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教训2(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被萧璟斓的人抓了起来,但是墨郡瑶并不害怕,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皇兄会救她的,这么多年,不管她闯下什么祸,皇兄都会帮她摆平的,不是吗?

璟王府的暗牢很阴暗,全都是血腥味,阴森恐怖,墨郡瑶并非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可是,她来这种地方,便是为了折磨那些不愿顺从她的男人。

在她手里死了的男人,不再少数。

可是,当她以受虐者的身份进来的时候,才觉得这里竟然这么可怕。以前她怎么没有感觉到这种地方会这么冷么?

寒到了骨子里面。

墨郡瑶是和绯色关一起的,侍卫将墨郡瑶推入暗室的时候,绯色眼睛都直了,即便是全身是伤,却一点不在乎,踉跄着起身,扶了一把被推的差点失去平衡,摔在地上的墨郡瑶。

“公主?咳咳……公主您……怎么也……”

见墨郡瑶以往白皙的小脸通红一片,好像被烫伤了一般,不仅有几分红肿,还发丝凌乱,脸上很多灰尘,很是狼狈。

绯色心疼的不行,伸手便去帮墨郡瑶打理凌乱的发丝,将她松松垮垮挂在肩上的袍子给拉起,盖住了那片春光,绯色垂下眼帘,带着几分无奈和疼惜:“公主您是女子,又贵为公主之尊,不该让别人看了您的身子”

男人都是自私的,占有欲很强,绯色亦是如此。

只可惜,他只不过是一个被她救起的男宠,一个奴才,没有任何资格拥有她,只要她开心,才是他最大的奢求,又何以奢望,她会真的正眼看他一眼?

墨郡瑶本来就愤怒无比,看到绯色的那一刻,眼睛更是冒了绿光一般,凶恶至极,便是一点都没有将绯色对她的关心放在眼里,一把掌扇了过去:“便该想到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刚刚还不觉得,现在想想,今天晚上明显就是被人算计了。

那小公子被人带走的第二天,京都便传,璟王去了天上人间,不仅是璟王,就连清音公子也会现身。

而,就那么轻而易举的,璟王的雅间也被她打听到,璟王是什么人?若是他的去处便是那般轻易让人知道,那么,他也不是萧璟斓了!

而且,萧璟斓和尹穆清一看见她,似乎,对于她是晋源公主这件事情并不是很奇怪,那么,就是提前打听好的。

甚至,最后还告诉她,清音公子就是尹穆清那个小贱人,简直是岂有此理!

不是眼前这个吃里扒外的人出卖的她么?

想到这里,墨郡瑶自然是怒不可遏。不由分说的便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绯色脸被扇至一旁,唇角挂了一丝血线,脸上火辣辣的痛,但是这没有让他生气,只是有些恐慌的请罪,跪地道:“公主息怒,奴才实在惶恐,不知公主所言,从何谈起。”

墨郡瑶见绯色还不承认,一把抓住绯色的领子,便将他提了起来,然后抵在铁门之上:“还不承认?若不是你,萧璟斓如何会知道本公主的身份?瞧你这身伤,便是忍受不了,所以,就出卖了本公主么?”

绯色脸色煞白,想起他脱口而出的公主二字,便觉得异常惭愧,可是,那都是尹穆清诡计多端,套他的话,他如何会出卖公主?

见墨郡瑶这般怀疑他,绯色心里是不平也焦急的,只听绯色跪地解释道:“公主明察,奴才的身心都是公主的,又如何会做出对公主不利之事?还请公主相信奴才。”

想到墨郡瑶不信任他,绯色便有几分失望,说到此处,便抬眸看向墨郡瑶,带着几分责问:“在公主眼里,奴才,就如此不可信么?”

“信?”墨郡瑶讽刺的笑了一声,不屑道:“男人都是贱骨头,又有几个可信?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在本公主身边这么多年,好处,本公主没少给你吧,可有半分对不起你的地方?却不想,真心错付,左不过是捡了一只白眼的狼罢了!”

绯色不怕墨郡瑶打骂,却容不下墨郡瑶不信他。

听此,绯色便是怒了。

在别人眼里,或许绯色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男宠,丢尽男人的掩面。

可是他终究是男人,便是再低贱之人,只要是男人,骨子里面都有几分不可触碰的雷区,那便是男人的尊严。

绯色知道,入了璟王府的地牢,即便是墨氏陛下在这里,便也救不了他,何况,他只是一个男宠,就算陛下能救,恐怕也不会救,是以,绯色是报了必死之心。

如此,他也没有什么顾虑的了。

心中的怒还有这些年所受的屈辱和白眼,也不想在隐藏,噌的一声从地上站起,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满是血污的手抓着女子的肩膀,带着几分戾气开口:“真心?公主待奴才可有半分真心?若是有真心,那么,公主的心究竟有多大,才能分给那千千万万的美男子?公主的真心错付,那么奴才的心便能任由公主随意践踏?”

“绯色,你大胆!”绯色几时这般对她说话过?墨郡瑶当即便怒了。

可惜,绯色没有半分惧意,反而扣住墨郡瑶的肩膀,身子一旋,便牢牢的将她抵在身后的铁栏之上。

长腿抵住墨郡瑶的腿,一只大手便扣住了对方的双手,男人和女人天生力量相差悬殊,即便墨郡瑶武功高强,可是,绯色是男人,在墨郡瑶身边待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几分功夫,恐怕早就被其他男人给打压下去了,是以,他只是藏拙罢了。

墨郡瑶根本动弹不得,因为身高差距,便是因为愤怒而满是戾气瞪着绯色的眸光也失了以往的气势,变的如同小女人般依在绯色的怀中一般。

只见绯色将脸凑近墨郡瑶,张口便咬上了墨郡瑶的耳垂,讽刺道:“公主若是知道真心,便不会一个男人又一个男人的要。公主觉得男人都是贱骨头,可是,在这些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是你,不是吗?享受着男人带给你的欢愉,却又要说男人低贱,公主不是很矛盾么?奴才一直都知道,公主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明明想要说那是男人拜倒在你的美色之下,呵呵……”

“你什么意思?”墨郡瑶听绯色这么说,自然是不悦,甚至愤怒的,对于一个一向对她言听计从,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男人,突然对她这般无礼,墨郡瑶是心惊的,甚至,听见他这般说,墨郡瑶带着几分耻辱和羞愤:“你闭嘴,信不信,本公主要你死!”

“呵呵……公主觉得,您还能保我活么?”

“你要做什么?放开本公主,否则,本公主要你好看!”

“奴才要做什么,公主应该很清楚才对,公主既然说了真心二字,就该知道,奴才想要的是什么!”说着,绯色便低头擢住墨郡瑶的双唇,带着几分疯狂之意,吻,如狂风暴雨般落了下来。

若是,以前,绯色肯定会小心翼翼,就算是在情动之事,也尽量稳住自己,不弄伤弄疼她,甚至,便是吻,也会细致温柔,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几分讨好,那么现在,他便是要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眼前的女子身上。

这个女人,是毒,是罂粟。

她也没有心。

当初,决定跟着她,内心做了何等挣扎?

可是,到头来,这女人,便只是看都不曾看他一眼,心中无半分他的位置,绯色,生受不了的!

“唔……”墨郡瑶被吻的头脑发昏,可是她的性子一向要强,就是在这种事上,也不喜欢男人太要强,所以,本性使然,她带着几分怒意,回吻了过去。

不过一会儿,阴暗的牢房,温度上升,传来男女喘息之声。

尹穆清派的人来的时候,里面的情形几乎让他们大吃一惊。

传言晋源公主放荡淫贱,本以为,一国公主,怎么也不会到那种程度,却不想,事实告诉他们,晋源公主几乎是刷新了他们对女人的认知,就这么一会儿,这种情况,竟然还能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情。

怎么办?

不可能将这样丑陋的人带入前殿,放在主子面前吧?

果断,一盆冷水将缠在一起的二人泼醒。

冰凉的水,便是再难忍的欲,也会荡然无存吧!

“啊……”

墨郡瑶当即尖叫一声,绯色也惊了,连忙拉过一边破烂的衣服盖在墨郡瑶身上。

只不过,这动作却遭来侍卫的嫌弃:“不要脸的事情都做了,还遮遮掩掩做什么?不过是一具人人可骑的身子,还以为被人稀罕看么?看了,也是脏了爷的眼!”

说话的人,是萧璟斓身边的一等侍卫慕谦,是慕恩的亲弟弟,平时直接受命于萧璟斓,如今,被指派过来听命于尹穆清了。

慕谦这话一出来,绯色和墨郡瑶的脸果断的青了。

“将他们带下去,清洗干净!”

“是!”

这话一出,墨郡瑶眸中倒是有几分亮光,是皇兄来救她了?

一定是皇兄来救她了,不然萧璟斓不会让她沐浴更衣。

萧璟斓是惧怕了皇兄吧,不然,又怎么会害怕皇兄看见他们欺辱她的样子?

想到这里,墨郡瑶自然是得意的,施施然起身,长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大片的肌肤都露在外面,也恍然不觉得羞耻。

伸手拉了一下因为她起身而滑下秀肩的衣服,墨郡瑶看了一眼慕谦,倨傲道:“你说的话,本公主记住了,等会儿,本公主会让你知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

慕谦:“……”这公主有病吧?这句话,他说才对,不是吗?

------题外话------

墨郡瑶要惨了,要票票可以吗?

双十一来了,灵殿也打算搞点事情,粉丝榜前五名,灵殿会在双十一买实体礼物送给萌宝粉,前五名的,十号之前要进群哦,告诉地址联系方式,礼物妥妥的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