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065章 三年造两个妹妹(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九月被自家父王嫌弃,扔进了侍卫手里,气的不行。小家伙扑腾着小手小腿,哼哼唧唧的闹着。习惯性的,撅着嘴巴,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那伤心欲绝的小模样,便是比死了爹还难过。

伸着小手朝尹穆清求救:“娘亲,啊呜呜……爹爹欺负人,爹爹欺负九月……呜呜……”

父子两个斗法什么的,尹穆清只觉得脑仁儿疼。当初,在那个破庙,小家伙刚知道萧璟斓是他的爹的时候,不是挺喜欢萧璟斓的么?一声一口爹爹,脆生生的叫的她的心都酥软了,还不说萧璟斓这个爹!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似乎一大一小已经开始相看两厌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好?而萧璟斓也是,这么丁点大的小屁孩,他也能与之计较,幼不幼稚?若是孩子一大,青春期叛逆期,恐怕,萧璟斓还得有气受。

仔细想一想,也怪不得萧璟斓忍受不了九月这小皮孩子,萧璟斓从小到大,身边的人,几乎没人敢与他作对,久而久之,他自然养成了那种专横不容置疑,不容反对的性子,他的一句话,便是王令,反抗者,便是死路一条。再者,身在皇家,一出生,便被规矩身份束缚着,就如同倾恒一般,规规矩矩,哪里敢对长辈不敬?

九月几乎是一个例外,毫无规矩,调皮捣蛋,几乎无法无天,遇到萧璟斓,便是狮子遇上了老虎,谁会让着谁?

看着某个小家伙抓着侍卫的衣领,哭的泪眼汪汪,苍白的小脸便是衣服楚楚可怜的模样,尹穆清又觉得心疼,又觉得尴尬。

这个爱哭鬼,真的是从她肚子里面爬出来的么?

瞧那侍卫痛苦的表情,耳朵快被震聋了好么?

萧璟斓见九月哭的凄凄惨惨,心里的怒意便又被小家伙的眼泪给淡了下去。

犹豫了片刻,便上前抱着小九月飞身上了房顶,然后跃了过去。

萧璟斓将某个哭的一抽一抽的小家伙放在地上,带着几分无奈,却异常严肃的开口:“听着,不许哭!”

九月全身一哆嗦,便是立即站的端端正正,睁着水汪汪,雾蒙蒙的大眼睛看着萧璟斓,长而弯曲的睫毛上面挂着一滴晶莹的泪水,端的是一个可爱乖萌。

萧璟斓都在怀疑,刚刚,捡起石头砸他屁股的小猴崽子,是不是眼前这个小姑娘!

呃,哪里来的小姑娘?明明是一个披着乖萌外表,实则一肚子坏心眼的坏小子。

萧璟斓深吸一口气,蹲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开口道:“听好了,以后,即便是看着父王欺负娘亲,你也不许捣乱,知道么?”

“凭什么?”九月一听,自然是不爽了,啥?看见他欺负娘亲,九爷还不能插手?那九月岂不是成了一个不孝子?还有,听父王的意思,以后,他还要欺负娘亲?九月当即便怒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萧璟斓,嚷嚷道:“不可能,娘亲是九爷的,不许任何人欺负,你若是再想着欺负娘亲,九爷给你好看!”

说着,给萧璟斓亮出了他自认为非常大,实则根本入不得萧璟斓眼的小嫩拳头。

九月的威胁,萧璟斓如何会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子,难道还真的能让他次次破坏他的好事?若是再这么下去,他岂不是得真的废了?

是以,好好沟通一下,才是真理。

萧璟斓的大手紧紧的包裹住小九月的小拳头,一个指头一根手指给他捋顺了,小孩子的手儿白嫩可爱,又无半分力气,自然是随便萧璟斓怎么折腾。萧璟斓把玩这小家伙的手,气的小家伙脸红脖子,九爷沙包一般大的拳头,他怎么就能轻而易举的掰开呢?九爷的面子往哪里搁?

萧璟斓却不以为意,便是一字一顿道:“你如何一定觉得父王是在欺负娘亲?你又如何不相信,你所谓的欺负,在你娘亲看来,不是一种爱?你可知,就是因为你的自以为是,你娘亲得不到父王的爱,让她很失望?”

有些话,萧璟斓虽然说的一本正经,但是,他还是不敢在尹穆清面前说的,是以,萧璟斓刻意带着九月避开尹穆清,而且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某个王爷,还故意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生怕尹穆清听了去。

九月挣扎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本正经的听着萧璟斓胡说八道,小模样带着几分呆萌,又疑惑道:“父王瞎说,娘亲怎么会喜欢别人欺负她?父王,你知不知道,随便脱女人的衣服,是登徒子,是无耻之徒?身为正经男人,父王应该,非礼勿动!”

小家伙这么说,萧璟斓嘴角一抽,但是,心里徒然有些希望,能知道非礼勿动,那还不算太坏,只听萧璟斓开口道:“父王非礼可以不动,但是,你又能做到非礼勿看非礼勿听么?你可知,你能不听不看,不打搅,九月的妹妹都能叫哥哥了?”

萧璟斓这话一出,他当即看见小九月眼睛一亮,黑亮的眼珠子熠熠生辉,带着几分好奇和兴奋,还有几分浓烈的期待,只听小九月仰头道:“妹妹?在哪里?”

“若是你以后不再父王面前胡作非为,一惊一乍的,父王保证,三年,便可以个九月造两个妹妹,可以不?”萧璟斓想的很美呀,老早便想着,九月不是女儿不要紧,还有的是机会,来日方长,难道,还愁没有可爱乖巧的女儿么?

“妹妹?”九月有些不怀疑的看着萧璟斓,一想到可以叫哥哥的妹妹,漂亮又乖巧,倒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只不过,小家伙又困惑了:“要妹妹,和你欺负娘亲有什么关系么?”

萧璟斓扫了一眼九月,带着几分睥睨之姿,又有些不忍直视,五岁了,这点人之常情都不懂,也不知道那女人是怎么教孩子的,萧璟斓有些无奈,却还是认真解释:“那不是欺负,那是爱!”

不欺负他娘亲,妹妹还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么?

萧璟斓连哄带骗,真的将九月给唬住了,小家伙有些呆愣又有些迟疑,可最终选择相信一下自己的爹。

若是,父王欺负欺负娘亲,就能有个妹妹,那么,他还是可以将娘亲让出去,给他欺负欺负的。“那……”小九月转身,想走,又不敢,再三叮嘱道:“那你悠着点欺负哦,不能将娘亲欺负疼了,也不能将娘亲欺负坏了哦?”

萧璟斓眉心一跳,九月的话,直接让他想歪了。

想着“欺负”那个女人,他喉头便是一动,伸手便推了小家伙一把:“回房!”

小家伙这才咬着唇,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萧璟斓目送小家伙离开,这才起身,理了理自己皱褶的黑色锦袍,带着几分得意之态,捋了捋耳边的一缕长发,转身朝尹穆清的方向走去,屁颠屁颠的,带着几分迫不急大之意。

当爹的和儿子有话要说,尹穆清自然识趣的没有听,若是她知道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究竟达成了一个什么协议,尹穆清恐怕想一脚踹飞眼前这个衣冠楚楚,人面兽心的男人。

“不哭了?”九月和萧璟斓一般,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你越闹他,小家伙越发不会给你安生。是以,对付九月,便只能哄。

萧璟斓听此,眉毛一挑,骄傲的像只孔雀,揽了尹穆清的肩,不屑道:“不过是一个刚断奶的娃,也敢和本王作对?不自量力!”

尹穆清嘴角一抽,和自己的儿子也能这么认真的较劲,璟王殿下,您老人家不累么?尹穆清翻了一个白眼,开口道:“走吧!”

“阿清!”萧璟斓突然叫住尹穆清。

“什么?”尹穆清转身看了一眼萧璟斓,疑惑道:“怎么了?”

“我们不继续么?”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委屈。

尹穆清眉心跳了跳,脸募的便红了,扫了一眼萧璟斓,转身便走了。

还能好好说话么?被精虫上脑了么?

萧璟斓连忙跟上,心里全然都是失望,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便被那个小家伙给破坏了,真是岂有此理。

萧璟斓还想说些什么,管家福伯便提着一食盒走了过来,笑呵呵的道:“王爷,王妃!”

“这是什么?”萧璟斓一眼便看出福伯手里的东西,璟王府的东西,都是特制,所以,萧璟斓一看就知道,这不是府中的东西。

福伯立马躬身回答:“回禀王爷,这是尹将军送过来的东西,说王妃做个累着了,这是他特地让府医开的方子,熬了一宿才熬好的药膳,天还为亮,尹将军就亲自送了过来。”

萧璟斓听此,唇角微勾,那邪魅的笑意带着几分讽刺之意,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现下,都在开始着急了么?不过刚开始,都有了危机意识,以前,早干嘛去了?

尹将军,越过如此!

萧璟斓看向尹穆清,果真,见她眸色微沉,问道:“尹将军亲自送来的?”

福伯点了点头,答道:“对呀,是尹将军亲自从来的。”

“他……人呢?”尹穆清手指动了动,莫名的,有些紧张。

这二十年,尹承衍才是她的爹,便是到了现在,尹穆清心里更加在意尹承衍对她的态度。

她不喜欺骗,不喜隐瞒。

她等着他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何,明知她的身份,却要瞒着。

因为君凤宜的出现,尹穆清便有些恐慌起来,她害怕娘亲的死另有隐情,害怕那个真相,并非她想要的结果。

福伯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尹穆清问什么,他便答什么:“尹将军放下东西,便走了!”

尹穆清愣了一下,有几分失望,她淡淡的应了一声:“哦!”

然后,拉了萧璟斓的手,像是一点都不在意的道:“走吧!”

萧璟斓有些心疼,却没有多说什么,回握了尹穆清的手,对福伯道:“君家小公子醒了,便将这药膳拿去,伺候他用了。”

自己的心意被情敌的儿子用了,尹将军应该会很开心吧!

萧璟斓一个都不帮,但是谁让他女人不开心,他就不想让对方好过。

“是!”

尹穆清并非不知萧璟斓的小心眼,她扯了扯唇角,没说话。

她已经习惯了不是么?

……

尹穆清带萧璟斓去了天上人间,还是以清音公子的身份。

一身男装,白衣冠玉,墨发飘飘,绝美的容貌英姿勃发,别有一番风情。

清音公子今夜会现身天上人间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而,璟王殿下出现在天上人间的消息也以最快的速度传了去。

不久前,就在这天上人间,大家还在议论,究竟是清音公子美,还是天下第一美人洛漱妤美,可是,洛家很快便败了,连丞相洛鸣川也被革职,洛漱妤更是不知道被璟王贬哪里去了,据说,前不久,有人在一乞丐窝,看见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据说长的很像洛家小姐!

------题外话------

写了一晚上的稿子,电脑突然摊了,就找回这么点,先更一点,中午再给二更。

推文,《暖宠之拽妻难撩》叶欢颜

本文女强男更强,cp组队混黑道,来一个秒一个来两个秒一双,虐渣无限酸爽无比,然后就是暖宠无下限,作者大喊:妹纸们快来收藏,欢迎跳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