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给朕一个机会/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青岚什么都答应你!

她想要的,他都答应。

君凤宜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的人生,似乎在这一刻,便失去了方向,再也没有了希望。

没有她的日子,他的人生,便也只剩下那日复一日,春去冬来,苍白无趣的数字。

在她死在他怀里的那一刻,他便知道,她是不爱他的,否则,也不会因为担心他伤害她在乎的人,而选择死。

如果不是怕极,她又怎么会这般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

前不久,她还抱着她的孩子,满目慈爱,那么美,那么幸福,就因为他的介入,如今却倒在血泊之中,香消玉损……

挽儿,你可知,比起拥有你,青岚更愿意你幸福,一辈子快乐,又怎么会伤害你一分?

刚刚,不过是他随口说的胡话,你怎么就能当真?你若真不愿,青岚哪里舍得你受半分委屈?

青岚错了,错的离谱……

青岚对不起你!

既然你宁愿放弃公主之尊,嫁给异国将军,远离母国,远离家人,青岚便应该知道,你有多么的爱那个人。

呵,你爱的,在乎的,青岚不会伤害一分。

你愿意留在这片土地,青岚答应你。

君凤宜放下穆挽清的尸首,浑浑噩噩的起身,失魂落魄的离开。

如今回想起那一幕,君凤宜就觉得心惊。

如果,当年,挽清怀中抱着的孩子,是他的,那么,为什么挽儿在爱着尹承衍的情况下,生下另一个男人的孩子?

而,他去找挽清的时候,她为什么要说,孩子的父亲是尹承衍?

语嫣说,素心死前说过,挽儿心中爱着的人,一直是他。既然如此,为什么又会因为他的到来,不过转眼,便自刎?

他一直以为,挽清是自刎的,因为,她的手还握着那柄剑。

如今想来,挽儿的死,颇有蹊跷。

君凤宜的眸光突然清冽了几分,看向尹穆清,一字一顿道:“当年,从穆皇那里得知她因为爱上了暨墨的将军,竟然不惜与他父女决裂,放弃公主之尊,私自前往暨墨寻找尹承衍,朕当时不信。可是,当朕前往暨墨,在将军府看见她怀中抱着个婴孩,那般幸福安详的模样,朕不得不信。这么多年,朕一直以为你母亲心中所属他人,便一直以为,因为朕的出现,才将她逼上绝路,才让她……如今想来,你母亲的死,确实另有蹊跷。”

听了这话,尹穆清紧张的心,终于松了下去。

天知道,刚刚,她是多么的害怕。

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只要母亲不是他杀了,那么,她就不用背负太多。

君凤宜从窗口朝尹穆清这边走来,在尹穆清面前站定,伸手,将尹穆清鬓边的碎发,拂到耳后,那浩淼深邃的眸子似乎能化成一湾轻柔的泉水,只听他温声道:“阿清,你母亲的死,朕会找到原因,但是,朕知道,这其中,还是有朕无法推卸的责任。朕对不起你的母亲,也对不起你。本以为,因为你母亲的离去,朕会成为孤家寡人,这是上天在惩罚朕,朕认了。可是,上天是眷顾朕的,因为眷顾,所以,才给朕一个这么漂亮,这么优秀的女儿。既然上天安排我们父女重逢,不正是想要朕弥补自己的过失吗?阿清,给朕这个机会,让朕照顾你,弥补你,好不好?”

尹穆清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高大,英俊,温柔,慈爱……

不得不说,他的话,还是让她鼻头一酸,哽咽的说不出话。

不知为何,她就是迈不出这个坎儿。

谁,都应该有一个被原谅的机会。

可是,他们之间隔着的,岂止是这二十年的错过?

便是,他们之间没有原主那一条命,突然有个男人出现,说他是她的亲爹,打破了她之前平静的生活,让她的命运发生天翻复地的改变,她也会犹豫,也会害怕。

她不知道,若是答应他,若是迈出这一步,她以后面临的会是什么。

从五年前,穿越过来的那一刻,她想要的,就不多。

她只想治好九月的病,让他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长大。

萧璟斓的出现,已经让她措手不及,便是接受萧璟斓,她也做出了很大的让步!

如今,再让她接受一个如此危险的人物做她的父亲么?

尹穆清犹豫了。

她后退一步,拉开了二人的距离,她亦抬眸,不卑不吭的开口道:“或许,你说的不错,上天安排你我相逢,自有他的原因。可是,这并不代表,我现在能突然接受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是我的爹,不是吗?不能仅凭你一句话,就证明,爹爹不是我的爹爹,这太草率了。我……我不想……你别逼我,好么?”

君凤宜见尹穆清如此,便是急了,连忙安抚道:“阿清不用怕,你是想要证据么?其实很简单,君家嫡系后嗣,身上都会有胎记,不知,阿清身上,可是有一狐尾百合印记?若是有,你是我君家后嗣无疑。”

听此,尹穆清顿时便惊了,手下意识的捂上自己左边锁骨。

因为尹穆清的动作,君凤宜扯了扯唇角,笑的很是温柔,便是那眸中,还有几分无法忽视的得意自豪之色:“阿清现在还有什么疑惑的么?”

尹穆清瞪了一眼君凤宜,带着几分恼怒,呵斥道:“即便你是我爹又如何?那也不能代表什么,娘亲若是因为你而死,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而且,九月喜欢他的将军外公,九月想当大将军,我……我可不会让他失望。你……你走,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随即,尹穆清的眸光黯了黯,才继续道:“我想……冷静冷静!”

君凤宜被尹穆清那孩子般的眼神逗笑,虽然他不舍,却还是不忍逼迫孩子,随即,温声道:“嗯,父皇走。小九月,你告诉他,即便没有将军外公,他也能当大将军!”

说罢,君凤宜转身,走出了房间。

尹穆清看着君凤宜离开的背影,这才有些疲惫的瘫坐在榻上。

“姐姐,你是皇姐,对不对?”

突然,背后传来了一声稚嫩孩子气的声音,尹穆清转身看去,君天睿放大的俊脸,差点帖在她的脸上。

尹穆清连忙往后倾了倾。

“阿睿?”以为,这孩子听不懂,没想到,他心里明镜儿似的。

君天睿的双眸之中便是闪烁着潋滟的光芒,一把抱住尹穆清,兴奋的道:“阿睿很开心呢,皇姐,让阿睿看看你的狐尾百合印记好不好?阿睿也有哦!”

说罢,君天睿兴奋的宽衣解带,看的尹穆清尴尬的不行,想要阻止,却不想小家伙已经利索的将穿在外面的寝衣脱了下来,胸前包扎着绷带,只有腰间的部位有一小块白皙的肌肤留在外面,而,尹穆清一眼,便看见,腰间,露出的那一小块的肌肤上,有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印记。

她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包扎伤口的人是故意的,故意将和狐尾百合印记留出来。

只不过,尹穆清的眸光,还是顿时便柔了下去。

有个亲弟弟的感觉,其实也好呢。

“阿睿也看看皇姐的好不好?”君天睿像个讨好卖乖的小狗一般,跪坐在榻上,小家伙仰着头,兴奋激动的看着她,尹穆清看着小家伙如此,似乎已经看见某个小家伙噗呲噗呲摇动的大尾巴!

尹穆清当即便觉得好笑,摸了摸君天睿的头发,然后解开了领间的扣子,将衣服拉至锁骨之下。

粉色的小衣衣带挂在脖颈之间,衬得肌肤白皙细致,精美的锁骨下方,便是一个淡紫色的狐尾百合印记,小小巧巧的,很是漂亮。

在一个单纯的孩子面前,自然不需要想什么男女有别,也根本不用期待他知道这些事情。

“姐姐,阿睿真的好开心呀,姐姐,你原谅父皇好不好?阿睿不疼了,阿睿不怪父皇,你也不要怪他好不好?”君天睿扑进尹穆清的怀中,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呜咽道:“阿姐说,父皇很可怜呢。皇姐,你知道吗?阿睿的母后,是一张画像,母后是阿姐的娘亲,是吗?”

听到这孩子这么说,尹穆清的眼眶募的红了一圈,泪水终于从眼眶落下,她没点头,却也没有回绝,只道:“姐姐也很开心,阿睿是天下最懂事的孩子!”

这孩子多么善良呀,就该让那个男人来听一听,他不在乎的孩子,多为他着想,多么孝顺。

这会儿,尹穆清突然听见房顶上传来一声巨响,随后,便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房顶上滚下去的声音,随后便是咚的一声,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房顶上,某个男人看见君天睿宽衣解带的时候,眼睛都直了,正想下去阻止那不知羞耻臭小子,却不想风夜雪突然抓住他的手,便是扬着一张明媚勾人的笑脸,得意道:“阿斓,记得哈,以后得叫本公子大舅子,知道么?”

挽清姑姑失踪这么久,风夜雪早就猜到,或许,她已经死了。

只是,没想到,挽清姑姑有个女儿,那便是他的妹妹,不是吗?

阿清妹妹是挽清姑姑的女儿,那么,问题来了,他的辈分噌噌的往上长呀!

风夜雪便已经在脑海各种补脑,眼前某个拽的就像二百五一样的男人,喊他大舅子的模样,或许,不久的将来,他们成婚,阿斓还得给他敬一杯茶。

哈哈……

想想都觉得好爽,好么?

风夜雪忽略萧璟斓突然阴沉的脸,往下瞧去,便见尹穆清扒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大片春光,风夜雪便是眼睛都直了!

“阿清妹妹果真冰肌玉骨,哎呦……”

话都还没有说完,某人便是拦腰一脚,差点将风夜雪的腰给踩断,风大公子便像个冬瓜,在房顶上滚了几圈后,脸着地,摔下了房顶!

“不知死活的东西,也不怕长针眼!”

风夜雪:“……”

萧璟斓站起身子,想下去,这时,一暗卫赶来,跪地道:“王,二位小主子,被陛下接入宫中了。”

萧璟斓嘴角扯了扯,露出一抹不以言表的笑意。

皇宫

萧璟渊抱着半路打劫来的九月和倾恒,正在房间刷着羊肉锅子。

大夏天的,吃什么羊肉锅子?

萧璟渊热的额上出了一片又一片的汗水,面前的冰镇果子酒倒了一杯又一杯。

纪全无比着急,这大晚上的,喝这么多的冰冷的东西,若是风寒了怎么好?

“爷爷,吃这个羊肉,好好吃!”九月小手拿着筷子,跪在凳子上,直起身子,将一块烫好的羊肉片放进萧璟渊面前的小碟之中,萌哒哒的道:“爷爷,九月亲手烫的哦!”

小家伙这么乖巧懂事,萧璟渊自然是无比开心,眉眼染上一抹笑意,因为这份笑意,眼角的尾纹加深,显得有几分老态,却更显慈爱祥和。

“好好好,小九儿亲自给爷爷烫的,爷爷吃!”说着,萧璟渊将小碟里面的羊肉吃完,只觉得辣出一身汗。

皇家之人,要保持自己的仪态,一向忌辣。可是今日,他把两个孩子瞒着萧璟斓接进宫,还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和两个孙儿好好相处,又怎么会驳了孙儿的期望?小九月要吃锅子,还是巨辣无比的锅子,那也没关系。

只不过,这个小家伙,怎么就没有自己吃一口,全给他吃了呢?

九月忙的手忙脚乱,因为萧璟渊害怕烫着他,便让宫女在一边帮忙。

因为炭火的原因,小家伙小脸烤的红通通的,可爱的不行。

倾恒乖巧的坐在一边,碗里干干净净的,便是一点都没有被这巨辣无比的锅子累极。

小倾恒眉头锁着,眸光落在萧璟渊的脸上,一时不解。

皇爷爷要见他和九月,大可光明正大的宣他们入宫,何以偷偷摸摸的,背着十七爷爷,将他们带进宫来?

难道,有什么事要十七爷爷去做?所以,拿了他和九月,做挟制?

九月很不爽,正窝在哥哥怀中睡的香甜,却不想马车一下就惊了,也把他的美梦吵醒。

九月有起床气,便是谁也不允许吵醒他睡觉,若是吵醒了,那那人绝对会没好下场。

这不,萧璟渊一见到两个孩子,便高兴的将九月抱了起来,乐滋滋的打听:“小九儿想皇爷爷了不?大晚上的,小肚儿可饿了?”

小九月蹙眉看了一眼萧璟渊,然后,露出了一个萌哒哒的笑意,乖萌道:“爷爷喜欢吃锅子么?”

边疆天气阴寒,锅子便是那里最普遍的吃法,熬一锅麻辣汤汁,将羊羔削成片,在里面一滚,就能吃,又麻又香,便是全身都暖和了。

可是京都这边,百姓却嫌这种吃法不精致,也不文雅,甚至粗俗不堪,即便偶尔会有人嘴馋,会吃一次,那也是不会弄的太辣。

萧璟渊以前在边关的时候,也吃,可是受不了那个辣,不经常吃,现在在京都,更是多年不见那玩意儿了,便是摇头:“那玩意儿可不好,爷爷不吃!”

九月眼前一亮,你不吃,就对了,某个小娃娃撅着嘴,扯着萧璟渊龙袍上面的龙须,可怜兮兮的道:“九月喜欢吃呢,九爷好喜欢吃呢!爷爷,吃锅子,吃锅子好不好嘛……”

这软萌的几声,便是让萧璟渊的心都给喊化了。

“好好好,吃锅子,这就给小九儿吃锅子!”

皇宫的食材都是最好的,也很齐全,不过一会儿,便上齐了。

萧璟渊看着小九月将一勺又一勺的辣椒往锅里放,眼睛都直了,这小娃娃能吃这么多辣?

然而,当小九月将刷好的东西一个劲儿的往他碗里放的时候,萧璟渊嘴角直抽抽。

不想吃,某个娃娃便含着一泡金豆子,要哭不哭的样子,看的你心都软了,哪里还能不吃呀。

萧璟渊泪流满面。

九月撅着小嘴,继续和辣椒做斗争,心道,哼,爹爹这个老混蛋吓唬九爷就罢了,还来一个更老的家伙打扰九爷困觉,辣死你!

倾恒见自家弟弟一个劲儿的整皇爷爷,有些于心不忍,拉了弟弟的手,道:“小九,够了,晚上吃这么多辣,对身子不好,母亲会担心的。”

虽然小家伙一口都没吃,可是,倾恒面子上还是要说一下,不是么?

萧璟渊连忙放下筷子,迫不及待,几乎是举双手赞同:“阿恒说的不错,小九,不能再吃了,咳咳……”

说到此处,竟然激烈的咳嗽出声。

“陛下!”纪全吓的不轻,连忙上前为萧璟渊顺气。

“退下!”萧璟渊挥退纪全,压下肺腑中的难受,和颜悦色的朝九月和倾恒道:“来,爷爷带你们去消食!”

“是!”倾恒乖乖的走了过去,九月也从凳子上跳了下去,但是在路过萧璟渊的位置时,小身子挂在餐桌边,伸手,吃力的将萧璟渊放在桌案上的冰镇果子茶喝了下去。

九爷热死了好么?

娘亲总是不让他喝冰的东西,可是,这凉凉冰冰的,多好喝?

某个小娃娃咂咂嘴,幸福的翻天。

萧璟渊和倾恒自然是不知道九月不能喝冷饮,只是觉得这孩子淘的紧,没有多说什么。

萧璟渊牵了两个娃娃的手,朝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九月停不下来,御花园繁花似锦,灯火如昼,很漂亮,便像撒欢的猴儿一般,窜了出去,一会儿躲在这个花丛中,一会儿又去了那个假山后。倾恒怕他磕着,便也朝萧璟渊告了罪,跟上了九月的步伐。

萧璟渊看着跑在前面的两个小家伙,眸光柔和了下去,开口道:“纪全,你说,要不要带两个孩子去见一见阿檀?”

纪全听此,连忙抬手挥退了后面的侍卫,然后扶着萧璟渊的手,躬身道:“这个……娘娘知道陛下的恩典,应该会很高兴吧!”

“就怕她不懂,要闹,在骗朕,博取朕的怜悯之心。”想到不久前,她面容苍白的,温声细语的求他,要见一见阿斓,他的心,便疼的紧。

他从来没有阻止她见阿斓,本以为是个恩典,却不想,因为这个恩典,给阿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咳咳……”突然,萧璟渊咳嗽了起来,这一咳,倒是好久都没有止住,好像要将那肺腑都咳出来一般。

“陛下,陛下您没事吧?陛下,更深夜重,咱们还是回去吧,再宣个太医瞧瞧,龙体要紧呀!”

萧璟渊拿下捂着唇的手,看着上面的嫣红,眸光闪了闪,然后握拳,开口道:“可能被呛到了,阿斓,他知道两个孩子入宫了么?”

“嗯!”

倾恒听到后面咳嗽之声,回头看了看,然后,小眉头微拧。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一更哈,么么,明天六点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