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教训1(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萧璟渊是很气愤的,抓着头发,似乎很着急,嘴里念念有词:“一个父不详的小野种,以这个身份,能入的了皇家?这不是胡闹么?”

萧璟渊对萧璟斓有愧疚之心,自然是希望将最好的东西都给他,而且,以萧璟斓的才能,江山,美人,都该是他的囊中之物。

在萧璟渊眼里,天下最尊贵的女子才配得上他的阿斓。

将门虎女也勉勉强强能配得上阿斓,只不过,怎么也没有料到,那不是尹家的种?

他好好的儿子,不是亏了么?

早知道,就直接将阿斓绑了,送语嫣公主床上去,生米煮成熟饭,生个皇孙出来,看他们还敢说不同意。

可惜呀,没有把握好时间,错失了良机,现在阿斓若是娶君家的公主,半壁江山都要送出去,这亏的更大!

萧璟渊心疼呀!

尹承衍听到野种二字,脸色便沉了沉,带着几分戾气,斥责道:“阿清不是野种!凭她的身份,配萧璟斓,绰绰有余!”

这话一出,萧璟渊愣了,视线落在尹承衍的身上,带着几分打量的意味。

看着尹承衍那紧蹙的眉峰,他心中咯噔一声,聪明如他,怎么会猜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忐忑道:“你别告诉朕,那丫头,是君凤宜的种?”

尹承衍点了点头:“你猜的不错!”

“混蛋!”萧璟渊听此,一脚踹了地上的一块石头,劲气萦绕下,啪的一下四下飞散:“君凤宜这个王八蛋,怪不得昨天让朕签那东西,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岂有此理!”

那王八蛋是算着那丫头是他君家的种,而且阿斓迫不及待的想娶那丫头么?所以,才给他是这么大一个绊子,气死他了,真是气死他了!

不行,不能让君凤宜得逞。

阿斓喜欢谁,他没有权利去干涉,但是,阿斓的终身大事,他还是可以插手的,必须将婚期提前,君凤宜给他使绊子,他就先下手为强,先让阿斓将那丫头迎进门才是!

“不行,朕得先回去了!”说着,萧璟斓便风一般的远去。

尹承衍喝了一口酒没有说话,正想站起身,却不想不远处传来暗卫急呼的声音。

“陛下?”

尹承衍一惊,站起身子看去,却见萧璟渊又爬上了马,身子明明还有几分摇摇欲坠之感,但是很快便被稳住,然后,那人甩了马鞭,疾驰而去。

眉头自然是锁了起来,眸光落在刚刚萧璟渊气急之下,踹了的石块。

尹承衍的手指动了动,随即,眸色晦暗起来。

……

尹凌翊将全身湿哒哒的君语嫣抱回府,放在了榻上,尹凌翊身边不留女婢,是以这里是一个丫鬟都没有。尹凌翊看了看脸色发白双眸紧闭的君语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这算是自作自受么?

男女大防,他自然不会亲自去给君语嫣换衣服,是以唤来侍卫,准备了热水,他便去枫雪院找沈柠求援助。

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衣服,府中下等人的衣服也不敢往公主身上穿,只能去找沈柠,让她来着好看一二。

他?还是远离这姑娘的好!

这会儿,沈柠因为怀孕初期便接触了阴寒之药,胎气大动,如今确诊了有了身孕,自然是不敢大意,即便是没有卧床,也只敢在房中走动。

且因为没有到三个月,不敢声张,是以,只让人通知了尹凌灏。

只不过,等了几天,都不见尹凌灏回来,沈柠心里还是有几分失落。

她得知自己怀孕时,第一时间就是想的是尹凌灏,若是他知道他们有了孩子,该高兴吧?

他如愿以偿了,那晚,他的目的,便是要一个孩子,不是吗?

“小姐,二公子来了!”兰香端着一碗安汤药过来,沈柠很自觉的拿过来,一口饮下,然后皱着眉头将碗递给兰香,有几分诧异:“二爷过来是找爷的么?快去请进来罢!”

“二公子没进来,只是摆脱小姐照顾一个人。”

“嗯?”沈柠有些疑惑,二爷不怎么和府里的人来往,便是李氏和尹曦月出事,二爷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几乎无动于衷,好像……不是府中之人一般,还是那般淡然,也不知他是太冷血,还是对李氏与尹曦月无情。

“是一个姑娘,二爷是要避嫌的,现在,他已经走了。”

兰香说的,沈柠也不知道,还是决定去看一看。于是,她披了披厚厚的披风,扶着兰香的手去了尹凌翊的院子。

尹凌翊留了人带路,是以,沈柠不怕。

雅致的小院带着几分静谧,沈柠第一次来这里,有些紧张,但是有人带路。

当她看见倒在榻上,全身湿漉漉的君语嫣的时候,大吃一惊。

“这姑娘怎么全身湿透的躺在床上?病了可怎么好?”沈柠想上去搀扶,可是却被兰香拦住:“小姐,小心自己的肚子。”

兰香将沈柠拦在身后,不许她动。然后在两个小丫鬟的帮助下,准备了浴汤,替君语嫣沐浴后,又擦干了头发。

沈柠没有见过君语嫣,自然不知道她的身份,只觉得这姑娘可怜的紧,也不知道穿着这湿衣服多久了,这会儿已经发起了热,烧的脸颊红通通的。

“小姐,还是去请个大夫吧!”兰香见此君语嫣皱着秀致的眉头,嘴里喃喃自语,便有些着急。

二公子留了人就走了,也不说这人该怎么照顾,是丫鬟,还是主子,若是照顾不周,可怎么好?

沈柠让兰香将一碗热腾腾的姜汤给灌下去,皱眉道:“二爷房中无人,请人过来,对这姑娘的名誉不好,兰香,去找顶软轿过来吧,将这姑娘挪到枫雪院去,就说,给我请平安脉。”

“奴婢明白!”

沈柠带走君语嫣,尹若晴鬼鬼祟祟的从假山后出来,她看着沈柠离去的背影,狠狠的揪了一下手帕:“二哥竟然真的带了一个狐狸精回来,我必须去给阿盈姐姐说!”

尹若晴这段时间被尹穆清禁足,但是终究是因为没人管,而且,她年纪小,尹承衍对这几个女儿也没有管过,府中的人便以为将军对尹若晴疼爱有加,便无人再管,偷偷溜出来也没人知道,即便是知道了,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尹若晴虽然是庶女,但是却没有将自己当庶女看,在府里嚣张惯了,又因为白氏在身边撺掇,要多与那些嫡女走动,才能长见识,不能只和那些没眼见的庶女一起玩乐。

而且,尹若晴也知道沈盈喜欢尹凌翊,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去讨好一下沈盈。

抿了抿唇,尹若晴便带着一个小丫鬟出了府。

……

尹穆清回到璟王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走的时候,君天睿还昏睡着,也不知这个时候醒了没有,尹穆清心中牵挂,便也没有耽误,赶去了君天睿暂时住的院子。

只不过,她赶到的时候,便听见里面传来瓷碗碎裂的声音,哐当一声在地上炸响,随即便听到里面传来君天睿有气无力,却歇斯底里的喊声:“走开,我……我不要……不要你们……”

尹穆清一惊,加快了步伐,迈进了房间:“阿睿?”

寝殿的情况让尹穆清眉心一跳,君天睿穿着白色的寝衣,缩在大床的衣角,抱着床柱,瑟瑟发抖。

可能因为乱动,身上的伤口撕裂开来,白色寝衣上面尽是点点红梅,可能是因为疼,小家伙紧紧的咬着下唇,额上冷汗淋漓。

一旁站着两个侍卫,药水洒了一地,满屋都是药味,那两个侍卫正手足无措。

不得不说,璟王府里这点不好,没有女婢,大男人怎么会照顾孩子?

“阿睿!”尹穆清见到这一幕,自然无比心疼,疾步过去,将小家伙揽在怀里,心疼的不行:“阿睿别怕,姐姐在这里呢。”

君天睿听到尹穆清的声音,这才抬眸看了一眼,见是尹穆清,立即松开了抱着柱子的手,扑进尹穆清的怀中,紧紧的抱住她的脖子,然后无比恐惧道:“有坏人,有坏人打阿睿,阿睿好疼,好疼……”

尹穆清心疼的不行,因为心中的恐惧大于生理上的痛,所以这小家伙完全感觉不到痛了么?

身上这么多的伤口,他也恍若不知,感觉不到一般。

尹穆清知道这件事情对这小家伙造成了不小的阴影,摸了摸君天睿的头发,温声道:“阿睿不怕,坏人已经被姐姐抓起来了,以后,她再也不能欺负阿睿了,阿睿别怕好不好?”

君天睿明显是不信的,苍白着一张脸,怀疑的看着尹穆清,全身哆嗦着,却死死的咬着唇不说话。

尹穆清看着小家伙的纯净的大眼睛,心中便又是一阵心疼,知道若是不将那坏人当面处置一下,他是不会相信的,是以,尹穆清开口道:“来人,将那妖女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娘娘腔带上来!”

“是!”

末了,尹穆清补充道:“记得收拾一下,别吓着公子!”

尹穆清的话,侍卫们自然明白,有些脏东西,小孩子是见不得的。

“属下等明白!”

------题外话------

唔,以后二更都在八点半之前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