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璟王说:谁配得上本王?/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老天君转身一瞧,便见一白衣男子迈着稳健的步伐,薄唇紧抿,步步逼近。

男人左不过四十岁,清逸俊雅,俊美非凡,一身白色长袍,金丝滚边的翻领托着精致完美的下颚,显得贵气威然,衿贵无比。银丝暗纹的衣摆随着他的步伐飘然摇曳,仿佛翻卷而来的白色浪涛,气势逼人。

君凤宜入了席,左右不见自己的女儿,便忍不住来寻找一二,不曾想这一来,便看到这样的事情,真是岂有此理!

野种?这无知的蠢妇真不知好歹,竟然骂他的女儿是野种?

君凤宜如何不怒?全身的寒意几乎能冰冻三尺地!

尹若晴看见君凤宜有些愣怔,随即蹙了蹙眉,看向尹穆清,带着几分鄙夷之态。

果真是个浪荡贱人,到此招蜂引蝶!

虽然这么想着,尹若晴心里还是忍不住妒恨,也不知道尹穆清有什么好,这些男人是瞎了眼睛么?不过是一个小骚货,到处勾搭男人,这些男人却一个二个都巴巴的过来替这个贱人说话。

难道就是长的漂亮?比她好看的多了去了,若是美貌,她尹若晴也不差!

说着,尹若晴便有些得意的摸上了自己的脸,只不过刚摸上去,便碰到了脸上的红肿,疼的她牙齿一颤,倒吸一口冷气,连忙将手放下来!

尹若晴暗骂了一声:“贱人!”

尹老太君没有见过君凤宜,自然不知道他是墨翎的皇帝,而且君凤宜没有穿龙袍,一袭白衣,多的是那飘然谪仙之姿,倒是少了几分帝王的睥睨。

是以,尹老太君以为,这个男人是暨墨之人,今日来的都是达官贵族,有这般风姿的数不胜数,她也就不怎么奇怪!

可是,尹老太君是什么人?尹承衍手握重兵,在这暨墨是举足轻重的存在,就算是当今圣上,看见她都还礼让三分,还不说小小的芝麻官!

这么想着,尹老太太便蹙了眉头,看向君凤宜,不屑道:“你是什么人,我尹家的家事,轮的到你插手么?”

“尹家?”听到这个姓,君凤宜果断的站住了脚步,随即,一股滔天怒意袭上眉间,便是尹穆清都看的出来,君凤宜是动了怒,只见君凤宜眸子半眯,低沉的声线带着几分讽刺之意:“你便是尹家的老太君么?”

尹老太君听此,便以为自己盛名在外,自然得意无比,抬了抬下巴,双手放在龙头拐杖上,嗤道:“既然知道本夫人的身份,那还不快滚?尹家的事情可不是你能管的……哎呦……”

尹老太君的话还没有说完,君凤宜的手便落在了她的肩上,直接一提,那小老太太就被君凤宜提了起来。

尹老太君的脚在空中晃了几下,吓的脸色苍白,破口大骂:“放肆,哪里来的不懂规矩的杂种?竟敢对本夫人无力?快来人呀,要杀人啦……”

君凤宜岂会理会她的乱叫?足尖一点,身子轻盈跃起,直接将尹老太太挂在了不远处一颗高大粗壮的白果树上。

尹老太君年纪大,哪里见过个阵仗?领子被一根树枝挂着,身子悬空,往下一看,足足有三丈多高,当即脑子一晕,双眼一番,吓的手舞足蹈:“救命呀,杀人啦……啊……”

年纪一大,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身子很虚,身子一虚,就容易恐高,这一恐高……

就开始口无遮拦,苍老的手抓着领处,哭的是老泪纵横:“救命,阿衍,阿衍救娘呀,尹穆清那小贱人伙同野男人欺负祖母呀……”

“天呀,这还有王法么,当孙女的伙同野男人要杀祖母呦,王爷,璟王殿下,快来瞧瞧哦,这就是您选的王妃,这心肝都黑成狗粪,这狗娘养的呦……”

只不过,尹老太君颠三倒四的骂,突然卡擦的一声,那挂着她身子的树枝便裂了一条缝。

“啊……”

尹老太君当即吓的惨叫一声,随即禁了声,一个字都不敢说。

接着,尹穆清便看见有不明液体,从老太太的裤腿滴落了下来。

老太太成功的被吓了尿了裤子。

尹老太太那几声叫,早吸引了不少宫娥太监,众人一拥而来,对挂在树上的尹老太君指指点点。

如今那黄色的尿液在半空飘零,众人无不捂了鼻子,连连后退。

君凤宜将老太太挂上去后,立马接过身后叶祁递过来沾了水的汗巾,仔仔细细的擦了手,然后将帕子往地上一扔,看了一眼那骂骂咧咧的尹老太太,咬牙切齿道:“老东西,还真当朕不敢动她么?朕的公主,也敢欺负辱骂,活该!”

还敢说挽清是狐狸精,简直是找死!

君凤宜是男人,却并不是很绅士,谁说男人就不能出手动女人?像尹老太太这样的老东西,他很乐意出手给点教训!

看着这尹老太君的惊恐狼狈样,他才觉得解气!

转身看向尹穆清,上前,玉手直接握上了尹穆清胸前交织相握的素手上,柔声道:“这些年,委屈你了!”

这是他与挽清的女儿,这么多年,便是被这老东西叫野种,然后苛待欺负?

想想都觉得心里疼的慌。

看着尹穆清,这会儿,君凤宜更觉愧疚心疼。

瞅着那老太太的狼狈样,尹穆清还真觉得解气,这老太太太自以为是,满嘴污言秽语,便是一点都不积口德,也不知道老将军怎么看上这样无知蠢妇了的!

像尹爹爹那般稳重冷静的人,怎么就会有这样无知的娘,在这老太太的教育之下长大,尹爹爹没有长歪了去,还真是不容易。

可是,毕竟年纪大了,即便是教训,也要适可而止,若是老太太一口气没缓过来,就背过气去,那麻烦就大了。

君凤宜的好名声都毁了,尹穆清正想让君凤宜将人放下来,却不想前面乌泱泱的来了一大群人,除了为首的萧璟渊,萧璟斓,墨臻等人,还有不少朝中大臣。

而这会儿,尹穆清首先看见的便是尹承衍脸色变了变,飞身而起,将挂在树上的尹老太太取了下来。

尹老太太一落地,感觉到自己的脚触及了地面,看了一眼尹承衍,直接嗷的一声便哭了出来,也不顾及自己的面子了,对尹承衍又捶又打:“尹承衍,你这不孝子,瞧你养的什么小白眼狼呦?祖母也不放在眼里,她是想要逼死我这老太婆,你还不将那小贱人赶出尹家,那样没良心的小畜生,该开了祠堂,沉了塘干净!呜呜……”

尹承衍气的脸色都发白,一股莫名的无奈和悲哀袭上心间,他薄唇紧抿,伸手去抓尹老太太的手,那老太太挣扎,噌的一声,尖锐的直接直接在尹承衍下巴上划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你闹够了没有?”尹承衍终于忍到了尽头,直接呵斥了出来。

尹老太太还没有被自家儿子这般大声吼过,惊了一下,随即又开始扯着嗓子嚎:“好呀,我将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如今,当了将军,就不将老母亲放在眼里了么?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轰么?”

尹若晴本来被眼前的阵仗吓的不轻,缩在后面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如今看见了萧璟斓站在那里,仪表堂堂,俊朗高贵,眼睛都值了,一想到祖母的话,她可以嫁给璟王做妃,她哪里还想其他的?

如今瞟见因为看戏,君凤宜拉着尹穆清的手还没有松开,尹若晴就像个被点了火的炮仗,径直撸了袖子,指着尹穆清和君凤宜,便瞎嚷嚷道:“天呀,三姐姐,你怎么就这么不知羞耻?这光天化日之下,就拉着男人的手,你将王爷的颜面放在何处?”

说着,便冲了出去,跪在了萧璟斓面前,哭哭啼啼的道:“王爷,三姐姐虽然是臣女的嫡姐,但是臣女断不敢包庇她,祖母年老体迈,不过是教训了她几句,她不受教便罢了,她还怂恿那个男人将祖母挂树上,祖母如何受的了如此惊吓?臣女看着着实惊出了一片冷汗,苦口婆心的劝她,她不仅不听,还打臣女。您瞧,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她还和别的男人拉扯不清,臣女着实为王爷感觉到心痛!”

话落,尹若晴自认为自己说的很有理有据,还顺便表现了自己对王爷的不公,王爷定然找尹穆清的不快。

尹若晴这话一出,跟随而来的百官自然是心里震惊的不行,毕竟,没有人知道尹穆清和君凤宜的关系,如今二人的举动,确实有些不怎么光明,可是碍于在场的人,不敢议论罢了。

这尹家的热闹看了这么多年,现下,是越来越热闹了呀!

萧璟斓看了一眼尹若晴没说话,倒是看了一眼尹承衍,笑了笑:“尹将军,您不说两句?”

尹承衍面色非常的阴沉,没有管尹若晴,只是看向君凤宜,咬牙切齿道:“墨翎陛下,你不觉得,你一个大男人,如此对待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有失风度么?”

君凤宜嗤了一声,无所谓的道:“这么些年,你们如此对待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不是很心安理得的么?怎么?朕不过是略施小戒,便觉得朕过分?”

尹承衍一噎,便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仿佛吞了苍蝇一般难受。

这会儿,君凤宜朝萧璟渊笑了笑,开口道:“暨墨陛下,朕这次来暨墨除了游玩一圈,最主要的事,便是……”

“哈哈……”君凤宜的话还没有说完,自己的话便被萧璟渊的一阵哈哈大笑打断了,只见萧璟斓笑道:“墨翎陛下有所不知,朕这里也有喜事和陛下分享,何不如进殿,一边喝酒,一边聊?站在这里,太失礼数。”

萧璟渊如何不知道君凤宜要说什么?无非是认女儿的事情,这怎么行?他先将阿斓的婚事赶在他前头宣布了再说,否则,若是先让他认了女儿,这暨墨的半壁江山都要交代出去!

怎么可能?

美不死他!

说完,萧璟渊立马朝尹承衍道:“墨翎陛下肯定和老太君有所误会,太君受了惊吓,将军不如先送老太君下去更衣休息一二?”

萧璟渊对这老太君也是不忍直视,无知迂腐,不知礼数,根本就是一个山野村妇,性子又好强,哪里上的了台面?偏偏的还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在尹府闹闹就得了,还闹到他宫里来了,早知道,就该不传这道旨。

“是!”萧璟渊想要大事化小,尹承衍如何不知道?给了这个台阶,他自然是感激,连忙称是!

朕?早在君凤宜开口的那瞬间,尹若晴和尹老太太便面如死灰,吓的差点瘫软在地上。

尹若晴心噗通噗通的跳,手抖的不行。

她刚刚说了什么?应该没有说什么对墨翎陛下不敬的话吧?

没有,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说了事实而已,就算是皇帝,也不能辩驳什么才是,毕竟在这暨墨,还有王爷在。

尹老太君也惊了几分,可是,这皇帝就能欺负一个老太婆?皇帝就能和尹穆清那个小贱人勾勾搭搭?

这个更严重!

墨翎帝王试图染指暨墨璟王的未来王妃,这事可大了去了!

只要她将他们的苟且之事说出来,墨翎皇帝肯定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得罪暨墨,他势必会将责任全部怪在尹穆清身上。

会说是尹穆清勾引的他,到了那时,尹穆清岂会有活路?

这么想着,这尹老太太哪里会这般善罢甘休,刚刚的奇耻大辱,她如何不还回来?直接拂了尹承衍的手,转身走向萧璟渊,拘了一个礼,便开口道:“皇上,臣妇和墨翎陛下没有误会,都是臣妇亲眼所见,阿晴说的都是真的,有理有据,根本不容辩驳!刚刚,就在前面的花厅,臣妇亲眼看见尹穆清拉着墨翎陛下的手,二人谈笑甚欢,老身离的远,也没有听清他们说了什么,但是隐隐约约,还是能听到尹穆清说什么害怕呀,不敢之类的词,然后便墨翎陛下便拉了她的手,像是许了什么诺言,还说什么他是皇帝,璟王不敢对你怎么样云云……”

说完,尹老太君抹了一把泪,哀戚道:“皇上,您可要为臣妇做主呀,臣妇听见后,便特别害怕,可是一想到尹穆清是尹家出来的,这不是将尹家往绝路上逼么?就想着上前去劝慰两句,没想到墨翎陛下丝毫不听,直接将臣妇挂那白果树上,威胁臣妇不要说出去……呜呜……”

“母亲,你不要再说了!”尹承衍恨不得将这老太太敲晕带回去,他这一世英名,都被这老太太毁完了!

萧璟斓等人却饶有兴致,萧璟斓抬了抬手,阻止了尹承衍想要带走尹老太太的动作,开口道:“怎么不说?本王听的正有兴致,老太君,还有什么,都说出来,免得你藏在心间憋闷。”

尹穆清看了一眼对面的萧璟斓,只觉得这老太太也要活到尽头了,编排她就算了,明知道君凤宜是皇帝,还敢连皇帝都编排进去,她没有看见萧璟渊的脸都青了么?

暨墨的脸都快被这老太太丢尽了!

尹老太太哪里知道这些?得了萧璟斓的王令,她说的更有劲儿了!

“陛下王爷有所不知,尹穆清其实根本不是尹家的血脉,可是尹家养她这么多年,没有血脉亲情,好歹也有养育之恩,她这般狠心,难道不该天打五雷轰么?她这样狼心狗肺的女人,哪里能配得上王爷?”

萧璟斓把玩了一下拇指上的血色扳指,露出了一个邪魅又讳莫如深的笑意:“那么,尹老太君觉得,谁,才配得上本王?”

尹老太君听此,心中大喜,看了一眼跪在身边的尹若晴,抬头看向萧璟斓,似不情愿的开口:“王爷问起,臣妇也就不隐瞒,这才是尹家真正小姐,就说这正儿八经的出生,就比尹穆清那没爹没根的,不清不白的人好到哪里去。还不说阿晴的这容貌,也是顶好的!不说侧妃,就是正妃,阿晴也当得起!”

------题外话------

谢谢宝宝们的祝福,票票,鲜花,很感动,这是与读者过的第一个生日,真心感动。

记得十二点枪楼哦!

还有晚上八点半,群里有抢红包活动,有兴趣的,可以进群:这里是验证群:53414870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