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阿柠很厉害/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身份还是次要,最主要的,还是尹承衍不愿尹凌翊和君家公主有什么牵扯。

毕竟,现在尹凌翊是他尹家的人,没有资格迎娶他国公主。

便是以后,他回归,以后真的去下聘,因为尹家的这层关系,君凤宜不坑死他才怪。

避免以后没有必要的损失,尹承衍觉得,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尹承衍这么一说,尹凌翊便愣了一下,随即,眉宇间显出几分讳莫如深的笑意。

便是尹承衍,也在这向来笑意颜颜的尹凌翊身上,看出了几分恼意。

只听尹凌翊带着几分郁闷,开口道:“儿子和她有什么关系?有关系,也是吕洞宾与狗的关系罢了!”

尹承衍一愣,便有几分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尹凌翊已经俯首告退了:“儿子还有公务要忙,先退下了!”

枫雪院,正陪着沈柠做些女红的君语嫣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沈柠连忙将桌案上的热茶递了过去:“可是风寒还没有好?姑娘去歇着吧,我不过也是做着玩儿,打发时间,不当正事的!”

自从知道自己有孕,沈柠便开始自己做些小孩子的肚兜兜,小衣服,虽然孩子还不到一个月,但是她总感觉时间不多,怕孩子出生的时候没衣服穿。

虽然她知道,尹家肯定不会亏了孩子的小衣服,但是,总归没有自己娘亲做的好。

君语嫣身体好,便是泡了湖水,好在很快就退了烧,没有伤了身子,养了一天,便又面色红润,绝代风华了。

沈柠没有问君语嫣的身份,君语嫣也没有主动开口,所以二人便姑娘过来,少夫人过去的叫着。

君语嫣摇了摇头,喝了一口茶,开口道:“少夫人无须担心,嫣儿身子无碍。”

“身子是自个儿的,若是不适,要说出来的好,姑娘是二爷的……朋友,也别见外才是。”

“呵呵……”君语嫣听到那两个字,便有些咬牙切齿之味:“少夫人多虑了,嫣儿与尹二公子并不熟!”

不过是一个衣冠楚楚的衣冠禽兽,有什么资格与她君语嫣做朋友?

辱了她不算,还要取她性命,这是打算灭口?

君语嫣心中讽刺,当她重病醒来的那一刻,唯一想做的,便是手刃尹凌翊,娶他性命!

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将她推入湖中,这般心狠,不杀了他,都难泄她心头之愤。

可是,杀了他,那也太便宜他了,君语嫣明显就不是那种善良的人,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了报仇的方法。

便留了下来,向沈柠打听一些事情:“听说,城北有一家官户之女,体胖貌丑,粗鄙不堪,便是已经二十有四,也没有找到夫家?”

沈柠听此,便有些惊讶,她向来安守本分,不打听这些事情,是以,君语嫣说的,她并不知情。

倒是一边整理丝线的兰香突然兴奋起来,带着女子自有的八卦本性,急急道:“嫣儿姑娘说的是翰林院学士之女许佩华吧?”

“哦?”君语嫣其实并不知道,所以故意形容了一下女子丑陋的体态,没想到,还真有一个,她自然眉眼带着几分精光,兴致勃勃的问道:“是吗?兰香姑娘快给我说说,天下女子,燕瘦环肥,各有各的妙处,哪里就能真的体胖貌丑了?”

兰香见君语嫣这般兴致高昂的样子,小姑娘感觉自己八卦了这么久,积累的东西终于可以推出去了,便扬着一张兴奋的面容,款款开口:“其实许家姑娘也并不丑,只是身段不如其她女儿家细致纤柔,确实有几分丰盈,看着吧,倒有点五大三粗的男人。可是呢,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许家人将女儿掖着藏着,从不让人见,在给女儿议亲的时候,才找人画了画像,明明女儿长成那样子,翩让画师画成了天仙,还吹嘘女儿何等贤良淑德,才貌双全。好巧不巧,许家小姐让左相章秋实章家的主母看上了,有心说给庶出的三公子,章云征。两家算起来也门当户对,更贴一换,便张罗着大婚。可是,新婚夜里,章云征掀开盖头一看,美娇娘变成那样,当即便摔了喜秤。那庶出的三公子也是个不懂事的,赶着出去,就将还在院子喝喜酒的迎亲队叫了进屋,将那许家的小姐原封不动送了回去。许家小姐也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人,和章家闹了几次,但是总归是他们许家骗亲,这事也就不了了之,许家小姐到了现在,也没有嫁出去罢了。”

君语嫣听的嘴角直抽抽。

天下还有这样的事情,女儿如何,难道还是吹出来的?难道真的以为,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便了了一桩事情?

君语嫣到有些诧异:“许家小姐倒也想得开,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能不顾世俗眼光,好好的活下来。”

“嫣儿姑娘,你太天真了,许家人能骗亲,那也是考虑到后路的,以许佩华那性子,若是一切尘埃落定,恐怕早将那章家公子管的服服帖帖的,那女子,听说一顿要吃十几屉包子,顿顿大鱼大肉,据说,还能力能扛鼎,便是十个男人,也不能将她怎么样,着着实实的一只母老虎,一听到章家公子要将她送回去,差点将那章家公子打出个好歹!。”

君语嫣和沈柠听的双眸睁大,两个姑娘完全不敢相信。

“十几屉包子,那得有多能吃?”沈柠弱弱的开口,便是她现在怀了身孕,为了孩子,她每天努力逼迫自己多用一些进补的东西,尚且每顿只能用一小碗米饭,怎么会有人吃这么多?

见沈柠这么说,兰香也没规矩道:“十屉包子算什么,许家小姐一天的口粮,够小姐你用一个月。这么算来,姑爷娶了小姐,可是捡了大便宜,能为府中节省好多口粮呢!”

沈柠听此,玉脸便是一红,正想呵斥兰香没规矩,却不想门口便传来一声独属于男人的沙哑低沉的声音。

“胡言乱语,爷还少了你家小姐的一口饭么?”

这声音一出,屋中的人闻声看去,便见外面的丫鬟打了帘子,尹凌灏风尘仆仆的进来。

兰香吓的扑腾一声就跪在地上:“奴婢该死!”

兰香心中叫苦,姑爷怎么突然回来了?还被姑爷抓了个现行。

大半个月不见,尹凌灏似乎瘦了,也黑了些,沈柠看着门口进来的人,莫名的惊喜袭上心间,噌的一声站起身子,手忙脚乱的打翻了手上的线篓,哐的一声掉在地上。

沈柠这慌慌张张,手忙脚乱的动作,将尹凌灏惊出了一声冷汗,连忙上前扶了一把,忍不住蹙眉呵斥:“都是要当娘亲的人了,怎么还不如以前稳重?”

沈柠听此,眼眶便是一红,哽咽的唤了一声:“爷……”

都说女子孕期会变的没有安全感,矫情多思,沈柠本来就是一个水灵灵的美人,如今怀了孩子,更爱哭了,像个水做的人一般。

尹凌灏却也不哄,退了一步,早有丫鬟过来替他解了披风,递了热帕子净面。

尹凌灏没有注意到屋中的君语嫣,一边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帕子擦手一边对沈柠道:“好好坐着,爷刚从那边赶过来,出了一身汗,别惊到你。”

沈柠却也坐不住,红着眼眶,吩咐兰香拿了一身干净的常服,隔了帐子,替尹凌灏更衣。尹凌灏换了衣服出来,才看见君语嫣坐在暖阁,他之前没注意,还以为是哪个丫鬟。

如今一见君语嫣在这里,便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训练营军规深严,消息闭塞,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尹府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还不知情。

倒是府中的人传了信,说沈柠被确诊怀了身孕。

明明早该回来,却因为某个不良王爷,绊了他这么久。

恐怕,也是因为前两天那个孩子出了事,他才法外开恩吧!

君语嫣在这里,自然有所不方便,而且,尹凌灏带着几分不悦,便直接开口:“公主在这里做什么?内子身子不便,恐怕招待不周。”

尹凌灏好不容易回来见妻儿一次面,却有个外人在,他如何能高兴。

但凡是有些眼界的,现在就该辞行。

不管是眼前的女子是公主还是什么,都不应该由他们尹家接待。

所以,尹凌灏也没有什么好态度。

君语嫣看到尹凌灏来,便是有几分尴尬,她这个外人在这里,人家夫妻两个要亲热一下,也不行。

如今,尹凌灏还甚至都主动送客了,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再者,要打听到的已经打听好了。

父皇来暨墨,若是要认回女儿,肯定会昭告天下,从暨墨到墨翎,然后举国同庆,若是如此,暨墨不设宴恭贺都不行。

到那个时候,她才要那个尹家混蛋好看!

起身,君语嫣款款开口:“本公主现在想起,父皇吩咐的事情本公主还没有完成,本公主就不打扰了。”

说罢,转身看向那个听见她是公主而呆然惊恐的沈柠,君语嫣笑了笑:“这两日多谢少夫人照顾,嫣儿感激不尽,来日,嫣儿再登门致谢!”

说罢,君语嫣便走了出去,刚出院子,便足尖轻点,闪身离开。

尹凌灏这才将沈柠揽入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眸光深然,落在沈柠白皙如玉的小脸上。

许是因为有了身孕的缘故,沈柠便是不哭,眸中也水汪汪的,像是注入了一湾清泉,亮晶晶,湿漉漉的,特别的招人怜爱。

便是看着怀中的人儿,尹凌灏觉得全身都酥软了下去。

沈柠被他看的有几分紧张,虽然二人成亲五年,但是真正亲热的,只有那一次,尹凌灏还从未用如此火热的眼神看过她。

顿时,沈柠便羞的不行,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有了孩子,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像以前那般将他往外推。

可是,终究不可能一下就能放开,白玉的手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衣摆,沈柠紧张的不能自已。

却不知,她这娇羞的动作,看在男人眼里,便是别有一番风情。

尹凌灏只觉得不容易呀,听人说女人心思很难猜,他觉得说的很对,不然,怎么会有人都嫁了人,还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让他近身。又听人说,女人一旦失了身子,那定然会死心塌地的跟了那个男人,他试了一下,这方法果真有用。

这不,这怀中的女子,如今,不就乖乖的躺在他怀中了么?

尹凌灏眸光终于从沈柠的脸上往下,落在了她的小腹之上,然后,开口:“阿柠,你很厉害,爷很喜欢!”

第一次做父亲,无论谁,都会开心吧!

沈柠因为这句话,心里暖暖的,却更多的是羞赧,忍不住抬眸看了一眼尹凌灏,只不过她还不曾开口,却见某人的大手捂在她的小腹,带着几分自豪,开口:“应该是爷厉害!”

沈柠恨不得堵了这人的嘴,她不要活了,真是太……太羞人了!

羞死人了……

……

璟王府的事情,如果没人故意打听,自然是不会有人知道,君语嫣是回了使馆,才知道九月出事之事。

彼时,君凤宜正在书房写着密函。

明亮的夜明珠照的殿中白如昼,君凤宜很专注,长长的睫毛在眼下印出一片阴影,静美至极。

“父皇!”君语嫣进屋,便跪在了殿中。

君凤宜眼皮都没有抬,问道:“还在怪朕?”

君凤宜之所以没有管,就是因为他知道,君语嫣很懂事,不会做出什么出格之事,这么多年,他向来放心这个女儿,就算偶尔闹闹脾气,那也不过三天。

“儿臣不敢,不管父皇做什么事,自有您的理由,儿臣不应该质疑父皇。那日,是儿臣不孝!”

君凤宜写完手里的东西,将怀中的随身印章拿了出来,在上面印下印章,才从书案后走了过来,伸手扶了君语嫣起来,出声道:“一个是朕的亲身骨肉,一个是朕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两个都是朕的女儿,只希望,嫣儿作为长姐,辛苦一些,能照拂弟妹。”

君语嫣眼眶有些红红的,立马称是:“父皇信任儿臣,是儿臣之幸,儿臣定不会辜负父皇的期望!”

君凤宜低叹了一声,将刚刚写的金帛谕旨交给君语嫣,缓缓开口:“这是阿睿的封王懿旨,今后将废除他的太子之位,封为睿王,赐番大宁。太子废不以过,优以大封,子孙后代,罪不加责,朕答应你们,许他一世平安富贵。”

君语嫣打开金策,上面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几乎能让她这么多年压在心头的石头,落地!

她想要的,就是阿睿能平安,若是如此,她再无忧心了。

有了这一道旨意,阿睿一辈子平安。

这会儿,只听君凤宜继续道:“朕知道,你与阿清都在怪朕,怪朕对阿睿太苛刻。但是即便如此,朕从来都不曾后悔过。朕虽然是皇帝,却也有自己的无奈和坚持,你们还年轻,不会懂父皇的心,朕也不怪你们。嫣儿,你虽然是公主,但是,朕却从未想过牺牲你,去巩固朕的帝位。便是多年前,与暨墨皇签下联姻合约,那也是因为朕知道,朕这辈子,是不会有孩子了,所以,签下那合约,也不过是一个空口诺言罢了。就算后来,收养了你,便也早早的将联姻之事告诉于你,想的,不是让你做好联姻打算,而是给你机会,让你自己选择。”

“父皇……”听此,君语嫣哽咽的说不出话,原来,她从不曾懂过父皇。

她以为,父皇收养她,也不过是因为手中有一个公主,可以权衡朝政,便是以后联姻,也能为墨翎谋福。

没想到,父皇并没有打算利用她。

“只是,没有想到,阴差阳错下,朕的女儿,真的成了暨墨璟王的女人,真是造化弄人!”说道此处,君凤宜的眸色便开始黯淡了下来,继续道:“可惜,阿清性子清冷,想要让她原谅朕,恐怕难,也不知,朕这一辈子,能不能活到阿清喊朕一声父皇,若是如愿以偿,便是死而无憾了!”

“父皇洪福齐天,龙体安康,怎么平白无故说这些胡话?”君语嫣听君凤宜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便是有几分恼怒,只不过,抬眸之间,突然看见君凤宜眼神快速撤离,偷偷打量她的动作,便是嘴角一抽。

得,这是认女黔驴技穷,在她这里诉苦,装可怜,打算将她当抢使了。

君语嫣抽了抽嘴角后,也没有戳破某人自己咒自己的话,应和道:“父皇何必苦恼?不管如何,您是阿清妹妹的父亲,血浓于水,便是她这些年流落在外,受了些苦,有些埋怨,却也不能真的不认您,血脉亲情不是不想认便能不认的。若是阿清妹妹真的固执,儿臣自然会替父王分忧,说服于她。让父皇早日认回女儿,父女团聚,共享天伦。”

“还是嫣儿懂事!”君凤宜顿时便喜上眉梢,牵了君语嫣的手走到案前,拿了一本小册子,乐滋滋的道:“既然如此,嫣儿帮父皇看看,父皇连夜给你妹妹拟了几个封号,也取了几个君家的名字,该用哪一个?免得到时候用的时候,措手不及!”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书名:《妈咪已到请查收》

作者:一肆

简介:顾先生,矜持点!我只是来工作的,不是来给你生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