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墨翎陛下还是走吧!/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话一出,墨郡瑶吓的脸色一白,又是求饶又是求救:“尹穆清,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这么对待本公主,你凭什么?”

“皇兄,皇兄你说句话呀?皇妹被人欺负了,你看看呀,皇妹被人欺负了……”

“尹穆清,尹三小姐,本公主错了,错了还不行么……”

“皇兄……皇兄救我……”

尹穆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便是在场的男人,一个都不敢上前求情,当然,也没人会求情。

墨臻因为尹穆清的话便是呆愣在那里。

带着阿瑶滚回晋源?

她现在,就如此厌弃他?可是,凭什么她觉得他会乖乖的回晋源?

从四年前她救了他,从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她的那一刻,她就注定不能逃离他的手心,如今,还想摆脱他?

痴人说梦!

“三天后,朕来接阿瑶,不论生死。希望,小姐也能信守承诺!”信守承诺,并没有说是什么承诺,只知道,是一个承诺。

墨臻大步离开,也不再管墨郡瑶。

墨郡瑶被绑在璟王府的训练场,宽广的场地就她一个人绑在人字桩上,因为肩胛骨上的伤,她痛的几乎牙齿都在打颤,一直哭喊咒骂不断。

“尹穆清,贱人,本公主命令你,将本公主放了,否则,若是本公主不死,本公主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贱人,你不得好死!”

“皇兄,你救我,救我……”

因为伤上的伤口,本就很疲惫,缺水,墨郡瑶不知节省体能,反而破口大骂,不过两三个时辰,便虚弱的连喊都喊不出来。

因为缺水,双唇干涸,皴裂,便是一开口说话,唇便裂开,鲜血四溢,异常的狼狈。

她在这里吼,谁人听得到?璟王府建造规模异常宏大,如同缩小版的皇宫,隔了一个院墙,便是隔了一个天地。

练武场是什么情况,别人自然是不知道。

刚刚寝殿发生的事情,君天睿很茫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知道,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他。

小家伙有些呆呆的,那种因为困惑而呆萌的样子,让尹穆清又心疼又心酸,她走了过去,对他道:“阿睿怕了吗?”

君天睿抬眸看了一眼尹穆清,看着她如秋潋般静谧的眸子,想说什么,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君凤宜,小家伙立即颤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小身子往尹穆清身边藏了藏。

君凤宜见此,立即紧皱了眉头,然后,君凤宜抬步过去,坐在了床前,见君天睿长长的睫毛上面挂了一些泪珠,额上缠着绷带,血水将白色的绷带染红,脖子处,不仅有一些不明来历的青紫,还有一条不算严重的鞭痕。

君天睿从生下来的时候,便是娇养着,没有经历过任何磨难,也没有学过任何拳脚功夫,一直娇生惯养,吃着山珍海味,住着金屋宝殿,穿着锦缎丝萝。这般养着,就成了如今这般模样,明明是一个男子,却肌肤白皙胜雪,细腻光滑,便是连一点伤痕都没有,再加上君天睿长相结合了父母所有的优点,五官精致,唇红齿白,比起女子也美上三分。

就算不算严重的伤,如今,在君天睿身上,还是会觉得异常狰狞刺眼。

这,倒是让君凤宜蹙眉眉头。

仅仅脖子上就能看出这孩子受了不少的苦楚,也不知身上是何等的惨烈。

君凤宜有些烦躁,虽然他不喜欢君天睿,甚至说厌恶都不为过,但是这并不代表有人可以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欺负他,甚至,还被阿清知道,让她误会他不关心自己的孩子。

君凤宜伸手擦了一下君天睿睫毛上挂着的泪珠,便开了口:“没事了,有父皇给你做主,没人敢欺负你!”

只不过,君凤宜手还没有碰到君天睿,就被君天睿躲开,小家伙似乎很害怕君凤宜,甚至说,是很怨恨,自然不喜欢他的触碰。

君天睿躲开之后,便又想起君语嫣的话,不能对自己的父皇无礼,一想到他对父皇无礼之后的下场,是要被父皇绑了双手,送回去,甚至,还被人打。

君天睿脸色便是一白,抬眸看着尹穆清,瑟瑟道:“姐姐……”

尹穆清心疼死了,拍了拍君天睿的脑袋,安抚道:“阿睿别怕!”

君凤宜见君天睿那瑟瑟小模样,便是有些怒意。

这个臭小子在做什么?他能吃了他不成?

君凤宜面色一沉,生怕尹穆清误会,正想说什么,却不想,尹穆清便开了口:“墨翎陛下还是走吧,阿睿受不得刺激,您老若是真的关心他,便应该让阿睿在这里好好养伤,免得,他没有被人打死,倒是让自己的爹吓死!”

“阿清!”君凤宜那个心塞,似乎,自己的女儿便是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君凤宜带着几分试探,开口道:“阿清你误会朕了,朕是太子的父皇,他敬畏朕是理所应当,但他并非是害怕朕。阿清,你知道,太子年幼,受了惊吓,身上又有伤,身边离不得人,虽然你照顾着,自然是会尽心尽力,朕很放心,可是你还要照顾两个孩子,一来二去的,不得累着自个儿么?朕留下,还能为你分忧,是不是?”

高高在上的墨翎皇帝陛下,如今就像一个讨好主人,摇着尾巴的小狗一般。甚至,为了不惹自己女儿生气,便是连帝王的架子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尹穆清因为君凤宜的话,果断的蹙了眉头。

这会儿,靠在屏风后看戏的风夜雪,看见君凤宜的时候,倒是呆愣了。

这个人……

好像小时候,他见过的青岚叔叔。

那个时候,他才三四岁,最喜欢追着姑姑去玩,缠着姑姑带他出宫玩。北燕皇宫,就只有他父王一个皇子,但是皇孙到是有几个,其中,他就是最不济的那一个,因为不是长子,也不是幼子,夹在中间,不得人重视,很是尴尬。

母妃是边将之女,性格自然有边关男儿的豪爽,性子也最是不羁,不愿争宠夺利,所以不受宠,却和挽清姑姑合得来,二人成了最要好的知己。

后来母妃得了父王的宠幸,怀了他,可是没过多久,父王便又喜欢上了新人,将母妃抛之脑后。后宫女人,没有了宠幸,便什么都不是了,即便母妃怀了皇嗣,却处处造人白眼,受人欺凌,生他的时候,连稳婆大夫都没人请。

母妃差点难产死了,最后是挽清姑姑找了大夫,救了母妃。

这些事情,都是母妃告诉他的,让他一辈子都要记住挽清姑姑的救命之恩。

他记事起,就知道,挽清姑姑是一个很是明艳动人的女子,性格时而温婉,时而豪爽,有着不同于普通女子的豁达与心胸。

那个时候,他和母妃生活在王府后院,一个很是僻静荒凉的小院子,他记得,挽清姑姑最喜欢从院墙外翻过来,抱他出去玩。

她最爱去的地方,就是一个叫做岚风院的地方。

里面住着一个很美很美的叔叔。

第一次去岚风院的时候,他才三岁,挽清姑姑将他藏在假山后,然后独自一人跑出去,对那个坐在花厅煮茶的叔叔笑道:“青岚总说自己的容貌是天下之最,我偏不信。今日,我带了一个比你更美更招人爱的人来,青岚与他比一比,看看谁更俊美!”

年幼的他躲在假山后,不知道挽清姑姑要做什么,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拿他和那个叔叔比美,但是他明显看见,那个叔叔听了挽清姑姑的话后,脸色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沉了下去,似乎很是愤怒,然后抓着挽清姑姑的腰,就将她禁锢在他的怀中。

“瞎说!”

只见挽清姑姑挣脱了那人的怀抱,然后飞身而来,将正躲在假山后吃手指的他抱了起来,然后往那个叔叔怀中一塞:“青岚不信,眼见为实,这个小家伙可是比青岚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个俊美的像下凡的仙子一般的叔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说话。

然后,那个叔叔便将他扔在了房顶,吓的他扯着嗓子嚎了一天,都没人理他。

而挽清姑姑也被那个叔叔带走,不知道带去了哪里。

后来,挽清姑姑不见了,那个叔叔,也不见了,就连岚风院,也被人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

再后来,他才知道,岚风院,其实,只是一个质子府。

风夜雪怎么也没有料到,时隔这么多年,他竟然还能看到这个叔叔。

那么,挽清姑姑呢?

挽清姑姑是不是在他身边。

这么想着,风夜雪便有些激动,也不管君凤宜和尹穆清正在说话,便急急上前,带着几分迫切:“你……你是青岚叔叔?”

君凤宜正忐忑的等尹穆清的回答,却不想旁边传来一声急切的询问之声,他转身看去,便见一抹出尘的白萦绕在他的眼前。

二人都穿白色,却是不一样的风格。

一个清逸俊雅,谪然似仙。

一个张扬不羁,俊美出尘。

只是,君凤宜看到风夜雪的时候,便蹙了眉。

心道,哪里来的臭小子?长着一副女人样!

只不过,风夜雪下一句话,便让他当场愣住,只听风夜雪道:“挽清姑姑……是和你走了么?”

------题外话------

双十一,剁手党们,可需要灵殿递刀?

灵殿不递刀。灵殿要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