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发现(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子急速坠落,尹穆清生怕摔着孩子,连忙将孩子搂到怀里护着。

脚下幽深黑暗,看不清,所以尹穆清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但是只是一瞬间便落入了一个水潭。

噗通一声,二人落入了水中。

“咳咳……”虽然是夏季,地下水却冷的刺骨。这么深的洞,尹穆清已经猜得到,这下面肯定有水,毕竟皇宫的静水湖,活水湖都有,这地势肯定已经低于水平面了。

倾恒咳嗽了一声,尹穆清一惊,便知道小家伙呛水了,连忙将他拖了起来。

水位很高,连尹穆清都猜不到底,她只能靠着墙壁,方能支撑身子。

倾恒经过上次落水事件,很明显有些怕水,脸色有些灰白,尹穆清有些心疼,拖着小家伙的身子,让他浮出水面。

好在因为水的浮力,只需要一点点力气,便能支撑。

尹穆清抬眸一看,见四处空旷漆黑,静谧无声,只有不远处有一道微亮的光,应该是个洞口。而头顶上塌陷的那个地方,也在她们落下的那一瞬间,弹出一道暗门,关上了。

倾恒还不知道皇宫会有这么大一个深井,咬了咬牙,问道:“母亲,这是什么地方?”

尹穆清深吸一口气,蹙眉,看了一眼四周,猜测道:“这深井有很多年了,四壁的砖块都有脱落,应该是先祖皇帝那个时候便有了。我想,这个应该是专门修建的密道,以防逼宫或者敌军入侵时措手不及,有一个避难的地方,又或者,只是一个逮捕猎物的陷阱。”

倾恒听此,便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吸了吸鼻子,开口道:“若是这样,这个洞口应该很隐蔽,外人想找到很难,若是等父王他们发现我们,也不知会是多久!”

倾恒有些内疚,若不是他不小心,也不会连累母亲掉入这个鬼地方。

尹穆清看见倾恒黯淡的眸子,便知道这孩子又在自责了,连忙紧了紧手臂,随即笑了一下,出声道:“有母亲在,倾恒还害怕么?”

倾恒忙摇了摇头:“倾恒是担心母亲!”

怎么说母亲也是一个女子,女子身子生来就要弱一些,哪里能在这么寒冷的水里面泡着。

倾恒懂事的早,早就没有将自己归类在需要保护的孩童之类了。

看着倾恒一副我很担心你的模样,尹穆清又好气又好笑,这么小的孩子,哪里就老成这个样子?

尹穆清摸了摸倾恒的头,道:“母亲好好的,担心什么?要相信母亲,根本不用等你父王来,不然你我恐怕都冻死在这里了!”

说罢,尹穆清将倾恒的手放在墙上,让他扶着墙,开口道:“阿恒,扶着墙,母亲去前面看看。”

若是逃难用的密道,又岂会没有出口?

又或者是一个陷阱,那也该有另一个出口才对!

尹穆清朝四周看了一下,见都是光滑的四壁,唯独对面墙上有一出砖块松动,有一半掉了出来,她游了过去,取下砖头,摸了摸,果真见砖头下的土有些松动。

尹穆清没有多想,便伸手拍了一掌,轰隆的一声,那墙便破了一处口子,对面是空的。

尹穆清心中一喜,连忙带着倾恒从那洞口爬了过去。

“这是一条密道!”爬过来,尹穆清才发现这里是什么,脚下也是水,却只齐她的小腿,便是倾恒也能在里面来去自如的走。而让尹穆清觉得奇怪的是,这条密道应该是刚挖的。

密道纵横交错,四通八达,似乎能能通向皇宫各个角落。

“母亲!”倾恒看见这纵横交错的密道,也觉得心惊,他抬头对尹穆清道:“这是……”

尹穆清抿着唇,只觉得心惊,示意倾恒不好开口说话,牵着他的小手,顺着那密道的主干道走了过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拐过一个弯儿,前方赫然是一个二十个平方面积的空间,里面放着各种挖密道用的铁锹,铁杵,铁锤,竹筐……

尹穆清一顿,和倾恒相似一眼,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再往里走,出现的情景让尹穆清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里面堆满了尸体,都是近期死亡的,之前因为这密道的味道本就难闻,倒是没有注意,如今看到这个情形,只觉得鼻息之间到处都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尹穆清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将倾恒的眼睛捂住,然后紧紧搂在怀里。

不管是先不考虑这尸体是如何来的,她必须带着倾恒快出去才好,否则,这阴湿的地方,不说得病,对小孩子总是不好的。

尹穆清很不安,因为这些死者都穿着内监的服饰,死了这么多的内监,却没有人上报,说明什么?说明这些人死的悄无声息,还无人发现。宫中规矩那么严,每日下值都会查人,少一个人都是不可能的。现下这么多人躺在这里,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假扮他们,在宫中当值!

若是这样,那么就太可怕了!

这个密道是用来做什么?几乎用手指头都可以想得到,要么是方便里面的人出去,要么是方便外面的人进来,这是密谋夺权,逼宫造反的节奏么?

尹穆清的手不由自主的握了起来。

逼宫,造反,首先要除的,不是萧璟渊,而是萧璟斓。

若是如此,她的九月,倾恒,恐怕都在别人的算计之内!

曾经,她不愿意让九月和萧璟斓有半分牵连,便是怕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没想到,不管是如何防备,在皇家,这种事情想要避免都是不可能的。

虽然尹穆清的动作很及时,可是倾恒还是看见了,他瞳孔一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伸出小手将尹穆清的手拔下去,带着几分颤抖,开口道:“母亲,倾恒不怕。”

不怕,但是确实是心惊。

听到孩子软糯声音,尹穆清便觉得喉间一紧。

幸好,她的倾恒在她的身边。

尹穆清压下心中的那抹惊骇,拉着倾恒的手,往前走。

“阿恒,记得,今日看到的,要忘记知道吗?”尹穆清温声开口。

倾恒抿着唇,自然知道尹穆清是将他当孩子,不愿意他参与其中,小家伙欣慰的同时,又觉得很失落。

虽然被人关怀被人保护的感觉很好。

可是,身为男子汉,理应站在前面,保护需要保护之人。

“母亲,您放心,倾恒明白!”

背后之人都不知道,若是轻举妄动,或许能阻止破坏幕后之人的计划。可是,从现在这个情形看,能将密道挖到这种程度,且不被人发现,至少花费几年的时间。且看那些死了的内监,也证明,幕后之人的眼线如今已经遍布皇宫各个宫殿,即便是大肆搜查,那也如同大海捞针,不可能斩草除根。

因此,一旦打草惊蛇,幕后之人又隐匿下去,再想除掉,那是比登天还难。

依母亲的意思,不声张,应该是想将计就计。

这个计划虽然危险,却是最好的。

“前面没有路了!”突然,倾恒低声开口。

主干道已经到头,尽头是一个简易的木梯通向上面,头顶有一个木板,应该是个出口。

因为不知道外面究竟通向何处,所以尹穆清也不敢轻举妄动。

她爬上木梯,耳朵靠在木板上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静悄悄的,没有人。

尹穆清轻轻的推了一下木板,是松动的。

尹穆清心中一喜轻手轻脚的推开一个缝儿,眯着眼睛从细缝里面看去,却见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香烟缭绕,装潢甚是奢华。

尹穆清见殿中无人,干脆掀开了木板,爬了出来,转身看向下面,朝倾恒道:“阿恒!”

倾恒点了点头,爬上木梯,尹穆清干脆伸手,将小家伙提了上来。

倾恒上来的时候,小家伙惊呼了一声:“玉檀宫!”

“玉檀宫?”尹穆清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小家伙,随后,尹穆清才发现,这个入口,竟然在一卧榻之下。

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灵玉檀的功劳?或者说,她只是参与其间?

这会儿,外面传来对话之声,尹穆清一急,连忙带着孩子躲起来。

又看到因为他们上来,木板一开一合,且有地板上已经有不少水渍,尹穆清眉心一跳。

……

灵玉檀被萧璟斓打了一掌,又惹怒了萧璟渊,萧璟渊一直都将她晾在一边,没有理她。

是以,受伤了她也没有找大夫,错位的肩骨还是自己接上的。

她由灵素萼扶着,从外间进来,整个人憔悴不已。

素萼脸上一直不好看,绝美的容貌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刻薄之态,只听她愤愤道:“这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也不看看姑姑是什么人,竟然敢对姑姑不敬!那暴君果真是无情,连前殿门都不让姑姑迈出去。”

灵玉檀白着一张脸,坐在软榻之上,有些虚弱的靠在床上,素萼说什么,她也恍若没有听到。

素萼见灵玉檀不说话,继续愤愤道:“一定是璟王在背后搞的鬼,姑姑你知道么?那日那小畜生被茶水烫了,回去就不好了,听说,这次国宴都那小畜生都没有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行了!”

------题外话------

二更在十一点左右。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