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交易,君爹爹贼算计(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见君凤宜看着她,却说不出一个字,心下沉了几分,或许,她心里存有那些侥幸心理,或许,眼前的男人,对阿睿还存有一些怜爱之心,或许,眼前这个男人,还是知道人心的可贵!

可是,看到眼前男人的犹豫之色,尹穆清便又失望了。然而,她并不想放弃,她想给自己个机会,给阿睿一个机会,于是,尹穆清握了握拳头,继续问道:“会么?”

会么?

墨郡瑶说得对,她算什么?根本做不了墨翎的主,她并不指望君凤宜会因为她而改变对阿睿的看法,她想知道,他会不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为阿睿做主,为阿睿撑腰。

会与不会,在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一句话就起不了任何实质上的作用,却能给她给阿睿一个念想,一个颜面,不是吗?

世态万变,便是今日他答应阿睿会成为墨翎的王又有什么关系?若是他不愿,明日,随便找一个错误,便可将今日许的承诺收回。

他是君王,想做什么,谁敢说一个不字?

虽然君无戏言,可是,君心也难测,不是吗?

可是,看他的样子,难道,为了阿睿,他便是一句维护的话都开不了口吗?

因为尹穆清的话,所有人的眸光都落在了二人身上,心里无比震惊。

因为那天晚上君凤宜来过璟王府,璟王府的人自然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王妃将墨翎陛下扔荷花池就罢了,如今,还如此大言不惭,这会儿,竟然敢质问墨翎的陛下,她……她怎么敢?

看着尹穆清坚持想要得到答案的态度,君凤宜的内心无比挣扎。

将墨翎江山交给阿睿?交给那个孩子?

阿清何以会这么想?

她为何会维护那个孩子?她该恨那孩子的存在不是吗?

那个孩子有什么资格坐拥他的江山?以前,不知道阿清的存在,他尚且不愿拥有水家血脉的人坐上那个位置,如今,知道阿清的存在,他定是要将这个皇位交给阿清,让她成为一代女帝,成为人上人,受万人敬仰膜拜的。

即便因为阿清是女儿身,难以担当大任,可是,他可以给阿清招驸马,找一个才能兼备,可以担当重担的男人,来继承他的大统,甚至,阿清的两个孩子,也比君天睿有资格不是么?

因为内心的抗拒,君凤宜也不愿意欺骗尹穆清,便是蹙眉开口:“阿清,你听父……”

听父皇说几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尹穆清打断,一声讥讽的笑意从喉间溢出,只听尹穆清道:“行了,你不用再说了,是我太异想天开了!”

不失望是假,尹穆清的心瞬间便凉了下去。

她早料到的不是吗?

若是他有心,这么多年来,便不会不知她的存在,也不会将阿睿养成现在这个模样。

尹穆清深吸一口气,将视线从身上移开,看向墨臻:“那么,晋源陛下这么晚来璟王府,是想救她?”

君凤宜被尹穆清骤然黯淡下的眸光刺了一下,心便是揪痛起来。

可是,他握了握拳头,百般挣扎之下,还是没有在开口。

阿清,你会懂父皇的心的。

这会儿,被提名的墨臻心头募的紧了半分,好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可是,如今她对他的态度已经如此疏远,甚至,带着几分浓烈的不屑,这让墨臻皱起了眉头。

墨臻因为身上的伤,唇色很苍白,如今连夜赶过来,也算很勉强,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全身狼狈的女子,然后对尹穆清道:“她是朕的皇妹!”

她是朕的皇妹,代表了一切。

既然是皇妹,便不可能不管。

“呵!”尹穆清轻笑一声,开口道:“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晋源陛下是如此有血有肉,注重手足亲情之人?”尹穆清的讽刺,让墨臻瞬间不悦,可是他却没有反驳。

墨郡瑶看着墨臻,从地上挣扎着,非常的激动:“皇兄,你和那个贱人说什么?她将本公主害成这样,你不该将她拖出去凌迟处死么?”

说着,墨郡瑶便委屈的落了泪。

尹穆清听到墨郡瑶那找死欠抽的声音,抬腿,便将墨郡瑶踩在脚下,尹穆清看向墨臻:“晋源陛下可是要将本小姐拉出去凌迟处死?”

“啊~尹穆清……你个小贱人!本公主要你死!”墨郡瑶被踩的肺腑一翻,便是痛的五脏六腑都被踩的错了位了一般,唇边更是溢出了鲜血,看向墨臻,墨郡瑶喘着气,求道:“皇兄,皇兄……救我……”

墨臻握紧了拳头,他寵墨郡瑶,但是并不爱,并不疼!

所以即便是看着墨郡瑶被人欺辱,他生气,愤怒,却不心疼。

他可以给墨郡瑶她想要的一切,护她周全,可是,却给不了哥哥对妹妹的那种由心而发的疼惜。

墨臻本就无心无爱,又何谈去疼爱一个刁蛮任性的妹妹?

身为兄长,他能给的,便只有宠,还有放纵。

可是,为了这个妹妹,去将尹穆清拖出去凌迟处死,墨臻自然是不愿,不说不愿,便是他现下的处境,也容不得他做这样的事情。

尹穆清见墨臻不说话,便嗤笑道:“唔,看来,晋源陛下还是有几分是非之心的,如此甚好,既然陛下在此,那么不该谈一谈,贵国公主欺辱本小姐刚认的弟弟,险些使其重伤致死,该如何弥补么?你是不是该给本小姐一个合理的交代?”

不是欺辱了墨翎太子,而是欺辱了她的弟弟,这和墨翎没有半分关系。

尹穆清分的很清,似乎,她并不想和墨翎有任何关系似的。

墨臻听此,拳头握了握,却没有正面回答尹穆清的话,而是看向君凤宜,带着几分戾气:“陛下这是要出尔反尔?还是说,刚刚做出的交易,根本不算什么?”

明明,已经答应他饶过阿瑶,难道,现在又要出尔反尔?

不然,又怎么眼睁睁的看着尹穆清因为那个小太子而找阿瑶的麻烦?

墨臻心里隐隐也有些怒意,还有些意外,他以为,墨郡瑶看上的男人,顶多是萧存。

萧存他了解,一个见到美色就走不动路的那种人,若是墨郡瑶看上的是萧存,不用阿瑶逼迫,恐怕那小子就要自己凑上来了。

没想到,阿瑶抢的男人,那个小公子,竟然是墨翎的小太子!

而,就在刚刚,墨翎帝王主动找到他,竟然告诉他,尹穆清是墨翎的公主!

而墨翎帝王找他的目的,便是要用阿瑶的命换他手里的雪狼。

雪狼,是晋源国的圣物,是最高贵的狼种,晋源国的百姓视雪狼为神领,是晋源百姓的信仰,他们认为,因为雪狼的守护,晋源之国才会安定祥和,便是他这个皇帝也没有权利捕捉雪狼。

然而,百姓算什么?国之康泰算什么?在墨臻的眼里,那都是粪土,他根本就不在乎。

只是,他知道,九月那个孩子若是想要痊愈,便要雪狼齿中之毒以作血玉的药引。

其实,这是他手里的资本,是他要她心甘情愿跟他离开的资本,他并不想交出去,更拱手让人。

可惜,因为墨郡瑶,墨臻还是选择,将雪狼交出来,即便顶着天下的骂名,他也无所谓。

毕竟,在晋源,他本就没有什么好名声。

可是,君凤宜前脚拿了进入晋源圣地的锁,现在,便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了么?

君凤宜看了一眼墨臻,开口道:“贵国公主,伤了朕的太子,朕本应该给太子讨回公道,但是,看在晋源陛下认错的态度尚可的份上,朕可以原谅贵国公主的年少无知,不与之计较。”

君凤宜的话一出,墨臻送了一口气,却又觉得不甘。

而,君凤宜与墨臻的话,无疑像是一击重锤敲在尹穆清心上。

交易?

不与之计较?

君凤宜究竟收了晋源的什么好处,竟然对于伤还阿睿的凶手如此放纵?

不为阿睿撑腰做主就罢了,竟然连为他报仇都不愿?

阿睿不仅是阿睿,代表的,可是墨翎的储君,他也不在意?

墨郡瑶听此,自然是无比得意,她根本不在乎晋源和墨翎究竟做了什么交易,因为她,兄长做出了什么样儿的牺牲,她只知道,正如同她的猜想那般,不管她犯下什么样儿的错,皇兄都会给她做主,会给她撑腰。

墨郡瑶抬眸看着尹穆清,因为尹穆清此刻将她踩在脚下,她能看到的,也只是尹穆清尖尖的下巴罢了!

但是,这个却不减她任何嚣张的气焰,墨郡瑶无比嚣张不屑道:“瞧瞧,本公主说的没错吧?墨翎陛下可不会因为那个傻小子而问罪于本公主,本公主的皇兄就在这里,你还不将本公主放开么?墨翎陛下都不管,你在这里瞎操什么心?再多管闲事!”

只不过,墨郡瑶正嚣张着,正无比得意着,却不想,她口中所说不管是的墨翎陛下再次开口,内容如同她说的那般,确实不管事,可是,就是因为这句话,墨郡瑶的气的脸都青了。

只听君凤宜道:“朕说过,朕不与晋源公主计较,可是,朕没有说,阿清也不能找晋源公主算账。”

君凤宜的话,几乎让墨臻一噎,有些不可置信的,眸光扫向君凤宜,带着几分戾气:“墨翎陛下,你……”

“朕怎么了?朕说的可有错?”君凤宜苍眸一凛,便是带着几分疑惑和无辜之意。

------题外话------

君爹爹无辜又疑惑道:“朕说错了吗?灵殿下票票,错了么?”

灵殿点头哈腰:“陛下,您没错,真心没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