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九爷是美人/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一出,君语嫣一赧,脸上有几分难堪。

这么快,她和尹凌翊的事情就传的人尽皆知了呀?也不知,她君语嫣现在是不是已经成了暨墨人尽皆知的放荡之人了。

“咳咳……”君语嫣轻咳了一声,随即闭上眼睛,似乎很疲惫,也不愿谈这件事情。

男人抿了抿唇,放下杯子,似乎也因为意识到自己这话很唐突,道歉道:“是在下唐突了。”

只不过,没有得到自己想得到的答案,男人似乎有些不满意,继续道:“在下听说,公主和璟王有婚约,暨墨的璟王殿下权当一世,容姿无双,公主……”

“容楼主怎么像一个妇人一般喜欢嚼舌头?”君语嫣抿着唇,满脸都是不悦,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因为她的话而僵硬在那里的男人。

她这才注意到,男人穿着一身月白色的玉袍,玄色的玉带松松垮垮的勒在腰间,似乎有些匆忙之意,墨色长发披在肩头,还染着一些水汽,应该是刚沐浴完。

君语嫣觉得这容珽太轻浮,比妇人还不如,嚼舌头就罢了,不过是偶然遇到的一个陌生人,还是一个女子,他便开始问东问西,也不嫌丢脸。

抿着唇,动了动身子,试图运了一下气,不过是刚一提气,胸腔之中就疼痛不已,很显然是内伤太重。

虽然不能动内力,但是起身还是可以的。

君语嫣吃力的坐起,福了福身,道:“多谢容楼主出手相助,语嫣感激不尽,语嫣定当禀明父皇,日后必有重谢。”

说罢,君语嫣根本不想在这狭小的空间和这男人再待在一起。

马车虽然很宽,但是容珽坐在侧边的榻上,若是不让,君语嫣根本没法出去,若是执意要出去,必定会有肢体上的接触。

这……

“容楼主,语嫣……”

“公主有伤在身,在下可以送公主一程!”

外面的车夫很配合的加快了马车的速度,这一加速,君语嫣身子一个趔趄。

她脸色一变,就她现在的这副身子,绝对稳不住。

然,刚惊呼一声,腰间便是一紧,天旋地转间,直接栽在了男人的怀中。

带着几分凉意的薄荷香气充斥着鼻息,君语嫣脸色募的一红,连忙挣扎起来:“你……松开!”

也不知为何,容珽看着君语嫣那苍白的容颜,浮白的唇色,绝美的容颜带着几分娇弱的美艳,蹙了蹙眉,不仅没有松开,鬼使神差的,俯身吻了下去。

不过只是轻轻一吻,香甜而美好。

女人,果真是妖精。

男人要么培本固精,清心寡欲一辈子,但一旦沾染妇人的身子,食髓知味,便没有个满足。

尝到了这其中的甜头,容珽吻的更深了。

君语嫣苍白的容颜因为男人的怀抱而浮起一片红晕,但是这男人低头吻下的那一瞬间,脸上红晕尽褪,带着几分青灰,气恼羞愤的全身哆嗦。

“容珽,你无耻!”用尽全身力气推了去,挥手便是一巴掌。

容珽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的举动,抬手握住了她挥下来的手,薄唇吐出了几个极度轻浮孟浪的话:“食色性也,乃人之常情,何以用无耻二字形容?”

君语嫣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君语嫣现在只觉得尹凌翊简直不要太好。

放开容貌才华,身份背景不说。

单说那人文质彬彬,洁身自好的性子,便足够让天下女子倾慕。

不得不说,他在牢中狠心的拒绝,确实将她伤的体无完肤。

可是,就是这份不屈和坚持,让他走进她的眼里。

看见那黑衣人伤他的时候,她的心脏似乎就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

那一刻,她明白,他已经走进了她的心里。

正应了那句话,情不知何所起,却以一往情深。

是哪一幕触动了她的心弦?

是第一次见面,他便自来熟的将她往家里带的热情?

还是那晚被尹承衍重伤后,无意闯入他的居所,仅凭换下的衣服,她便傻傻的以为他对她无礼的误会?

也许是那日在河桥岸边,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她推入河中的狠心?

也许是皇宫,他配合她吃下尹穆清做的那份连狗都嫌弃的菜时的无辜?

或者是皇宫时,他媚毒攻身,神志不清下的强取?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一瞬间,已经将爱的种子埋藏在心间,可是,不管是何时,她都知道,那么多的点点滴滴,已经成为她值得珍惜的过往。

现在想想,尹家二公子真的是天下顶好的男人。

君语嫣恼恨之下,带着几分怒意:“容楼主请自重!”

容珽看着她像猫儿炸毛一般,将他拒之门外,隐隐有几分怒意:“莫不是语嫣公主真的想着尹二公子?”

君语嫣只觉得这人有病:“尹二公子才华横溢,名冠天下,本公主心仪他有何不可?本公主不仅心仪于他,这辈子,非他不嫁也并无奇怪吧!”

说罢,君语嫣一把推开容珽,便要出去。

马车走的很急,君语嫣似乎丝毫都不顾及,就打算跳车。

容珽阴着一张脸,似乎气的不轻,见她要跳车,脸色更是黑的可怕。

起身一把拽住,拖了回来:“公主想嫁,也要别人肯娶才行不是么?若是人家肯娶,也不至于现在蹲在天牢不愿出来,强扭的瓜不甜,公主龙凤之姿,还怕找不到好的归宿?想着一个将死之人做什么?”

两个人身上都有伤,说话有气无力,都是强撑着,身子骨又没个力气,站在马车边摇摇欲坠。

外面驾车的黑衣人见自家主上如此,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勒马。

“吁……”

马车骤然一停,惯性使然,两个抱成一团,直接栽了下去。

“啊……”

随着一声惨叫,是天牢方向的一声巨大的爆破之声。

君语嫣栽倒在容珽怀里,因为男人的保护,没有摔着,却被那天牢方向的爆破和火光骇住:“尹公子……”

那方向分明是天牢,除了什么事?怎么会爆炸了?他全身都是伤,会不会有事?

不,她要去看他!

因为内心的恐惧和担心,君语嫣手脚都瘫软了下去,挣扎了好一阵才挣扎起身。

“你去哪里?”见她不顾自己的身子,惊慌失措的样子,容珽骤然不悦。

“天牢出事了,我要去救他!”看都不看容珽一眼,君语嫣便提着裙子起身。

“你去能做什么?这么大的火,便是大罗神仙也……”

“你闭嘴!”眼刀嗖嗖的射了过来,带着几分警示之味:“胡说八道,再提醒一句,本公主已经是尹二公子的人,全天下都知道,即便他不娶本公主,也改变不了他是我的夫的事实,所以,本公主不想听你说他一个不是!”

君语嫣的话让容珽身子一僵,便也是在这一短暂的错愕之间,眼前的女子已经夺了马飞奔了出去。

看着君语嫣离去的背影,容珽慢慢的握了拳头,随即肺腑一阵翻涌,一口鲜血便呕了出来。

“主上?主上您没事吧?”一边的黑衣人惊愕,脸上上前搀扶。

容珽伸出玉指,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随即咬牙道:“以前怎得没发现她如此贞烈?咳咳……”

“主上,属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姜弩一直跟在容珽身边,一直都是毕恭毕敬的,如今却忍不住说叨说叨。

不过是一个语嫣公主,便将主子的计划全盘打乱。

虽然如今主上势力强大,但是大部分的势利都在晋源,若是这个时候被墨臻发现主子的存在,主子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烈火毒性虽猛,但是主子一直注重养生之道,清心寡欲,就算有欲,也不会像普通男子一般忍不了。

但是主上着了人家的道,怎么能真的就顺势将那女人给吃了呢?

既然吃了,为什么不娶呢?娶了,不是更好么?

就算以后回了国,这边的一切都必须放弃,可是就算放弃,那也不过是一个女人!

大丈夫,当以大局为重,主上这次难道真的被那语嫣公主给迷了心智不成?

容珽瞥了一眼姜弩,薄唇轻启:“那就不要讲!”

姜弩一噎,不讲怎么行?

“主上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皇上似乎已经有所怀疑,这个情况之下,尹家二公子却伤了脸,不是反而更容易惹人怀疑么?”

“鬼面大盗是亡命之徒,根本不会服人,他曾经在晋源出现过一段时间,他的手段墨臻心里清楚,以墨臻自负的性子,自然不会觉得真的是墨珽还活在这个世上,并且将鬼面大盗也收入麾下,他只会觉得尹凌翊当真是倒霉,才会遇到鬼面逃狱罢。咳咳……”

“主上高见,属下钦佩。”姜弩茅塞顿开,却又犹豫道:“那语嫣公主……”

“一个尹凌翊算什么东西?”说罢,容珽面色一沉,上了马车。

姜弩眉头一拧,主上莫不是魔怔了?怎么自己骂自己?

正惊愕见,却听里面的人吩咐道:“璟王府的人在寻语嫣下落,去透个风!”

“是!”

……

尹家二公子被挪到了尹府治伤,全身都被绷带包扎着,脸上也是厚厚的一层纱布,就露了一双眼睛在外面,恐怕谁都不敢相信,这会是尹二公子。

萧璟渊萧璟斓等人来了尹府探望,毕竟是人祸,朝廷有一定的责任。

太医挤满了寝殿,各个摇头晃脑,这么重的烧伤,着实是棘手。

殿中气氛很低沉,来探伤的萧存瞧了一眼后,摇头晃脑的便从里殿走出。

“哎呀哎呀……”萧存一脸凄然,摇着扇子,一副哀痛的模样:“天妒英才,天妒英才,这天下本王佩服的人没几个,尹尚书就是一个,怎么就遭此横祸了呢?”

这悲悯的语气,为本就紧张的气愤增添了几分哀伤。

“唉!”不少人跟着萧存唉声叹气,为尹二公子悲愤遗憾。

萧存扫了一眼萧璟斓,又看了一眼尹穆清,突然便那么笑呵呵的凑了过去:“清音,你说,小王是不是又俊美了些?”

萧璟斓眉头一蹙,看向萧存的眸子多了几分戾气和警示。

萧存一向不着调,这是尹穆清知道的,只不过这种场合,他怎么还有心情比自己的容貌?

萧存忽略了萧璟斓的警示,贼兮兮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洋洋得意道:“暨墨有十大‘人景’,一景位高权重邪魅衿贵的璟皇叔,二景是千娇百媚男女通吃的风夜雪,三景是好赌成瘾美如罂粟的楼雪胤,四景是春风含笑谪然似仙的尹家二公子,第五景是神秘莫测心细如丝的清音公子。后面的,便是美不过丞相之女洛漱妤,娇不过二公主萧雪雁,还有荡不过……哈哈哈……”

说道这里,萧存突然打了哈哈,没有再说。

可是即便他不说,尹穆清如何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这十大人景,她就占了三,神秘莫测心细如丝的陌上香坊主人清音公子,放荡不过的尹家三小姐尹穆清,还有一个琴技卓然清雅绝伦的琴师清音公子。

可是,这又怎么了?

“清音不觉得,本小王没有上榜,很奇怪么?难道是上天觉得本小王如此风流潇洒,不上那‘人景’之列,很遗憾,所以,现下才毁了其中一个,让本小王上去?本小王上榜,这容貌不就也能当个景儿么?”

“呵呵!”尹穆清只想笑笑,她瞥了一眼萧存,很友善的开口:“不用前面的人腾位置,小王爷就已经荣获‘人精’榜首,即便是璟王殿下,也无法和你相提并论!”

“真的么?”萧存突然感动的泪流满面,就差拉着尹穆清的袖子,求安抚:“清音真的这么想?”

尹穆清伸手摸了摸萧存的头,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开口:“这是自然,人精都不算什么,人妖都没发和你比呢!”

萧存摸了摸头,觉得那里不对劲,但是得到尹穆清的认可,萧存内心还是很幸福,有些飘飘然。

萧璟斓睥了一眼蠢的可以和猪相提并论的萧存,有些不忍直视。

人景和人精听起来可是有半点相同?

这会儿,萧璟渊和尹承衍从殿内走出,二人脸上均不好看,萧璟渊一出来就听到自家小儿子在那里胡说八道,顿时就脸黑了,一脚踹了过去:“胡说八道什么?不会说话,是不是要再上一次学,让夫子好好教一教?”

明明脚都没有碰到一片衣角,萧存却一个趔趄,捂着屁股龇牙咧嘴的叫唤:“父皇,虎毒不食子,你也忒狠心了!”

看见萧存那不上道的样儿,萧璟渊便是一肚子气:“还不滚回去!”

萧存闪退了几步,抖了抖袍子,瘪了瘪嘴,扇着扇子,撤退。

时间太晚,萧璟斓和尹穆清也没有留,府里还有几个小不点,自然是不放心的。

因为担心孩子,君凤宜比萧璟斓和尹穆清早一点回府,还揣着给两个孙儿买的烧鸡。

只不过,君凤宜去九月寝殿找小九月的时候,却不见九月的人。

君凤宜顿时便有些着急,小九月还病着,如今跑去哪里了?连忙派人去找小公子。

璟王府地方大,要找一个手指大的娃娃,谈何容易?小娃娃若是像个猫儿一般缩在某处睡觉,一时半会儿哪里找的到?

璟王府之中有一处阁楼,名月华楼,此处阁楼是璟王府最高的阁楼,足有八层,楼顶是一露天天台,八月月圆时,站在这里,视线开阔,仿佛伸手便能摘了那挂在天上的圆月。

这会儿,某个小娃娃就在月华楼上的天台之上,小手抱着比他大腿还粗的栏杆,小腿儿乱晃。

瞥了一眼坐在石桌上享受美食的人,擦了一下口水,两只眼睛咕噜咕噜的转,小家伙从那栏杆后探出一颗小脑袋,然后撅着嘴巴,不屑道:“叔叔一点都不解风情!美酒佳肴,怎么就不配一个美人?”

楼雪胤唇角勾了勾,夹起一片白嫩细滑的珍珠片,优雅的喂进嘴巴:“没有美人,该如何呢?”

“九爷,九爷不算美人吗?娘亲已经证明,九爷是美男子的哦,九爷可以陪叔叔的。”

------题外话------

没有人说话呀,不开心,灵殿要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