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害人害己/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飞说着,便是越来越激动,一张小脸涨的通红,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

鸢歌一向谨慎,若是别人这般乱嚼舌根,早就该拖出去打死了,燕飞不同,性子一直毛毛躁躁,口无遮拦,想一出是一出,是以,她也只是严厉的警示了几句:“九爷的身子是能来回折腾的么?还不说九爷这病,就是因为去了一趟宫里才躺了这么多天。小姐不带九爷去,自然是有她的道理,皇宫那是什么地方?规矩多,九爷从小被小姐捧在手心儿,就是责问一声也舍不得,哪里束着九爷学过规矩?你不懂就不要乱说。今天的话,我就当没有听见,你也忘记,别再和别人说,知不知道?”

燕飞不情愿的应了一声,撅着嘴,低声道:“我又没有说错,与其瞒着九爷,还不如让他知道,或许还能为自己争取一下!”

“恩?你说什么?”鸢歌一时没有听出来,便问了一声,燕飞连忙摆手:“我没有说什么,这只靴子是给倾恒小公子做的么?真好看!”

说着,燕飞便去抢鸢歌手上的那只小靴子。

鸢歌任由燕飞抢过去,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皱褶和线头,开口道:“倾恒公子的穿戴都是尚衣局管着的,我这是做给九爷的!”

燕飞瘪了瘪嘴道:“倾恒公子可真贵气,穿戴出自宫中,如今九爷和他一个身份,却穿一个丫鬟做的东西!”

燕飞这话一出,鸢歌脸色一白,又是尴尬又是愤懑,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伸手便将燕飞手上的小靴子夺了过来,气道:“越说越起劲了是不是?不说璟王府,尹府,皇宫赏下来的衣服配饰,九爷一日换三次,都穿不完,是我僭越了,不该自作多情给九爷做靴子。只是,燕飞,你仔细想一想,九爷自小到大的衣服穿戴,哪一件不是出自你我,小姐手上又不是拿不出给九爷置办穿戴的钱,她是说了,九爷身子弱了一点,身上穿的合该要自己人做的,才合身一些,外面买来的服饰看着精美,却不如自己人做的穿着舒适,这一点,你又不是不知道,怎得今日说出这样的话来?”

饶是鸢歌性子好,也被燕飞气的不轻。

燕飞见鸢歌涨红了脸,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可是却觉得自己没有错,撅着嘴,反驳道:“那你的意思是说,你做的这靴子还能比宫中绣娘做的好了?鸢歌姐姐不是我打击你,那根本就没得比好么?”

说罢,燕飞看了一眼鸢歌,然后拿着自己的秀篮子跑了出去。

鸢歌气的手都在抖,看了一眼手上的小靴子,想扔也不是,留着继续做也不是,愤懑之下,抓着桌案上的水杯,便仰头灌了一大杯,这才舒坦了。

深吸了一口气,鸢歌放下手上的完成一半的小靴子,打开帘子进入内殿,见九月正背对着她,躺在床上睡着,上前摸了摸小九月的额头,小家伙的温度一直高过她的手心,她忍不住低叹了一口气,掖了掖被子,才轻手轻脚的出去。

鸢歌没有发现,小家伙早已经泪流满面,脸颊上全是泪水,两只小手紧紧的拽着被子,紧咬牙关,才没有让自己抽泣出来。

外面,宴子苏掐好时间过来,正好见燕飞气冲冲的跑了出去,差点撞他身上。宴子苏立即让在一边,却见燕飞看他像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一般,然后跑远了。

“这丫鬟!”宴子苏沉了沉脸,这般冒冒失失不懂规矩的丫鬟,根本不适合留在王府。

转身进入大殿,鸢歌正好打了帘子出来。

鸢歌见是宴子苏来了,连忙上前拘礼:“子苏公子!”

宴子苏看了一眼内殿,低声问道:“小公子可醒了?”

“还没呢,奴婢刚去看了,还睡着!”鸢歌认真回答。

宴子苏蹙了蹙眉,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道:“好好照顾着,醒了便让人来知会一声!”

“是!”

……

皇宫,尹穆清带着倾恒去了偏殿,路上,便遇到了尹凌翊。

尹凌翊双手环胸,一声朱红色的朝服,少了以往的谪仙之态,一身官服穿在他身上,完全没有半分当官的气度,那抹狐狸般的笑让他显得有几分放荡不羁。

“三妹妹!”尹凌翊唤了一声之后,却发现自己似乎喊错了,立即挑了挑眉,朝尹穆清走了过来:“以后,似乎不能再喊元清公主三妹妹了呢,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原来,尹府还藏着这么一颗明珠!”

尹穆清笑了笑,她不知道尹凌翊躲在这里是不是在等她,若是等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说这么几句不咸不淡的话,那么,她可没有兴趣听。

尹穆清扬了扬眉,绽出一抹笑意,开口道:“二哥奚落的话,三妹妹可不想听,二哥正好在这里,三妹妹便将这东西交给你!”

说罢,尹穆清便将怀中的一个荷包取了出来,递过去:“这是语嫣公主嘱咐妹妹交给你的,她说,寅时三刻,她在御花园后的轩云阁等你!”

尹凌翊看着尹穆清抛来的荷包,带着几分诧异,蹙眉道:“语嫣公主?”

那个女人?有这么好心?这是知道了自己做的过分,所以想着弥补讨好了他了?

只不过,她以为,一个荷包就能解决了?

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尹凌翊沉着脸,便是一副本官不会善罢甘休的模样!

这会儿,只听尹穆清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三妹妹一个外人,自然是插不了手,可是三妹妹还是想提醒一句,语嫣公主是个好姑娘,若是二哥无心,便不要给她任何希望,我不想看她受到伤害!”

“呦呦呦……”尹凌翊听此,只是有些几分恼意,带着几分讥诮之味:“三妹妹这么快就向着君家人了?君家人你可是了解?怎么就这么信誓旦旦,说是语嫣公主受到伤害,而不是二哥被那个女人欺负?”

尹穆清听此,有些无语,这些事情,自然是姑娘家吃亏,他一个男人在哪里瞎嚷嚷什么?

尹穆清瘪了瘪嘴,开口道:“话,三妹妹传道,若是二哥无事,三妹妹就先离开了!”

尹凌翊让开一步,没有在说什么,看了一眼手上精致的荷包,忍不住低头闻了一下,淡淡的沁香,倒不是里面香料的味道,更多的是那个女人身上的味道。

“女红还算不错,不算一无是处,不然,就这性子,公主又如何?照样没人要!”尹凌翊翻看了一下手上的荷包,心中的怨气总算淡下去不少。

轩云阁么?

他就去看看,她要怎么解释!

一想到莫名其妙的被打巴掌,尹凌翊便觉得自己很委屈,感觉脸上现在还疼着呢!

这么想着,他转身朝轩云阁走去。

拐角处,君语嫣探出一个脑袋,见尹凌翊受了那荷包,唇边露出一个笑意,然后站直了身子,转身朝身边的人道:“许小姐,您瞧,尹二公子可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

站在君语嫣身边的,赫然是一个五大三粗,便是站在那里,那水桶腰,便有君语嫣三个粗,衬得君语嫣那纤腰似乎一把就能握住。

许佩华圆圆的脸蛋还算白皙,可是那层层叠叠的双下巴却能让人望而止步。

翰林院学士许寅本没有让女儿来,急的许佩华砸了好些上好的古玩,许寅没办法,只要偷偷摸摸带着女儿来了,千叮咛万嘱咐,就安安分分的,不要乱跑,空防吓到贵人,可是许佩华哪里同意?四处相看夫婿,最好是能逮着一个就赖上!

君语嫣早就和许佩华交上了关系,以前听兰香说起翰林院学士之女的时候,君语嫣还有些不相信,当她真的看见许佩华的时候,才觉得,兰香姑娘说的还真不夸张,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肥硕的女子。

偏偏的,这许佩华还是个不自知的,喜欢穿一身粉,又喜欢束腰,挤得身上的肉堆积在一处,看着还真有些尴尬。

许佩华听君语嫣说,尹家的二公子是个奇怪的,只喜欢丰盈的女子,不喜欢骨瘦如柴的女子,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成婚,两个侍妾都没有。

许佩华看了一眼尹凌翊,只觉得天下都找不出比他更美的男人了,当即眼光放亮,口水哗哗的往下落。

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君语嫣:“语嫣小姐,尹二公子当真喜欢丰盈的女子?就像我这样儿的?”

君语嫣点了点头,道:“谁说不是?越丰盈越好,许小姐好有些瘦了,应该多吃一些才是!尹二公子说,太瘦的女子,不好生养,他还指望着许小姐给他生几个白胖儿子呢,就是不知道许小姐同不同意,他脸皮薄,也开不了那个口。”

君语嫣说到这里,脸颊上飞起两朵红晕,终究只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什么生孩子之类的词,还真有些难为情。许佩华是嫁过一次的人了,自然没有什么顾忌的,带着几分兴奋:“生儿子没问题,本小姐胃口好,身体好,三年抱两,五年抱三,保证次次是男胎,让夫君满意!”

说着连忙看向君语嫣,问道:“尹二公子现在是去哪里了?那方向是御花园,要不,本小姐现在就追上去,这会儿子御花园肯定没人,正好……”

“额……”君语嫣咽了一下口水,这般如狼似虎的女子,也不知道尹凌翊那王八蛋能不能受得住,受不住也是他活该,敢欺负她,以后,活该和许佩华过一辈子!

君语嫣想想都觉得解气,连忙道:“尹二公子现下恐怕去了轩云阁,许小姐倒是可以去那里……”

“好好好……”有男人喜欢她,许佩华哪里还有矜持?连忙提着裙子,便摇着肥胖的身子像是滚一般,朝御花园跑了去。

君语嫣连忙跟了过去。

轩云阁是临时休息的地方,里面卧榻茶点,很齐全。

尹凌翊一到,便挥退了太监宫娥,坐在桌案边喝茶,手上拿着那荷包,时不时闻一下。

总觉得这荷包香味若隐若现,好闻的紧。

看来这公主也是个懂香料的人,算有几分高雅的喜好。

尹凌翊喝着茶,外面便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之声,不像是君语嫣的脚步。

他蹙了蹙眉,一回头,却见一巨大的不明物堵在门口,直接挡住了他的视线。

尹凌翊眉心一跳,噌的一声站起来,后退了一步,带着几分警告之位:“你是谁?”

走了这一会而路,许佩华额上是有些汗水,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见一个绝世大美男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如今还对她说话,许佩华简直有些眩晕,上前一步,直接关了门,扭着裙子,扭捏道:“尹二公子,我……我愿意!”

尹凌翊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有了这一点点的念头,这种意识立即便奔涌而来,他看了一眼手中的荷包,只感觉愤怒无比!

“君语嫣!”他几乎磨碎了牙齿才将这三个字从嘴里吐了出来。

只不过,他正想动,却发现手脚已经开始逐渐虚软,更甚的是,一股燥热从下腹升起,带着一种势不可挡之气,冲击着他的头脑。

许佩华自然不知道尹凌翊现在在气什么,听他喊着个名字,她立即点了点头,开口道:“是呀,是语嫣小姐给我说的,她……让我来找你的,说尹二公子喜欢小女子,想和小女子生儿子……”

说罢,许佩华便扑了上去,试图拽住尹凌翊的胳膊:“尹二公子,择日不如撞日,四周无人,正好生儿子!”

许佩华也有私心,只要她和尹二公子发生点什么,尹二公子想逃脱责任也逃脱不了了,那个时候,还怕他不娶她么?

然而,她还没有碰到那人的衣袖,便被那人掀翻在地,尹凌翊怒不可遏,一把将毫无矜持的许佩华推开,便上前开门,却发现那厚重的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根本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尹凌翊气急:“太过分了!”

以前小打小闹,就算了,这次竟然这般算计他,可恶!

听到房顶上有人,尹凌翊半眯了眸子!

君语嫣掀开一片瓦,想看看下面成事没,那荷包里面有她无色无味的药粉,是一种名叫烈火的媚药的药引,烈火被她放在那茶水之中,喝了那茶水,又闻了那荷包里面的药粉,他不中毒才怪!

只要他忍不住,碰了许佩华,生米煮成熟饭,她已经通知了许佩华的小丫鬟,让她过半盏茶的功夫再带人过来,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看着,他难道还想不负责?

君语嫣正幸灾乐祸的想着,却突然感觉瓦片下面一股罡风袭了上来,她面色一沉,翻身躲开,瞬间轰隆一声,灰层四起,她正想逃离,手腕上便出现一了只滚烫的玉手,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腕。

“君语嫣!”尹凌翊咬牙,恨不得将手上的这个女子一掌拍死!

君语嫣见尹凌翊额上早已冷汗淋漓,周身的温度滚烫,玉脸也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她心下咯噔一声,没想到中了烈火他还能克制,只不过,他这般动用内力,只会火上浇油!

这种情况,只要女子接近,恐怕都是危险的,君语嫣如何不知道和他待在一起的危险?连忙一掌挥了过去,那凌厉的一掌劈头盖脸的就朝尹凌翊劈下。

君语嫣这动作只能激怒尹凌翊,尹凌翊忍着心下的躁动,另一只手准确的握住君语嫣挥下来的掌风,然后拖着她便跃了下去。

尹凌翊现下全身燥热,一阵强过一阵的欲望逐渐摧毁着他的意识,那里还能运功?直接带着君语嫣摔了下去。

“啊……”君语嫣膝盖磕在坚硬的地板之上,痛的她闷哼一声,她暗自叫苦,这都是什么事呀,早知道就不该来看热闹,这害人终害己,若是被人看见,她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而就在这会儿,可怕的是,君语嫣似乎听见了四周有人吵闹的声音,逐渐在像这里走来。

“你松开本公主,你这个疯子,尹凌翊,听见没有?”君语嫣急不可耐!

尹凌翊也自知他坚持不下去,可是又不想放过这个女人,而且温香软玉在怀,他只感觉抱着一块清凉,根本舍不得放手,咬了咬牙,伸手点了君语嫣的穴道,然后拖着怀中的女人便躲进了那层层叠叠的假山。

尹穆清在不远处的偏殿,她正拿了帕子给小倾恒擦脸,见孩子白嫩精致的小脸上那一个个红红的纯正印儿,萌的她心都软了。

“阿恒长的真漂亮。”尹穆清赞美道。

倾恒端端的站在那里,任由尹穆清帮他擦脸,听到尹穆清这么赞美他,小家伙脸色沉了沉,随即,带着几分无奈:“母亲,倾恒是男人。”

男人,怎么能用漂亮形容呢?倾恒表示不能理解。

尹穆清听此,笑了笑,脱了倾恒有些皱着的外裳,换了一件杏黄色的锦衣,等穿戴好,她才笑道:“倾恒真帅!”

母子二人正相视一笑,尹穆清便听到不远处的轩云阁那里传来轰隆一声响,两人顿时一惊。

匆匆出门,站在院子里面一看,便将轩云阁正殿的房顶上一阵烟尘。

“公主,可是要去看看?”尹穆清一时还不习惯这个称呼,她转身看了一眼一左一右,打扮装束都一模一样的两个女子,点了点头:“语嫣公主在那边,你们去寻一寻!”

“那公主这边……”说罢,看了一眼慕谦,很明显不相信璟王这边的人。

慕谦白了一眼两个丫鬟,总觉得君家的人太自以为是,他抬手道:“王妃,还是属下去吧!”

尹穆清点了点头,道:“一起去吧!”

尹穆清离的近,过来的时候,轩云阁还没有人,只是看见房顶破了一个大洞,两个太监在撬锁,里面似乎有人惊呼的声音。

不像君语嫣的声音,突然,尹穆清在地上看见了一枚金钗,她认得,是君语嫣的!

尹穆清顿时就有些急了,忙道:“去寻公主!”

那两个墨翎宫女脸上也有几分难看,忙道:“是!”

语嫣公主在宫中失踪是大事,慕谦也沉了脸色,连忙派人寻找。

尹穆清看了一眼四周,突然看见不远处的假山上的一颗小草有被人践踏的痕迹,她面色一沉,足尖轻点,跃了过去。

倾恒见此,也忙跟上了尹穆清的步伐。

小家伙轻功已经相当的熟练。

这坐假山林园很大,从轩云阁旁边的荷花池连接御花园,很大,又纵横交错,孔洞繁多,洞穴繁杂,若不是经常走,进去容易,出来难!

尹穆清只觉得这里面阴森的不行,一说话,还有回声。

走了几步,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人痛苦呻吟之声,她忙赶了过去。

却正在这个时候,身后轰隆一声,转而便是小倾恒惊呼之声,尹穆清一惊,转身一看,便见倾恒脚下陷了下去,小家伙身子急速下落。

根本不做任何思考,尹穆清身型一闪,直接跳了下去,伸手抓住了小家伙的手。

------题外话------

君语嫣要哭瞎了,真要被那个啥了……不作不死呀!

昨天有个宝宝投了十张票票,感觉把我砸晕了,差点幸福的要晕过去了,哈哈……谢谢宝宝们!

推荐好友文文【撩汉攻略之男神入怀】,文荒的可以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