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被辱了?(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玉檀听此,脸色霎时一白,撑起身子,带着几分惊恐之意:“你说什么?”

素萼自是非常开心,脸上露出一抹大快人心之意,开口道:“素萼说的没有半分假话,璟王虽然瞒着,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那孩子病病歪歪的,难道还能瞒天过海?不然,好好的孩子,怎么就只带一个进宫?若不是那孩子快不行了,就是尹穆清偏心,一碗水端不齐,现在巴巴的讨好长孙殿下呢。”

灵玉檀紧紧的握着拳,脸上煞白。

她是听说那孩子身体不怎么好,却没有想过那孩子会娇弱成这个模样。

一杯茶水而已,怎么就能不行了呢?

突然之间,灵玉檀感觉到无比惊恐。

若是那孩子真的不好了,那么,阿斓会如何?

恐怕,就算她死了,他也不会原谅她了吧。

呵……

真是天真呀,都到了这个地步,她自己竟然还在期待他会原谅她,真是可笑呢!

素萼似乎很高兴,脸上洋溢着莫名的喜悦,絮絮叨叨的开口:“姑姑,上天都在助我们,那孩子没福气,投胎投的好,却没有福气享受,若是真的没了,那也是报应。恶有恶报,那个暴君杀了灵家满门,难道还期待自己儿孙满堂么?天下都没有这么好的事,瞧着吧,我要看着他萧家子孙一个一个的在他眼皮底下消失,死的干干净净!”

说到此处,素萼早已握紧了拳头。

灵玉檀听了素萼的话,又是惊骇,又是烦躁,她只觉得脑仁疼的发紧,一波一波儿的,几乎能将她的脑子捣碎了一般。

眉间紧蹙,灵玉檀拨开素萼的手,开口大:“本宫乏了,你退下吧!”

素萼看了一眼灵玉檀憔悴苍白的面色,不屑的瘪了瘪嘴,起身答道:“是!”

本想给灵玉檀盖好被子,可是见榻上的丝绒被没有了,她也没有多心,以为是哪个收拾床铺的丫鬟不尽心,她也懒得管了,见灵玉檀靠在软枕上,双手放在眼睛上,很是疲惫的样子。

素萼见不得灵玉檀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鼻息之间传出一声轻呼,转身下去了。

屏风之后,尹穆清听到二人的对话,又是震惊又是气愤。

灵家灭门?

那丫鬟的意思是说,萧家灭了灵家满门?

怪不得灵玉檀连阿斓都不在乎。

因为家仇,所有连自己的孩子都恨么?

大人的恩怨,家族的恩怨,怎么能算在一个孩子身上。

一个萧璟斓不够,现在,连她的小九月也算计上?

真是岂有此理!

不管她和萧家有什么恩怨,却千不该万不该,将注意打在小九月身上。

尹穆清看了一眼放在脚边,她刚刚用来擦过地上水渍的丝绒被,眉头紧蹙。

姑姑?若是灵家被灭门,那么,灵玉檀又哪里来个喊她姑姑的侄女?这么说来,灵家尚且有漏网之鱼,只是不被人知道罢了!

而且,这个素萼,表面上和灵玉檀一条心,恐怕根本就没有将灵玉檀当回事,否则,又怎么会如此粗心大意?灵玉檀看样子身子如此不好,她身为灵玉檀的侄女,又是她的贴身宫女,怎么就能让她就这么睡在那里?连被子也不给她盖?

尹穆清心情异常的复杂,可是她也知道,事情不清楚,断不敢打草惊蛇,带着倾恒从那半开的窗户口跳了出去。

外面很多侍卫,尹穆清轻手轻脚的躲过,却万万没有想到,这玉檀宫的守卫如此深严,明哨就罢了,还有暗卫。

她和倾恒刚出了院子,便被几个暗卫围住,刀剑直接架了她和倾恒的脖子上。

“大胆!”倾恒面色一沉,呵斥出声:“本殿面前,也敢放肆么?”

这些暗卫是萧璟渊人,只听命于萧璟渊一个人,即便是萧璟斓在这里,恐怕也不会有本分拖鞋。

“长孙殿下,璟王妃,得罪了!”那领头之人受了尹穆清脖子上的刀剑,还是吩咐了一声:“带走!”

尹穆清看了一眼倾恒,耸了耸肩膀,便是无奈。

只不过她倒是不怕,即便是萧璟渊的人,也不敢对她们做什么!

而且,她相信,只要出了这里,萧璟斓的人很快就会发现她和倾恒的存在。

果不其然,她们刚出了玉檀宫没多久,便看见前方萧璟斓带着一批人赶了过来。

萧璟斓看到尹穆清的时候,很明显松了一口气,随即,眉宇之间立马扬起一抹怒意,阔步而来,扫了一眼围在尹穆清周围的暗卫,便呵斥了一声:“滚!”

大手拉过尹穆清的肩,上下看了一眼,见除了身上湿淋淋的,并无任何伤痕,他才磨了磨牙,带着几分戾气,开口道:“真该将你的腿打断,看你还敢不敢一个人瞎跑。”

说罢,萧璟斓也不给尹穆清半分解释的机会,脱下身上的袍子,便打横抱起,朝最近的宫殿而去。

随后的慕恩连忙带着倾恒下去洗漱更衣。

尹穆清不知道为什么萧璟斓有这么大的火气,若是因为失踪,她和倾恒消失的前后,也左不过两个时辰,就算找的着急,也不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吧?

“出什么事了么?”尹穆清有些不好的预感,眉心微蹙,莫名的紧张起来,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是语嫣还没有找到么?”

皇宫突然消失两个人,他们恐怕是着急了。

不然,萧璟斓抱着她的手也不会抖。

他分明是在害怕,在紧张。

也不知墨翎帝王会如何!

没有首先开到君凤宜,尹穆清也不知为何,有些失落!

萧璟斓脚步未停,听到尹穆清这么说,嗤了一声:“找到了!”

萧璟斓的语气带着一股怒意还有怨气,他如何不怒?他如何不怨?

当他看见君凤宜将全身狼狈,昏迷不醒的君语嫣抱出来的时候,却不见他的女人,天知道他有多害怕?

皇宫看似守卫深严,可是倒是都是危险,肮脏不堪,又有谁猜得到,君语嫣遇到的事情,尹穆清会不会也同样遭受着?

一想到这一点,他就害怕的不能自已。

如今,这个女人倒是轻飘飘的来一个,语嫣还没找到么?

她倒也知道他们在找她?

尹穆清听到这三个字,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找到就好。

“恩,是还好,只不过有些人,却不好了!”

“什么?”尹穆清的心又提了起来。

殿门口的太监见萧璟斓来,连忙弯身行礼,然后推开寝殿的门口,待萧璟斓大步跨入,又轻声轻脚的将门关上。

殿中准备的有衣服首饰,这个紧要关头,也没法沐浴了,萧璟斓手上三下五去二便将尹穆清剥了个干净,将干净的衣服往她身上套。

手上的动作不停,萧璟斓也不忘给尹穆清透露他刚刚说那话的意思:“你二哥因为奸污之罪入狱,女儿被人辱了,看你父皇的意思,你二哥不死都会脱层皮!”

“奸污?”尹穆清听到这个消息,整个都不好了,奸污?

萧璟斓的意思,语嫣被二哥……

尹穆清如何相信?而且看语嫣的意思,她对二哥是有点意思的,难道因为那个荷包,二人便情投意合,然后来了个情不自禁,干柴烈火,就那么擦枪走火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语嫣是什么人,那是公主,怎么会这点矜持都没有,这有关她的名声,还有墨翎的名声,她不会如此冲动!

而且二哥是什么人?狐狸一般的人,又岂会这点自持都没有,这是在宫中,怎么可能对语嫣做出那样的事情?

尹穆清直接的一个脑袋两个大,带着几分迫切之意,一边穿衣服,一边道:“这事肯定另有蹊跷,语嫣和二哥这两个若说双方心生爱慕,这个我相信,但是你告诉我就在刚刚,他们发生关系,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萧璟斓用拔下尹穆清头上的发簪,一头青丝瞬间披散,他拿了干净的帕子给尹穆清擦着头发,道:“呵,过程如何重要么?”

不管经过如何,结果都是一样,语嫣公主被尹凌翊辱了,尹凌翊供认不讳,已经认罪,连翻案的机会都没有!

若是君凤宜不在,皇家自然会保尹凌翊,可惜!

尹穆清抢了萧璟斓手中的帕子扔他脸上,愤愤道:“二哥入狱了?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入狱么?语嫣怎么说?二哥怎么说?”

萧璟斓慢条斯理的拿下脸上的帕子,有些庆幸,幸好不是五年前君凤宜找过来,若是那个时候便找过来,他的下场恐怕也不怎么好看。

那个时候他才十七岁,刚回京都,根基不稳,若是那个时候和君凤宜对上,他只能输。

他想想都觉得不久前那一幕有些心有余悸,君凤宜向来自负,又怎么容忍自己的人被人欺负?

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一直舍不得嫁出去,如今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负了,君凤宜没有当场将尹凌翊杀了,那也算尹凌翊的运气。

外面一传语嫣公主失踪,他们便出去寻了,君凤宜听说女儿失踪了,当即便黑了脸色,再来到案发现场,见那轩云阁有打斗的痕迹,自然是有些急了。

没想到,胆战心惊的找了一个多时辰,竟然在那偏僻的假山群中,发现了那一幕。

君凤宜见到自己女儿衣衫不整,春光外泄,全身都是青紫伤痕的躺在同样昏睡的男人身下的时候,当即便拍死了两个跟着他进去的侍卫,然后彷如龙吟虎啸一般怒叱了一声:“都给朕滚出去!”

外面还没有进去的人自然觉得不对劲,没有再往里走。他们正迟疑间,便见君凤宜抱着一个被自己白色外裳裹的严严实实的君语嫣,脸色阴沉的出来了。

萧璟斓若不是见露在外面的发丝长度和颜色不对劲,他都以为是尹穆清出了事。

差点没将他吓死!

还好不是阿清!

正在萧璟斓庆幸不是尹穆清的时候,君凤宜便要求将那好色之徒处以极刑,否则他不会善罢甘休!

他在想是哪个混账胆子这么大,得,没过多久,两个侍卫便压着刑部尚书尹凌翊出来了。

尹凌翊药解的差不多了,自然是有些疲惫,正昏昏欲睡中,便被人一掌拍了过来,五脏尽碎,口吐鲜血。

意识到是谁,尹凌翊只觉得自己今日被那姑娘害的挺惨,没被当爹的一掌拍死,那也离死不远。

萧璟渊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又是君凤宜的女儿?这暨墨是君凤宜的女儿犯冲是不是?

萧璟渊也气得不轻,哪里还有情面,当即将尹凌翊打入了天牢!

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尹凌翊这样年轻有为,年纪轻轻便官拜尚书一职的人才更是难得,萧璟渊只觉得肉疼不已!

而且,这个年轻人,还是他好兄弟的儿子!

萧璟斓听尹穆清这么说,不以为然道:“本王还以为,你会站在语嫣公主这边,毕竟,吃亏的是女子!”

“这个不是站在哪一边的问题,奸污之罪可大可小,二哥不能这么毁了呀,况且,若真的二哥因为奸污之罪定罪,那语嫣这辈子也毁了,即便是有公主这个身份做屏障,可是,也难免有人乱嚼舌根,她未来的驸马也很可能对她心存芥蒂,若是如此,她该如何?”

------题外话------

谢谢宝宝们的票票,钻钻,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