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朕要去阉了他(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以,众人都好奇了,连天下第一美人都看不上的璟王殿下究竟有多绝世无双。

璟王是何人,虽然家喻户晓,在京都人眼里是一个传说,可是,真正见过璟王的,并没有几个人。

毕竟,那样的权贵,不管去哪里,都是会清场的,微服时,又没有几个人认识,那个就是璟王。

而且,璟王向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在众人眼中,那是神一般的存在,怎么会去天上人间那样的地方?这消息劲爆的程度不亚于皇上微服私访逛妓院。

这么好的机会,自然要去凑热闹的,再者,众人实在想看看,目睹璟王之姿,也想比比,究竟是清音公子美,还是璟王更胜一筹。

还没有到晚上,天上人间便已经人满为患,商贾权贵,群聚而来。

有些官员知道璟王来天上人间找乐子,便是又意外,又蠢蠢欲动,若是璟王现在好这一口,那,他们的前景,可谓一片光明。

但是还是有几分害怕的,若是被璟王看见他们在天上人间那样的地方,他会不会认为,他们为官不清廉?治他们一个昏庸享乐之罪?

别人怎么想,萧璟斓自然是不知道的,本来对于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他很是排斥,可是,现下半躺在榻上,看着自家女人闭眸抚琴的模样,他又觉得来这一趟值了。

很少,有这样娴静的时刻,不怕别人打扰。

难道,这里,害怕别人破坏他的好事么?

当然,萧璟斓这会儿自然是没有料到,他不过是来了一趟天上人间,差点没有捅了马蜂窝,丢了自己的命根子。

尹穆清自然不知道,她不过是试一下自己好久不弹的琴,某个男人便已经在想,以何种姿势要了她。

……

这时,墨郡瑶一身男装,站在天上人间前面,身后跟着一个男宠,正是上次领命,带着十个男人去找尹穆清换萧璟斓的青奴。

“清音公子,很久就听说这个人的名字了,只可惜,一直不曾有机会见过。”打听哪里有美男,是墨郡瑶最大的乐趣,清音公子的名号,她自然是知道的。

青奴上前一步,恭敬道:“公主,这个地方,您这要去么?”

虽然,在晋源,皇城各个大小怜人倌妓院都被公主闯过,可是那是在晋源,公主有的是权,有的是势,看上了谁,便是命人抢回去便是,谁人敢说她的不是?

可是,这是在暨墨皇城,公主怎敢乱来?

“呵!”墨郡瑶讥笑一声,不悦的扫了一眼身边的青奴,呵斥道:“这天下,有本公主不能去的地方么?就算是地狱,本公主想闯,那也就闯了。”

说罢,墨郡瑶便走了进去。

不是说璟王威凛冷漠不可一世么?怎么也和其他男人一样低俗?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女人,还是给他生了一对孩子的女子,他竟然也会来这种地方玩乐消遣。

这里的女人,不过都是些一双玉臂千人枕的娼妓,哪一个能干净?

呵,璟王连这样的女人都看的上,也是饥不择食。

璟王,也不过如此。

墨郡瑶刚开始还没有想要对璟王如何,毕竟那样的男人,即便是天下最尊贵最有能力的男人,是千万女人的梦中情郎,可是,又有谁真的会敢去招惹璟王?

她虽然对自己有信心,可是看见君天睿后,她又将自己的目标转移。

相比一个不可一世,看着都觉得想要折服他面前的璟王,天真干净的君天睿,更容易让她产生情欲。

可是,君天睿丢了,却让她发现璟王也不过是一个纵欲低俗之人,既然是这样,那么,他看见她,焉有不动心之礼?

哼,尹穆清抢走那个少年,别以为就胜了,还没有人从她手里抢走过男人,尹穆清做了这个第一个,便该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墨郡瑶进入天上人间,里面已经人满为患,大厅里面,出了正中央的圆形舞台,上面歌舞升平,穿着单薄暴露的女子正扭着腰身跳着异常勾人的舞蹈,四周的过道拥满了人,楼上四层的走廊处,也都是挂着的脑袋。

墨郡瑶虽然是公主,骨子里却喜欢这种纸醉金迷,纵情无度的生活,看着所有的男人都一副贪婪的模样看着那些纤腰素束,细腰丰臀的女子,她又觉得讽刺,又觉得真实。

只有这里,才能看到人的本质不是吗?踏进这里的人,追求的就是人最本性的欲,没有因身份和地位而掩盖的虚假,来这里,就是想要,不是么?

“呦,这位爷是第一次来么?看着眼生呀。”墨郡瑶一出现,妈妈月娘便迎了上来,月娘是一个异常圆滑的女人,年过四十,却因保养得当,风韵犹存。

墨郡瑶看了一眼月娘,却没有与之答话,青奴连忙护在墨郡瑶前面,开口道:“知道我家主子是第一次来,还不给主子找一间上好的雅间,这种地方,岂是主子能待的?”

青奴生怕墨郡瑶在这种混乱的地方被人欺负,虽然墨郡瑶不欺负别人就已经不错,可是她终归是女子,又不是在晋源,自然是不能不顾及。

月娘在这种风月场所待了多少年,几乎是阅人无数,又岂会看不出墨郡瑶其实是一个女子?特别是,墨郡瑶本来便是那种异常妖艳火辣,身段姣好,细腰丰臀,胸前更是丰盈无比,即便是缠了裹胸布,也不能掩盖她胸前的波涛。

月娘笑了笑,便猜测是哪家的姑娘出来玩,可是,现下哪里去给她找雅间?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还给她找个雅间?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可是月娘也是人精,人的身份贵重,她一眼便能瞧出来,月娘虽然有人撑腰,却不想和权贵闹。

是以,月娘陪着笑脸道:“公子有所不知,这个时候,着实找不到雅间,不知公子可有认识的哥儿在这里,也许,还能凑一桌,喝杯酒水?”

一个女孩子来这种地方,不是来捉奸就是跟着自家兄弟手足来的。

墨郡瑶却不领二人的情,看了一眼旁边坐在凳子上的人,走了过去。

涂了大红蔻丹的手,便放在了那人的肩膀上,附身轻语:“公子,这个位子,是本公……子看上的。”

那个年轻公子还在专心致志的看着舞台上的表演,肩上突然多了一双白皙无暇的玉手,转身一看,便是一双红艳的唇,然后,入眼,是便是一张白皙绝色的玉脸。

那男人的双眼当即便冒出了星光,连连点头:“公子请,公子请……”

说着,便站了起来,一把拉过墨郡瑶将她按在了座位上,顺势,握着她的手,不放开。

伸着脑袋,便凑了上去,嗅着墨郡瑶身上香浓的气味,一双眼睛便是色欲迷沉。

来这里的男人,都是人精,谁又认不出,墨郡瑶其实是一个女儿身?还是一个绝色大美人。

墨郡瑶非常享受男人对她的反应,伸出一根手指,戳着男人的额头,将他推开,看了一眼那男人,便伸手拿起了那男人用过的杯子,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

然后,视线从那勾魂摄魄的凤眼眼尾扫过,风情万种,美艳无双。毫无疑问,看见那男人看着她的眼神似乎恨不得立马将她办了,墨郡瑶才满意的展颜一笑,任由那男人在她身上上下其手,视线,已经落到了不远处的舞台之上。

清音公子的琴技,据说天下都难找出能与之相较之人,也不知,是浪得虚名,还是名副其实!

她,身边确实还缺一个琴师!

身后的青奴看着墨郡瑶那放荡不知羞耻的模样,便是已经握紧了拳头。

荡妇,不知羞耻!

只是,不管心里如何反感,他还是不敢多说一个字。

萧璟斓去天上人间,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不仅是墨郡瑶知道,璟王府的倾恒,也毫无意外的知道了。

彼时,小倾恒正在书房写字,听到暗卫传达这个消息的时候,小家伙写字的手一顿,一滴墨迹便在宣纸上晕染开来。

看着被毁的佳作,小家伙一点都没在意,只是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躬身站在前面的暗卫,勾了勾唇角:“天上人间么?”

天上人间是什么地方?那是京都最大的风月场所,便是三岁孩童,都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倾恒又如何不知?

某个小家伙眸光闪了闪,心里隐隐有些怒意。

他自然是不知道自家爹去那地方其实是娘亲拐过去的,只知道,身为一个男人,去那种不正经的地方,就是对自己的家不负责任,对不起自己的女人。

父王去那种地方,将母亲置于何地?

有多少男人因为那些风尘女子而忘乎所以,忘记家里的妻儿,甚至不顾家境,为美人一掷千金,结果导致倾家荡产。

虽然璟王不至于倾家荡产,可是,娘亲将如何自处?父王又将他和九月置于何地?

倾恒心中讽刺,便不该期望,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能做出什么好事。

五年前,可以对一个陌生女子做出那等无礼之事,他又怎么可能会洁身自好?

男人三妻四妾虽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倾恒却不愿意,在东宫已经看够了后宫女子的尔虞我诈,璟王府还不容易有一点清净,难道,这份清净,也要被打破了么?

即便是这样,天上人间的女人,有何资格,与母亲相提并论?

他倒是要看看,父王究竟看上了什么样儿的女子,以至于让他瞒着母亲,去那种地方与那女子私会。

想到这里,倾恒将手中的笔一放下,便沉声道:“小公子呢?”

“回殿下,小公子在寝殿。”

“去,将他带过来,就说,哥哥带他出去玩。”倾恒的眸光闪过一丝幽光,一看,就像是只狡猾的狐狸。

“是!”

……

倾恒收到消息,远在天下第一山庄的君凤宜岂会不知?

君凤宜刚接到君语嫣被尹家的二公子推入了城中河,正怒不可遏,该死的尹承衍,竟然纵容他的儿子欺负他君家的女儿,岂有此理。

正想命人去将尹承衍家的那几个小兔崽子绑了齐齐扔进了河里,却不想,另一个暗卫竟然说萧璟斓去了天上人间的人。

这话一出,仿佛捅了马蜂窝,轰的一声,便站了起来:“朕要去阉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八犊子!”

辱了他的女儿,没有想着来负荆请罪,不负起当男人的责任,竟然还做这等对不起他女儿的事么?

该死!

一掌拍翻了手下的茶案,君凤宜便气势汹汹的朝天上人间杀了过去。

------题外话------

阿斓说,我这一天究竟是做了什么?日子没法过了好吗?

阿斓受伤了,求票票安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