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以多欺少不要脸?(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墨郡瑶对君凤宜的评价,萧璟斓除了气愤,更多的是幸灾乐祸。原来,在别人眼里,君凤宜的形象便是如此么?

小白脸?呵,看他以后怎么狂!

萧璟斓是自傲的,这世界上,除了他自己,恐怕,没有男人长的好看了。

所以,即便是君凤宜,他觉得,小白脸这个词形容他很是贴切。

萧璟斓这声音一出,所有的人都一惊,下意识的朝声源地看去,毫无疑问,便看见那一抹神秘衿贵的黑。

只见尊贵的璟王殿下面上带着几分笑意,缓步而至,端的一个俊美端庄,衿贵无比。

岳父大人?

因为这一称呼,所有的人都震惊了,璟王殿下竟然将这个男人称为岳父?

那么尹将军呢?难道,清音,也就是尹家的嫡出小姐,并非尹家的女儿,而是这个男人的女儿?

开什么玩笑?

君凤宜因为萧璟斓的称呼,本来锁起的眉峰不知不觉得舒展了开来。

岳父?这个称呼不错。

萧璟斓承认他的身份,便是代表,阿清也是不排斥的,不是么?

可是一想到眼前的男人做了什么对不起他女儿的事,君凤宜又果断的沉了脸,抬起了骄傲的下巴,不领情。

谁是他的岳父?

他还没有承认呢!这臭小子自以为是!

无疑,君凤宜与萧璟斓是相看两厌的,谁也看不上谁!

君凤宜认为萧璟斓自以为是,萧璟斓如何不认为君凤宜自作多情?君凤宜突然端起架子的欠抽模样,萧璟斓自然是看到了,他嘴角一抽,便也别开了眼。

岳父大人,他也配?不过是不想阿清受委屈罢了!

三人成虎,若是不解释,君凤宜不怕,可是,他怕,他怕阿清受委屈。

萧璟斓可不会忘记,就是刚刚,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老男人,差点断了他的子孙根。

这男人,不知道这关系到自己女儿以后的性福生活么?这么一看,君凤宜也不是真心想要对女儿好,装模作样,虚情假意罢了!

这声岳父,最震惊的,莫过于墨郡瑶了,璟王的到来,与她而言,无疑是难堪的。

而,正在这个时候,璟王的视线,果然扫了过来:“晋源公主莫不是有臆想症?因为骨子里面肮脏不堪,所以,便觉得,所有人都会和你一般?如今,公主端着姿态不动,便是……没有听见墨翎陛下的话么?”

墨翎陛下?墨郡瑶全身一颤,仿若晴天霹雳!

下意识的看向君凤宜,却见那人高高在上,站在尹穆清的身边,那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直逼而来几乎,让她不敢直视。

墨郡瑶抿着唇,便是有些后悔,刚刚,她竟然……没有认出来。

墨翎的皇帝,在这四国之中,都是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是她的皇兄在这里,恐怕,都不敢与他正面较量,墨郡瑶虽然嚣张,却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人,是以,对于四国的形式,她还是很清楚。

可是,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尹穆清怎么是墨翎帝王的女儿?墨翎皇怎么会是她的父亲?

墨郡瑶是怀疑的,就在这会儿,身边突然传来一声厉声呵斥的声音:“向本王的王妃道歉!”

萧璟斓这话一出,所有人自然明白,什么王妃找男人,无疑是胡说八道,不然以璟王的性子,若是王妃真的来这里胡搞,恐怕,天上人间都会被璟王一锅端了吧!

墨郡瑶一惊,下意识的看向萧璟斓,她自负张扬惯了,自然是不愿意的:“凭什么要本公主给她道歉?她也配?”

“不道歉,那么,你也没有理由再活在这个世上了!”说罢,萧璟斓眉头一拧,便吩咐道:“来人!”

“王爷!”慕恩应声而落,恭敬的站在萧璟斓身边。

“拖出去吧,免得脏了这天上人间的地!”

天上人间便已经够乱够脏了,墨郡瑶身为一国公主,竟然还不如这风月场所的地么?在场的人,无不低笑。

“是!”

萧璟斓动了杀意,君凤宜突然皱了皱眉心,想起楼雪胤对他说的话。

若是那些东西在墨氏,也不知,这个墨郡瑶,够不够那个份量。

“大胆!”墨郡瑶见萧璟斓竟然知道她是晋源公主后,还敢对她出手,自然是怒极:“本宫是晋源公主,萧璟斓,你当真敢对本公主……啊……”

尹穆清看不惯墨郡瑶很久了,见她到了现在,还以公主之位,在这里耀武扬威,便抄起旁边立着的扫帚,劈头盖脸就朝墨郡瑶打了过去:“知道自己是晋源公主,早就应该将你扫出去,免得你像垃圾一般挡在本小姐面前,自己不嫌丢人,本小姐看着辣眼睛!”

墨郡瑶说的不错,她是晋源公主,伤了墨翎的太子,纵然该死,却不应该由萧璟斓,由暨墨出面,这说不过去,为了一个墨郡瑶,上升到国与国的矛盾,不值得。

所以,最直接最简便的方法,便是她出面,打一顿,打伤了,打残了,甚至打死了,那也只是两个女儿家的事情,墨臻要给墨郡瑶报仇,那也不管暨墨之事。

君凤宜见自家女儿抄着一根脏兮兮的扫帚就往墨郡瑶脸上招呼,嘴角一抽。突然想起那晚,那个拿着一把沾着灰层的鸡毛掸子往他脸上招呼的小家伙,眉心一跳,原来,那小家伙爱打人的习惯,是从娘亲这里学来的呀。

幸好,幸好小家伙比娘亲好一点,拿的是鸡毛掸子,若是那扫帚,那可得脏死了!

君凤宜虽然被外孙打了,可是,突然发现,自家的孙儿还是很善良的。

拿小家伙怎么就那么懂事呢?竟然知道不能拿扫帚往爷爷身上打,而是一更用鸡毛掸子。

不愧是他君凤宜的孙儿,这么小,就这么懂事。

扫帚铺天盖地的来,因为走廊空间狭小,吓的众人连忙后退。萧璟斓也是嘴角抽了抽,连忙退了一步,生怕那脏兮兮的扫帚累极他。

好吧,他女人的性子他了解,不将君天睿的仇报回来,她不会轻易让她死了,再者,她还是在顾及墨郡瑶的身份么?

呵,不过是墨氏,有什么值得好忌惮的?

招惹了他的女人,他萧家王骑卫队,势必会踏破墨氏江山。

这边,墨郡瑶不妨,挨了几下,瞬间鼻腔充满了灰层的气味,气的半死:“尹穆清,你找死!”

挥手,便朝尹穆清反击了过去。

不过瞬间,狭小的走廊,一白一红两个女子便打在一起。

比起内功,墨郡瑶在尹穆清之上,可是,比起经验,墨郡瑶根本比不上尹穆清。

墨郡瑶练武,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去抢男人,可惜,因为有侍卫,即便是一身功夫,都没地方施展,一声令下,根本用不着她出马,想要的男人就被洗干净扔榻上了。

前世,什么样儿的逃犯尹穆清没有见过?因为对手五花八门,尹穆清练就了一身随机应变,见招拆招的的本领,拿着扫帚,一会儿扇了墨郡瑶的脸,一会儿抽了她的屁股,像是逗猴子一般,惹的墨郡瑶恼羞成怒。

“尹穆清,去死!”墨郡瑶抽空,拔出靴子里面的匕首,直接朝尹穆清的心窝刺了过去。

一旁的人都瞳孔一缩:“阿清小心!”君凤宜吓的脸色一白,闪身而去。

“该死!”萧璟斓也是面色一沉,飞了过去。

只不过,尹穆清却丝毫不将墨郡瑶的杀意不放在眼里,手中的扫把横扫而去,直接挡住了两个过来相助的男人,随后长腿一扫,直接踢在墨郡瑶拿着匕首的手上。紧接着,扫把就打在墨郡瑶的屁股上,墨郡瑶摔了出去,摔了个狗吃屎。

“啊……”墨郡瑶下巴着地,痛极。

尹穆清习惯性的,将墨郡瑶的手钳制于身手,然后掏向自己的腰间,本想着从里面拿出手铐,摸了一把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尹穆清愣了一下才发现,她早已经不是警察了。

不过是一瞬间的失神过后,她伸手抽出墨郡瑶腰间的腰带,将她自己的手牢牢的绑住。

也不知尹穆清怎么绑的,墨郡瑶手上根本使不上力气,便是使用内力挣脱都不行,墨郡瑶瞬间气的脸上通红,想挣扎,可是没了腰带,裤子松松垮垮的,用力一动,似乎就要往下掉。

虽然墨郡瑶不在乎女子的操守,可是,毕竟还是是一个女子,这么多人的面前,还是有无比尴尬。

墨郡瑶眼中瞬间含了泪水,顿时觉得自己无比委屈,带着几分哭腔,挣扎道:“你们太过分了,尹穆清,有本事你松开本公主,出去打!不过是占着这里有这么多人给你撑腰,仗势欺人,你真是不要脸,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不怕天下人嗤笑么?”

尹穆清起身,拍了拍自己的手,开口道:“你说的对,本小姐就是占着有人撑腰,所以才毫无顾忌的对你出手,那又如何?论起恃强凌弱,本小姐自然是比不上你,所以,本小姐还需要向你学习一二。也让你明白,何种程度才叫真的仗势欺人!”

说罢,尹穆清朝慕恩看去:“将她带回去,数一数阿睿身上有多少条鞭痕,就在她的身上给本小姐戳多少个窟窿!”

慕恩嘴角一抽,却点了点头,开口道:“是!”

“你们敢,皇兄不会放过你们的,水敢动本公主……啊……松开……”

墨郡瑶被人提着走,气的半死,一路上便骂了过去。

而这会儿,墨郡瑶被带走,走廊四周的人也不敢再停留,君凤宜看了一眼尹穆清,便便屁颠屁颠的凑了上去:“阿清……”

尹穆清无视君凤宜那满脸堆起的笑意,面色瞬间沉了下去,扫了一眼萧璟斓,便转身走了。

嗯,不给她商量,便乱喊人,萧璟斓可以的。

君凤宜:“……”刚刚阿清不是还很乖巧的么?

萧璟斓见尹穆清生气了,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想去追,却突然顿住了脚步,转身朝玄字号房间的隔壁走去,门一开,果真看见两个小家伙已经鬼鬼祟祟的走到了窗口,手牵手,正打算从窗户那里逃之夭夭!

萧璟斓看着这一幕,自然是眉心一跳,气急:“你们两个惹了事,便觉得神不知鬼不觉了?”

这声音一出,两个小家伙小身子一顿,瞬间头皮一麻,小九月火候不够,转身,像一个做了错事被人逮了个正着的一般,缩着脖子不敢看萧璟斓。

倒是倾恒耸了耸小肩膀,蛮不在意,然后单膝跪地,甚是乖觉的道:“十七爷爷何至于此?倾恒不懂!若是倾恒有不妥之处,还请十七爷爷教诲!倾恒自当受教!”

萧璟斓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憋出一身内伤!

十七爷爷?好的很!

------题外话------

呜呜……下午和室友闹了点小矛盾,所以就晚了一个小时,真是……不该!

明天早上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