,他可是堂堂的璟王,怎么能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

尹穆清又气又好笑,这么多年,她便想着,九月的性子到底像谁,她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性子,可是养出的娃娃,怎么就能那么淘?

现在,她是明白了,九月的性子,妥妥的像他爹呀。

意识到萧璟斓在意的是什么,尹穆清刚刚沉下去的心,便又扬了起来,抱着萧璟斓的脸,仰着头,便也回咬了上去。

力道,自然比萧璟斓要重的多,毕竟,萧璟斓是舍不得让她痛的。

只听尹穆清抱着萧璟斓的脖子,便是像个小女儿撒娇一般,嬉笑道:“阿斓容貌绝世无双,藏着兜着算什么?就该出去给她们看看,免得浪费了,你说是不是?”

说着,两条纤细修长的腿还来回的晃着,明明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姑娘般!

尹穆清没有给萧璟斓撒娇,可是她却知道,会撒娇的女人,才有糖吃。是以,她还真想试一试。

萧璟斓几乎是拿尹穆清没辙,便是她一个眼神,一个随意的动作,他都很有可能把持不住,还不说,她这般软声细语的撒娇。

温香的呼吸吐在他的脖颈之间,身子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僵,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萧璟斓脚下的不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路过后花园,见四周无人,便是手一松,将怀中的女子放下来,然后,一个转身,将女子抵在假山之上,俯身,准确无误的擢住女子粉嫩的红唇,带着几分急促,舔吻着。

“唔……”尹穆清被吻的头脑发昏,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

“呵……”萧璟斓松开尹穆清,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眸中带着几分无奈和笑意:“没出息!”

连接吻都不会!

尹穆清睫毛闪动着,被吻的全身发软,若不是他用手揽着,她恐怕要摊在地上了。

她正想反驳,却不想萧璟斓的吻,便又落了下来,这一次,连手都不安分了。

大手伸入她的衣襟,在细嫩精致的腰间摸索,熨烫……

全身的神经似乎都在这抚摸之下绷紧,片片酥麻汇集于脑海,尹穆清下意识的嘤咛了一声,秋潋般的眸子,便是带了朦胧的雾气,格外的迷人。

萧璟斓见此,喉间自然是一紧,带着几分兴奋,沙哑道:“阿清,利用本王,不该给点福利么?”

说罢,便又戳住了女子的红唇,大手一挥,撕拉一声,将女子身上的淡薄的纱衣给撕碎。

这裂帛撕开的声音瞬间让尹穆清一惊,有几分慌乱。

这可是大白天,还是在花园,丢人也不带这么丢人的!

正想推开面前的男人,却不想对面传来一声惊呼之声,稚嫩的声音带着几分愤怒:“你们在做什么?”

九月一觉醒来,他的旺财就不见了,正气冲冲的找,却不想在花园看见这一幕,他的爹在做什么?欺负娘亲么?

一想到自己的爹很有可能欺负娘亲,九月便怒了,捡起地上的石头,便就朝萧璟斓扔了过去。

好巧不巧,正好砸在某个王爷的屁股上。

萧璟斓正在兴头上,又是在自己的府上,这里,除了他,都是下人,便是有人不小心路过,那也只有以死谢罪的份,何需他尴尬?

所以,萧璟斓并不担心,若是真的没有把持住,在这里要了她,也不会有什么不妥,没人敢说三道四。

可是,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府里还有这么一个不识时务的小王八羔子!

身后一出现某个讨厌的声音,萧璟斓便立马伸手将尹穆清的衣服拉了上去,盖住春光。然后,顺势将她揽入怀中,生怕被别人看了去。

萧璟斓面色极为的阴沉。

似乎,每次,都是这个小王八蛋,坏他的好事。

为么下去,他迟早要憋坏。

然,还不曾开口,竟然,屁股一痛……

呵……

从来,没有受过打屁股的待遇,萧璟斓几乎被气笑了。

转身,看着不远处,插着小腰,鼓着腮帮子,正满是怒意的瞪着他的小家伙,萧璟斓的拳头,都握紧。

若不是他忍着,恐怕,早就一掌拍过去。

曾经,他竟然认为,这个小王八犊子是个乖娃娃么?

萧璟斓感觉自己不仅仅是因为这小娃娃在他面前放肆,对他不敬,而气。更多的,是被这娃娃欺骗的那种心塞。

这么多年,他还不曾被人如此戏弄过。

萧璟斓抿了抿唇,转身便走了过去:“你,是以为,父王不敢将你这双胡作非为的小手,剁了去么?”

这小东西,不教训,这是要上天么?

今天,能捡地上的石头打亲爹,明日,便是要杀人放火了么?

九月看着萧璟斓阴沉着脸朝自己走了过来,不怕,反而,蹲下,又捡起了一颗石头,扬手便要朝萧璟斓扔过去:“敢剁九爷的手,脱娘亲的衣服,九爷要你好看!”

只不过,在萧璟斓面前,九月的嚣张,无疑是螳臂当车,他石头都还没有扔出去,一阵罡风袭来,便是一股强大的吸力铺天盖地扫来,不过一瞬间,九月便觉得自己的身子,拔地而起,天旋地转间,便摔进了萧璟斓的怀抱。

虽然是撞在了肉墙之上,但是,小九月还是痛的眼泪哗的一声往下落。

“呜呜……痛……”

九月捂着鼻子哭,萧璟斓却无动于衷。萧璟斓往前走了几步,转过假山,便是花园的进口,侍卫整齐罗列两旁,见主子过来,纷纷跪地行李。

萧璟斓将九月扔进一侍卫怀中,厉声道:“带小公子回房,没本王的允许,不许踏入后花园半步。”

------题外话------

阿斓郁闷悲催,说好的乖孩子呢?却不想是个王八犊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