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月听哥哥这么说,眼眶募的红了,小家伙看着哥哥,一副好想流口水的样子。

烤的外焦里嫩,黄灿灿的烧鸡呀,真的好想吃一口。

因为那般想着,小家伙的眼睛亮了几分。

倾恒很喜欢小九月这般天真无邪的样子,不开心了就哭,喜欢了便开心,喜上眉梢的小模样,快乐来的挡都挡不住。

看着小家伙亮晶晶的眸子,倾恒很期待小家伙下一刻扔下勺子,抱着他胳膊缠着他去买烧鸡的小模样。

可是,没等来弟弟的撒娇,却见小家伙冒着星星眼看了他一阵,小家伙的眸子便黯淡了下去,挣扎了半天,终究还是吸了吸鼻子,咽了咽口水,朝倾恒展露一抹笑意:“哥哥吃就好了,九月不喜欢吃的。”

说完,便乖乖巧巧的端坐在那里,吸溜吸溜的喝完了那一小碗鸡丝粥。

小倾恒见此,心肝一颤,备受打击,拿着筷子的指尖颤了颤,见弟弟不想理他的样子,小倾恒有些恐慌。

难道,他做了什么让弟弟不开心的事情么?可是,这几天,好像都没有呀。

小九月听话乖巧大家自然很欣慰,可是小家伙太乖巧了,却很难让人接受。

事出反常必有妖。

几个大人你看我我看你,面色都不怎么好看。

尹穆清猜测,一定是今日他们出去,小家伙一个人留在府中,然后生气了,这在给他们甩脸子看呢。

倒是这个燕飞,以前就知道她跳脱,一点也不稳重,脑子一个筋,完全不长心,说话不经过大脑。以前就罢了,如今这般胡言乱语亏的她说得出口。

小九月不懂事,听了也就听了。倾恒却不同,年纪小,却早已知事,这般言语若是听进去,还指不定怎么想呢。

是要让他觉得,在丫鬟们心中,他这当哥哥的在排挤弟弟么?

这还得了?

尹穆清抿着唇,对燕飞道:“下去吧,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一次,下次定不轻饶!”

燕飞听了倾恒的解释,有些悻悻的,自知自己误会了倾恒,她撅了撅嘴巴,不情不愿的道:“哦!”

说罢,扭了一下帕子,跺了跺脚,很不情愿的走了出去。

“鸢歌你起来吧!”鸢歌向来守规矩,这是她知道的,而且一直照顾九月尽心尽力,她自然知道,所以,燕飞犯的错,不需要她来承担。

鸢歌俯身称是,这才起身站在九月身侧。

九月用了一碗小鸡丝粥,便放了筷子:“娘亲,九月吃饱了!”

尹穆清抬头,见小家伙就喝了一碗鸡丝粥便饱了,简直不敢相信:“怎么吃这么少?有你喜的灌汤包,里面是鸡汁汤,很鲜,怎么也不用一点。”

听尹穆清这么说,鸢歌立即上前将不远处的一笼灌汤包放在九月面前。

九月看了一眼热气腾腾的小包子,他可以一口一个,一咬开,里面全是鲜美的汤汁,鲜的舌头都能吞下去。

小家伙成功的咽了一下口水,转身问倾恒:“哥哥也吃吗?”

刚刚还以为九月生他气的倾恒听到九月提到他,顿时心肝一颤,看了一眼九月面前的灌汤包,倾恒连忙点头:“好!”

九月这才扬起一抹笑意,简直不能太高兴,很是兴奋的对鸢歌道:“鸢歌姐姐,哥哥也要,哥哥也要……”

于是,在倾恒的陪同之下,刚刚还说吃饱了的小家伙,足足吃下了一笼灌汤包……

吃饱喝足,小家伙终于摸了摸小肚子,扬起一抹幸福的笑意。

亮晶晶的眸子看向倾恒,可怜兮兮的道:“哥哥,以后九月都和你一起用饭好不好?”

这样,哥哥吃的多,娘亲是不是就不会嫌弃他吃的多了?

“好!”弟弟邀请,倾恒哪里会拒绝?

他心里很难受,只觉得小家伙这举动完全是没安全感的行为,肯定是因为今日他们都走了,就留了小家伙一个人在府上,所以,小家伙才这般可怜。

萧璟斓见两个小家伙吃得差不多了,转身对倾恒道:“带弟弟出去走走,免得积了食!”

“是!”见两个小家伙手牵手的出去,鸢歌慕恩等人自然跟了上去照顾。

萧璟斓才转身对尹穆清道:“倾恒虽然在皇家长大,争风吃醋的事情见得多,可是却是个纯良善良的……”

“我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尹穆清听萧璟斓这么说,有些愤懑,白了一眼萧璟斓,开口道:“不过是燕飞胡乱说的,难道我还真的能不相信自己的孩子么?阿恒是什么样儿的,你比谁都清楚,你向我解释,是你自己不相信倾恒,还是觉得因为倾恒小的时候没有在我身边长大,便觉得我会有失偏颇?偏心于小九月!”

尹穆清知道,燕飞说了这话,是犯了大忌。恐怕,若不是看在她和小九月的份上,萧璟斓早就处死了她。

皇家无手足,这一点,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

两个孩子,一般大小,都是男孩,世子之位,究竟落在谁的身上?他们两个小的恐怕还不知道,不会考虑这么多,可是难免下人会嚼舌根!

小孩子心思敏感,很容易受大人蛊惑,若是被有心之人抓住这一点,挑唆两个孩子之间的感情,使两个孩子心生嫌隙,小小年纪便开始算计对方,那就太可怕了。

这一点,也是萧璟斓最害怕的,自己经历过的,自然是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再经历,手足相残,相互猜忌,那么人生也太悲凉了。

君凤宜也意识到这一点,他很不高兴,看了一眼萧璟斓,啪的一声放下筷子,便开了口:“世子之位还是早点确立下来的好,免得某些不规不矩的东西在背后乱嚼舌根。阿恒就罢了,在东宫养了这五年,什么阴谋诡计都见过了,已经难为了孩子,难道还要让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脏了小九月的眼么?”

虽然君凤宜只和小九月见过几次面,而且此次遭小九月虐,可是,小家伙天真可爱,稚嫩单纯的模样,是谁见了都会喜欢。

而且,谁也不愿意去破坏孩子这份纯真与单纯。

经过这个小插曲,君凤宜也吃不下饭了,扔了筷子,只道:“朕和小外孙去玩儿去!”

君天睿虽然单纯了些,可是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强,刚刚气氛明明很怪,又有父皇在,他根本不敢吭声,如今见大家都走了,他也立即扔了筷子,也道:“阿睿也吃饱了!”

跑到门口,似乎想起什么,立即折回来,往怀里兜了不少点心,然后又抄起一只烤鹅,才算满意,屁颠屁颠的走了!

萧璟斓牵了尹穆清的手往内殿走去,苦口婆心的道:“你父皇说的不错,倾恒是长子,接触的东西比九月多很多,世子之位,理应是他的。九月身子不好,就只能委屈倾恒,作为兄长,这份担子迟早要担起来。至于九月,他只需要养好病,本王不要求他有什么作为,快快乐乐的长大就好。以后你我老了,也有倾恒护着他,你根本无需担心。”

“呵……”尹穆清没有料到,这么快,她竟然就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权势,地位,荣誉……似乎在皇家的眼里,这些东西都是至高无上,也是至关重要的。

就算是在萧璟斓眼中,似乎,也认为她希望九月能得到点什么,她才开心。

殊不知,她连倾恒都不要这些东西,只需要他快快乐乐的长大就好!

可是,她们已经处于这个位置,也不得不面临这些问题,尹穆清开口道:“你的意思,我都懂。倾恒和九月都是我的孩子,我自然是希望他们二人都能不被利益所迫,都能快快乐乐的长大,不用背负太多。可是,另一方面,我也希望我的孩子能有出息,能经得住考验。或许,这一次,也是对两个孩子的考验也说不定呢!”

萧璟斓笑了笑,低头吻了吻尹穆清的额头,沉声道:“是的,我们不可能只有倾恒九月来个孩子,若是几个孩子都教不好,那本王合该摒弃这一世英名,不活在这世上了!”

尹穆清小脸一红。

这厮,谁要和他生孩子了,两个不够吗?

这会子,尹穆清倒是想起了今日在皇宫的所见所闻,面色立即沉了下去:“萧璟斓,恐怕,要出大事!

”萧璟斓面色一沉。

……

黑暗偏僻的角落,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探头探脑的往璟王府大门看去,最后见一华丽的马车停在璟王府门口,那人才扬起一抹笑意,转身跑了去。

贺家书房,贺二爷端坐在案前,一小斯跪在他前面禀报道:“二爷,奴才已经打听好了,今儿皇宫,墨翎陛下是认了女儿,元清公主确实是尹家的,听说是三小姐?”

“三小姐?不是应该是大小姐么?”贺二爷皱了眉头,自从上次给君语嫣透露了那消息之后,贺家人一直关注着驿馆君家的动静。

可是皇家的事情岂是他们能打听的?

然而,尹曦月在法场被人接走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只可惜,后来尹曦月去了哪里,都不曾知道罢了。

但是,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君家的人救走的。

果不其然,这次国宴之上,墨翎就认回了民间的女儿。

不是尹曦月是谁?

贺家世代为商,地位低下,自然不可能和官家人有牵连,为了找个有权有势的人做后台,交上的钱财不少,可是自从家主贺有义入狱后,又是得罪了尹家,不管砸多少钱,都没有人敢管这事。

因此,他们想从当官的人口中打听一点皇宫里的消息,自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只能自己一点一点的查。

那小厮一听,有些糊涂了,他打听到的,明明是三小姐嘛,怎么二爷说是大小姐?

只不过不管是哪个小姐,是尹家小姐就是了,他连忙点头:“是大小姐,是奴才记错了!”

“哼!”贺二爷轻笑一声,一抹算计袭上,嗤笑一声:“君语嫣果真信了他的话!”

大哥终于有救了!拿了元清公主的把柄,那他可算是抓到了一个金主,以后,平步青云,想干什么不行?

“去盯着,若是元清公主单独出府,立马前来禀报!”

“是!”

……

女儿被别人认走,尹承衍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掏空了,一个人出了皇宫,去了训练营狠狠的骑了两个时辰的马,热了一身的汗,才算舒服了些。

只不过,一回尹府,便被人禀报,儿子入狱了……

知道尹凌翊为何入狱,尹承衍蹙了蹙眉头,终究是没有在说什么。

他能说什么?

能说儿子做得好,这下肯定把君凤宜那老东西气疯了。

当然不能。

事已至此,他也不能批评儿子的不是。

扔了手上的鞭子,让属下之人将爱马牵回去喂着,自己去了天牢去看尹凌翊。

这不去不要紧,一到大牢,便见尹凌翊被绑在十字架上,被那倒钩银刺鞭打的全身都没有一块好地方。

“放肆!”尹承衍大怒,阔步过去便将那执鞭的刽子手踹翻在地。

“尹将军,您这是什么意思?”

低沉的声音传来,尹承衍闻声看去,却见是墨翎丞相,叶祁!

身后站着几个太监,一看就是得了萧璟渊的应允。

尹承衍见此,夺过那刽子手中的鞭子就劈头盖脸的朝叶祁挥了过去。

叶祁身型一闪,坐下的椅子瞬间被鞭子击碎,四分五裂!

第二鞭子袭过去的时候,叶祁抬手便抽出了腰间的剑,缠上了那长鞭,嬉笑道:“尹将军这是动怒了?”

尹承衍如何不怒,几乎咬牙切齿道:“叶祁,你找死!年纪一大把,也对一个孩子也下的了这么重的手?”

叶祁扯了扯唇角,飞入鬓角的眉头扬了扬,不以为意道:“尹将军果真是宅心仁厚,一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抱回来都幺儿宝儿的疼着,怎么落在我们家公主身上,尹将军就能视而不见,不闻不问呢?好歹,挽清公主也跟了你那么久,她的孩子,怎么不见你视如己出?”

尹承衍脸色瞬间就青了,握了握拳,满是杀意的看着叶祁。

叶祁继续道:“这臭小子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连我家公主也敢侮辱,陛下震怒,不给他点教训难消陛下的心头之恨。尹将军不疼女儿,自然是不知道这当爹的心,公主受了委屈,陛下的心里不好受,合该有人担起责任不是?偏偏的,你家这个野孩子自己爽够了,提了裤子就不认账,不给他点教训,我们家公主这亏就白吃了么?”

叶祁性格直爽,说话一点都不文雅,若是有些文人雅士在这里,恐怕早就羞愤的一头撞死了。

只不过,尹承衍是什么人?在军营之中和那五大三粗的爷们待在一起,什么场合没见过?这些话听了也不觉得什么,只是觉得不愧是君凤宜身边的人,真是粗俗不堪!

尹承衍气的不轻,轰隆一声挥掌而去,差点将叶祁掀翻在地:“一个巴掌拍不响,阿翊管不管得住自己用不着你来这里多管闲事,谁又敢断定是不是你家的语嫣公主缠着阿翊不放,你在这里狐假虎威也不嫌臊得慌,还不滚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教好女儿才是要紧的事!”

说完,尹承衍还不解气,一鞭子甩了过去,吼道:“滚!”

叶祁见把尹承衍气得不轻,自然很得意。

认识尹承衍这么久,他似乎都没有听过尹承衍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还是骂人的话。

叶祁心情大好,闪身避开尹承衍的鞭子,挑了挑眉,不厚道的开口:“我家主子就算不用教女儿,那随便一个女儿拿出来,也比尹将军的女儿好上几万倍,哼!”

说完,叶祁一手负后,屁颠屁颠的走了!

尹承衍这才看向尹凌翊,见好好的一个孩子被人打的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一身囚服破烂不堪,早已被鲜血染红,尹承衍眉心跳了跳,立马让人解了下来。

一边的牢役早就吓的不敢做声,见尹大将军来这里,心早就提了起来,连忙识相的去请大夫。

尹凌翊躺在冰凉僵硬的板床之上,身上早就发了热。额上全是汗水,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好在没有晕过去。

动了动睫毛,有些虚弱的睁开了眼睛。

“阿翊!”

尹凌翊视线有些模糊,但是还是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他习惯性的勾起一抹笑意,扯了扯唇角,道:“父……亲……”

尹承衍见此,又咬牙切齿的将君凤宜的名字嚼了一遍,混账东西!

“你且放心,明日,为父便让你出去,这事你虽然有一定的责任,但是这种事发生,不管错在谁,世人能看到的,都是女子的不是,如今,语嫣公主已经是你的人,他们不敢将你怎做!”

这世道便是如此,就像尹穆清当年那般,明明被辱的是尹穆清,是受害者,可是到了最后,世人唾弃的还是尹穆清。

不守妇道,放荡淫贱,小小年纪便勾引男人!

如今也是一样,一旦传出去,没人会说尹凌翊的不是,百姓轻视谩骂的,只会是君语嫣。

何况,尹凌翊这么多年给暨墨百姓的形象在那里,就像沈盈说的那般,尹凌翊青松翠柏一般的男子,又岂会被美色迷惑,奸污女子?

能维护君语嫣的,也就是君家之人罢了!

而他们还不敢真的将尹凌翊怎么样,只能使点小手段,折磨一下尹凌翊!

------题外话------

二哥被打惨了,语嫣以后的性福生活应该很美满。

月底了,宝贝们去看看自己兜里还有票票不,咩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