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青岚,挽儿好累/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深爱,又怎么会容忍自己所爱与另一个男人相爱相守,因爱生恨的时候,又有谁有几分理智可言?

还不说,最是无情帝王家。

帝王的爱,并不是每个女子都能受的住。

爱的时候,能将你宠上天,给你至高无上的荣宠。

恨的时候,便是万劫不复。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

他怒极之下,杀,并非不可能!

尹穆清自己都被自己的的这个想法惊住,这或许是一个最糟糕的猜测,可是这并无不可能。

尹穆清不知道,若是这个猜测是真的,她该怎么办!

一个杀了她母亲的人,却是她的亲爹,是她的生身父亲,难道,她要手刃自己的亲生父亲,为娘亲报仇吗?

尹穆清这话一出,君凤宜脸色一僵,然后就愣住了,随即滔天怒意排山倒海般袭来,只听君凤宜怒道:“这是尹承衍告诉你的,是不是?”

全身都笼罩在一股怒意之下,周围空气都似乎降低了八度,帝王之怒,自带那睥睨天下,霸凛威然之意,便只是突变的面色,便让人生出跪地三呼万岁的臣服之心。

尹穆清还没有见过君凤宜如此严肃暴怒过,便是她,也有几分心惊,抿着唇,眼眶红红的,突然有几分委屈,尹穆清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轻蔑道:“恼羞成怒了么?或许,你该说些什么,替自己反驳!”

君凤宜见尹穆清眸中闪动着的泪光,心头便是一软,疼的发紧。

是他杀的么?

或许,是他杀的也说不定。

面前这个小姑娘,不卑不吭的站在那里,因为隐忍,眸子红彤彤的,明明想哭,却强忍着泪水没有掉下来。

那双雾蒙蒙的眸子,便是和挽儿一模一样。

他永远也忘不了,二十年前,发生在他面前的那一幕。

他明明……明明只是想挽回她的,挽儿是他的挚爱,是他的一切。

自己便是刀山火海,他也舍不得她受半分委屈的,不是吗?

可是,偏偏,就是他自以为是的爱,将她逼上绝路。

那年,她在海棠树下,轻轻的哼着歌儿,那般小心的呵护着怀中小小的婴孩。

微风习习,带落一地的海棠,花瓣儿落在那婴孩的小脸上,她笑了一声,素手捻起那片海棠花儿,对身边的丫鬟道:“素心,这海棠花儿都没有我家宝宝的颜色好,是不是?”

“小主子容貌随了公主,便是国色,这小小的海棠怎么能和小主子比呢!”素心的夸赞,让挽清脸上的笑更灿烂了几分,只不过,那会儿,他还是能看得出,挽儿的眉宇间尽显忧郁,便听她喃喃道:“这小丫头长的像她爹爹呢,眉眼像,鼻子像,便是这小嘴儿也像。素心,你说,我辛辛苦苦怀着她,生她下来,怎么,就随着她爹爹长呢,没良心的小丫头。”

这会儿,素心便是左右看了一下,才握了挽清的手,开口道:“将军丰神俊朗,英俊非凡,小主子长得像他,那也会成为绝世美人……”

挽清明显一愣,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素心,我累了,想去睡一会儿……”

这一幕,于君凤宜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孩子……

她有孩子了!

将军丰神俊朗,英武非凡,长的像他,会成为绝世美人?

哈哈……

这是他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

也是最让他心痛,让他绝望的话。

素心扶着挽清从君凤宜眼前离开,他终究是没有忍住,喊了她的名字:“挽儿……”

挽清身子一僵,随即,立马转身。

当她看见他的时候,手中的孩子,便是差点落在地上,若不是身边的素心,恐怕,连她也会摊在地上。

她是在怕,是在心虚么?

“青……青岚?”话未出,泪先流。

“朕来接你,朕接你回去做朕的皇后!”忽略穆挽清手中抱着的孩子,君凤宜从尹府院墙之上,飞身而落,缓步而至。

或许,她现在才知道他的身份,或许她会因为他的隐瞒而生气,可是,那有什么关系?

只要她是她,便足以。

“朕?”只见穆挽清上下打量着君凤宜,眸光开始一寸一寸的变冷,随后淡漠,平静,甚至最后,便是像看陌生人一般看着他:“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本夫人是暨墨大将军尹承衍,尹大将军的妻子,并不是你要找的人,告辞!”

说罢,她抱着孩子,转身,逃离。

他怎么会让她走?便是身型一闪,拦在她的前面,他紧紧的抓着她抱着孩子的手腕,异常激动道:“挽儿,随朕离开这里,你答应过朕的,不是吗?你说你爱着朕,你要嫁给朕做妻子,一辈子陪在朕的身边,不离不弃……”

“你松手,我不认识你,我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阿衍,他是暨墨的大将军,并不是什么皇帝,不是一个骗子……他不是……”

穆挽清说完,早已泪流满脸,不停的挣扎。唯独怀中乖巧的婴孩,还若无其事的熟睡着。

君凤宜听此,便是晴天霹雳。

她爱的人,只有一人,那就是阿衍?

几乎是当头棒喝,握着穆挽清胳膊的手,也紧了一分,眸色阴沉,语气刚硬:“穆挽清,随朕走,随朕离开这里。”

“凭什么?你是谁,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要和你走?”

君凤宜怒极,手上青筋暴起,怒道:“挽儿,你信不信,你信不信朕会让他死?尹承衍算什么东西?你看上他什么,告诉朕,朕现在就去毁了他!”

“就凭……他不骗人,就凭……我……爱他,他是我女儿的父亲!”

“你女儿的父亲?”君凤宜的心,便被这几个无情的字眼,生生撕裂,剧烈的痛着。

可是,她无情,她可以没有他,他却离不开她。

爱,算什么!

只要她在他身边,便足以。

“挽儿,你当真不走么?你知道,留在这里会承担什么样儿的代价吗?”

明明,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看着她被泪水浸染的眸子,他是心疼的,是不舍的。可是,他还是不想放弃最后一点希望。

只要她跟他离开,威胁又算什么?

“你若留下,墨翎铁兵将踏破暨墨江山,移平这将军府,朕,要让尹承衍成为千古罪人,让世人唾弃!如此,你还要留下么?”

然而,回答他的,是挽清怀中乖巧安静的婴孩,撕裂般的哭声。

这哭声仿佛能撞进君凤宜的心间,他当即便是一惊,下意识的松手,而这时,穆挽清却趁机逃离。

他立马抬步追了过去。

却尹府的明哨暗卫拦住。

“墨翎陛下强闯将军府,戏弄本将的夫人,你……是在欺负暨墨无人么?”

君凤宜转身一看,便见一身金甲加身,威风凛冽的大将军匆匆而来,看他的眸光,如同死人一般。

“尹承衍,挽清,她是朕的女人!”君凤宜的眸光又有几分善意?

“可惜,事实却是,你所谓的你的女人,却生了本将的女儿!”尹承衍的话语,嚣张,得意,将君凤宜的心一寸一寸的敲碎。

“弓箭手,将私闯将军府的贼子,拿下!”

尹承衍没有多说,便放了箭!

然而,等他杀出血路,找到挽清的时候,却见她倒在血泊之中,尹承衍便是满脸泪痕,满手是血的抱着她。

鲜血从她胸口溢出,染红了她洁白的纱裙,也染红了他的眼睛。

“挽儿……”看到这一幕,君凤宜的双腿仿佛踩在棉花上,全身的力气被抽走,无比恐慌之下,他跌跌撞撞的跑上前,将奄奄一息的女子抢了过来,搂在自己的怀中。

“挽儿,挽儿……”他一声一声的唤着,看着她苍白几近浮白的脸色,吓的他几乎是半条命都没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谁来告诉他!

他的挽儿,谁来救救他的挽儿……

不知是不是听到他的声音,她长而卷曲的睫毛动了动,随即,艰难的睁开。

那双疲惫到至极的眸子无半点光亮,定定的看着他的脸,沾满血污的素手艰难的举起,摸了摸他的脸,只听女子低叹了一声,转而,低不可闻的声音从女子嘴里传来:“不……不哭……”

女子的话一出,君凤宜的泪便向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的从眼眶落下:“别说话,挽儿别说话……青岚带你去找大夫,青岚这就带你去找大夫……”

“不……”穆挽清抓住君凤宜的手,拦下他的动作,明明累到极致,却还是逼迫自己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是怎么看都看不够,又像是想要将他记在脑海里,镌刻在自己的心间。

但是,却听她艰难道:“留……下……让我留下……好不好?我……我好不容易……有……有个家呢!阿……阿衍待我很……很好呢,别……别为难他,好……好吗?”

“青……青岚,挽……挽儿好累呀……”

身子一僵,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停止了流动。

似乎,只有屏住呼吸,才能缓解心中的痛。

她说,让她留下!

她说,她好不容易有个家!

她说,他待她很好!

她说,不要为难他!

脸上的触感骤然消失,看着她乍然无力的双手,君凤宜的心,似乎也在这一刻,死了,随着她去了。

君凤宜紧紧的搂着她冰凉的身子,仿佛要将她嵌入自己的骨血。

良久,才放下她早已冰凉的身子,从他嘴里,吐出了一个字:“好!”

------题外话------

明天早上六点不更,十二点准时更,灵殿这几天二更,把作息时间打乱了,苦不堪言。

话说,想放九爷出来的,举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