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教训3 (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尹穆清哄小心翼翼的哄着君天睿,感受到他微微颤抖的身子,尹穆清双唇紧紧的抿着,素手小心翼翼的摸着君天睿的头,一嗒又一嗒。

小家伙额头上也包扎着,看着可怜的紧。

这会儿,侍卫又端上来一碗药,递给尹穆清:“王妃,这是子苏公子亲自熬制的,让公子服下!”

“嗯!”尹穆清接过药碗,药水熬的很浓,闻着就觉得很苦,可是良药苦口,天下哪里有不苦的药?

尹穆清拿着勺子搅动了一下,便已经见君天睿看着那晚药水皱紧了眉头,小脸都快皱成一个包子。

“阿睿!”尹穆清柔声唤了一声,哄道:“阿睿很怕苦么?”

君天睿看了一眼尹穆清,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果断的摇头。

“阿睿……不怕!”以前他也有生病,他最讨厌喝那些苦苦的药水,可是,他若是不喝,父皇就会杀了照顾他的小太监,他不敢不喝。

“是吗?”尹穆清眉毛一挑,便是有几分不信,脸色难得的露出了一分笑意,然后笑道:“那阿睿可比九月厉害,小九月可就是小眼泪虫,一喝药就哭鼻子,没想到,我们的阿睿这么厉害。”

君天睿眸子闪了闪,虽然他没有说,但是那眸子还是闪了闪亮光,似乎因为尹穆清夸赞的话而高兴。

尹穆清知道,就如同九月一样,君天睿也不过是一个幼嫩的孩子,心智不全,因为没有接受一丁点教育,后天学习不足,就算天赋异禀,他的思想,恐怕,连九月都不如。

“但是,刚刚,为什么阿睿不想喝药呢?良药苦口,只有喝了药,阿睿才会好得快,不会痛痛哦。”说罢,尹穆清将一勺药,送至君天睿的唇边,见君天睿睁着一双琉璃般清透的眸子看着她,带着几分无辜和犹豫,尹穆清笑了笑,继续道:“难道阿睿是骗姐姐的?也要学小九月,喝药时候得捏着鼻子强行灌下去?”

君天睿听了尹穆清的话,没有说话,却伸手接过尹穆清手里的药碗,仰头喝了下去,因为满腔的苦涩,小家伙瞬间皱紧了眉。

尹穆清见此,连忙拿了一块蜜饯塞进君天睿的口中,道:“阿睿真棒,来,吃点蜜饯去去苦。”

君天睿含着蜜饯没有嚼,却看了一眼尹穆清,然后垂下眸子,带着几分失落,声音还是带着几分虚荣,咕哝道:“姐姐……也骗人,拿阿睿当小孩子……阿睿不是小孩子,阿睿十五岁了。”

九月喝药的时候根本就不哭,姐姐在骗人。

君天睿嘟了嘟唇,意识到,尹穆清就是为了刺激他,骗他喝药,所以才拿九月激励他。小倾恒说的,这是激将法,姐姐当他看不出来么?

尹穆清自然不知道君天睿心里的想法,他的话却是让尹穆清的眉眼染上了笑意,只听她道:“对,阿睿不是小孩子了,已经十五岁了,是男人了。”

尹穆清给君天睿掖了掖被子,动作很是轻柔。

因为君天睿身上有伤,不能用普通的锦被,以免被子不透气,压着伤口,不利于伤口的恢复,是以,君天睿身上盖的,都是上好的丝绒被,轻便细滑,摸着,就像软软的一团雪一般,很舒服。

这会儿,君天睿窝在这丝绒被里面,小脸莹白精致,仿佛能和这雪白的丝绒化为一团,漂亮却又脆弱到极致,苍白的似乎像一个一碰就会碎掉的玻璃娃娃一般,让人疼惜。

在尹穆清的眼中,君天睿单纯漂亮,干净的似乎是一个坠入凡尘的天使,她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会对这样一个孩子下的了手,竟然还对这么一个孩子做出那样的污秽之举。

她真想看看,墨郡瑶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这会儿,外面有人禀报,说墨郡瑶和绯色带过来了,尹穆清眸色一闪,一丝狡黠一闪而过。

“阿睿,坏人来了,阿睿怕不怕?”

一听到坏人二字,君天睿立即抖了一下,表情立即僵硬了下来。

尹穆清摸了摸君天睿的手,示意他不要恐慌,便吩咐人将墨郡瑶带上来。

墨郡瑶还是一副高傲的姿态,因为在她心中,现在一定是要去见皇兄,只要皇兄来了,萧璟斓定是不敢将她怎么样。

或许,顺便,将那个干净的小公子讨要回去当她的驸马也无不可能。

如今,二人已经梳洗干净,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只不过,这衣服,是最简便的下等丫鬟的服饰。

这个,墨郡瑶倒是没有在意,有穿的总比衣不遮体的好。

毕竟,这夜风还是挺凉的。

墨郡瑶直接被带入了寝殿,尹穆清坐在床上,一边候着几个侍卫。

墨郡瑶有些奇怪,为什么会是她,怎么没有看到皇兄?

她抬了抬下巴,看向尹穆清,不屑道:“皇兄呢?”

“姐姐……”墨郡瑶一出声,君天睿的脸色瞬间就白了,猛的从被窝里面出来,抱着尹穆清的腰身,带着无尽的惧意,身子抖的厉害:“坏人,坏人……”

看到绯色,君天睿都是不怕的,毕竟,他的手被人绑着,而且有姐姐在,所以他不怕。

但是看到墨郡瑶,君天睿是真的怕了,一想到那湿漉漉的舌头在他的脸上,身上扫过,冰凉的手掌在他身上抚摸,君天睿就觉得恶心,觉得脏。

先前的那一幕好像就发生在眼前,君天睿又急又觉得耻辱,眸中带着一框泪水,因为觉得脏,觉得恶心,小家伙便是肺腑翻涌,直接干呕了出来。

“呕……咳咳……”只是,因为没有吃什么东西,也没有呕出什么罢了。

紧紧的抓着被子,君天睿恨不得将那个恶心女人打死。

就像那个坏人打他一样,用那沾了盐水的倒刺银鞭,打到她再也不能扒别人的衣服……

“阿睿别怕,坏人已经被抓了,不能对阿睿做什么不是吗?阿睿是大人了,应该勇敢,对不对?”

尹穆清虽然心疼,但是也知道,阿睿不可能一辈子被人关在金丝笼里面,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看不到外面天地的无知幼子,他才十五六岁,人生还没有开始,以后的日子,更长,更远,这么长的日子,都需要他自己面对。

君凤宜不管他,甚至,故意将他养成这样,像是豢养笼子里面的鸟儿一般养着他,只要他活着,饿不着,渴不着,还能叽叽喳喳的叫唤着,便觉得是他的仁慈。

可是,君凤宜可以,她却不能,阿睿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就不能视而不见。

阿睿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能像一只小兽一样,懵懵懂懂的活在这个世上,长的比她高,却连人之初都不知道是什么,这也太悲哀了。

君凤宜不管,她管。

阿睿要成长,便从今晚开始吧!

尹穆清温声细哄,果真将君天睿安抚下去,只是,小家伙还是抱着她的腰,头埋在她的胸前,偷偷露出一点小眼神去瞄墨郡瑶。

刚刚君天睿窝在丝绒被里面,墨郡瑶还真没有注意,如今小家伙反应这么大,如何能忽略?

墨郡瑶看见君天睿,眼睛都直了,便是以为萧璟斓害怕了她的皇兄,如今,连这个小少年也给她送了过来么?

不由自主的,墨郡瑶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对尹穆清道:“呵,尹穆清,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反正都要送到本公主的榻上,又何必来回折腾?左不过一个男人,有什么好舍不得的?璟王,本公主就让给你,不与你争,但是这个少年,本公主势在必得,便是你不舍,他也只能是本公主的。只不过,你放心,看在暨墨,看在璟王的面子上,本公主自会好好对待他,若是他伺候本公主尽心,将驸马之位给他,也并无不可!”

墨郡瑶这话一出,尹穆清抱着君天睿的手,就紧了几分。

宴子苏说,阿睿可能被人……辱了,那么,听墨郡瑶的意思,是她做的了?

呵!

尹穆清压下心中的滔天之怒,对君天睿笑了笑,道:“阿睿,就是这个坏女人欺负你了的,是吗?”

君天睿小身板抖的厉害,却还是点了点头,紧紧的咬着唇,没有说话。

“那坏人欺负了阿睿,阿睿欺负回来好不好?”

君天睿听此,抬眸看了一眼尹穆清,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样子,忐忑道:“可……可以吗?”

墨郡瑶听了尹穆清的话,只觉得不对劲,眉头微拧:“尹穆清,你什么意思?”

尹穆清却仿若没有听到一般,对君天睿爽朗道:“可以呀,阿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全凭阿睿高兴。”

“真的吗?”君天睿眸色一亮,便是来了几分兴致,君天睿骨子里面也是有几分独属于君家那种有仇必报的性子,坏人落到他手里,自然会讨回来,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君天睿差点拍手叫好:“阿睿想要看骑大马。”

“呃……骑大马?”尹穆清一时愣住,但是很快就又释然,这就是孩子,不是吗?

尹穆清点头:“好,咱们就看骑大马。”

说吧,尹穆清看像慕谦:“公子要看骑大马,你们可要好好把握机会,毕竟,这么尊贵的马,以后可遇不到了。”

慕谦晴天霹雳,啥?骑她,那个浪荡公主?开什么玩笑?

那么脏,谁骑?

慕谦看相被压在地上的绯色,使了一个眼神,吩咐道:“就他了,他喜欢骑,就让他骑个够!”

绯色和墨郡瑶脸都青了,两人开始还没有想到什么是骑大马,这会儿,听慕谦这贼样子,两个一下就想歪了。

墨郡瑶脸色变了又变,朝尹穆清吼道:“尹穆清,你不要脸!”

这么多人在这里,她竟然要她在这里和人欢爱?

只不过,当两个侍卫将她打倒在地,另外两人压着绯色骑着她背上,她堂堂公主竟然像只骡子在地上爬的时候,墨郡瑶这才知道什么叫做骑大马,什么叫做屈辱。

一个暗卫闪身而出,毫无防备之下,一脚踹在墨郡瑶腿弯上,直接让她腿一软,摊在了地上。

四肢撑地,还没反应过来,背上就如千斤压了上来。

啪的一声鞭响,墨郡瑶屁股一痛,便听人道:“快走,别偷懒。”

“噗……哈哈……这畜生倒是有几分重量。”这时,门口传来一声轻佻之声。

------题外话------

大家说,墨郡瑶要怎么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