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君凤宜是小白脸?(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郡瑶无疑是触怒了君凤宜的怒火,侮辱中伤他的女儿不算,竟然,还敢说他年纪大?

臭丫头,哪只眼睛看见他老了?

君凤宜才不管什么小辈不小辈,辱她女儿,便活该被教训。

因为墨郡瑶那一声惨叫,雅间四周的人都惊动了,都出来看发生什么事。

虽然,楼下人很多,但是,楼上雅间都很安静,走廊也很清净,所以,墨郡瑶的声音异常的明显。

什么?

璟王来这里找女人,未来的璟王妃便来这里找男人?

他们没听错吧?尹穆清,便是那个尹家的嫡出三小姐,是璟王妃不是么?

真的假的?

这声音一出,各个雅间的人都纷纷探出了脑袋,果然一眼便看见一个姿容清俊,气质出尘的男人抱着一个纤细娇弱的人,因为那红衣女子的话而慌乱的分开。

而,那个作男子打扮的那个明明长璟王妃的模样。

能订天上人间的雅间的人,不是高官就是权贵,尹穆清去过宫里,自然不乏有人见过,是以,看到尹穆清的那一瞬间,便是一眼都认了出来,而,站在尹穆清身边的君凤宜是没人见过的。

霎时,议论纷纷。

“真的是尹家的嫡出小姐,竟然真的出来找男人了,璟王知道后,怕是又会掀起一翻血雨。”

“可不是,以前听着尹家三小姐不知廉耻,未婚先孕,本以为只是一个讹传,不过是得了璟王的临幸罢了,如今看来,或许,璟王殿下也不过是上当受骗,着了这女人的道了。”

“呵,看着这女人容貌倾国,没想到便是一个下贱不堪的女人,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么一副好皮囊。”

隔壁,两个孩子听到外面的议论之声,都无比愤怒,小九月便是气的摔了手中的糖糕,撸了撸袖子,要出去将骂娘亲的人的嘴给撕了去。

“骂九爷的娘亲,九爷要去撕了他们的嘴!”

倾恒蹙了蹙眉,也想给娘亲撑腰,可是,倾恒是很理智的,这种时候,他们还是不要露面的好,否则,父王……应该很容易知道究竟是谁搞的鬼,换了门牌。

果断的伸手勾住小九月的领子,开口道:“别急,先看看再说!”

有那个腆着脸想要认回娘亲的暨墨帝王,又有谁敢对娘亲不敬?

若是,有他在,还敢让娘亲受委屈,那么,要他何用?

很显然,倾恒的想法是正确的。

四处不屑,辱骂的声音瞬间响了起来,墨郡瑶自然是幸灾乐祸的勾起了唇角,只不过,她还不曾来得及开口说话,眼前白光闪过,脸上便是火辣辣的痛,对方的速度快,力道大,便是她,也没有来得及反抗,便被打到在地。

轰的一声,耳朵里面竟全是嗡鸣之声,根本听不到了任何声音。

“向朕的女儿道歉!”男人的声音威凛霸道,四周的人,听到这个声音,便是下意识的禁了声。

“嘶……”墨郡瑶疼的倒吸一口冷气,脸蛋瞬间肿起,鲜血瞬间溢满唇腔。

君凤宜无疑是怒极的,扫了一眼四周看戏之人,眸光,准确无误的落在刚刚骂尹穆清的两个男人身上,声音冰冷无比:“将这两人的舌头拔了喂狗!”

不说骂过他的女儿,便是来这里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就算是权贵显赫又如何?他君凤宜还怕了谁?

“是!”君凤宜这话一落,四周便闪出几个黑衣人,拉着那几人便从窗口拖了出去。

“啊……放开,你们要做什么……啊……唔唔……”

几人刚开始还骂的出来,只不过,不过一会儿,便只剩下呜咽之声,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一旁的人看到这一幕,无比心惊,吓的脸色一白,后退一步,却舍不得离去。

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便是他们不怕,可是,终究是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和官途冒险,所以不敢再说话。

这会儿,因为楼上争吵,楼下的人都拥了上来看热闹,走廊都快挤爆了,便是梁上,都挂了不少伸手姣好的人。

君凤宜的维护还有手段,让尹穆清心中略加惊异,便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抬眸看了一眼君凤宜,便见他紧绷的下颚,还有无比严肃的神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父女血脉相连的原因,刚刚听到墨郡瑶的胡言乱语时,尹穆清心中的愤怒竟然是为了君凤宜。

即便,他对不起娘亲,对不起她,甚至,对不起阿睿。可是,不得不说,他是一代帝王,是旷世明君,墨翎国在他的治理下,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举国之内,并不见战乱盗寇,可想他这些年的努力和付出。

这样帝王,是该名垂青史,受后人敬仰的,墨郡瑶这般污言秽语,若是被有心人知道,那么,他岂不是名誉扫地?

所以,尹穆清生愤怒的,她本来以为,这种情况,君凤宜应该明哲保身,没想到,他不仅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还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承认她!

朕的女儿!

自豪,骄傲……

似乎,这个帝王,会因为她是他的女儿,而倍感自豪。

不得不说,尹穆清心里是很感动的,也是复杂的。

鼻头一涩,竟然有些酸涩。

“主子……”

这会儿,人群一散,青奴便中挤进来,看见墨郡瑶被打倒在地,吓的脸色一白,连忙过去扶起墨郡瑶。

墨郡瑶脑袋发晕,好一会儿都没有缓过神来,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便吐了一口血水,一把推开青奴,便站了起来,看着君凤宜,带着无尽的愤怒:“女儿?”

君凤宜看着从地上起身的墨郡瑶,蹙眉,见此道:“再说一次,向朕的女儿道歉,认错!”

不用求的尹穆清的原谅,但是她必须为自己说出的话付出代价,道歉,那是向所有的人证明尹穆清的清白,证明刚刚是她胡说八道,故意侮辱重伤。

“呵……”

听此,墨郡瑶讽刺的笑了一声,看了一眼尹穆清,讽刺道:“装什么装?做了不要脸的事大大方方的承认便可,有什么值得遮遮掩掩的,不觉得恶心么?当了婊子却还要立贞节牌坊?被人发现了,年长一点的是爹,年轻一点的是哥哥,小一点的便是弟弟么,哈哈……尹穆清,你当本公主是傻子么?当璟王是傻子么?”

墨郡瑶不认识君凤宜,却知道,尹承衍长什么样儿,所以,自然很容易想到,眼前的这会儿,并非是暨墨将军尹承衍。

四处的人,虽然不敢说话,却还是伸长了耳朵,听的津津有味,心里更是很是激动无比。

尹承衍尹大将军谁不认识?这个男人又怎么可能是尹家三小姐的爹爹?

墨郡瑶无疑是在找死,君凤宜的眸中瞬间升起了杀意,拳头骤然紧握,他本想将这不知死活的臭丫头一掌拍死了事,却不想,尹穆清伸手挡在他的前面,走了过去。

尹穆清笑了笑,这份笑意,却丝毫不达眼底,只听尹穆清开口道:“晋源公主殿下么?听您的意思,似乎是精通里面的门路?公主不愧是阅人无数,什么样儿的男人都尝过了,老的少的,公主是一个都不落下!你以为,就你这副人人可骑的身子,你确定璟王能看的上?你在晋源尚可胡作非为,既然来了暨墨,就要安分守己,以免污染了我暨墨的地好么?本公子不过是定时过来弹弹琴,怎得在你眼中,便是如此不堪了?以己度人,怕是不妥,也不明智吧?”

尹穆清不过几句话,立即激起了众怒。

“公主?”

“这个女人竟然是晋源公主?”

“听说晋源的公主可是极为好色的女人,小小年纪,就已经拥有千百男宠,本来还以为只是个传说,现在看着,那勾魂的小模样,还真不像一个安守本分的女人。”

“弹琴?”这会儿,突然有人抓住了尹穆清的重点,定睛一看,果真看见尹穆清身上穿着的,不就是一声锦衣玉袍,白色长袍曳地,端的是一个衿贵俊美,这身衣服,不就是清音公子在台上所穿么?

有人开始尖叫:“天啊,尹家三小姐竟是清音公子?”

“我去……真是,我认得清音公子衣服,就是这样的,他……怎么会是尹家的嫡女?”

“刚刚的琴是尹家三小姐弹的么?传说中懦弱无能,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尹家嫡女竟然有此等才华?传言不可信呀!”

“可是,为什么尹家三小姐会来这个地方弹琴呢?而且,清音公子已经快三年了吧?”

“我明白了,尹家的嫡女以前并不受宠,又因为得了璟王的临幸,未婚生育,被世人唾弃,因此被尹家迁去别院,听说那别院连个奴才丫鬟都没有,小丫头过的日子还不如一个下等丫鬟呢,生下孩子后,不得不出来赚点银钱,女人不能抛头露面,她能来这里弹琴,也并不奇怪。”

“原来是这样……”

“若清音公子,那么她怎么可能来找男人?这么多年,若是真的会找男人,我们也不至于连清音公子的面儿都见不到,再说,人家刚弹琴下台,这么短的时间,恐怕来不及吧?”

“是呀,一定是那个什么浪荡不堪的公主胡说八道,她自个儿不知羞耻就算了,还诬陷我暨墨女子,简直该死!”

无疑,这里的人,知道尹穆清很有可能是清音公子后,都很惊讶,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对清音公子的维护。

不仅仅是因为清音公子,更甚的是,尹穆清生暨墨女子,被一个晋源公主污蔑,他们岂会不气?人人一口口水,便能将墨郡瑶给淹死。

墨郡瑶虽然不顾及自己的名声,可是并没有人当着她的面辱骂过她,是以,就算是墨郡瑶,也觉得羞愤难堪,看了一眼四下对她指指点点,满是不屑,甚至,还有朝她吐口水的人,她面色有些发白,有些发慌,朝众人吼道:“闭嘴!再说一句,本公主割了你们的舌头!”

说完,墨郡瑶指着尹穆清的鼻尖,带着几分狂怒:“尹穆清,别以为你巧言令色,就以为可以避重就轻,骗过众人?”

然后,朝四周的人道:“你们难道就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对尹穆清做了什么么?搂搂抱抱,成何体统?这男人说尹穆清是他的女儿,你们信?难道,尹大将军,你们都不认识么?尹家大将军何等威凛,岂是他这样子?年纪一大把,却还像个小白脸!”

这话一出,君凤宜脸色大变,若是留了胡子,恐怕,某个皇帝陛下已经气的翘胡子了吧!

他是年纪一大把?他还是小白脸?

真是岂有此理!

他君凤宜英俊潇洒,丰神俊朗,怎么……是个小白脸?

君凤宜气的不行,尹穆清却不知为何,想笑!

她没有笑,倒是有人笑了出来:“呵……”

似忍俊不禁,清越的嗓音如落盘滚珠般悦耳:“岳父大人,似乎不怎么招人待见!”

------题外话------

昨天有点累,所以就没有来得及些今天早上六点的更新,灵殿很对不起大家,下午六点二更补偿大家哈!

灵殿想要评价票,可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