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父女谈话(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挽清姑姑?

这一称呼一出,君凤宜便愣了,不仅是君凤宜,就连尹穆清也愣住了。

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穆挽清,是她的娘亲。

风夜雪为何喊她挽清姑姑?

尹穆清好奇,却没有问。

这会儿,倒是萧璟斓眉头皱了皱,走了过来,直接将大手放在了尹穆清的肩上,顺便,摸了摸。

手下清瘦的身子到让萧璟斓不悦的皱紧了眉头。

这女人太瘦了,女人还是要稍微胖一点,这样抱着才舒服。

萧璟斓站在尹穆清身边,态度很明确,不管发什么什么事,他都在她身边,都站在她这边。

尹穆清看了一眼肩上的咸猪蹄,秀眉蹙了蹙,终究是没有开口,而是将注意力放在君凤宜身上。

一直都没有机会问他,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若是,君凤宜真的是她的爹,那么,尹承衍又是谁?又是为什么,娘亲怀着她,却嫁给另一个男人?

尹爹爹说过,娘亲是北燕的公主,是因为战败,北燕皇帝胆小,为了活命,便将挽清公主贬为庶民,于舞姬之列送往暨墨,目的就是示好。

那个时候,娘亲腹中,尚且还有一个孩子,众叛亲离,被亲友抛弃,被国家抛弃,成为一个无国无家之人。

她很痛苦,也很绝望吧?

如何不痛苦呢?独自一个人,带着腹中的孩子,长途跋涉,行至异国他乡,嫁给一个自己不爱之人。

这期间,要受多少委屈?遭多少罪?

娘亲是不爱尹爹爹的吧?如果爱尹爹爹,便不会留着她,留下另一个男人的孩子。

而且,她如何会爱?如何会爱一个带兵踏破她国土的凶手?

换位思考,尹穆清便为自己的娘亲感到痛心,感到悲哀,甚至,一腔愤懑无处发泄。

她想不明白,那个时候,眼前的这个男人,自认为是他亲爹的男人在做什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娘亲受委屈?

或许是因为母女连心,一想到母亲所受的委屈,尹穆清的眼眶便红了。视线落在君凤宜身上,迫切的想要他给她一个解释。

君凤宜听风夜雪喊着挽清姑姑,心中便紧了一分,下意识的看向尹穆清,放在膝头的手,骤然握成了拳。

挽清这两个字,无疑是他心中的痛,在自己的亲生女儿面前,他更加不敢提及这个让他思及便痛的名字。

挽清公主的死,更如同一千斤重担一般,压在他的心头,横亘在他与自己的女儿中间。

君凤宜想不起风夜雪是谁,但是这个时候,这个年轻人无疑给了他一个无比难堪的问题。

他还没有做好交代一切的准备,他也还没有信心,若是当年之事挖掘出来,他们本就糟糕透顶的父女关系会不会完全没了恢复的可能。

萧璟斓看了一眼君凤宜放在膝头,因为纠结而紧紧握紧的手,勾了勾唇角,抬了抬手:“都下去!”

屋中的侍卫连忙领命告退,风夜雪站在那里等着君凤宜回答,自然是不愿意走,可是萧璟斓抬眸扫来,一点情面都没有留:“你也出去!”

“阿斓我……”

“出去!”

风夜雪哪里舍得出去?可是萧璟斓没有给他任何商量的余地,看到萧璟斓那坚定的眸光,风夜雪也没有再坚持,抿了抿唇,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风夜雪心中翻江倒海般,墨翎的帝王便是那个青岚叔叔吗?

那么,挽清姑姑那么爱他,他该是知道挽清姑姑的下落吧?

墨翎帝王可以说是一个帝王中的特例,后宫空虚,膝下更是只有一子一女,甚至,语嫣公主,还是他收养的女儿。

他不立后纳妃,究竟是为什么?会不会是因为挽清姑姑?

想到这些,风夜雪的内心便无法平静,从小到大,最疼他的,也就二人,一个是他的母妃,另一个,就是挽清姑姑。

只不过,就在四岁那年,疼爱他的人似乎都受尽磨难。

挽清姑姑失踪,娘亲因此备受打击,一病不起。

一个体弱多病的女子加上他这个四岁不到的孩子,在那冰冷的高墙后院,便开始过着食不果腹,人人可欺的日子。

好不容易活下来,没过两年,因为宫变,奸臣掌权,父皇又懦弱无能,手无实权,不过是一个傀儡皇帝。

而那奸臣竟然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将父皇身边的宫妃全部下令处死,皇嗣也被斩杀了个干净。

母妃拖着重病的身体,护着他,护他逃离,却不想,被人抓住,饱受凌辱。

因为不堪受辱,母妃拼死从哪些阉人手中逃离,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从那巍峨的城墙上纵身一跃,结束了一生。

而,这一幕,便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他的眼前。

风夜雪想象不到,一个人的血竟然有那么多。

从城墙脚下,一直蔓延……蔓延到他的脚下……蔓延至他的心间。

眼前,血红一片,那肆意流淌的血像是一团火焰,焚烬了一个人的一生,结束了一世浮华。

可是,这极尽璀璨的火焰却在他的心中燃起熊熊大火,也焚烬他所有的希望,剩下的,只有痛,只有恨。

母妃的尸首,挂在城门上示众三天三日,他便在城门脚下,跪了三天三日。

没有人会知道,那个狼狈的小乞丐,曾经,也会是一个皇子。

城中四处都是搜查他的官兵,可是没人会想到,潜逃的五皇子,会不怕死的混在乞丐群中,跪在城门下。

风夜雪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但是他知道,他不想死,也不敢死。

因为他知道,母妃的牺牲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他,为了他能活下去。

可惜,母妃呀,你可知道,死,并不可怕,活着,才最艰难。

然而,为了母妃,不管多么艰难,他都活了下来,甚至,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就是为了能活下来。

经过这么多的事情,孤单了这么久,突然发现,曾经,疼爱过他的人有了下落,风夜雪如何不激动?

只不过,他不急,十几年都等了,难道,还在乎这么一会儿么?

众人离开,屋中就剩下一个什么都不懂,天真懵懂的君天睿,还有萧璟斓。

萧璟斓挑眉看向君凤宜,似乎在示意,他可以说了。

只不过,这会儿,萧璟斓突然感受到一道凌厉的眸光射向他,他低头看去,便见尹穆清的眼刀嗖嗖的射向他,那眸光不像生气,也不像难过,好像……

萧璟斓正猜测,只尹穆清开口道:“风大公子都走了,你不打算出去么?”

怎么这么不自觉?凭什么觉得自己就有留下旁听的资格?

他算老几?

萧璟斓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尹穆清,表示心里备受打击,指着自己的鼻尖,问道:“本王也要离开?”

“你以为呢?”这个男人,惯会自作主张,尹穆清哪里有好眼色看他?

萧璟斓的心受了一万点打击,但是不听就不听,又有什么关系?挑了挑眉,直接看向君凤宜,开口道:“墨翎陛下,本王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没有本事求得别人的原谅,那么,从明日开始,想见本王的女人,便是你,也没有那个机会!”

说罢,大大方方的迈了出去。

璟王殿下伸手打开房门,某个撅着屁股,正打算偷听的风大公子差点一头栽了进来。

见此,萧璟斓面色一沉,便是一脚就踹了过去,风夜雪大惊,连忙闪开。

“我靠,阿斓你还真踹呀!”

“偷偷摸摸,成何体统!”萧璟斓呵斥了一声,风夜雪瘪了瘪嘴角,拂了拂袖子,转身,走了,并且,不屑道:“谁稀罕?”

萧璟斓扯了扯唇角,见风夜雪离开,璟王殿下抬眸看了一下房顶,果断飞身而起,大大方方的翘着二郎腿,躺在房顶上……

嗯,赏月!

侍卫可见自家王如此,便是嘴角一抽。

王,刚刚批评风公子的人去哪里了?以身作则好不?

“哈……”

没过多久,一个白影一闪而来,风夜雪返回,贼兮兮的看着躺在房顶上的璟王殿下,挑眉道:“阿斓,猜你就不是那种……正人君子!”

萧璟斓瞥了一眼风夜雪,扯了扯唇角,面上的尴尬一闪而过。

风夜雪不怕这个时候萧璟斓还赶走他,是以,毫无顾忌的挨着萧璟斓躺下,轻手轻脚的揭开了一片瓦,伸着脖子往下看。

萧璟斓和风夜雪武功很高,气息一掩,自然很难察觉。

下面,尹穆清看了一眼君凤宜,开口道:“这些天,你或许会觉得我很无理取闹,甚至,不懂规矩,故意装糊涂。可能,你们会觉得,我不过是一个声名狼藉的女子,身为帝王的你能认我,是我的福分才对,怎么还能如此矫情做作,自以为是。”

君凤宜听此,便急了,女儿能给他一个与她心平气和讲话的机会,他已经很满足,又怎么会有如此想法?

再听尹穆清如此贬低自己,他的心便像是被刀戳了一下一般,疼的难受。

“阿清……”

“你听我说完!”尹穆清打断了君凤宜的话,没有他机会,君凤宜噤声,她才继续道:“可是,你可知,不管是帝王,还是将军,我是真的一个不在乎,甚至不屑。因为,这么高贵的身份,有什么用呢?娘亲,还是死了,回不来了,不是吗?”

君凤宜听此,眸子骤然一红。

------题外话------

十一了,大家剁手完毕吗?粉丝榜前五的,灵殿都送了礼物哦,注意查收,每个重要节日,灵殿都会送宝宝们实体礼物,而且是很实用的哦,如果想收到灵殿的礼物做纪念,有票票的,可以投了积攒粉丝值哦,当然,手头比较宽裕的宝宝,送点小钻小花,灵殿也会喜欢。重要的是,宝宝要进群,告诉地址哈。群再公布一次:欢迎加入至尊萌宝验证群,群号码:53414870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