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九爷曰:九月不喜欢吃烧鸡/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自己那个活泼可爱的乖萌儿子,尹穆清的眸色便不由自主的柔了下去,那清潋的眸色似乎化成一湾泉水,能沉溺万物。

鸢歌将尹穆清换下的衣服放在架子上,撩开帘子,开口道:“九爷今日乖的很,一直睡着,下午的时候,起来喝了一碗清粥,便又睡下了,这会儿可能也快醒了。”

“睡了一天么?”这让尹穆清蹙了蹙眉,小家伙的身体比起以前更虚弱了些:“燕飞呢?”

提起燕飞,鸢歌便有些恼怒,也不知那丫头这几天是怎么回事,总爱胡言乱语。

今日受了燕飞不少的气,可是终究有相处这么多年的情分在,她也不可能在尹穆清面前说她的不是,便故作无事的道:“刚刚奴婢让她去后厨看着,熬些甜汤,等会儿九爷醒来的时候,肯定要用些。”

尹穆清点了点头,进入暖阁,果真小家伙将自己裹成粽子,严严实实的捂在被子里面。

“怎么捂的这么严?闷坏了可怎么好?”尹穆清蹙了蹙眉,连忙坐在了榻前,伸手扒拉被子,里面的小家伙根本没有睡,听到娘亲的声音,小家伙也不等尹穆清拔他的被子,便自己主动掀开,然后像个猴儿一般扑进尹穆清的怀里。

“娘亲!”紧紧的抱着尹穆清的脖子,小脸埋在她的脖颈之处,呼出的气息还有几分灼热,紧张兮兮的模样像是只没有安全感的小鹿。

尹穆清见小娃娃如此,自然无比心疼,小娃娃就穿了一层薄薄的寝衣,尹穆清担心小娃娃着凉,连忙将小家伙抱起来,一边的鸢歌见此,连忙拿了薄被,将小家伙紧紧的裹着。

正病着,着凉了那就不好了。

“呀……”鸢歌动了薄被,突然惊呼了一声。尹穆清闻声看去,便见薄被下面放着一本字帖,还有毛笔,甚至,一块上好的砚台也放在榻上,因为榻上软乎乎的,砚台歪在一边,里面的墨倾洒出来,染了一大坨在被子上面。

尹穆清眉心跳了跳,整个人都不好了,将某个抱着自己脖子的娃娃扒拉下来。

而她定睛一看,却见某个小娃娃小手上全是墨水,连鼻子上,脸蛋上都沾染了不少。

“九爷这是在做什么?”鸢歌吓了一跳,她守在身边,竟不知道小家伙一个人玩的这么疯,墨都敷脸上去了,也不知玩了多久,九爷还病着,也不知受凉没。鸢歌有些自责,没有照顾好九爷。她抿了抿唇,连忙将取打热水给小娃娃洗漱。

尹穆清也有些沉了脸,这熊孩子真是太熊了,怎么一日不见,都不消停一下,瞧那榻上,到处一片黑乎乎的,上好的锦被算是毁了。

伸手摸了摸小娃娃的鼻子上的墨,带着几分恼意,问道:“怎么这么不乖?病了就该好好养着,这胡闹个什么劲儿?”

见小娃娃眼睛肿肿的,一双眸子亮晶晶,还带着水渍,她想要斥责几句,心又软了下去:“哭了?娘亲走的时候没有给九月打招呼,是娘亲的不对,可是娘亲不在,九月便调皮,这是九月的不对,知道么?”

九月一听,便委屈了,本来一双大眼睛就哭的红肿不堪,听尹穆清这么说,又想哭。

可是一想到之前听到的话,他瘪了瘪小嘴后,却没有再哭,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尹穆清的衣服,带着几分急切,可怜兮兮的开口:“娘亲,九月没有调皮,没有不听话,娘亲……”

末了,生怕尹穆清不相信般,连忙补充道:“九月写的字没有哥哥写的好,九月不想没出息,娘亲,以后,九月都好好练字,好好看书,对了,九月也好好练拳,好不好?九月会乖的……九月不会让娘亲心烦很久的……”

说着,眼泪便溢出,明明很想哭,却死死的咬着唇,似乎就像他自己说的那般,不想没出息了。

燕飞姐姐说,他的病治不好了,治不好了,是不是就要死了?

死这个字意味着什么,小家伙是陌生的。可是他还是知道,人若是死了,便永远的离开了。

意思就是说,以后,他永远也见不到娘亲了。

他庆幸,有哥哥在。

虽然因为有哥哥在,娘亲就不那么喜欢自己,他很难过。

他虽然羡慕哥哥,但是不嫉妒。

娘亲喜欢哥哥就好了,娘亲喜欢了哥哥,就算他死了,不在了,娘亲也还有一个儿子,她就不会难过了。

可是,在死之前,小九月只想自己乖乖的,不能让娘亲讨厌他呀。不然,还没死,就被娘亲厌弃,那怎么办?他会难过的,没有娘亲,他应该会死的更快。

尹穆清挑了挑眉,小家伙有些反常。

某个小宝贝还没有这么这般乖巧过,以前哪一次让他写字,不是三两笔就没耐心了?现下怎么就想着要写字了?

看着小家伙这般,她本还觉得这小家伙淘气,如今,只剩下浓浓的心疼。

可是,终究没有听出九月言语之中的不对劲,尹穆清只觉得小家伙孩子心性,想一出是一出。

想来也是今日醒来,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害怕了。

尹穆清也觉得是自己疏忽了,虽然有鸢歌和燕飞照顾着,可是这璟王府终究还待的时间不长,对于这小家伙来说,也算是陌生之地。如今还病着,醒来面对这么空旷硕大却冷冰冰的寝殿,他害怕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尹穆清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小家伙的香软的头发,开口道:“爹爹胡说八道的,九月放在心上做什么?娘亲不是说了吗?哥哥是哥哥,九月是九月,九月不会写字,慢慢练就好了,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等病好了,咱们的九月就和哥哥一起去上学,好不好?”

九月一听,眼前自然是一亮,连忙点了点头:“嗯!九月会好好听夫子的话。”

“九月真乖!”尹穆清忍不住亲了一下小娃娃的额头,香软的吻终于惹的小娃娃咯咯的笑了起来:“娘亲,口水……”

这会儿,鸢歌和燕飞进来了。鸢歌手上端着一盆热水,燕飞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甜汤。

鸢歌和尹穆清给小家伙洗了脸,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燕飞盛了一碗甜汤,一边吹一边对尹穆清道:“小姐,前面已经传了晚膳,小姐要换衣服吗?”

“不用了,我和九月的就在这里用吧!”尹穆清给九月穿好了衣服,里里外外穿戴齐全,想着,小家伙在床上躺了一天,终归不好,等会儿用了晚饭,合该出去走走,消消食。

这会儿,燕飞继续道:“小姐,倾恒公子已经过去了呢,王爷一日不见九爷了!”

燕飞很心急,也为九月着急。

小姐怎么就不着急呢?倾恒公子这么上心,天天的往王爷面前露脸,生怕王爷忘记他。不像九爷,身子不好就罢了,还一直待在寝宫不出去,这日子长了,王府哪里还有九爷的立足之地?

尹穆清听此,倒也没有多想,心想,九月今日恐怕闷坏了,有倾恒在,也该开心一点。

“也好,鸢歌,去将九月的羽绒蜀锦披风拿过来,去前面说一下吧,我和九月也过去!”

鸢歌看了一眼燕飞,抿了抿唇,倒是没有什么,便去柜子里面翻出一件白色狐狸毛滚边的红色小披风,罩在了九月身上。

燕飞这才高兴了,脸上洋溢出一抹笑意,乐滋滋的将手里温度刚好的甜汤递给尹穆清,道:“小姐,不烫了,九爷正好喝。”

尹穆清接过,对乖乖的坐在榻上的九月道:“先喝点汤垫垫,等会儿咱们过去和哥哥一起用晚饭。”

九月看了一眼尹穆清手上的八宝汤,咽了咽口水,随即蹙了蹙眉,问道:“哥哥喝了吗?”

“哥哥可不喝甜汤的,咱们九月一个人喝就好了。”九月身子不好,弱的很吃食上自然精细一些。

尹穆清却不知,一向喜欢吃甜食的某个小娃娃听到她的话,竟然跐溜一声跳下喘,一本正经道:“娘亲,九月不饿也不渴呢,我去找哥哥!”

说罢,便迈着有些虚浮的步伐跑开了去。

九月不敢呀,他觉得自己还是少吃一点好,娘亲说过,哥哥吃的比他少,还不吃零嘴。

哥哥这么好养活,怪不得娘亲喜欢他。

他也要让娘亲看看,他也很乖,吃的很少的。

“这孩子,今日是怎么了?”尹穆清眉头微拧,将手里的碗交给燕飞:“端下去煨着吧!”

“是!”

尹穆清没几步便跟上了九月,见小九月走路都颤颤巍巍的,鼻子一酸,差点落泪。

明明正是调皮捣蛋的年纪,以九月的性子,早不知道飞哪里去爬树掏鸟蛋了,可是,却因为自己的身子,连路都走不好。

没忍住,尹穆清双手一捞,便将小娃娃抱起来,小九月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很累,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只是窝在尹穆清的怀里,将自己的小脑袋埋在尹穆清的脖颈之处,小身子瑟瑟发抖。

尹穆清当下便有些着急了,摸了摸小娃娃的瘦弱的脊背,柔声道:“九月,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九月身子一颤,意识到自己又没出息了,他以为自己很厉害的,却不想现在,走这么长点路,便有些力不从心,父王说的果真不错,他就是一个没出息的,哥哥那么优秀,娘亲喜欢哥哥就好,喜欢他做什么?

可是,他真的好饿好渴呀,饿的头晕,看不见前面的路……

九月摇了摇舌尖,一阵刺痛传来,清醒了不少,他心里很是鄙夷这么无用的自己,随即闷声道:“痒,娘亲挠挠……好不好嘛……”

话落,小手便往自己的胸口抓去。

尹穆清连忙将小家伙的手抓住,忙道:“痒说明伤口已经好了,千万不能挠,知道吗?”

“哦!”九月闷闷的出声。

尹穆清到的时候,萧璟斓正好到,他已经换下厚重繁琐的朝服,穿了一身同样黑色的长袍,可是,璟王殿下随便一件常服,那也是华贵的不行。

萧璟斓听说尹穆清和小九月到这边来,自然是亲自来接,只不过还没走多远,便看见尹穆清怀中抱着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家伙走了过来。

他连忙几步上前接了过来:“好些了么?”

说着,便伸手摸摸九月的额头。

见不像以往那么滚烫,倒也松了口气。

尹穆清跟着萧璟斓进殿,硕大的黑色长型餐桌上摆了几道凉菜,萧璟斓直接坐在了首位,然后吩咐了一声:“摆膳吧!”

“是!”福伯连忙领命下去传膳。

膳房的内监便鱼贯而入,躬身弯腰的端着一盘一盘的菜肴进来,放在桌案之上。

不一会儿便摆了整整一桌,足足有一百零八道。

虽然璟王用膳,就算不铺张浪费,那也不少,可是自从她来了后,秉承一家人好好吃饭的原则,已经很久不这么叫过菜了,是以,尹穆清有些奇怪。

她挨着萧璟斓坐下,见桌案上除了他们四人,果真还有两套碗筷,她问道:“有客?”

正问着,门口便传来一声熟悉的清越的声线:“小九月身子好些了?”

君凤宜大摇大摆的进来,也不客气,伸手便将萧璟斓手上的小九月抱了起来,径直挨着尹穆清坐下,然后笑眯眯的道:“九月跟着皇姥爷坐,想吃什么,皇姥爷夹给你好不好?”

尹穆清嘴角一抽,往萧璟斓那边挪了一下屁股,这个人脸皮太厚了!

跟着君凤宜来的,还有小倾恒还有君天睿。

君天睿年轻,身子骨自然好一些,皮外伤什么的,养了这么些天也早已经愈合,精神了不少,如今见到尹穆清,立马展开了一抹笑意,跳着脚就跑到尹穆清身边,嚷嚷道:“皇姐,阿睿要和你坐在一起。”

说完,眼睛瞄了一眼君凤宜,下意识的小心肝一颤,随即将眸光投向萧璟斓。

萧璟斓斜眼扫去,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兔崽子,有点眼见没?他的女人,还想将他们分开?

阿睿摸了摸鼻子,总感觉父皇不好惹,姐夫也不好惹!

随即,看向对面的倾恒,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阿睿还是和倾恒一起吧!”

倾恒:“……”这么勉强是几个意思?

萧璟斓这才收为视线,这还差不多!

九月被君凤宜抱在怀里,他对君凤宜熟悉,自然是不悦的,什么皇姥爷?

胡扯!

小家伙噘嘴,朝尹穆清问道:“娘亲,皇姥爷是什么东西?”

尹穆清拿着筷子的手一顿,看了一眼君凤宜,见小娃娃问这么真诚,她也不好不解释,于是,非常善意的开口道:“皇姥爷可不是东西,九月快下来!”

不是东西……

阿清这么解释真的好么?

君凤宜委屈扒拉的看着尹穆清,只不过,尹穆清不给他一个眼神罢了。

小九月得了母亲的命令,立即从君凤宜身上下来,然后跑到倾恒身边,爬上了凳子,便一个人默默的拿起小勺子,开始吃饭。

一边伺候的鸢歌生怕小家伙烫着,一边战战兢兢的照顾着。

倾恒没有发现弟弟的不对劲,见小家伙伸手夹自己面前的烧鸡,他挑了挑眉,伸手将自己面前的一碗鸡丝粥放在弟弟面前,然后将那盘油腻的烧鸡推远了些。

九月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倾恒,然后乖乖的吃粥了。

倾恒这才满意的勾起了一抹笑意。

燕飞站在九月的身后,见倾恒这做法,非常恼火,有些抱怨的看了一眼尹穆清还有萧璟斓,竟然没有一个人为九月说话,撅了噘嘴,扬声道:“长孙殿下,我们家九爷最喜欢吃的就是烧鸡!”

燕飞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抬眸看向燕飞,君凤宜,萧璟斓,还有倾恒都是皇家之人,自然对下人的规矩的要求严谨了一些。

如今,不过是一个贱婢,竟然敢惊扰主子?这还得了?

可是,终究是顾及到小九月,没有当场发作。

燕飞不以为意,鸢歌倒是吓了一大跳,连忙跪地,拉着燕飞请罪:“王爷恕罪,燕飞不是成心的!”

小九月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系,见燕飞维护自己,他心里感动之外,却还是不愿意和哥哥闹不快,回身,对燕飞道:“燕飞姐姐,九爷不喜欢吃烧鸡了,就喜欢喝鸡丝粥。”

说罢,小家伙对鸢歌道:“鸢歌姐姐跪着做什么?”

尹穆清放下筷子,有些不悦的看向燕飞,开口道:“问问长孙殿下为何不让九月用那烧鸡!”

倾恒听了燕飞的话,自然心头是恼愤的,这样没规矩又爱在主子面前胡言乱语的奴婢合该拖出去打死才对。

如今又听自家弟弟那般昧了良心的话,他更是心惊,九月明明是误会了,倾恒心中咯噔一声,生怕连父王娘亲也误会。

听母亲这么说,他立即松了一口气,连忙摸了摸小九月的脑袋,开口道:“小九正病着,身子还弱,吃不得油腻的东西,等病好了,哥哥再带小九去吃烧鸡好不好?哥哥记得南临街边有一家李记烧鸡,小九应该会喜欢。”

------题外话------

九爷典型的害怕了,怎么办?月底了,拿点票票安慰一下九爷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