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阿睿不是傻子(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轻佻的声音,不用猜就知道来人是谁。

尹穆清扫眼看去,果然看见那个白衣曳地,带着几分不羁,俊美似仙的风夜雪漫步而来。

风夜雪最近也是忙的脚不沾地,甚至是绷紧了神经,自从上次九月落水,吓坏了一干人等,他便被某个不良王爷派出去打听血玉引药的下落。那个小家伙出事,有他风夜雪的责任,风夜雪心里不好受,自然会想方设法的弥补,为了那个可爱小机灵鬼的身子,他势必会收集齐全药引,将那小家伙的病治好。

忙了这么多日子,倒是错过了很多精彩的事情。

风夜雪瞧了一眼地上的墨郡瑶,带着几分讥诮之意:“唔,这匹马可就难得了,天下都仅此一匹!”

也不知墨氏之人知道自己的公主被人这么侮辱,会怎么想,会不会为了这个公主,找墨翎和暨墨的麻烦。只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墨郡瑶自己找死,也怪不得别人。

公主与皇子相比,又有谁比谁尊贵?

墨郡瑶是晋源的长公主,确实也得墨氏皇帝的喜爱,可是,人家君天睿也是墨翎唯一的皇子,更是一国太子,她墨郡瑶究竟是有几分自信,觉得自己伤了晋源的小太子,她会全身而退?

或许,这个小太子在墨翎皇的心里不算什么,可是就是以墨翎皇那怪癖好面子的性子,恐怕,便是墨臻来主动认错道歉,恐怕墨郡瑶都必须死!

笑话,自己的太子都被人辱了,他还能坐以待毙,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开什么玩笑?

这次,晋源皇要么将这个找死的公主交出来,交给墨翎皇处置,要么大出血,将半个晋源江山拱手让人,作为赔罪之礼,方能消除墨翎皇的恨吧!

风夜雪走进来,主动来到床前,伸手弹了一下君天睿的脑门,笑道:“太子殿下觉得这匹马跑的可快?”

君天睿有些吃痛,玉手摸了摸被弹的脑门,白了一眼风夜雪,小家伙的眼神带着几分嫌弃。

然后摇头:“一点都不快!”

风夜雪听此,转身对慕谦道:“没听到太子说的么?这马跑的不快。你们可得听好了,虽然这位是晋源太子,可是来了我暨墨,便是客人,客人受了委屈,那也是我暨墨的过失,你们可不能因为小太子不是你们的主子,就可不听太子的话呀!”

“属下不敢!”慕谦听此,嘴角一抽,便拿着鞭子朝墨郡瑶身上一抽,啪的一声,抽的墨郡瑶皮开肉绽。

“啊……”墨郡瑶尖叫一声,疼的牙关紧咬。

痛倒是其次,她在乎的是风夜雪的话。

小太子?

这个男人的意思是,那个少年是晋源的小太子?

墨郡瑶心头瞬间就寒了!腿一软便摊在地上。

身上压了一个男人,墨郡瑶这么一趴,只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要被压出来。

“公主?”绯色被绑着手脚,压在墨郡瑶身上,他内心也异常愤怒,甚至有些无语。

他没有墨郡瑶那么乐观,是做了最坏的打算,看到尹穆清的时候,他想到尹穆清会为那个少年报仇,可是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羞辱他们。

他不过是一个低贱的男宠,就算是让他跪在地上学声狗叫,他都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让他骑着自己女人身上,这着实让他难堪。

这会儿,便是身子一翻,倒在地上,因为担心自己的重量,将墨郡瑶压坏。

绯色听风夜雪说起君天睿的身份时,眸中也惊了一下,可是,在他心中,还是没有人比墨郡瑶尊贵的,尹穆清这么羞辱墨郡瑶,他也是心生怒意,甚至,觉得心口发紧。

他撑起身子,咬牙道:“尹三小姐,你不觉得自己做的太过了么?公主乃金枝玉叶,你们既然知道了她的身份,早该将她待为上宾,怎么敢如此戏弄羞辱于她?你们就不怕我墨氏陛下带兵踏破你这璟王府?”

墨郡瑶又痛又怒,听绯色这么说,甚觉绯色说的有道理,于是,更加的怒了:“绯色说的不错,尹穆清,你如此对待本公主,是想找死么?就算那个小子是晋源的太子又如何?你难道不知道么?晋源太子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一个什么不懂的痴儿,难道你还在指望晋源的皇帝陛下会将晋源的江山交给这么一个傻小子?或者,你还以为他会为了这么一个傻小子向我晋源问罪?尹穆清,我告诉你,这是痴人说梦。”

墨郡瑶是不相信尹穆清是晋源公主的,也不愿意相信。

而且,知道自己看上的那个干净的小少年便是晋源太子,她就有几分轻视。

谁人不知道晋源太子是一个痴儿,一国太子,十几岁的少年,正常情况,早该娶妻纳妃,步入朝堂了,而他呢,却什么都不懂,便是一天只知道吃喝玩乐,连个三岁孩童都不如,这样的人,墨郡瑶自然是不屑的。

所以,如今,尹穆清如此维护晋源太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她就不服,也觉得尹穆清也是一个虚情假意,是一个趋炎附势之人。

“你闭嘴!”墨郡瑶的话,无疑是让尹穆清怒极,起身,一巴掌打在墨郡瑶脸上:“墨郡瑶,你当真以为本小姐不敢杀了你么?”

竟敢叫阿睿傻子,是谁给她的胆子?

墨郡瑶的脸被打了歪在一边,一边一个巴掌印,很是对称。墨郡瑶也怒了,豁然起身,便要打回去。可是一边的侍卫立即便压着墨郡瑶的肩膀,将她压了下去,墨郡瑶面目狰狞,大骂道:“尹穆清,你着急了?知道晋源太子是个不中用的,你害怕了?害怕晋源皇帝不会站在你这边?哈哈……还有的事情,你不知道吧?若是我没有猜错,晋源小太子还没有娶妃吧?十五岁的男人,却连个女人没有,我看不仅是脑子傻,身子恐怕也是个不中用的,根本就没有女人想着要嫁给他吧?若是晋源陛下知道了本公主看上了这个傻小子,恐怕早就高兴,倍感荣幸,或许,还想方设法的将这傻小子送到本公主凤榻上了,你……唔……”

墨郡瑶的话还没有说完,尹穆清便一掌拍了过去,直接将墨郡瑶打到在地,口吐鲜血,只听尹穆清一字一顿,声线无比寒冷,甚至,带着几分不可置疑的威凛:“墨郡瑶,你知道羞耻二字是如何写的么?天下竟然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子,早就该上了贞刑,沉塘处死!怎么容忍活在这个世上祸害他人?本小姐告诉你,阿睿是天下最聪慧之人,是这天下最干净无邪的存在,他不仅不傻,还会成为晋源之主,成为天下的王者,就凭你?给他提鞋都不配。本小姐告诉你,今日,你便要为自己触犯圣尊的愚蠢举动付出应有的代价。欺辱阿睿,本小姐要你血债血偿,也该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痛!”

尹穆清话一落,众人都一惊,就连风夜雪都带着几分震惊的看着尹穆清。

风夜雪眉头微拧,心道,这女人怎么这么大胆,倒是什么话都敢说!

在这暨墨,有阿斓给她做主,她确实不需要忌讳什么,便是暨墨皇帝萧璟渊恐怕也拿尹穆清没有任何办法!

可是,她哪里来的胆子,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话?闲事都管到晋源去了,不怕晋源皇找她麻烦?

墨郡瑶无疑也被尹穆清这话威慑住,便是满腔的鲜血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便只是看着尹穆清,带着丝丝恐惧,开口道:“你要做什么?尹穆清,本公主告诉你,你不许胡来,萧璟斓是不会允许你对本公主不敬的,你若是动本公主一分,本公主的皇兄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也会吃不了兜着走,你会不得好死!你识相的,就让你这群该死的走狗将本公主放了,然后好酒好茶招待着本公主,跪着给本公主道歉。竟然该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么?你算什么东西?还敢做了晋源皇帝陛下的主么?就那个小傻子,为成为晋源之主?还天下的望着?哈哈……”

墨郡瑶笑着,突然发现个的气愤很是诡异,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从她的身上移开,然后转身朝她身后的方向跪拜了下去,墨郡瑶转头一看,却见门口处,拥了一大群人,为首的三个,各个俊美非凡,墨郡瑶一下就看到了站在萧璟斓身边的墨臻,她喜出望外,连忙挣扎的喊了一声:“皇兄,皇兄你来了?”

墨郡瑶眉眼全是笑意,几乎有种大喜过望的模样,不等墨臻应她,她便朝尹穆清嚷嚷道:“尹穆清,现在,本公主命令那你,像本公主道歉!否则,本公主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尹穆清丝毫不为之所动,似乎没有听到墨郡瑶的威胁一般,只是看着门口,那个白衣胜雪,气质怡然,俊逸如仙的男人,问道:“我说的有错吗?阿睿会不会成为晋源之主,会不会成为这天下的王者?”

君凤宜看着尹穆清那坚定又带着几分质疑的眸光,心头便是一紧!

------题外话------

君爹爹会怎么说呢?这个承诺该不该做?

唔,没人留言,评论区很冷清,在这大冬天的,灵殿表示好冷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