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娶她,除非我死(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越想越着急,穿好衣服,头发也不梳,便急急的下了床。

“不行,我得去看一看。”

萧璟斓伸手拉住尹穆清,面无表情,从容淡然的开口:“你去说什么?是跪求你父皇饶了你二哥小命,还是让劝说你的二哥娶了语嫣公主?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时候,不管谁去,语嫣公主只会感到屈辱罢了!”

尹穆清一愣,随即也镇定了下来,被这么多人发现,君语嫣又是一个姑娘家,又如何不羞愤?

“语嫣在哪里?我去看看她。”

萧璟斓这才掰过尹穆清的身子,然后伸出那双衿贵的手,撩起一缕发丝,在头上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用一个白玉簪固定,这才满意的牵了尹穆清的手:“今晚,最好给本王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

最后一个否则,那邪魅的语气带着几分坏,看的尹穆清嘴角一抽。

解释么?

还需要好好解释一下!

……

由于事发突然,君凤宜怕身上有其他的伤,是以,便被安排在了附近的福安宫。

福安宫外,不少命妇贵女忧心忡忡的等在那里,都一副关心的模样。

许家小姐被人关在轩云阁,放出来后嚎啕大哭,嘴里喊的都是尹二公子。

许佩华如何不心焦?前一刻她还和大美男一起待着呢,眼看就要生米煮成熟饭,怎么一不小心,她的情哥哥怎么就入狱了?

吓的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又哭又闹:“皇上冤枉啊,尹朗青竹翠松一般的人,怎么会做出那启齿勾当,他说了,喜欢的是臣女这样儿的女子,其她女子又怎么会入了他的眼,皇上明察呀……”

许佩华几乎是不怕死的在那里嚎叫着。

沈盈得知尹凌翊和语嫣公主在假山内发生了关系,几乎是晴天霹雳。心中大骂君语嫣狐狸精,放荡不知羞耻,大白天的勾引男人,现在害的她的阿翊哥哥入狱,她几乎是恨得牙痒痒。

如今又听那丑八怪许佩华又哭又闹,嘴里还口口声声的喊着阿翊哥哥心怡的是她这样的又丑又胖的无盐女?真是可笑!

沈盈满腔怒火无处撒,上前揪着许佩华的领子啪啪就是几巴掌。

“什么不要脸的贱人,胡说八道也不嫌臊得慌,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怕是给阿翊哥哥提鞋都不配吧,还敢说阿翊哥哥喜欢你这样的,我呸!”

许佩华是什么人?那以前是差点将章家庶出的公子差点打死的彪悍女子,哪里容得下沈盈在她面前张牙舞爪的?

许佩华脸上火辣辣的痛,瞬间便火了,根本不用起身,抱着沈盈的腿,一掀,沈盈那小身板瞬间就栽倒在地上。

“哎呦……”脸着地,沈盈疼的大叫一声。

许佩华挪着肥胖的身子,便往沈盈身上一压,轮着又肥又胖的大粗胳膊就往沈盈脸上招呼。

“你算什么东西?本小姐的尹朗喜不喜欢本小姐,是你能说的,敢打本小姐,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那足足几百斤的身躯压在沈盈身上,沈盈只觉得自己肋骨都嘎嘣一响,根本无法呼吸,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之中蹦出来,她还没有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重量,脸上啪啪啪的就是一阵乱打。

一会儿就打的沈盈银牙掉了满地,成了猪头。

双方混战就发生在一转眼儿的功夫,旁边的人反应过来,去劝架的时候,那许佩华正打的起劲,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姐们,哪里是许佩华的对手?

不过眨眼功夫,那沈盈就被揍的面目全非。

“哇……小姐,小姐别打了……”

“快来人呀,许家小姐要打死人了呀……”

丫鬟小姐们吓的尖叫,抱头痛哭,不一会儿便惊扰了殿内的贵人,纪全黑着脸出来宣皇帝陛下的懿旨,将两个没规矩的小姐送出宫,罚抄女戒两百遍,闭门思过两个月,这下才消停了。

殿中,君凤宜如一尊煞神一般坐在那里,脸上铁青,萧璟渊也面露怒意,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一群太医跪在那里,几乎是胆战心惊。

暖阁之中,两个有经验的嬷嬷正检查身体,都面露沉色。

皇后等站在一边,见嬷嬷掀开帘子出来,连忙问道:“如何?”

那嬷嬷摇摇头,带着几分惧意,跪地颤颤巍巍的道:“回娘娘,这……语嫣公主……”

嬷嬷战战兢兢的说不出话,眼见皇后面色不好,连忙鼓起勇气,磕头道:“公主身上并无大碍,因为是初次,那一方也是个没经验的,所以才伤到了些,现下也只是累了,昏睡过去了,许是晚点会醒。”

皇后一听,心瞬间沉了下去,若是刚刚还抱有一些希望,如今落实,皇后的头皮都在发麻。

尹家在暨墨是个举足轻重的存在,可是尹家二公子毁了墨翎公主的清白,不管是谁的错,结局已经是这样,若是墨翎皇帝一定要追究,他们也不可能包庇尹家。

尹家就两个儿子,若是逼急了……后果不堪设想!

皇后感觉到汗涔涔的手心,握了握拳,打开帘子走了出去。

君凤宜和萧璟渊等人都抬眸看向皇后,皇后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还是尽量让自己轻松一些,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皇后一出来,便扬起一抹笑意,朝萧璟渊行了礼,才道:“这两个小的年轻气盛的,还真是……”

说完,皇后又道:“事已至此,我们做长辈的,也不好苛责孩子们不知礼数了,依本宫看,倒是可以选个良辰吉日,将孩子们的婚事办了,也就堵了世人的嘴!”

啪的一声,一上好的茶盅落在地上开了花,水渍四射。

君凤宜怒叱出声:“办婚事?一个管不住自己的男人,配的上朕的公主么?”

说道此处,君凤宜噌的一声站起身来,磨牙道:“辱了朕的公主,朕要他不得好死!”

萧璟渊面色一沉的站起身来,沉声道:“若真是尹爱卿做的,暨墨律法,自然会为公主讨回公道。但是事情真相尚未知晓,墨翎陛下如此动怒,将责任归结于尹爱卿,恐怕太过草率了吧?”

君凤宜斜眼扫去,带着几分戾气:“事情真相摆在眼前,难道暨墨陛下还有什么辩解的?”

“事实如何,还是等当事人醒了再说吧,你我二人在这里胡乱猜测,那也是妄言!”萧璟渊抿着唇,一副我不想和你多说的样子。

见外面争吵,立即将那些受惊的命妇贵女送出宫去。

……

天牢之中,尹凌翊脱下一声官服,换上了一白色的囚服,一头乌黑的墨发打散,铺散在肩头,衬得毫无血色的玉脸苍白无比。

因为那狼虎之药,虽然体内的浴火泄了不少,终究是因为压制,伤了身体,何况,君凤宜毫无保留的一掌,直接伤了五脏,如今更不好了。

只不过,这人长得仙气十足,便是一身囚服,虚弱的靠在那里,也恍若一尊神一般,散漫不羁的样子带着几分谪仙之美,没有半分锒铛入狱的狼狈样儿。

尹凌灏站在铁门之外,身后跟着一个御医,面无表情的开口:“把把脉吧!”

其实,只要留点心,便知道尹凌翊身上不对劲,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若是如此,太医把了脉,只要说出他中毒的事实,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尹凌翊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尹凌灏,随即,唇角勾了勾,只道:“让父亲和大哥失望了。”

这无疑是在认罪。

尹凌灏听此,便沉了脸,呵斥道:“胡闹,你可知,这么做的后果?”

“大哥恼什么?二弟向来放肆惯了,如今不过是冲动了一点,要了一个女人,又何足为奇?”尹凌翊在恼,恼君语嫣的不择手段和无理取闹!

他自认为没有得罪过那个语嫣公主,可是那个公主却千方百计的要算计他,这让他如何不恼?

可是,在恼的同时,他更多的是愧意,发生了这种事情,有他的存心报复。因为君语嫣虽然下了药,可是那个药并非不能忍,忍过去,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他因为恼怒,也就没有多考虑什么,她不择手段,他干嘛要委屈自己?

可是,现在冷静下来,对方终究不过是一个小姑娘,他因为一时冲动,毁了名声,这确实是他的错!

然而,现在后悔,那也于事无补!

“荒唐!”尹凌灏当下便怒了,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扔在尹凌翊的脚下,随即沉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可是你想要保她,也得想想自己现下是什么处境,别是连命都丢了,还说什么大业?”

尹凌翊看了一眼地上的荷包,那正是语嫣送给他的,一定是他不小心落在那里,被大哥捡到了,他如今能将这荷包拿出来找他对峙,想来已经知道了那荷包里面掺的东西。

事情的原委,也一定知晓了!

可是,他只是眸光闪了闪,便继续道:“本官自己做下的事情自己承担,墨翎陛下想要怎么处置,本官都无怨言。只是一点,若是娶她……除非我死!”

------题外话------

大家说,为什么二哥不娶语嫣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