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以死谢罪(二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尹凌翊迟早都是死人,又何苦连累她人?不然,他恐怕早就妻妾成群,何以禁欲这么多年?

自从入士为官之后,圣上赐婚的,同僚牵线的多不胜数,可是,都被他推了。

做了这么多,最后却和君语嫣牵连不断,这让尹凌翊有些无奈。

尹凌翊这么说,让尹凌灏蹙起了眉头,那淡漠的脸上多出了一抹恼怒:“你若找死,那便死的干净一些,免得父亲为你操心!”

说罢,尹凌灏甩袖转身走了。

愿意帮他的,不少!

可是他不配合,那也于事无补!

尹凌灏走后不久,萧璟渊的身边的纪全就带着一批人来了,纪全是萧璟渊身边的人,虽然只是一个内监,可是朝堂中的人哪一个不对他笑脸相迎?

如今,纪全却对尹凌翊堆起了笑意。

“尹大人,老奴来传达陛下的旨意,陛下口谕,若是您心怡语嫣公主,他不是不能给您这个恩典。”

尹凌翊看了一眼纪全,捂着胸口咳嗽了一声,随即开口道:“谢陛下隆恩,只可惜,罪臣没那福分。”

纪全一噎,没想到尹凌翊不领情,竟然不愿意娶语嫣公主,当下便急了,劝道:“尹大人,您说您平时挺机灵的,怎么现在糊涂了呢?从这个事来看,语嫣公主怕也是心怡于您的,如今清白的身子也给了您,您好歹也去宽慰几句。若是普通女子也就罢了,一顶轿子抬进门的不是,你若是不喜欢,也不过是给口饭吃的事。可是人家毕竟是墨翎的公主,身份摆在那儿,又是远来之客,这事情都发生了,闹得人尽皆知,咱们也不能不闻不问呀。墨翎陛下还杵在那里不愿折中,您……”

“纪公公,您回去吧!不说墨翎皇帝不会将语嫣公主嫁给下官,就算是她愿意嫁,下官也不敢娶。皇上信任尹家,可尹家也不能肆意妄为,让陛下为难!公主金枝玉叶,下官福薄,又岂会……下官冲动,辱没了公主清白,自当以死谢罪,还请墨翎陛下不要迁怒尹府!”

“您……唉……您怎么这么死脑筋?”纪全见劝不动,也就只好罢休,离开之前劝慰了一句:“尹大人,您可要想好了,老奴若是就这么去回了话,您……”

“想好了!”这个时候娶了她,只会将她推入万劫不复!

何况,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她那么恨他,也不会想要嫁吧!

……

君语嫣身体好,没有过多久就醒来了,她一醒来,不过是动了动身子,便感觉自己身上又酸又痛,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仿若撕裂了一般,疼的她倒吸一口冷气。

这尖锐的痛意让君语嫣脸色一白,随即,不久前的那一幕袭上脑海,君语嫣脸色更是苍白不已,身子也哆嗦起来。

她又悔又恼,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刮子。

君语嫣呀君语嫣。

你真是愚笨至极,算计别人,挖个坑也能将自己埋了!

次次送上门去,现在好了,他肯定以为她是故意为之,甚至,是一个不择手段,毫无矜持的女子。

这么想着,君语嫣便颓然的闭上了眼睛,眉宇之间全是对羞愤。

只不过,这会儿,脑海突然意识到一个让她困惑的事情,为何这一次和上一次感觉截然不同?虽然上次醒来全身也疼痛难忍,可是身上却没有那种……

一个可怕的念头从脑海之中闪过,快的根本就抓不住,可就是这个一闪而逝的念头,却足以让她惊恐的全身颤抖。

一个激灵起身,身下的痛让她蹙起了眉头。

可就是这份痛让她更加确定了那个想法。

“公主……公主……你醒了?”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小丫鬟的哭声,君语嫣转身看去,却见是她随身丫鬟诗情。

诗情哭的小眼睛红红的,看到君语嫣醒来,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

君语嫣虽然觉得全身酸痛,到还不至于虚弱,见诗情哭成泪人,她也知道她和尹凌翊的事情瞒不住,现在,恐怕天下人都知道了。

她自嘲的笑了一下,自作孽不可活,恐怕就是这个意思!

君语嫣动了动手指,扯了扯唇角,问道:“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

她都没有哭,她们哭什么?

“公主,这是……”说着,小丫鬟拿出一截锦布,君语嫣认得出来,是她的衣服料子。

上面血迹斑斑,她还没有问是什么,诗情便哭哭啼啼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呜呜……公主金枝玉叶,那个登徒子怎么敢?呜呜……公主,您应该很疼吧,公主的清白竟然毁在那起子小人身上,竟不知怜香惜玉,将公主伤成这样。嬷嬷虽然教导我们,女子初次会落红,可是没想到会流这么多血。呜呜……”

就是普通百姓家,女子初次圆房的元帕都会珍藏着,那是女子的贞洁,何等重要?

“落红?”君语嫣如当头棒喝,脑袋嗡的一声炸响!

若是刚刚只是自己的猜测,那么现在诗情的话便是证实。

君语嫣脑仁突突的跳着,伸手将那白色的锦布握在手中,紧紧的攥着,眼眶之中滑下一滴清泪。

这么久,竟是她误会他了么?

君语嫣呀君语嫣,枉费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

怎么就连女子初次会落红那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上次,她身上并无任何不妥,也无落红,单单因为全身酸痛,身上的衣服被换了,她就断定他辱了她清白?

可是,兜兜转转,她还是将自己交给了他!

这便是冤家么?

良久,她才开口道:“他……他呢?”

“公主说的可是尹凌翊那登徒子?”诗情说到这个人,便咬牙切齿的开口:“公主您放心,有陛下在,绝对不会让欺负公主的人好过,如今,暨墨皇已经在陛下的要求下将他打入了天牢,奴婢相信,不日将会处斩。敢欺辱公主,便是凌迟处死,也罪有应得!”

“什么?”君语嫣一听,着急了,她……真是糊涂,这下该是害苦了他!这事情都是因为她,绝对不能因为她的冲动而害了他的性命:“我去找父皇,这事都是因我而起,是我自作自受,由我一个人承担好了!”

说着,君语嫣便掀开被子起身,刚一触地,双腿软的差点摔在地上,幸好有诗情扶着。

“公主,您身子还弱着,应该卧床休息才对,公主……”

君语嫣哪里听诗情的劝?忍着痛,脚步虚浮的往外走。

刚走到暖阁门口,便听到外面有人说了他的名字。

“尹大人说……”是纪全犹豫的声音。

“他说什么?”君凤宜抿着唇,似乎很想知道那个人会如何求饶。

爱慕语嫣,所以情不自禁,一时情难控?

还是说,是语嫣巴巴的来勾引他?

不管是哪一个,他都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君凤宜如何不怒?本来自己的亲生女儿小小年纪就被人辱了清白,本想着将那个王八羔子狠狠地教训一顿,可是女儿一心在那个王八羔子身上,那王八羔子又是他两个乖孙儿的爹,君凤宜自然是有气没出发。

本就气愤,如今尹凌翊倒还撞枪口上了,连同该还在萧璟斓身上那一份,恐怕也会算到尹凌翊身上。

君语嫣听到纪全的声音赫然止住了步子,不知为何,便是连呼吸都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

只听纪全道:“尹大人说……他辱没了语嫣公主的清白,自当……以死谢罪。”

轰……

只觉晴天霹雳,大脑一片空白,血气上涌,君语嫣双腿一软,眼前一黑,便栽倒在地。

“公主?公主您醒醒……”诗情的声音从里间传来,君凤宜一惊,连忙阔步而入,果真看见君语嫣倒在门口。

“嫣儿?”

还未进屋的尹穆清自然也听到了纪全的话,她的震惊不比在场的人少,听到里间丫鬟的惊呼之声,她突然顿住了脚步,没有再进去。

只道:“二哥……是糊涂了么?”

“本王说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旁人再怎么插手,那也是于事无补!”萧璟斓握了尹穆清的手,继续道:“你二哥并非不负责人之人,要么,他恨极语嫣公主,存心报复,要么……是他娶不起!”

若是以前,墨翎只有一个语嫣公主,那么尹凌翊一个将军府的庶出二子,自当娶不起墨翎唯一的公主。

可是,如今墨翎有了元清公主,只要他愿意,想娶语嫣公主,也并无不可。

只是,要委屈君语嫣罢了!

如今,他执意不娶语嫣公主,倒是有些奇怪。

尹穆清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君凤宜见尹穆清进来,眸色一亮,阴沉的脸色却没有好转。

尹穆清看得出来,他是很在乎君语嫣的。

这让尹穆清心下对君凤宜的态度好了不少。

至少,这足以证明,他并非真的无情之人,那么对阿睿,恐怕也是因为事出有因。

可是,那样对待一个无辜的孩子,她还是不敢苟同,无法原谅。

尹穆清扫了一眼君语嫣,然后对君凤宜道:“出了这样的事情,语嫣心里定不好过,这么多人在这里,只会让她痛上加痛罢了,我觉得,应该给二人一些空间和时间,冷静一下,或许有转机也说不定。”

很显然,君凤宜因为尹凌翊死也不愿意娶君语嫣的事情而愤怒。

这个结果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那个臭小子,这点担当都没有么?他死很容易,语嫣呢?他有没有想过这对女子的伤害有多大?

听了尹穆清的话,君凤宜也意识到,女儿家脸皮薄,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他点了点头,刚想开口,又听尹穆清道:“阿睿在璟王府住着,他身上的伤没有好,你也不要想着将他挪出去的事情。驿馆的条件总没有王府好,语嫣也去璟王府养着吧,一来,那里清净,二来,也好有个照应!”

君凤宜喜极,连忙点头:“阿清说的有道理,朕也觉得驿馆住着不如璟王府舒适,这样也好,你和璟王男未婚女未嫁,没有个长辈在身边,又住在一起,总是不合规矩,如今朕住进来,也就没有人会说三道四了!”

说罢,一副朕真的是很不愿意却不得不住进去的模样!

尹穆清尴尬,她说了要他也住进来吗?

萧璟斓:“……”喂喂喂,谁让你住进来?本王同意了么?

事情的结果就是,萧璟斓带着一家人搬进了璟王府。

回到王府,天色已经暗了,早上走的时候,小九月还在睡懒觉,也不知道小家伙醒来,不见父王娘亲,还不见哥哥,会不会哭鼻子。

君语嫣因为初尝人事,身子是吃不消,醒来后又听到尹凌翊的话,备受打击,气血亏虚之下,昏迷了过去,好在身子无大碍,养养就好了!

安顿了君语嫣,尹穆清有些迫不及待的去看小九月。

尹穆清一进九月的寝殿,里面安安静静的,不见小家伙说话,还在睡么?

“小姐,您回来了?”鸢歌看见尹穆清的声音,便上来伺候,脱了外裳,换了一身清爽宽松的纱裙,尹穆清才问道:“九月今天可闹了?”

不恼才怪,爹娘兄长都不在,也没人陪他玩。

------题外话------

二哥这么做自有这么做的道理,明日晚上八点,发二哥与语嫣的福利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