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向朕的女儿道歉(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凤宜从来都是个护短之人,也从来是一个不会让自己受委屈,更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受委屈之人。

萧璟斓有了他的女儿,竟然还敢找其她女人,找其他女人就算了,还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女人,他如何能接受?这是不仅是没有将他女儿放在心上,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既然如此,那么,就不需要再留什么情面。

敢来着烟花之地胡搞,他就让拿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再也不能人道,再也不能做一个男人。

以阿清的身份,就算带着孩子又如何?恐怕,只要他圣旨一下,想要娶她的人便能从墨翎城门口拍到暨墨,还愁女儿没有依靠?笑话!

果断,烧残那个臭小子。

君凤宜是什么人?武功高强,气息一收敛,若是不想让人知道,便是萧璟斓,也是不会很容易发现房顶上的动静。

本来,萧璟斓听楼下的尹穆清已经收了琴,便知道某个女人的鱼已经钓上钩了,是以,他正躺在榻上,迎接着尹穆清的到来。

门吱呀一响,他本来满是期待,可是,当他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进来后,他瞬间皱了眉头。

墨郡瑶的身上虽然穿着男人的衣袍,可是她并不是真的想要隐藏自己女儿身的事实,是以,萧璟斓一眼便看出,眼前的人,是个女人。

萧璟斓没有见过墨郡瑶,是以,自然没有认出来。

但是,有陌生人接近,萧璟斓便还是蹙了眉头,很是不悦。

“你是何人?”萧璟斓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善,可是,没有动杀心,毕竟,是一个女人,身为一个男人,他自然是不会没有任何理由,便喊打喊杀。

只不过,让萧璟斓是没有想到的是,面前的女人听见他的问话,不仅没有回禀,反而玉手一抬,便将头上的发簪取了下来,刹那间,墨发散落,顺滑的青丝如瀑布般滑下,铺在身后。

不得说不说,面前的这个女人,美极!

墨郡瑶见萧璟斓看着是自己没说话,唇边,自然露出了几分笑意与得逞之意:“看样子,璟王殿下,对本宫的模样很满意?”

说着,手指在领间一动,轻轻一挑,外面的红色玉袍便从肩上滑下,露出嫣红色的肚兜,还有大片肌肤。

红白颜色形成巨大的反差,更衬得眼前的女子美的不可方物。

只不过,萧璟斓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他见过的美人数不胜数,将墨郡瑶比下去的比比皆是,难道,还能有什么想法?

不仅没有想法,反而勾起了唇角。

这女人,胆大包天,竟然不知死活混进了这里?目的,便是想要成为他的女人么?

只可惜,她的算盘打错了!

萧璟斓没有说话,墨郡瑶缓步走了过来,展开玉臂,将自己的玲珑身段展现无余,只见她红唇微勾:“王爷现在是不是已经有所比较,在本公主面前,那个看似冰清玉洁,清冷不知风情的尹穆清也不过是一个木头桩子,难登大雅之堂?”

男人么?出了事业,便是风花雪月,自然喜欢那些在床上热烈奔放,又主动求欢的女子,谁喜欢装模作样的木头桩子?即便是想要,却又因为规矩和女戒女德的束缚,推三阻四,不嫌累得慌么?

“呵!”萧璟斓笑了,见眼前的女人还想脱,他突然收敛了笑意,眸中全是厌恶之意:“墨郡瑶,若是缺男人,这天上人间,多的是人愿意满足于你,竟敢来这里来恶心本王?便是觉得,你脚下站着的这片地,还是你晋源的天下?”

说着,萧璟斓正想动,却在这个时候,头顶上传来一声细微的流落之声,萧璟斓项来警惕,下意识的抬眸看去,某人瞳孔一缩。

瞬间长腿一收,身子一翻而起,让开了位置,顺便,长袖一挥,便将那滚烫的水,扫开,但是,还是有一部分,直接浇在了刚刚他躺卧的位置,目测,若是他再慢一步……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啊……”好巧不巧,萧璟斓袖子一扫,拿滚烫的水,直接飞向了墨郡瑶,墨郡瑶自然是一惊,下意识的挥手去挡,可是萧璟斓的劲气,即便是随手一挥,那也是非常人能接,还不说墨郡瑶并未用内力,是以,那滚烫的水就浇了她一脸。

墨郡瑶叫了一声,便是无比气愤,任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萧璟斓竟然将危险给她。

好在这水在这三分两次的折腾,便已经没有当初的那么滚烫,即便是落在脸上,也只是烫红了一片,并没有受伤。可是墨郡瑶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即便朝萧璟斓斥责道:“萧璟斓,你什么意思?”萧璟斓理她才有鬼,他扫了一眼还冒着烟的锦被,只感觉自己疼的慌,还有丝丝后怕,看向房顶,自然是怒极,广袖一扬,强大的罡风扫射而出,犹如长风破浪,席卷而去,带着三分肃杀七分凛然,直接将房顶掀翻了去。

轰隆一声,瓦砾四射,烟尘四溢,一个大窟窿便出现在房顶。

萧璟斓挥袖扫在落下来的灰层,飞身而出,却不想楼上一个人都没有。

“不知死活!”萧璟斓牙关紧咬,武功这般高强,能躲开他不让他察觉,又能做出此等可恶之事,还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作案现场,这天下,都找不出两个。

君凤宜么?当真是觉得他萧璟斓不敢动他么?

墨郡瑶在里面关上了门,尹穆清打不开,有些着急,阿斓不会真的被那妖女给荼毒了吧?毕竟,墨郡瑶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尤物,手段又高明,若是,真的把萧璟斓迷住了,那怎么办?

想到这里,尹穆清自然有些着急,想要破门而如,却又觉得,若是萧璟斓脸墨郡瑶这般放荡的女子都能看得上,那么,他也不配为她的男人。

是以,站在门口,想要敲门的尹穆清又生生的顿住。

然而,她的犹豫,看在君凤宜的心中,那便是自家女儿是将萧璟斓捉奸在床,却又不敢相信,不敢接受的伤心绝望。

君凤宜自然是心疼了,闪身上前,伸手便握了尹穆清的手腕,一把将她拉入怀中,揉了揉女儿瘦弱的肩膀,哄了又哄:“阿清别怕,咱不难过,有朕在,任何人,都不能给你委屈。”

君凤宜心疼的不行,满腔都是内疚和自责,若不是他,阿清哪里会被萧璟斓那么一个人面兽心的人给骗了?小姑娘不懂事,没有父母在身边参谋,上当受骗,被人欺负是常事!

尹穆清正想事情,突然出现的力气自然没有反抗的余地,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自己眼前一黑,便撞入了一个宽阔而坚硬的怀抱,清晰淡雅的百合香充斥着鼻息,尹穆清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温暖的味道,熟悉而陌生。

不知道为什么,尹穆清对这百合香很敏感,心中瞬间被一股莫名的悸动感染。

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眼前的男人。

而,就是这么一个空挡,便被人看了去。

“嘁!”一声轻嗤声传来,转而就是一声讥诮的声音:“尹穆清?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你!”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君凤宜放松了自己的怀抱,斜视而去。尹穆清得到自由,自然也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墨郡瑶就将自己的外套松松垮垮的披在肩上,头发有些凌乱,脸上微红,还有些水渍,那不雅的模样,若是不知道的,哪里知道这是一国公主?完全与风尘女子一个样儿。

萧璟斓离开,墨郡瑶没有追过去,一打开门,却见尹穆清站在外面,还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

这可就好玩儿了。

刚刚还因萧璟斓的无情而愤怒,现下,却只有幸灾乐祸的份儿。

墨郡瑶露出一个妖艳的笑意,伸手,白皙的玉臂从衣服里面伸出,拢了拢自己劲边的头发,笑的灿烂:“尹小姐是来找璟王的么?他刚刚还在里面,现在……”

说着,便露出了一个娇羞的笑意,再加上墨郡瑶衣裳不整,发丝凌乱,随便一个人都能想象的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尹穆清淡淡的笑了笑,里面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她如何不清楚?不说墨郡瑶刚进去这么一会儿,不可能发生什么,就说刚刚那轰隆一声,还有那惨叫,尹穆清就知道,墨郡瑶没有得手。

她还真想知道,墨郡瑶想要做什么。

只见墨郡瑶打量了一下君凤宜,刚开始眸中闪过一丝惊艳,转而便是不屑,转身对尹穆清道:“呵,你与璟王可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呀,璟王来着天上人间找女人,你……便来这里找男人,虽然模样不错,可是……年纪有些大了吧?”

这话一出,尹穆清脸色一沉,便是怒极。

墨郡瑶竟然用这等肮脏的思想想她?甚至,连他……连暨墨帝王都连累?她以为,天下的女人,都像她墨郡瑶那般无耻浪荡么?

尹穆清正想出手教训一下墨郡瑶,却不想身边的人动作比她还快,只见白光闪现,啪的一声,墨郡瑶便被打翻在地。

墨郡瑶的话让君凤宜又怒又愤,挥手便是一巴掌,直接将墨郡瑶打的口吐鲜血,君凤宜面色阴沉,仿佛看死人一般看向墨郡瑶,一字一顿道:“向朕的女儿道歉!”

------题外话------

君爹爹说:“给朕的女儿道歉!”

阿清:“呸,谁是你女儿?”

阿斓:“阿清,打死那个差点毁了你性福的老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