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爷爷身子一向康健,怎么突然会咳得这么厉害?

倾恒自会走路,会说话开始,便懂得察言观色,后宫不少女子为了争宠,使用苦肉计,装病的比比皆是。次数多了,小家伙便知道哪些人是真的生病,而且,心里就觉得这个地方很假,很可怕。

有的人明明身体很好,却要装病装可怜博取别人的同情和怜悯。自然,也有人会假装坚强,即便是痛了,病了,也一个人默默承受。

以前,他在尹曦月身边,生病的时候,她会夸大其词,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若是父君有空来看看他,那么,尹曦月绝对会就着他的病,哭的楚楚可怜,但是,他知道,她要的,仅仅是夫君的内疚和宠爱罢了。

久而久之,即便是病了,伤了,他也不会想让别人知道,特别是尹曦月。

因为,他不愿意她借用他的痛,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如今,皇爷爷明明是病了,却不愿意让他们知道么?

“哥哥!”

九月就像个猴儿一般窜到前面的走廊里,小手抱着柱子,一副神秘兮兮朝他招手。

倾恒犹豫了一下,便朝九月走了过去,牵了九月的手,示意他从柱子上下来,倾恒问道:“怎么了?”

“九爷不想待在这里。”别看九月小机灵鬼一般,但是这小家伙很缺乏安全感,从小没有离开过尹穆清,皇宫这个地方,富丽堂皇,但是对九月来说,是陌生的,所以,在没有爹娘情况下,九月很不想在这里待。

倾恒听此,便无比心疼,他知道弟弟与他不同,弟弟就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天使,不该参与皇室中的一些阴谋诡计才对。

可是,既然皇爷爷将他们接进来,即便不是拿他们威胁父王,那也有他自己的打算。

他除了陪着弟弟,恐怕,做不了什么。

果真,身后传来了萧璟渊沙哑,却努力克制的声音:“小九不想在这里陪爷爷么?”

九月听此,便睁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萌哒哒的看着萧璟渊,带着几分为难,开口道:“可是,爹爹他没有九月,睡不着觉哦!”

“哈哈……”萧璟渊听了,便大笑出声,倾身摸了摸小九月的小脸,便和颜悦色道:“原来小九这么孝顺,既然爹爹没有九月,睡不着觉,就让他进宫,进宫陪着小九。”

说罢,萧璟渊抱起九月,开口道:“那,现在小九先陪皇爷爷去看看奶奶,好不好?”

萧璟斓与灵玉檀比起来,萧璟渊更在乎的,还是灵玉檀。

孩子,只是爱的产物,一个附属品。

当初,他要萧璟斓的原因,也是因为灵玉檀。

灵玉檀是先皇的新宠,虽然她入宫的第二天,先皇,就驾崩了,可是,就是因为是新宠,殉葬,第一个就是她。

然而,若是,有了孩子,皇嗣为大,她自然不必殉葬,她就能活下来。

这么多年,萧璟渊已经习惯与灵玉檀斗来斗去的那种感觉。

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魔怔了,甚至觉得,只要她好好的在他身边,便是骂他,打他,伤害他,也没什么关系,只要她在他的身边,足以。

考虑到这个时候,灵玉檀肯定歇下了,萧璟渊便将倾恒和九月带到了玉檀殿的侧殿。

这段时间,萧璟渊有些慌,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更是不放心这边。

九月虽然很不解,为什么,爷爷要带他们来这里,但是耐不住小家伙累,洗漱完毕,不过一会儿,便睡了。

倒是倾恒,心里藏着事情,一直睡不着。

小家伙因为内力好,耳聪目明,又因为年纪小,听力比常人好很多。

后半夜的时候,小家伙突然被杂音吵醒,倾恒睁开眼睛,便蹙着眉头。

因为,这杂音,似乎,是从地下传来的。

很轻,但是还是听得出来,是石头碰撞的声音。

小家伙的心,立马便提了起来。

一个跟头坐了起来,起来后,那声音便听不见了。

因为躺在床上,耳朵贴近床板,床又与地板有接触,听起来自然要明显一点。

倾恒有些心惊,以为自己听错了,立马下床,小身子贴在地板上,那声音变的更加清晰了。

小倾恒顿时有些慌了,这……这是在皇宫打密道?

这会儿,他突然听见外面有东西落地的声音,倾恒想了想,便抿着唇走了出去。

萧璟渊竟然还在批改折子。

可能因为太晚太困,萧璟渊面上全是倦色,打了一个盹儿,倒是将桌案上的折子碰落在地上。

萧璟渊喝了一口提神的参茶,才弯腰将落在地上的折子捡起来。

他手刚伸出去,一个白嫩的小手先一步将地上的折子捡起来,递给他:“皇爷爷,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政务要紧,可别伤了龙体。”

萧璟渊看着小倾恒字穿了一件中衣,脚上,连个双鞋子都没有穿,便伸手将小娃娃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身边,与他坐一起。

“阿恒怎么醒了?爷爷吵着你了么?”

倾恒蹙眉,想到刚刚地下的声音,他挣扎了半天,才开口道:“皇爷爷,宫里最近可是在修筑暗道?”

萧璟渊一愣,没有料到倾恒会问这个,看着小倾恒像极了萧璟斓的脸,眸中闪过一丝痛色,良久,才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挣扎和痛苦,开口道:“是呀,灵太妃喜欢墨莲,可是,过不了多久,夏日一过,墨莲花败,要等半年才能看到墨莲。所以呀,皇爷爷就想,将药泉山上的温泉引入这玉檀宫的荷花池,一年四季,一池温泉,便能保证墨莲四季常开不败,她肯定会很开心。”

原来如此,这样就没有问题了。

可是,皇爷爷竟然瞒着朝中,开展如此浩大的工程,就为了让灵太妃一年四季都能赏荷?倾恒说不出的感觉,只是定定的看着萧璟渊,赞道:“皇爷爷敬孝节佳,孙儿佩服!”

萧璟渊一愣,随即面色立马便阴沉了下去。

孝?

这孩子,竟然将他对她的这份情谊,叫做孝?

罢了罢了,童言无忌,不必当真。

这会儿,萧璟渊从怀中拿出一份密折,塞在了一个绣着双龙戏珠的荷包里面,挂在了倾恒的脖子上,轻声道:“阿恒是皇爷爷见过的最懂事的孩子,也最稳重踏实,这个东西,对皇爷爷很重要,不仅关系着你父王,娘亲,还有弟弟的性命,甚至,还关系着萧家的江山社稷。关系重大,阿恒能保管好吗?”

倾恒吓了一跳,立即缩下了龙椅,跪在地上:“倾恒资质愚笨,不敢担当如此大任,皇爷爷……”

“起来!”萧璟渊伸手,大手抓着小倾恒小小的肩膀,便将他扶了起来,摸了摸孩子的头,面上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只听萧璟渊继续道:“阿恒资质愚钝,便不会将柳良娣从辛者库弄出来,往储秀宫塞。阿恒资质愚钝,李氏便不会落得个身败名裂,被驱逐出府的下场。阿恒愚钝,你太子父君,便不会到了你父王上门兴师问罪,他都还不知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倾恒听此,突然脸色发白,额上也因为紧张,浸出一丝丝薄汗,连忙请罪:“倾恒惶恐,还请皇爷爷降罪!”

没想到,他做的这些事情,皇爷爷都知道。本以为,皇爷爷不理政事,多数都交给父王打理,今日,他才发现,原来,夜深人静的时候,皇爷爷如此勤政,甚至,便是发生在太子宫的这些微末小事,他都一清二楚。

想想,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皇爷爷在位二十多年,若是真的是那种什么都放心交给别人的性子,恐怕,自己早就万劫不复了!

“阿恒何错之有?你做的不错,也很好。说起来,你比你父王小时候,更聪慧,更坚强,朕很欣慰。咳咳……”萧璟渊说完,便咳了几声。

倾恒听见萧璟渊的咳嗽,便急了,连忙起身,面露担忧之色:“皇爷爷,您怎么了?”

萧璟渊面色一黯,随即笑了笑,无所谓的道:“人老了,身体便大不如之前。”

“皇爷爷,您还年轻!”四十多岁,真的还很年轻,皇爷爷身子不该这么差才对:“孙儿明日便告知父王,让他遣子苏公子进宫给皇爷爷诊脉。子苏公子医术是孙儿亲身证实的,比太医院的太医令强一百倍!”

“呵呵!”萧璟渊听此,便笑了一声,然后开口道:“你是在告诉皇爷爷,皇爷爷养了一帮没用,吃白食的人么?”

倾恒一愣,面露尴尬之色。

只听萧璟渊继续道:“不必麻烦,小事,何苦弄的人尽皆知?你父王最近要筹备大婚,也顾不上。去睡吧,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要累坏了!”

“是!”倾恒抿唇,低头看着脖子上那个荷包,只觉得心头沉重的不行。

犹豫了片刻,还是将那荷包收进了自己的衣襟。

不为江山,不为社稷。

只为他在乎之人。

……

灵玉檀是被孩子的笑声吵醒的,这段时间,她很容易困,一觉醒来,便已经大亮了。

她很惊讶,玉檀宫,怎么会有孩子?

灵玉檀急急的起身,打开窗户一看,便见一个穿着玄色锦袍的小公子拿着一把短剑在院子中舞着,小小的孩子,舞起剑来,有模有样,还带着一股凌厉之气,很是了得。

而另一个穿着烟青色袍子的小公子则拿着一根竹条,也在一边舞着,偶尔,像是捣乱一般,拿着竹条去袭击那个玄衣小公子。

两个小家伙打打闹闹,很是有趣。

最让灵玉檀心悸的,便是那个玄衣男孩,和小时候的萧璟斓一模一样。

不用猜,就知道,这两个,是阿斓的孩子。

灵玉檀看着院子里面玩耍的两个孩子,当即便出神了。

是他,是他带这两个孩子过来的吧?以阿斓的性子,恐怕,是根本不会将这两个孩子接近她半分的。

阿渊哥哥……

灵玉檀握着窗台的手,不禁紧了几分。

泪水簌簌的往下落。

舍不得吗?

是呀,舍不得!

可是,回不去了,不是吗?

“娘娘,可是起身了?”外面丫鬟恭敬的声音传了进来。

灵玉檀没有出声,但是外面的丫鬟已经习惯,掀开厚重的帐子,罗贯而入。

将洗漱的东西放下,为首的素萼便挥退了其她女婢,上前独自一人伺候。

灵玉檀浑浑噩噩的坐在梳妆镜前,素萼听着外面孩子的的声音,眸中闪过一丝恶毒,愤愤道:“那个暴君太过分了,明知道姑姑不喜欢璟王,却偏偏要将这两个小畜生带过来刺姑姑的眼。是不是吵的姑姑都睡不好了?姑姑脸色不好!”

灵玉檀揉了揉眉心,听了素萼的话,便是非常的烦躁,特别是这段时间。

从镜子中看过去,见素萼眼下也青黑一片,便蹙眉道:“昨晚去哪里了?一晚上,都不见你在。”

素萼在镜中与灵玉檀对视,面色很是不善,带着几分妒,道:“侄女出宫了一趟,姑姑,您猜怎么?”

“怎么?”

“尹穆清,就是那个尹家嫡出的小姐,名声狼藉,浪荡无耻的小贱人,竟然是墨翎君家的后嗣,是公主。姑姑,你说这可怎么好?若是,璟王娶了君家的公主,岂不是如虎添翼,若是我们灵家想要平反报仇,怕是比登天还难。”

灵玉檀握了握拳,没有开口。

素萼见此,自然是不悦的开口:“姑姑,难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心软了?姑姑,你醒醒吧,便是你放弃,璟王殿下也不可能原谅你!”

“你放肆!”灵玉檀听此,气的手都在哆嗦,便是挥手便将妆台上的胭脂水粉全部扫落,素萼吓的面色一白,便跪了下来:“姑姑息怒,素萼也不是有心,素萼只是担忧姑姑而已。”

说着,双眸便是含了泪水,抬眸看向灵玉檀,哽咽道:“姑姑,素萼只剩下姑姑一个亲人,姑姑也只剩下素萼,素萼视姑姑为生母一般,自然不愿意姑姑成为灵家的罪人,成为灵家的不肖子孙。姑姑,萧璟渊那个暴君,还有璟王,甚至院外那两个孩子,不都是灵家的仇人吗?若不是那个暴君,姑姑岂会孤苦无依,在这冰冷的宫殿一关二十多年?若不是因为那个暴君,素萼又岂一生下来就没了爹娘?”

说着,素萼便早已泪流满面。

灵玉檀听此,自然是心有不忍,起身,揽了素萼的肩,哽咽道:“素萼,苦了你了。姑姑没有忘,灵家的仇,姑姑一时一刻都没有忘,也不敢忘!”

说着,灵玉檀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将眸中的泪水逼了回去。

这会儿,外面有太监禀报:“娘娘,陛下下朝了,在灵溪台摆了早膳,让娘娘,还有两位殿下过去一起用。”

“知道了!”

灵溪台就在玉檀宫的前花园,与御花园相连,就隔了一座水榭。

灵玉檀过去的时候,萧璟渊已经坐上位,下手坐着两个孩子。

一大两小,画面好不和谐,好不温馨。

灵玉檀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那份激动,走了过去。

见石桌上除了已经占用的三个位置,还有三个空位。

灵玉檀的心莫名的紧张了几分。

难道,阿斓要来么?

“娘娘!”灵玉檀这几天身子疲倦,脸色也不好,素萼自然是发现了的,很体贴的拿了厚厚的座垫放在石椅上,这才扶着灵玉檀坐下。

“都退下吧!”灵玉檀一来,萧璟渊便挥手将一边伺候的下人挥退。

抬眸看向灵玉檀,见她今日略施粉黛,却也难掩脸色的苍白之态,便是不悦的蹙眉。

“身子不好,可传了太医来瞧瞧?”

虽然他限制了灵玉檀的自由,她身边的人,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人,自听命于他,除了伺候照顾好她,别的事情,不做任何事情,所以,只要是关于她身子的事,她身边的人是不可能大意的。

灵玉檀听此,默不作声,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看了一眼坐在对面萌哒哒,可爱精致的九月,她笑了笑,朝九月招了招手,开口道:“过来!奶奶这边来!”

九月一愣,他见过这个女人,可是,他知道,这个女人是坏女人,上次,差点杀了爹爹呢!

九月先看了一眼哥哥,又看了一眼萧璟渊,不等萧璟渊给他示意,小九月就拒绝,不悦的开口:“不,娘亲说,小孩子,不能和坏姨姨说话。”

灵玉檀听此愣了一下,心中说不出的难受。而这会儿,余光看见不远处的走廊上,一个高大挺俊的身影朝这里走了过来。

灵玉檀心头一颤,看了一眼九月,心下一横,便拿起手边的还滚烫的茶水,便朝对面的九月泼了过去,并且冷眼开口:“什么不懂规矩的下作东西,有娘生无娘教,一点教养都没有!”

灵玉檀出其不意的动作几乎让萧璟渊还有倾恒始料未及,九月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坏奶奶会突然发飙。

滚烫的茶水便从他小脸上浇了下来,顿时,小娃娃的头发,小脸,衣服上全是沾满了茶叶,无比狼狈。

甚至,那茶水还滚烫着,小孩子的皮肤又娇嫩,小脸当场便被烫红了,疼的小九月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

------题外话------

唔,有人让灵殿放九爷出来,灵殿放出来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