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娶你,凭什么?/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牢之中守卫异常深严,君语嫣将身子挂在房梁之上,等待着下面来回巡逻的侍卫。

君语嫣静静的等着,待两队巡逻侍卫错身离开后,她眸光一眯,瞬间落在地上,落定无声,无人发现,她干脆跟着那群侍卫的末尾,走了进去。

转过一个拐角,便下了十几级台阶,下面与外面的布置完全不同,一排排的铜墙铁牢赫然出现在眼前,眼见前面又是一排巡逻侍卫走了过来,君语嫣一惊,直接伸手捂住前面那人的口鼻,将他拖入了一边开着门,却没有关押任何犯人的牢房。

那人挣扎了一下,君语嫣拔下簪子,便刺了了那人的喉间,那人瞬间毙命。

这第一层牢笼,不怎么关押人,是以,守卫不是很严。

那群巡逻侍卫从门外走过,并未发现牢中有任何异动。

君语嫣干脆扒了这侍卫身上的,套在自己身上,拿了佩剑,走了出去。

她已经打听好了,尹凌翊被关押在第三层的牢房。

尹凌翊的身份特殊,应该没有人敢将他关在死囚牢里面,若是他的话,牢间里面的条件也会很好,他应该没受什么委屈吧?

谁又敢让他受委屈呢?

就算父皇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动怒,可是,这里是暨墨,父皇应该不会将手伸那么长吧?

只不过,当君语嫣好不容易找到尹凌翊所处的牢间时,眼前的情形让她瞳孔一缩。

只见尹凌翊穿着一身囚服,手脚之上都烤着铁链,坐在石床之上,满身鞭痕,血迹染红了囚服,看着异常狰狞。而他此刻正狼狈的靠在冰冷的墙面,脸色苍白,双眸紧闭,眉间紧蹙,虚弱的要破碎了一般。

君语嫣全身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尹凌翊……”

低压的嗓音,带着几分颤抖,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现在的她有多么的激动。

而她喊了一声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连忙禁了声。

手忙脚乱的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

金灿灿的钥匙插入锁芯,卡擦一声,拴在铁门上的锁便被打开了。

这把金钥匙是万能锁,还是她十岁生日时,父皇给她的礼物。

“尹公子,你怎么样?”君语嫣唤了一声,正想伸手探探尹凌翊的鼻息,手腕突然被他握住,随即被甩开,铁链哗啦一声脆响,男人带着几分虚弱却有几分瘟怒的声音传来:“你来做什么?或许,是来看我还有没有活着?”

若说刚被抓住手腕,君语嫣看见尹凌翊睁眼的那一刻,她内心有的只有尴尬。

那么,这会儿听见他的话,君语嫣心中只剩难堪和内疚。

手腕上还残留着他的余温,袖口沾染了一片血污。

君语嫣的手一抖,眸中募的闪现着几分泪光,随即,握紧拳头,她带着几分愧色,出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尹凌翊抬眸看了一眼,穿着侍卫服,一看就是冒险混进来的君语嫣,他眸光闪了闪,一丝恼怒划过眼底,却很快被自己压下去,随即扬眉,唇边绽出几抹讥讽之意的笑:“尹凌翊一条命,能换来公主这三个字,真是不容易。既然公主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又如何现在还来这里?若是公主受了委屈,恐怕,又成了我的不是,我劝公主早些回去才好。”

尹凌翊的话让君语嫣羞愤难当,但是更多的是内疚和自责,可是,他便真的是做了死的准备?

还是说,他便如此看不起她,因为要了她,连活的欲望都没有?

君语嫣气恼,咬牙切齿道:“一条命?你就这么想死?就算这件事情是本公主不对,可是,本公主自己已经受到了惩罚,就算是……失去清白,本公主也认了,这是本公主自己糊涂,怨不得别人。可是你是男人不是吗?本公主都不计较,你……你在恼什么?”

“呵呵……”尹凌翊听此,竟是低低的笑了出来:“这么说,我无缘无故被公主几次三番的算计,还不能恼?即便公主是龙子凤孙,便能强人所难?像你父皇所说,娶你?凭什么?”

凭什么?

这三个字仿佛晴天霹雳,炸响在君语嫣脑海。

难堪,挫败,甚至是浓烈的失落之感,无比复杂的情绪交织在胸腔之间,闷痛的难受。

君语嫣无疑是骄傲的,即便她是孤儿,却也是墨翎的公主,受万人敬仰膜拜的存在,她有自己的骄傲,更有尊严。

什么时候被人如此不认可,被人如此嫌弃过?

天知道她的内心是受了多少挣扎,是做了何等决心,才下定决心来找他的?丢下她的矜持,她的掩面,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来找他!

就是因为听见他宁愿死,都不肯娶她。

不娶她,却污了她的清白,就算她只是一个平民百姓,都会以奸污之罪论处吧?还不说她还有着公主的身份。

不说暨墨会如何,便是父皇,也不可能放过他

可是,就算有心里准备,再次亲耳听到他的话,她还是觉得心掏空一般!

不是因为他驳了她的面子,而是他对她的无情!

君语嫣踉跄了一步,泪水募的溢出眼眶,她握紧了拳头,才止住了想要落荒而逃的脚步。

“我知道你恨我,是因为我,受世人敬仰称赞,名冠天下的尹二公子才会无辜入狱,受世人诟病,甚至,还弄得一身是伤。可是,即便是作假,你也不愿?就算做一次假,你便能活下来,父皇就不会追究,你……也不愿?”

发生这样的事情,除了娶她,别无他法!

尹凌翊扫了一眼君语嫣有些激动的口吻,美目一样,便又是一抹笑意荡在唇边:“娶你,才是你的目的,是吗?或者,这么多次的胡搅蛮缠,都是你有意为之?皇宫那一出戏,也是你自演自导,目的就是嫁给我?是吗?”

君语嫣听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他……他怎么这么自作多情?怎么能这么想她?

她还不曾反驳,便又听尹凌翊无情道:“你觉得,失身于我,便真的达到目的?语嫣公主,你错了,我尹凌翊要娶的女子,不说有多才貌双全,至少不能是一个不择手段满腹心计的女子,所以,还是一句话,娶你,除非我死!”

“不择手段,满腹心计……”君语嫣一字一顿的重复这几个字,怒极反笑:“好……好……很好!”

君语嫣有些失魂落魄的转身,她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做什么,为何要来这里自找羞辱?

本以为她劝一下,他便能开窍,就算是假成亲,也能保住他一条命,却不想,他恨她恨到连作假都不愿意!

呵,君语嫣啊君语嫣,瞧你多么可笑!

君语嫣正自嘲,突然前面闪过一道黑影,她一惊,连忙躲进黑暗处,却见那黑影直接朝尹凌翊的牢间而去。

是什么人?

……

一黑衣人闪入,站在尹凌翊的面前。

面具下的紫色眸子在昏暗的灯火下泛着幽深的光,即便是带着面具,尹凌翊又如何不知,来者何人?

尹凌翊抬眸,看见墨臻之时,眉头一蹙,还没来得及反应,对面的剑便朝他的肩头刺了过来。

尹凌翊一惊,拿着手中的铁链一挡,墨臻面无表情,手指一弹,劲气一扬,那把剑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旋转而起,冲开铁链的阻隔,直刺尹凌翊的眉心。

于此同时,墨臻挥掌而去,便袭向尹凌翊的肩头。

尹凌翊大惊,难道,墨臻是认出他了?

不,不可能!

尹凌翊薄唇紧抿,本就因为重伤,又被铁链缚住行动,想要毫发无伤的躲开墨臻的攻击是不可能的。

然,就在他思考如何化险为夷时,一柄软剑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转而就是一抹纤细的倩影如风般掠了过来,替他扫开了危机。

嗡……

墨臻的剑被君语嫣击中,直接偏离,插在一边的石墙之中。

与此同时,君语嫣挥掌而去,直接接下墨臻的那一掌。

强劲的掌风直接击的君语嫣连连后退,最后靠在石床上,才勉强稳住脚步,却弯腰便呕出一口鲜血。

而对方根本没有给君语嫣反应的机会,掌风再次袭来。

“语嫣当心!”

在君语嫣出现的那一瞬间,尹凌翊便慌了,她……怎么没走?

君语嫣武功高,却不能和墨臻相比,单凭那浑厚的内力,便不是君语嫣能承受的。

尹凌翊大惊失色,想要伸手将那不知轻重的女子揽在身后,可是由于铁链的存在,他的动作根本展不开。

更甚的是,君语嫣根本没有打算让他出手,稳了稳身型,便朝又打算接下那一掌。

尹凌翊心都快冻结,连忙拔出墙上那柄剑,便是全身是伤,即便是肺腑重创,他也顾不得了。

手腕一翻,那柄剑便朝墨臻射了过去,强大的劲风横扫开来,快如闪电。

墨臻一惊,不得不正视,对着君语嫣的矛头转向那飞驰而来的剑。

当……

墨臻扫开那剑,眸光落在尹凌翊身上。

尹凌翊本就被君凤宜重伤,如今外伤内伤一起,如今动用内力,牵动肺腑的伤,唇边边溢出血线,身子一晃,便栽倒在地。

“咳咳……”

君语嫣见此,自是一惊,忍着肺腑的痛,无比关切道:“你没事吧?咳咳……”

话还没说完,君语嫣便是一阵咳嗽,她倒是也不在乎自己的伤,看向一边的黑衣人,君语嫣眉头紧蹙:“你是什么人?”

尹凌翊无比复杂的看了一眼君语嫣,随即,看向墨臻:“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何必遮遮掩掩?”

墨臻蹙眉,随即勾唇:“尹家二公子,倒是长得一点都不像尹将军。或者,我需要帮尹将军确定一下,若不是尹家血脉,还是早点解决才好!”

说罢,墨臻玉手一抬,一把匕首瞬间滑落,再次朝尹凌翊袭了过去,似乎目的是要将尹凌翊肩上的衣服刺破。

尹凌翊眸光一凛,一把推开君语嫣,节节后退,挥着手中的铁链,与墨臻手里的匕首对抗,看向君语嫣,道:“去叫人!”

君语嫣也反应过来,连忙跑出牢间,大喊道:“有刺客,抓刺客!”

不一会儿,四周便传来了脚步声,明晃晃的火把由远而近。

噌的一声,匕首成功的划破了尹凌翊的肩头,可是肩下一片血污,什么都看不见,墨臻眉头紧锁,外面人将近,他不得不收手,飞身离开。君语嫣见此,连忙去追!

尹凌翊见此,无比恼怒:“站住!”

这丫头知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她就敢贸然追过去?

“额……”他不过是迈出一步,想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拦下,却不想肺腑钝痛,脚下一踉跄,差点栽倒在地,还没稳住身形,侍卫便了围了过来,顿时将他围了个严实。

……

尹穆清得知君语嫣留书出走了,心头挂念,本想着去看看两个孩子,走到半途,便又返回,招来暗卫去寻人。

这会儿,君凤宜手里拿着两个油纸包,里面正是给自家两个乖孙儿买的烧鸡,乐滋滋的样子,别提多得意了。

一身白衣,带着几分谪仙之姿,走在夜市,得来百姓频频注目。

没办法,这般绝美的男人,即便是拿着两只烧鸡的模样,那也是优雅的。

君凤宜可不管别人怎么看,旁若无人的走着,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君凤宜退至街边,却见是尹承衍一身黑色便服,那方向,好像是皇林?那里那么偏僻,他去那里做什么?

本着对情敌的不放心,下意识的,君凤宜便跟了过去,一探究竟。

尹承衍去的地方,正是玉湖林。

瀑布飞流,哗哗作响。尹承衍松了缰绳,直接徒步上山。

暗处,君凤宜看到那半山腰上的墓,瞳孔一缩,一种莫名的冲动袭上脑海,让他连呼吸都轻了几分。

这是……

君凤宜跟着尹承衍的步伐,悄无声息的摸了上去。

果然,那墓碑上面,刻着的,赫然是爱妻穆挽清之墓。

挽清……

挽清的墓?

他竟然将挽清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这里?他……怎么敢?

君凤宜心里又痛又恨,却因为心爱之人就在眼前,他根本紧张的不知所措,甚至,因为内心的愧疚,他根本不敢面对。

而这会儿,只见尹承衍坐在墓碑前面的台阶上,拿出自己准备的酒,倒满了一杯,洒在地上。

“挽清,我是来给你道别的。以后,让阿清来看你,好不好?或者,真的该让他带你回去,你想有个家,应该,是有他,还有有阿清的家吧!”

“这么多年,终究是我不该,不该爱上你,不该娶你。”

“当年,墨翎皇帝登基不久,朝中尚且动乱,他便扔下担子,四处找你。其实,那个时候,我便知道,你腹中的孩子,是他的!只是,我心里还存在一丝丝的侥幸和奢望罢了,毕竟,你已经嫁于我,这,是不争的事实。我在想,或许,你会一点一点忘掉他也说不定,不是吗?毕竟,你不喜欺骗,他……却连自己的身份都未曾告诉你。”

“猜到你知道他的身份会气,会怨,却没有想到,恨那也是因为爱。”

“挽清,你知道么?有时候,我也很恨你,为什么,便不信任我呢?你爱他,舍不得他受伤害,爱阿清,也容不得谁欺负她,可是,你怎么就不明白,我也舍不得你受委屈?”

“你的女儿,是我看着她在你腹中一点点的长大,又看着她出生,早就将她视若己出,又怎么会为了挽留你,去伤害她?”

尹承衍说道此处,握着酒壶的手便紧紧的收紧,指节发白,也恍若不知!

他承认,当年君凤宜找上门来,他是慌了!

害怕她因为他的到来而离开,所以,才会慌不择路下说出那样的话!

“挽清,别逼我。你若选择他,那么,本将也无所顾忌,你女儿的安危,本将不能保证!”

这句话,或许,是尹承衍说的最后悔的一句。

因为这一句话,他伤害了自己最不愿伤害的人,也失去了自己最爱之人。

尹承衍眸色有几分猩红,伸手触摸石碑上的字,他哽咽道:“挽清,你要信我,即便你选择了他,只要你还活着,我都不会伤害你在乎之人!为什么……你为什么……”

“呵……”一声讽刺的声音传来,尹承衍面色一沉:“是谁?”

君凤宜一惊,正想走出,却见一清影从暗处漫步而出。

尹穆清早已双眸猩红,她步步走出,忍不住讽刺道:“这表示你们对母亲的爱么?你们得爱,真是太自私,太可怕了!怪不得……怪不得你们会自责,会痛苦,一个都得不到她。”

听了尹承衍的话,尹穆清如何不清楚自己娘亲得死因?

君凤宜逼她!

尹承衍也逼她!

两难之下,她岂有活路?

一方面,她不愿君凤宜伤害尹承衍,更不愿意百姓受难。

另一方面,她也不愿尹承衍伤害她的骨肉。

即便,二人都没有想过真的那么做,只是威胁,可是,她岂敢赌?

娘亲啊娘亲,不知,你被这样两个男人爱着,究竟是你的福还是你的祸。

------题外话------

二哥要死了,说这么重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