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如何配得上阿斓?(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如其来的反胃让灵玉檀脸色变的煞白,连唇角都有几分浮白,她捂着胸口喘息了一会儿,便是觉得那股恶心之感还在肺腑之中,异常的难受。

这个时候,她不想节外生枝,是以,没有惊动别人。

可能是因为这些天受了点风寒,所以才会身子不适吧!

她起身,倒了一杯茶水,因为素萼不在,茶壶里面的水已经冷了,但是这个天气,喝点冷水倒是不会有什么大碍。

喝了两杯水后,灵玉檀感觉心里好受了不少,想到刚刚萧璟渊说的话,她苦笑了一声。

不知不觉,在阿渊哥哥的心里,她已经成为一个无恶不作的毒妇了啊,真是讽刺,只不过,她确实也是毒妇不是吗?

看来,这些年,她做的,真的很好。

便是死了,也不会愧对于灵家惨死的无辜之人。

……

萧璟渊气冲冲的甩袖出去,脸上阴沉的可怕。

身后,纪全小心翼翼的跟着,心里在不断的腹诽,每次陛下来着玉檀宫就会受一肚子气,却次次不长记性,偏偏隔三差五就要来,后宫那么多的佳丽,便是一个都比不上那太妃娘娘么?

唉,果真,君心难测呀!

萧璟渊虽然气愤,但是脑子里面,浮现的,却还是她苍白带着一些倦容的脸色,灵玉檀无疑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年轻的时候,便是暨墨第一,即便现在已经是一个二十多岁孩子的娘,是一个当奶奶的女人,但是由于常年练武,保养得当,容貌却还是不减当年,反而少了一份稚嫩,多了一份成熟之美,当她安静不闹腾,不用一身刺针对别人的时候,更显得楚楚动人。

萧璟渊是见不得她受委屈的样子的,夜风一吹,一想到她刚刚那般可怜憔悴的样子,心中的怒意便烟消云散,剩下的,只用浓浓的疼惜。

“纪全,你说,朕是不是做错了!”二十多年前,便不应该将她留下,这般,也能给自己留个念想,她也不必带着恨意,活的这么累。

皇帝陛下突然问他,纪全突然感觉后背一凉,连忙躬身回答:“陛下,奴才哪里懂这些事呀,只不过,奴才知道,陛下是天下人之主,在奴才的眼里,陛下做什么都是对的,娘娘身在局中,不知道陛下的好罢了。”

纪全跟在萧璟渊身边多年,自然了解萧璟渊,这个时候,陛下可不是真的在寻求他的意见,只要闷着脑袋装作不知情,然后将眼前这位夸上一夸,自然是不会迁怒的,否则,多说多错,真的给陛下提了意见,招惹了陛下不快,那只能是脑袋搬家的份。

果然,萧璟渊听了纪全的话后,眸色深了深,薄唇抿了抿,开口道:“你说的不错,朕没错!”

也不会有错。

过了御花园,萧璟渊来了御书房,一个暗卫突然闪身而来:“陛下。”

“又出什么事了?”萧璟渊皱了皱眉头。

“陛下,尹将军在玉湖林等您。”

萧璟渊听此,挑了挑眉,唇边浮现出了几分笑意。

这老狐狸,要做什么?

玉湖林是皇宫后不远处的一处山林,也是皇家的一处天然木林,普通百姓是不被允许进入的,是以,比较荒僻。

这个地方算是二人初次见面的地方,当然,以后,也成了二人练习武艺的地方。

只是,自从少年时期离开京都,去往边关后,萧璟渊便再也没有去过那里,更不说如今一个人是皇帝,一个人是将军,根本不可能去那种地方。

是以,如今,尹承衍突然找他约在那里见面,他倒是起了些兴致。

换了一身轻便的劲装,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便从皇宫驶去。

马车也不过是行了一个时辰,便不能再行了,只好改骑马。

萧璟渊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尹承衍正坐在玉湖边喝酒。

山顶飞流而下的瀑布哗哗的响着,瀑流最后拍打在水面,溅起水花四射,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闪动着粼粼波光。

萧璟渊将缰绳给一旁的侍卫,挥了挥手,身边的人退下,他才走了过去。

“许久没骑这么久的马了,感觉身体大不如从前,不服老都不行。”萧璟渊找了一块石头,伸手擦了一下额角的汗水。萧璟渊看了一眼四周,虽然他二十多年没有来这里,却不想这里还和以前一般,没有半分荒僻之感:“你还经常来这里?”

一瓶酒水从对面扔了过来,萧璟渊立马伸手接,凌厉的劲风击的他手骨感觉断裂一般,萧璟渊呲了呲牙,带着几分怒意的开口:“放肆!”

尹承衍看了一眼萧璟渊,见他喘着气,并不像装的,倒是眸子眯了眯,随即,不屑道:“当上了皇帝,便开始享乐,养得娇气了么?”

萧璟渊听此,脸上带着几分尴尬,随即低叹了一声,抓着酒坛仰头喝了一口,酒水从唇边溢出,将劲边的衣服也打湿了,只不过他倒是不在意,反而大笑了一声:“这才是酒,还是阿衍好,这么多年,还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谁敢短了皇帝陛下的吃食么?”尹承衍动了动唇,面无表情的开口:“没出息!”

恐怕,这天下,敢说萧璟渊没出息的,就只有尹承衍了吧!

萧璟渊笑了笑,开口道:“皇宫的酒,哪里有边关的烧刀子爽口,朕还记得,二十多年前,边关鞑子猖獗,朕那时还不懂事,惯会意气用事,想着,不过是几个鞑子,有什么可怕的?只身一人便冲进了鞑子的军营,结果……”

“结果被人抓了,还被扒光了衣服冻在雪地里三天三夜?”

“咳咳……”萧璟渊听此,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羞赧道:“你怎么就记得那么点糗事?能记点爷好么?”说到往事,自然而然的,萧璟渊便忘记了自己皇帝的身份,改为以前还是王爷时的称呼。

尹承衍听此,动了动唇角,到也没有开口说话。

萧璟渊继续道:“那三尺厚的雪,白茫茫的一片,又冻又饿,爷差点没有死在那里。好在阿衍里你带人及时救了朕,满满的一壶烧刀子酒,顿时就将爷身子暖了起来,当时那味道爷一辈子都记得。只可惜,回京城数年,早就没有了以前的热血与激情,便是喝着,也没有了往日的味道。”

前一秒还冰冷的动弹不得,下一刻,仿佛一股火从内腑烧了出来,便是再也感觉不到冷,人仿佛就在那一刻,突然活了过来。

萧璟渊说完,唇边带着笑意,转身看向尹承衍,见他看着手上的酒壶出神,正想开口问他在想什么,只听对面传来低沉浑厚的声音:“如果,时间会重来,陛下还会选择那一步吗?”

萧璟渊听此,面色突然沉了下去,蹙眉道:“何以问这个问题?”

“君凤宜来了!”

萧璟渊眉头微拧,似乎有些不解:“朕早知道了。怎么?你得罪他了?”

“嗯,抢了他的东西!”尹承衍没有否认,继续道:“可是,不想还给他。”

“哈哈……”萧璟渊听此,仰天笑了一声,道:“朕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是什么东西值得你这般焦心?男人磨磨蹭蹭像什么?看上什么,就去挣,去抢,怕甚?君凤宜那混账就像只狐狸一般,可不能跟他讲道理,看上他手里的东西,交换谈判都行不来,绝对在他手里换不来同等价值的东西,所以呀,就得靠拳头。”

萧璟渊性格向来如此,霸道就算了,确实也不是个讲理的人,不然,也不会将灵玉檀囚禁宫中二十多年。

尹承衍听此,嘴角抽了抽,开口道:“这是你们萧家做事的风格,先皇的美姬看上北燕的金丝玉,一个字抢,你看上了先皇的女人,也能抢过来。”

“闭嘴!”萧璟渊手里的酒壶扔了过去,带着几分警示:“是先皇夺人之好在先,也怪不得朕不仁!还有,阿檀一直都是朕的,可和先帝有半分关系?阿檀也唤你一声哥哥,你这么说,好意思见她么?”

尹承衍侧了一下身子,那酒坛便从尹承衍的脑袋边飞了过去,只听尹承衍道:“所以,你应该是不后悔的吧,可是,我悔了,甚至,不敢单独来看挽清,怕她很我!”

这回,轮到萧璟渊诧异了,顺着尹承衍的视线看去,却见就在那瀑布中段的山上,是一座陵墓,悬崖四周,是大片大片的百合枝,现在已经过了百合的花期,但是萧璟渊似乎还是能闻到淡淡的百合香。

“这里不是尹家……”

“母亲不让挽清进尹家的祖坟。”

萧璟渊知道尹家的老太太是一个异常固执的女人,却还是有些不解,穆挽清容貌出色,文武双全,便是在这暨墨,都找不出一个能一直比拟的女子,那等优秀的女子,又怎么会造尹家嫌弃:“为何?”

“可能……大概是因为,阿清不是尹家的血脉吧!”

“不是?”萧璟渊震惊无比,尹穆清不是尹家的血脉?生父不祥?穆挽清竟然做了对不起阿衍的事情?这……这让萧璟渊头痛起来:“阿衍,你……你怎么这么糊涂?”

萧璟渊头痛的,不仅是这个,他一想到尹穆清不日便将嫁入璟王府,便噌的一声从地上站起,指着尹承衍,恨铁不成钢道:“你……你……你真是岂有此理!本想着你我兄弟二人,结个儿女亲家多好,怎么……尹穆清那丫头不是你的孩子?那阿斓是要娶一个小野种么?一个生父不详的女子,怎么配的上朕的阿斓?”

------题外话------

评论区有人说,阿斓有小妹妹小弟弟了,似乎很高兴呀!

九月说:“啥?爹爹有小弟弟小妹妹?苍天,意思就是一个吃奶的娃,九爷也要喊叔叔,喊姑姑?”

九爷的辈分,直线下掉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