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原谅本小姐的无心之失(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臻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君凤宜,面上表情纠结,很是精彩。

说真的,他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无耻不讲信用到这种地步,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帝王。

他自己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但是从来都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也不会如此出尔反尔,言之无信。

墨臻见君凤宜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便怒了,面色一沉,带着几分不屑:“墨翎陛下这是在给朕打马虎眼?”

君凤宜不以为意,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直接开口:“朕是那种欺负小辈的人吗?是你自己误解的朕的意思,可与朕何干?”

君凤宜可不会承认,他本来确实是没有想和墨郡瑶一般计较,为了九月那孩子的病,他可以饶她一次。可是,他没有料到尹穆清会如此重视阿睿,甚至,为了那么一个根本不需要,也不应该存在的孩子,不惜和墨氏公主动手。

君凤宜吃惊的同时,又觉得自己的女儿有挽清当年的风范,不畏权势,这才是他的女儿不是吗?

为了讨好自己的女儿,君凤宜自然只能说话不算话,算墨氏的小辈了。

而且,是墨臻自己不严谨,蠢笨,怪他?

呵呵,墨臻心里冷笑,眼前的人不是那种欺负小辈的人?以他看来,这个墨翎皇帝,就是一个无赖不讲理之人。

“呵呵……”墨臻心中冷笑,却有人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这笑声一出,墨臻立即看了过去,蹙眉道:“璟王殿下,当时你在场不是么?墨翎陛下答应了何事,你最清楚的,不是吗?”

两国之间的协议,没有第三方的证人怎么行?好巧不巧,萧璟斓便成了第三人,可惜,这个证人,似乎不怎么公允。

“嗯?”萧璟斓看了一眼墨臻,便是带着几分讥诮,然后开口:“本王确实在场,确实也能很明,墨翎陛下说了不与贵国公主计较之事,但是,墨翎陛下可能代表本王的王妃?当时,墨翎陛下可没有说,本王的王妃不能对贵国公主做点什么,本王也没有说,王妃要饶了贵国公主。”

“你……”墨臻骤然握紧了拳头,他扫了一眼那个便是耍了赖,也端着一副睥睨天下的帝王之态的君凤宜,感觉自己气的胸腔都刺痛起来,正想将二人这种不守信诺之人讽刺批评一二,话还没说完,便是捂着胸口咳嗽了起来。

手下,便是沾染了一片血迹。

墨臻扫了一眼手心的那抹嫣红,连忙握紧了拳,将其掩盖在宽大的锦袍之中。

“皇兄……唔……”三个男人的对话,让墨郡瑶有些忐忑,脸色白了白,她生怕皇兄听了萧璟斓和君凤宜的话,将她交给尹穆清,便是哭道:“皇兄救我,救瑶……”

墨臻看着墨郡瑶伤心绝望,又无助可怜的样子,眉头骤然一缩,拳头也皱了起来。

面色骤然一沉。

身边的墨绝感受到自家主子的寒气,心中一惊。

墨绝心中明白,墨臻为何而怒。

这个场景,似乎让他看到了多年前,先皇,也就是宁定公主的父皇,那个昏淫无道,肮脏不堪的男人,便是当着陛下的面,当着陛下生母的面,将年仅十岁的宁定公主压在那副苍老丑陋的身子下面,肆无忌惮的蹂躏。

那么小的女孩,身子都还没有长好……

便被人摧残,残害……

那时,陛下才十三岁,那时的他面对妹妹被辱,无能为力,他也不能保护好母妃,自然内心纠葛自责。从那以后,一个平庸无作为的皇子,便下定决心,弑兄杀父,毁了墨氏江上。

陛下做到了,却也毁了自己。

墨绝从小跟在墨臻身边,自然知道墨臻的一切事情。他似乎记得,宁定公主以前也会像其她小女孩那般,单纯的喜欢漂亮衣服,漂亮首饰,即便是因为是公主,蛮横刁蛮一些,却还是天真烂漫,甚至,曾经,也会调皮的爬上哥哥的背,让他背,让他抱。

那样的记忆,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人都是会变的,陛下变了,宁定公主也变了。

因为那件事情,宁定公主便的狠辣浪荡,恨天下所有的男人,甚至自甘堕落,名声尽毁。

而陛下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血仇在身,他急需强大,竟不惜练就一身邪功,变的人不人,魔不魔,嗜血成狂。

这么多年,陛下对谁都是无情,只要一不顺心,便是杀,后宫的娘娘们伺候不周到,便是连命都没有,甚是,有时候为了喜乐,陛下竟让后宫嫔妃拿着刀剑往对方心脏里刺。

可是,即便这样,陛下唯独对宁定公主是特别,不然怎么会纵容她至此?

宁定公主做错任何事情,陛下都不责难,甚是,连训诫呵斥都不曾,宁定犯的错,陛下绝对会替她处理。

那么,现在看见宁定公主,被尹家三小姐如此欺辱,陛下会做什么?

墨绝是担忧的,他担心陛下这会儿会不顾一切,对尹家三小姐出手,如此一来,不说陛下身上全是伤,内伤为痊愈,身上又添新伤,根本不足以与对方对抗,还不说,对方是萧璟斓还有君凤宜。

只不过,让墨绝很意外,墨臻竟然没有怒。

只见墨臻看着尹穆清,开口道:“小姐打算如何?或许,阿瑶也是无心之失,你何必咄咄逼人?何况,墨翎太子,还好好的,不是吗?”

小姐,这个称呼,是墨臻这四年的习惯。

他确实是怒的,毕竟,被尹穆清踩在脚下的女子,是他的妹妹,是他一母同胞的妹妹。

可是,他对妹妹特殊,对尹穆清更特殊。

他有心让尹穆清做他的皇后,让她陪他一辈子,目的都还没有达到,又如何就能让她恨他,让她的心彻底离他而去?

“呵!”尹穆清轻笑一声,三个男人的对话本就让她有些愤怒,她不知道君凤宜在墨臻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才让他连自己儿子的仇都可以置之不理。

如今,面对萧璟斓与君凤宜狼狈为奸的样子,她更是火大。

很好!

君凤宜是给了萧璟斓什么好处,便是让他口口声声,没皮没脸的凑上去喊着岳父大人!

哈!

岳父大人,萧璟斓也喊得出口!

墨翎只有一个公主,那就是长公主君语嫣,那么,就是说,萧璟斓打算迎娶语嫣公主为妃?

她这么想没错吧!

这会儿,尹穆清倒是不想算萧璟斓还有君凤宜的账,听墨臻这么说,尹穆清蔑视道:“无心之失?她伤了阿睿,差点将他打死,便是一句无心之失就能弥补的么?就因为阿睿如今还活着,她所犯下的错就可以被原谅?就因为他还活着,这个孩子曾经所受的罪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本小姐现在将墨郡瑶杀了,也能算本小姐的无心之失了?或者,不管本小姐怎么做,只要留她一口气,就可以被原谅?”

说着,尹穆清直接拔出腰间的软件,手腕一翻,便是一挥,直接刺穿了墨郡瑶的肩胛骨。

利剑刺穿血肉,带起一片血雾,墨郡瑶身上的衣服,瞬间被鲜血染红。

鲜血,瞬间从大厅蔓延开来。

“啊……痛……”墨郡瑶瞬间痛的秀眉紧蹙,额上冷汗淋漓,便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公主?”若是这儿谁最心疼墨郡瑶,要属绯色了。他看着墨郡瑶被伤,仿若伤在他自己的身上,绯色气急,双手一挣,便将身上的绳子挣脱,然后朝墨郡瑶那里飞身而去。

然而,他还没有到,便被人半途劫下。

在这里,岂容一个奴才放肆?

慕谦本着要保护主子的念头,挥掌便将绯色打落在地。

“噗……”绯色一口鲜血呕了出来,视线却落在墨郡瑶的身上:“公主……咳咳……”

墨臻见此,握了握拳头,随即,面无表情的开口:“阿瑶是女子,定是这些该死的男人的主意,并非阿瑶之过。小姐不是说过,冤有头债有主么?小姐何必对阿瑶恨之入骨?你如此对待阿瑶,难免太过分了。”

这会儿,墨郡瑶也受了苦楚,害怕了尹穆清,听墨臻这么说,便是激动道:“尹……尹穆清,本公主……本公主是无辜的,是他,都是绯色做的,本公主让……让他好好对待小太子的,没想到,他……却因为嫉妒,怕……怕本小姐有了小太子便会冷落他,是他妒恨争宠,才起了歹心,将……将小太子打伤,目的就是为了杀了小太子,以免分了他的恩宠。你……你要杀,就杀他好了,不干我的事,咳咳……”

绯色听此,身子一僵,瞳孔一缩,便是不可置信的呆愣在那里,眸色黯淡了下。

可是,一瞬间,他又释怀。

这才是他的价值不是吗?

若是他的贱命能换回她,那么,他心甘情愿。

绯色抬头,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看向墨郡瑶,嗤笑道:“公主,您看出来了?你知道奴才妒恨,喜欢争宠,便该知道奴才对你的心才是。你说的不错,你却是让奴才好好对待那个小太子,可是奴才恨,恨不得他死,公主喜欢小太子那双干净的眼睛,奴才就恨不得将他那双眼睛挖出来微勾,打他算什么?奴才还要阉了他!除了这个小太子,您身边所有的男人,奴才都不想放过,恨不得将他们折磨致死,只要拥有过你的男人,奴才都想将他们的命根子剪下来熬成汤,让他们喝下去……”

这会儿,墨郡瑶听到绯色的话,自然是得意的,仰着脑袋,对尹穆清激动道:“你听,你听他说的,是他害的本公主,是他害的小公子,尹穆清,你发泄在本公主身上,算什么事?你该找他报仇,是这个贱奴之错!”

“住口!”尹穆清大怒,她突然为绯色悲哀,竟然爱慕这样一个无情无心之人!

以她看来,墨郡瑶不仅浪,还很脏,甚至,不懂人心可贵!

即便绯色罪不可恕,她却还是同情怜悯他。

尹穆清一脚踹开拉着她裙摆的墨郡瑶,然后对绯色道:“你想死,本小姐给你这个机会,可是,你贱命一条,即便是死一百次,也无法替墨郡瑶赎罪,她该受的,一分不会少!”

说罢,尹穆清对慕谦道:“将这个男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是!”慕谦心惊,这次,王妃是真的怒了。

这会儿,尹穆清不理会绯色那惊骇的眸色,对墨臻道:“墨郡瑶,本小姐不杀,可是,能不能活命,看她自己的运气。”

在墨臻蹙眉之时,尹穆清继续道:“将她拖出去,于烈日下暴晒三日,谁都不许给她一口水,一粒米。三日后,若是她命大,还活着,你便带着她滚回晋源,若是死了,那也要请晋源皇帝陛下原谅小女子的无心之失!”

------题外话------

灵殿有点卡文,晚了点,可以要票票吗?在新人榜前三名,灵殿很开心,谢谢宝宝们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