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肉麻兮兮的话,也不嫌别人笑话。在这么多的长辈面前,也太羞人了。

萧璟斓疼的倒吸一口冷气,扯了扯唇角,到没有当场表露出来,握住某个在腰间作祟的玉指,他俯身问道:“怎么?阿清不信?”

虽然在这些话,有一定讨好长辈的意味,毕竟君凤宜这人太护短,又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虽然在他与阿清之间,君凤宜也不过是一个外人,可是,毕竟是阿清的生身父亲,在阿清的心里,恐怕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是以,岳父大人对他的态度,萧璟斓还是很在意的,不管心里对他是不是真的恭敬着,至少要岳父大人觉得,他这个女婿是世上唯一一个配得上自己的女儿的,这很重要。

可是,当他真的说完,心里也衡量了一下,江山美人,若是真的要他择其一,他当真会像一般男人一般,舍了阿清,选择江山吗?

不,萧璟斓舍不得。

江山算什么?他真的还不放在眼里,居于高位多年,他已经厌倦了以前一成不变的日子,他习惯了征服,身边之人无一敢忤逆于他,可是却无半点趣味,自从她出现后,他才知道,原来,活着,也能有这般多姿多彩。

他想象不到,若是有朝一日,没有她,他会如何。

是以,萧璟斓说完这话,也确定了面前的这个女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果然,萧璟斓这话一出,君凤宜满意了,脸上虽然还是一副不朕待见你的模样,好在轻哼了一声,轻嗤道:“算你小子有点觉悟,不管你是哄着阿清玩,还是真心的,若是有朝一日,你胆敢欺负阿清,朕决不轻饶。”

萧璟渊听了萧璟斓的话,却如遭雷击,这混账小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恨铁不成钢指着萧璟斓,半天都说不出来话。

可是,他突然意识到,君凤宜这人也就尹穆清一个女儿,唯一的儿子听说才十六岁不到,据说,脑子还有些问题,这样的孩子,如何继承大统,担当大任?

如此一来,便只有尹穆清一个嫡亲血脉。

一个女子自然挑不起君家的江山,君凤宜这么做,难道是想让阿斓……

想到这里,萧璟渊便蹙了眉头,君凤宜这打算也太好了吧,抓壮丁也不带这么玩儿的!

可是,君凤宜这般在乎这个刚认的公主,他们聘礼充足,他君家的嫁妆会少么?

那绝对不会少呀!

想到这里,萧璟渊突然平衡了一些。随即,理了理褶皱的衣摆,对君凤宜开口道:“璟王既然要迎娶墨翎唯一的嫡出公主,诚心自然是少不了的,既然如此,墨翎皇提出的要求,朕自当会好好考虑一下,不能委屈了公主。”

“大婚先由礼部安排,一切照旧,先从尹府出嫁一次,日后,等墨翎皇回国后,送来嫁妆,再以公主之尊出嫁。”尹承衍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众人一愣,尹穆清看过去,却见尹承衍仰头喝了一杯茶后,站起了身,视线落照君凤宜身上,只见他毫无商量的余地,道:“阿清是本将的女儿,本将说过,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这一点,谁都不能反驳,墨翎皇喜欢折腾,也不能让女儿成为别人的笑话!”

世人都知道,尹穆清是尹将军明媒正娶的正妻生的孩子。如今,却被告知,这个孩子,是墨翎的公主,世人会如何想尹穆清的娘?

璟王府的嫁妆送入尹府,最后,尹穆清根本没有在尹家出嫁,世人是又会如何想?

是说尹穆清一个将门嫡女,一朝成凤,便急着撇清尹家?尹家二十年的养育之恩,难道就这样被她忘在脑后?

这片大陆,都崇尚敬孝之道,一个孝字,如同压在子女身上的一个厚重的枷锁,根本不敢反抗父母半个字,否则,便会视为不孝。

这,也是为何尹承衍不是滥情之人,却少不了那三妻四妾,莺莺燕燕!

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还不说,尹家养育尹穆清多年,不是亲生父母,甚过亲生父母。

若是尹穆清真的与尹家形同陌路,那便是不孝。

当然,也许也会有人说,尹家因为尹穆清的娘亲不贞,所以才视尹穆清不耻,本该是养育二十年的女儿,最后,根本容不下尹穆清从尹家出嫁?

不管是哪一个,都对尹穆清百害无一利。

所以,尹承衍能做的事情,便是尽量弥补,给她最荣耀的一切。

一个女子,一次盛世出嫁,便已经会羡煞旁人,还不说两次。

这是何等的体面?

尹承衍也不理会众人怎么说,他眸光灼灼的看向尹穆清,声线之中,似乎没有半分情绪,只听他道:“为父不日将出征,虽然不能亲眼看着你出嫁,是为父的不是,可是,为父已经让你大哥全权负责,定会让你风光出嫁,不会让人轻视了去。”

尹穆清双唇紧紧的抿着,喉间一紧,哽咽的说不出来话。

对于这个父亲,她是在乎的吧,不然,怎么会如此重视他对她的态度?

明明想哭,她却努力将心中的这份感动压了下去。尹承衍似乎也没有要听尹穆清说什么,放下手中的杯子,迈着极为沉稳的步伐,下去更衣,离开了。

“哼!”君凤宜没有反驳尹承衍,对女儿好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会拒绝。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极为不屑,认为尹承衍这无非是在讨好女儿罢了。

而且,不要以为他做这样的事情,就能觉得之前的事情能一笔勾销,让他查出挽儿的死若是和尹承衍有半分的关系,就算阿清喊着他爹爹,他也不可能让绕过他。

穆挽清死前说的话,君凤宜还记忆犹新。

他一直都知道,挽儿是护着尹承衍的。就算阿清是他君家的血脉,挽儿还是不愿他伤害尹承衍。

有了尹承衍这提议,礼部,内务府自然便又可继续操办璟王大婚之事。

萧璟斓忙着处理政务,他还是得知萧璟渊又宣尹穆清进宫,他不放心,才来看了一下,有了上次九月的事情,萧璟斓便再不放心。如今见君凤宜在身边,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便没有送尹穆清出宫。

君凤宜偷偷的跟着尹穆清进宫,如今,倒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和自己女儿一辆马车,搭个顺风车出宫。

在宫中逗留的时间比较长,如今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从皇宫出来的官道宽阔,却因为没有人走,显得有些冷清和冰冷。

尹穆清靠在软榻上的矮几上浅眠,马车四角东珠幽暗柔软的光照射下来,衬得尹穆清容颜清丽绝美,沉静安详,眉宇之间精致秀丽,几乎和穆挽清如出一辙。

君凤宜靠在一边,看着女儿绝美的面容,他便觉得无比自豪。

君凤宜正看的出神,突然,一暗标从窗户外疾驰飞来,噌的一声,刺破了窗帘。君凤宜眸光一沉,玉手骤然一抬,便将那暗标夹在中食二指之间。

上面,有一张纸条。

“这是什么?”尹穆清没有睡,听到那声音便睁开了眼睛。

君凤宜将纸条取下,打开瞄了一眼,蹙了蹙眉头,便递了过去:“宵小之辈,阿清不必在意!”

尹穆清扫了一眼,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抬眸问道:“当初语嫣认定尹曦月才是墨翎的公主,你怎么不信?”

君凤宜沉了沉脸,然后唇边又荡出一抹笑意,拿了桌案上一颗荔枝,剥了起来:“谁是朕的女儿,朕如何不知道?阿清就这么不信任父皇吗?”

说完,将剥好的荔枝递了过去,睁着一双星星眼,带着无比期望的神态,继续道:“阿清的这双眼,像极了你母亲。”

尹穆清垂眸看了一眼近在咫尺,晶莹剔透的荔枝肉,荔枝的沁香充斥在鼻息,她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塞进嘴巴,咬了一口。

香甜的味道瞬间溢满口腔。

君凤宜见尹穆清鼓着腮帮子,吃相有几分可爱,他心都软了不少。

“我没有见过母亲。”活了两世,她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母爱是什么,对她来说,是陌生的。

君凤宜听此,瞬间便心疼了,伸手摸了摸尹穆清的头,好像是安抚他养的灵狐,只听他哄道:“好孩子,是父皇不好,让你受苦了。”

尹穆清啪的一声拍开君凤宜的手,白了一眼君凤宜,带着几分鄙视。

能不动手动脚么?

她又不是小动物。

君凤宜有些尴尬的缩了手,然后岔开话题,道:“阿清,这事你不用管,交给萧璟斓便好了。”

“不过是小事,贺家在暨墨是数一数二的富商,与陌上香坊势如水火,这么多年都没有动他,留着,总有用处!”尹穆清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这样有权有势的大家族,就像一颗摇钱树一般,干嘛不留着?

“陌上香坊?”君凤宜有些诧异,但是没有多想,只以为尹穆清也和其她小女儿一般,爱慕清音公子,只听他道:“陌上香坊的清音公子算得上少年才俊,小小年纪,便有此等作为,实属难得。只可惜,一个大男人,一天到晚琢磨女儿家的胭脂水粉,朱钗裙褥,实在是玩物丧志!”

尹穆清:“……”

“男人该心怀大志,顶天立地。不是父皇轻视经商之人,可是这好好的男子,沾染一身铜臭胭脂味,不是白白的浪费大好男儿么?”

尹穆清:“……”

“阿清,这样的男子,根本配不上你。其实话又说回来,萧璟斓那臭小子虽然混账了点,但是不得不说,他有点能力,也有些手段,只要他一心一意对你,嫁给他,不失是一个好的归宿!比起那什么清音公子强上不知多少倍!”

尹穆清:“……”真是难得,还会说阿斓的好话了。

翻了一个白眼,出声道:“唧唧歪歪个什么劲儿?倾恒昨天惦记城南李记的烧鸡,也不知是不是小家伙想吃……”

“困了就歇会儿,马上就到了,父皇这就去给两个孙儿买!”说道两个孙儿,君凤宜眸子都亮了几分,看起来有几分像大小孩,九月那双亮晶晶黝黑闪亮的琉璃大眼,似乎真的是遗传君凤宜的,爷孙两个,很像。

看着君凤宜屁颠屁颠的离开,尹穆清唇角勾了勾。

其实,有一个知道心疼她关心她的爹爹,这种感觉还真不错。

……

尹穆清这次进宫,提前给九月和倾恒打了招呼,是以,几个孩子都知道她离开是因为宫中有事。

可是,九月是不喜欢皇宫的,特别是在上次在宫中受伤后,对皇宫更有一种恐惧心理,害怕娘亲也被人欺负。

而且,自从听了燕飞的话后,他对尹穆清的依赖更强了,但是,依赖,却不敢像以前那般缠着娘亲,如今,他不愿意娘亲去皇宫,却不敢说,他害怕娘亲说他不懂事,不喜欢他,从而不要他,毕竟,娘亲说有要事要办。

自从尹穆清离开,小家伙便心神不定,一听到有人的脚步,便觉得是娘亲回来了,只不过,某个小娃娃看见不是娘亲,那亮晶晶的眸子便又黯淡了下去,一个人坐在圆凳上,小脑袋枕着自己的小胳膊,一副恹恹的模样,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兽,别提多可怜了。

鸢歌看了心疼的不行,劝了些许不见小家伙高兴,也就随他去了,自己去厨房做几样九月喜欢吃的糕点,打算哄哄小家伙。

燕飞昨个被尹穆清训诫了一顿,整个人都有些情绪低落,总觉得尹穆清不理解她。她这会儿看见九月一个人无趣,也心疼的不行。

瞧瞧,九爷以前可是小姐捧在手心的人儿,半刻钟都舍不得离开,现在好了,都舍得将九爷一个人留府中了,九爷的地位明明就有大不如以前,鸢歌姐姐还半点都不觉得。

九爷这可怜。

想到这里,燕飞扬着笑脸,对九月道:“九爷,听说风公子在教君家小太子武功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九月动了睫毛,看了一眼燕飞,似乎不感兴趣的样子。

燕飞见此,急的不行,坐在九月对面的凳子上,苦口婆心道:“九爷,你得去呀,好歹也能偷师学艺不是?”

九月堵了嘟嘴,恹恹道:“爷为什么要偷师学艺呀?爷在这里等娘亲回来。”

燕飞恨铁不成钢的道:“我的好九爷,您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瞧瞧人家长孙殿下,每天的功课排的满满的,读书写字,武功骑射,哪一天有落下过?也不怪小姐喜欢长孙殿下,小小年纪,便文武双全,搁我,我也喜欢。当然,不是燕飞说爷的不好,像你这样呀,迟早有一天,会被长孙殿下甩的远远儿的,这璟王府,哪还有你的立足之地呀?”

九月一听,顿时如遭雷劈,坐直了身子,僵硬在那里,一双琉璃般晶莹透彻的大眼睛染上了一片雾气。

小家伙动了动唇,万般委屈道:“可是……可是……”

可是,娘亲根本不让他出去,昨天他也想练字来着,结果娘亲就让鸢歌姐姐将他寝殿中的笔墨纸砚都收走了。

武功骑射……

他现在恐怕连剑都拿不动,怎么练剑呀?

小家伙想哭,他不想娘亲不喜欢他……

“可是什么?小姐话虽然是那么说,九爷现在病还没好,得好好养着。可是,九爷若真的信了小姐的话,就什么都不做,整天在屋里待着,等你病好,也不知是猴年马月,到那个时候,小姐恐怕也不会稀罕……”

燕飞突然看到九月眸光募的红了,她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扇了自己一个耳巴子,改口道:“九爷您别急,燕飞不是说你病好不了,不是,我是说可能等你的病好了会很久……也不是,燕飞的意思是说,九爷您这身子骨一直都这样,可能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

“燕飞姐姐!”九月突然抱住了燕飞的胳膊,哀求道:“九爷也去找风叔叔学功夫吧!”

九月摇着燕飞的胳膊,哀求道:“九爷也去学武功骑射,这样,是不是娘亲就不会不要九爷了?燕飞姐姐带九爷去,好不好?”

因为着急,小娃娃苍白的脸微微泛红,眸中沾染一片雾气,泪光点点的模样,可怜兮兮的模样格外招人疼。

燕飞就奇怪了,九爷就算身子不好,那也是个招人疼的孩子,怎么小姐就不上心了呢?

明明深海龙鱼脊都给她了,也不给九爷治病,也不知她怎么想的!

“好好好,等小姐回来,看见九爷如此用功,一定会很欣慰,很开心的!”九爷终于开窍了,燕飞只觉得不容易呀。

说着,去屋里找了一套利索的短打给九月换上,然后罩了披风在外面:“外面天气热,九爷不用穿那么多,中暑了就不好了。”

“哥哥每天都会做很多功课吗?”九月任由燕飞给他换衣服,一边扬着笑脸问道:“做很多功课,娘亲就会喜欢吗?”

“可不是?说起来,倾恒公子也真是,九爷和他好歹也是一母同胞,都不见他帮衬提点一下,自己一个人用功,就希望九爷每天瞎玩,不就是害怕九爷您抢他风头么?”

------题外话------

唔……又是新的一月,感谢大家上月的陪同,坚持不易,再接再厉!感谢上月大家慷慨解囊,给灵殿投花花,钻钻,票票什么的。又是新的一月,灵殿需要评价票,咩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